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88、虚若怀谷,是怀里真的有山谷那么大

588、虚若怀谷,是怀里真的有山谷那么大

就是规模效应。
  
  造一台车,和批量生产一百台、一千台成本肯定不同。
  
  建设一个营地,和批量建设一百个、一千个营地的成本肯定也不一样。
  
  为一家营地配套各种生活用品,和为一千家营地配套,单价成本说不定能差了几十倍。
  
  钱多多在面对唐四方的长辈时候,得到了这样反馈。
  
  可能在别的商务洽谈时候,唐四方这种快三十岁的青壮年,直接谈了就拍板了,但显然唐家好像不是这样。
  
  倒不是钱的问题,听乔万说他们过来厂区建设就已经展开,方案都是边改边动,唐四方非常理解这个阶段房车产量和公司发展之间的矛盾,电话里就催着家里各种提供支持,无论工程师、工人还是基本设备都是一股脑的调拨过来,毫不犹豫。
  
  有点过于郑重其事的味道。
  
  甚至主动邀请钱多多两口子到家里吃饭。
  
  曾经的小镇首富、地主家女儿和京城房姐的穷养儿子,一起见证了什么叫做富庶之地的小镇地主,钱多多怀疑唐家都未见得算这里的小镇首富。
  
  因为华东地区江浙一带的隐性富豪实在是太多了。
  
  而唐家从现在他了解的情况看起来,真的是改革开放以后才抓住机会起来的标准暴发户,小家小户的亲戚抱成团从做各种建材起步,后来涉足工程机械,趁着这几十年全国大兴土木的浪潮发展得风生水起,最近十来年更是随着高铁工程的发展赚得钵满盆满,而唐四方的母亲也不是那种只会打麻将的家庭妇女,早早的就跟随家里的工程项目投身地产,所以家里老人带大的唐四方,成长过程也不那么精英,哪怕这边文化底蕴比江州浓厚得多。
  
  等父母意识到孩子好像有点不是他们期望的那种商界精英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所以接待钱多多两口子的态度,绝对不是商界那种风格。
  
  钱多多从进门就注意到站在唐父背后那位,就是之前在房车上帮忙拉扯窗帘做幕布的中年助理,看来主要就是代替长辈观察来宾。
  
  唐家是这座县级市上看起来并不是很起眼的一栋宅子,有点类似新农村建设的那种宅子样式,但院子挺大,雕花陶瓷柱子砌成的围墙里面能停好几辆车,四层高的建筑感觉和周围村里别家都差不多满是瓷砖装饰的土鳖,但实际上从走进去开始就能感受到什么叫富丽堂皇,不是雕花金箔就是流苏垂幔,还有大量的镜面造型穿插其中。
  
  所有的家具都是那种欧罗巴风格边角还有烫金的细节。
  
  总而言之对建筑设计专业出身的钱多多来说,就是有点竭尽全力做出欧式富贵感的空间,花掉钱换来的材质也确实配得上这个档次,但放在这么个县级市边缘新农村的感觉,还是有点格格不入。
  
  就是财富的爆发和周边整个环境还有审美观的不平衡发展。
  
  而且这么四层楼还装了电梯的宅子,让钱多多也是活久见了。
  
  全家人出动来陪四方的合作伙伴,老奶奶都被扶着坐电梯出来,颤颤巍巍的抓着孟桃夭的手,差点以为是孙媳妇见面会!
  
  主要是从日本回来,孟桃夭的穿着风格明显有点受东京街头潮流影响,露锁骨的时装白衬衫加黑色长裤配高跟鞋,一改她之前在学校喜欢故意用艳丽色彩搭配拉开距离的风格,又有点返璞归真的高冷范儿了,系着黑色小带子的装饰让那碧绿的坠子若隐若现,挺高贵的,衬得起最近的女总裁名头。
  
  还好孟桃夭现在也算是被婆婆锻炼出来的脸皮,淡定自若的笑着扶老奶奶入座,更让唐四方的母亲对她赞不绝口,一个劲邀请孟桃夭帮儿子介绍贤内助。
  
  唐四方回了家就趿着拖鞋换了大短裤跟T恤,轻松懒散得几个陪席的亲戚都宠溺得很,那位老奶奶更是啥都要顾着孙子,子女儿媳说了都不听。
  
  钱多多猜测他爸妈在家族企业里面的股份一定很高。
  
  当然,在饭桌子上可能最放松还是钱多多,只要不喝多酒该说不该说的瞎说,他基本很靠谱绝不冷场,随口聊菜肴啊。
  
  唐家这边虽然不直接临海,但山珍海味是少不了的,江浙做法的口味虽然略显清淡,但也比日本口味有料多了,而且别人家的厨师还特别照顾了两位年轻老板的口味。
  
  钱多多就从食材到刀工再到口味,好好的把人家厨师给表扬了一番,唐四方的父亲看着就很精明,只是脖子有点短,跟脑袋直接搁肩膀上似的,一直带着饶有兴致的表情和钱多多互动。
  
  经历过多位丈母娘老丈人的钱多多,也算是经验丰富了,特别是这种不找边际的闲聊,不就方便别人了解自己么,他是无所谓坦坦荡荡的。
  
  只要是聊吃的和做菜,他能生生的聊到天黑收工去。
  
  所以还是唐四方父亲先把话题转向儿子的事业:“现在年轻人确实敢想敢做,比我们那时候只会埋头做生产要灵光多了!”
  
