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86、冲出舒适区

586、冲出舒适区


  剩下几天的时间,就真的只是在东京周围几个临海的小地方游荡。
  
  人家旅游热点的什么京都、大阪并没特别引起孟桃夭的兴趣,她指定要求的旅游线路就是在东京周围,钱多多给深化成了很接地气的体验当地人生活方式,主要就是逛街之外每晚都到居酒屋去坐坐。
  
  纸上读来终觉浅,还是得亲身来看看这个争议极大的国家,才能更清晰的明白差距在哪里,而不是一味的谩骂。
  
  迎头赶上才有资格藐视对方。
  
  这点钱多多越来越有自信。
  
  期间又考察了两个房车营地,只可惜没了日语翻译,鸡同鸭讲的也没法进行商务沟通,效率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
  
  孟桃夭经常在微信上倒是和张静、侯畅交流,听说她俩找到个同学家里跟房车营地有点关联的,据说日本这种营地基本上都是跟公园联办,有些也牵涉到地主的情况,侯畅整理出来一张清单,正在挨个儿打电话询问。
  
  执行力还是很强。
  
  最后一天返回东京市区,住在一间寺庙附近,这也是孟桃夭指定的地点,倒不是要去结婚祈福之类,主要还是在日式寺庙的精致斑斓中,钱多多的摄影水平能有很高的成片率。
  
  不过对于很多年轻游客热衷的和服装扮,孟桃夭倒没多大的兴趣,买了好几身今年秋冬季的名牌风衣长裙算是来日本的战利品,把钱多多新买的那个24寸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就打道回国了,赶在六月底以前抵达沪海,唐四方的父亲这边公司有安排商务车来机场接待,孟桃夭顺便约了袁媛见面,主要是把给这姑娘买的手信奉上。
  
  袁媛没在国际赛车场,甚至比刚下航班的游客还忙,中午趁着午餐时间才抽空从一个什么车展现场出来,身上那件粉红色的连体赛车服很抢眼,齐耳短发很利落。
  
  两三位穿着西装的男女一直跟着她,直到看见钱多多两口子,她才低头说什么跑过来,但还是有个拿着对讲机的一直跟着。
  
  孟桃夭连忙:“脸上感觉瘦了些!记得你皮肤有点干,给你带了些药妆,试试看喜欢的话以后就用这个牌子,我们在日本有代购渠道了。”
  
  袁媛正式:“祝贺哥跟嫂子新婚快乐!”
  
  钱多多只观察她的脸蛋眼神,气色还是蛮好的:“有点疲惫,千万注意精神状态,疲惫就不要强行训练比赛,最近怎么样?”
  
  孟桃夭嫌弃丈夫:“到餐厅里面坐下来慢慢说啊。”
  
  袁媛艰难:“我只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这次是在给一家美国品牌做现场展示,晚上……”
  
  钱多多都有点心疼了,感觉自己是像个父亲那样的关怀:“我们马上要去邻省跟人谈合同,不要耗费太多精力在商业活动上面,你这个时候已经要取舍了,专注在你最重要的事情上,我也在做取舍。”
  
  莫名的袁媛就红了眼圈,把那薄底儿赛车靴轻轻相互踢下:“主要还是训练比赛,出来参加商业活动反而能放松些,这几个月只拿到了两次完赛,一次第七名。”
  
  钱多多反而笑起来:“瓶颈嘛,你这升到e级赛车手就是上了个新的台阶,所有的对手能力都强了很多,放松点,我们这边也跟体育总局挂上钩,说起来以后都是体育产业,不想打比赛了就回来家里做房车产业,好不好?”
  
  袁媛的肩膀有点小摇晃,孟桃夭看出来:“哎呀,结婚了还是能抱一下的,我发现钱多多你……”
  
  还没说完,袁媛已经张开手臂扑到钱多多怀里,是真的想念啊。
  
  感觉被用力抱住腰的钱多多好笑的看眼老婆。
  
  孟桃夭居然在拿手机拍照,然后揶揄:“钱多多,你给学校还有公司的人讲道理都一套套的,鼓动别人一定要坚持追寻梦想什么,怎么到了袁媛这里就动不动不行回家?没你这么敲退堂鼓的吧,很伤士气的。”
  
  钱多多轻轻拍赛车服:“赛车和其他工作不一样,这个危险系数永远都放在那里,追寻梦想没错,但受伤丢了命什么都没了,千万千万注意安全?”
  