  钱多多没把这当成多赞美:“如果不是使用权销售这些做法,基本上还是属于传统的酒店旅游产业,只是原本房车这种拖车上路的情形,国内因为政策没法大面积铺开,所以我们找了个折中的办法打擦边球,但又不完全是房车酒店,尽量淡化营地本身的成本,用比较原生态的景色作为卖点,但唐四方今天确实也给我们打开新的思路,营地可以有更多特色,值得尝试。”
  
  做父亲的眼里确实有那种企业家的精明,但好像江浙一带的上一辈商人,很多又带着很朴实的气质,反正没什么倨傲:“不管资本市场吹得多么厉害,我始终认为做强实体经济,才是实心实意的根本,所以看到四方拍摄你们在江州那些实实在在的工作,我就觉得你们很踏实,看到人就觉得更踏实了。”
  
  钱多多是抓紧机会跟成功人士学习经验:“我们也在摸索,实话说唐四方这样具有资金实力和工业技术背景的,要自己做也不难超过我们,当然相比成为国内竞争对手,现在能共同做事肯定是最好,到底是什么最能够促使唐四方下决定是合作,而不是另起炉灶呢?这可能对我们未来面对更多合作者或者竞争者有重要的意义。”
  
  唐四方其实不喜欢谈这些,坐下来居然开始玩儿手机游戏,但还是时不时抬头笑,他老子无奈的看眼儿子:“他自己做,我敢放心集结人手么?而且退一万步说他有这种专注力,需要从头摸索房车生产系统的事情,恐怕也是一年朝上的时间,至于营地建设,你们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得出标准方案吧,错过这么一两年时间,你们还在发展,那时候再追赶差距比现在还大,投入这么多在后面仰头追赶,不如趁着目前你们也蓄势待发的时候加入,光是那个房车生产许可证就不是一两年或者几百万投入能拿到的,整合最强大的合作伙伴,迅速形成规模效应,我想这是正确的。”
  
  钱多多认真听了消化,差点想摸纸笔来记,有时候好记性真的不如烂笔头,有人总是喜欢带着藐视权贵的心态仇富,觉得有钱人不过是运气好,全都是为富不仁。
  
  钱多多却觉得人家能从千军万马的改革大潮中杀出来,那就有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哪怕这么三言两语的点拨,有时候都能少走多少弯路。
  
  可能也就唐四方这样从小在这样家庭长大,习惯性不珍惜了吧,见识过汤云裳那种毫无迫切压力的富二代心态,唐四方这个更懒散。
  
  而且随着接触层面的提高,遇见各种二代的几率显然也越来越多。
  
  钱多多商业互吹:“唐四方很喜欢房车,又有这种经历和见识,今天谈到的方案很有特点,启发了我对江州三峡库区也搞类似的特色营地推广,全力支持合作,希望都能尽快运营投入整个营地网络,接下来这块网络使用体验将是我们会重点加强的部分。”
  
  果然,唐四方对讨论这个话题就感兴趣多了,当然也可能是正好游戏打完一局,放下手机乐呵呵的参与讨论,他的玩乐经验显然比钱多多以及他的父辈都多,当前的问题能找出来一大把,这个钱多多就真的要找出纸笔来记录下。
  
  他现在不需要在别人面前绷着显示自己多博闻强记的精明,这点又很对那位强调实实在在的唐父胃口,更放下架子说希望多影响下唐四方。
  
  孟桃夭旁观丈夫走到哪都能跟人聊得头头是道的风格,也有点想学习,就索性把自己思考的这种资金分配问题拿出来请教:“不怕长辈笑话,之前我们一直是在自己操作,但这些使用权购买资金我们都当做成本运营资金来划分,并不是利润,所以迄今也没有从中给股东分红拿奖金,但看在旁人或者合作者的眼里这钱就很容易眼红了,现在随着唐四方这边省级分公司,或者大区划分出来,这种资金应该怎么样划分才是合理的?”
  
  时机掌握得很好,唐四方的妈妈都笑了,端起红酒杯喝一口靠在椅背上,看她丈夫很认真的点头反问这个使用权购买资金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钱多多那种挺朴实无华的坦诚风格,才会向本来可能产生争夺资金的一方提出咨询请教。
  
  人家纵横商海几十年的老江湖,不得不对这样的年轻人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