  袁媛带着鼻音嗯,只穿了件暗绿色翻领t恤的钱多多明显感觉胸口有点湿。
  
  孟桃夭假装没看见袁媛肩头在轻轻抖,低头从自己的新铂金包里面翻出来个少女风格的方挎包,最后再清理下,里面装了台给袁媛买的高级无损音乐播放器和高保真耳机,因为袁媛之前有给孟桃夭说过她比赛前喜欢听音乐让自己平静下来,到日本买这个确实很合适,带回来肯定都是拆了封的,但钱多多觉得自己真听不出来为什么要卖这么贵。
  
  还有一大把在寺庙帮袁媛求的平安玩偶,七零八落的挂在淡蓝色挎包带上,孟桃夭就装着整理这个一直不抬头。
  
  直到那位拿着对讲机的西装忍不住过来:“袁小姐……”
  
  袁媛才深呼吸的在钱多多胸口用力擦一下开口:“我现在一直在练习打拉力赛,秋季会去参加西部拉力赛,争取完赛前后回家一趟。”
  
  似乎说到回家,声音又有点发翁,孟桃夭笑着当当当的双手把礼物捧上。
  
  袁媛眼泪反而马上下来了,一头扎进孟桃夭怀里,含含糊糊出声:“嫂……子。”
  
  孟桃夭就哈哈哈的从后背摸到屁股:“给我检查下身材有变化没!”
  
  袁媛终于噗嗤笑着跳开,使劲在胸口高度对这边挥挥手,忍住泪水掉头跑了。
  
  孟桃夭看那粉红色的背影消失在建筑大门口,回头看丈夫。
  
  钱多多淡定:“我想的是穗穗长大以后可能也会这样离开我们,忽然就有点想回去抱孩子了。”
  
  孟桃夭动动嘴皮,做个鬼脸戳他胸口濡湿的痕迹,直到回了那辆商务车直奔邻省,靠躺在航空座椅上才小声:“如果你喜欢她,你俩在一起,她可能反而不会有动力继续争取赛场上的胜利了,是不是?”
  
  钱多多抱怨:“说得我红颜祸水似的。”
  
  孟桃夭不笑:“爱情就是舒适区,如果我……”
  
  钱多多已经立刻求饶了:“你不用冲出舒适区,就这样已经天下无敌了!”
  
  孟桃夭叹息:“我本来还可以有更高成就的,被你拖累了。”
  
  钱多多一力承担:“对对对,都是我的错!”
  
  也不知道那位司机和临时接待助理,能不能听懂江州话,反正这俩感觉应该是多牛逼的青年实业家夫妇,居然在前往目的地的两个多小时里,全都在进行这种废话。
  
  要是听懂了肯定会有点怀疑这还能不能进行合作了。
  
  这么大的资金投入项目。
  
  当然钱多多他们也没从唐四方家里拿走一分钱。
  
  全都是自己这边投资建厂开公司。
  
  江南水乡的山水景致肯定和江州那边的雄伟壮丽不同,有点素装淡抹的感觉,最后抵达的厂区周围都到处水网密布。
  
  但这个建设在开发区里面的厂区极大,感觉只是在边角部分收拾出来两三间大型厂房,建筑体积和整个厂区随处可见的各种重型设备都大得让人不适应,特别是刚从什么都看起来小小的日本返回,感觉到了巨人国似的。
  
  乔万跟唐四方还有几位中青年男性站在厂房门口迎接,设计中心主任有点难以抑制的兴奋,开口就是钱主任、孟总。
  
  搞得这边像是官商勾结的两口子。
  
  但是从一直蹲在办公室搞设计,到现在配合建设新厂,这种职责权限上的变化确实值得兴奋。
  
  唐四方介绍那三位中青年男性就是初步安排的厂长跟技术工程师以及新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
  
  他们对这边的老总如此年轻漂亮,肯定是有心理准备的,很殷勤。
  
  两位设计中心的技术工程师,还赶紧给钱多多俩拿来安全帽,戴着走进正在到处热火朝天忙碌的厂房,乔万拿着施工图纸挨个儿介绍,这是个自动化程度还没有李易铭那个生产线高的方案,主要原因是所有工人还需要培训生产流程,等到产品线合格了再逐渐替换增加自动化设备,而且相应的换出来人手可以扩大整个生产线的生产效率。
  
  这是个从无到有建立的稳妥方案。
  
  但比起李易铭那个生产厂,又有些调整,华东一带本来就是配套加工极其发达的区域,这里未来将成为最主要的总装厂,但很多配件都在周边专业小厂小作坊里面加工生产。
  
  这样的成本跟效率又会改善不少,算是个二阶段的调整。
  
  在江州很难做到这样的境界。
  
  建筑设计专业学生和经管院法务专业学生,肯定对这种纯粹生产管理的细节只能煞有其事的点头看看。
  
  乔万肯定也清楚这点,抓紧时间跳过这部分,就带着参观这边的厂区办公空间,设计中心会有五六个人长期驻扎在这边,协助监督整个生产系统的完善。
  
  钱多多赶紧关心下自己的嫡系工作之余的生活条件,会不会太闷。
  
  唐四方介绍都是住在旁边市区酒店的,每天会有车辆送过来,就在钱多多觉得这样三五个月的时间都住在酒店是不是太浪费了点的时候,唐四方轻描淡写的说那酒店是他家的。
  
  钱多多都没好意思觉得自己是富二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