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01、永不孤独

601、永不孤独

    可是躲避不是办法吧。
  
      天晓得现在大学生哪来这么闲,不是都临近考试了么,不是贪玩好耍的都去参加婚礼了么。
  
      还是呼啦啦的很快就把这校内湖边站满了人!
  
      汤云裳往哪游都是好多人在围观。
  
      彻底的没法想静静。
  
      关键是汤云裳不得不上岸以后,那高挑的身材醒目的气质,立刻被辨认出来她就是那个钱多多的前女友,上回引了一排豪华车队过来给男朋友撑腰的富家女,八卦顿时就传开了。
  
      原因还用说吗?
  
      那边钱多多在举行婚礼,这边前女友跳湖!
  
      反正连孟桃夭都马上得到消息,哭笑不得的带着大队人马过来接驾!
  
      她都换上婚纱了!
  
      还得来忙这个破事儿。
  
      因为钱多多在送各位领导离席啊。
  
      这前女友可真不省心。
  
      明明整个婚宴现场已经彻底变成欢乐的派对,钱多多和孟桃夭都是大四年级,他们熟识的同学也大多都在这个毕业季,看着这两口子都提前交卷了,不管是找工作、找朋友甚至连自己未来去向何方都还在迷茫的同学大有人在。
  
      这时候终于有点慌了。
  
      当然更多人是在分别之际依依惜别。
  
      借着这场婚礼的酒,告别江州,告别自己的青春吧。
  
      孟桃夭自然是台上台下到处招呼,把大堂经理磨练出来的功夫发挥到十成,硬生生把场面掌控得风调雨顺。
  
      而且按照她跟郭梦霖她们的安排,这整场婚礼自己还真是玩得足够开心,从最开始的水手装开始,新郎新娘的领带领结小情侣校服出场后,换上秀禾服瞎几把乱跳舞,最后这会儿才是白色婚纱!
  
      婚礼都搞了,怎么也得穿会儿吧。
  
      而且不得不说孟桃夭这身材就是婚纱装的模特标板,一件白色丝光的露肩婚纱,整个肩头、胸口都被好像一本书展开的胸前装饰露出来,一直连接到手臂上,她那锁骨本来就精致,这会儿衬着那片能沁人心脾的翠绿挂在脖子上,比当初婚纱公司推荐的什么项链漂亮到哪里去了。
  
      再加上银白色的小花冠在盘起来的头顶,洒下那片白纱,在一群搭车穿婚纱取乐的伴娘陪同下款款出场时,别提多轰动了。
  
      还特别画了新娘妆呢,柳眉细细,红唇小小,本来就白皙的脸蛋这会儿带上点淡淡的腮红,略显严肃的站在那,舞台灯光打到身上。
  
      女生们又是一片尖叫!
  
      男生们心碎。
  
      其实正经不过三秒,孟桃夭就为了得到女人稀罕的那几张婚纱照,确认老三他们拍下来以后,又故态重萌的开始瞎跳舞!
  
      还美其名曰是在为孕期健身!
  
      玩得正开心呢,结果出汤汤这么档子事儿。
  
      本来接到消息的周钰林忍俊不禁说自己去,孟桃夭还是对汤云裳感情不一样,这种时候必须得自己去。
  
      钱多多则在领导们叮咛嘱咐下,抱着穗穗恭送出校门,回头看见袁媛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捏着她那个新的方挎包:“多多,我走了,你跟嫂子新婚快乐啊。”
  
      还是有点心疼她这么舟车劳顿的赶回来,钱多多想抬头找个人送她去机场,结果唐四方站出来期期艾艾:“我……正好,正好我要去沪海办点事情,我……”
  
      袁媛和钱多多对视下,都笑了,肯定都猜到这胖子的思路。
  
      十九岁的少女拉起裙子的长袖,调皮的给钱多多展示了下:“还记得这个么?”
  
      怎么会不记得,当初刚重识的时候,钱多多就发现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姑娘手臂上贴着点膏药,后来熟了才发现是个麻将大小的刺青,椰子树的造型,现在却变成挺艳丽的一圈彩色纹身,像个小臂上的装饰环,盖住以前那个粗劣的刺青同时,精美的赛车图案确实漂亮:“以前我是苦闷孤独,矫情的认为自己呆在无人岛上没人理,才搞了个那无人岛的图案,现在我懂了,多多,我很坚强了,记得来看我……”
  
      说完踮起脚尖,就抱着拉下钱多多的头,在他脸上亲吻下,再摸下穗穗的脸,做个可爱的再见手势往外去了,洛丽塔裙子的繁琐裙边衬着她的脚步有点蹦跳,很向往未来的那种。
  
      钱多多再转头看唐四方,以为他这种家里的乖宝宝可能对刺青的女孩儿会避而远之了,却没想到看见他更加热烈的眼神,都有点痴迷了!
  
      被钱多多喂了声,才赶紧清醒:“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照顾好她,到了给你发消息,你说她在沪海做专业赛车手?”
  
      面对袁媛可能的追求者,钱多多得正经严肃:“那就拜托了,那边应该落地就有车来接机的,她非常忙,在沪海的商业活动也非常多,所以路上能让她多休息会就多休息,赛车是个需要高度精力集中的活儿。”
  
      唐四方已经带着胖子难得一见的灵敏弹出去:“好!”
  
      钱多多目送这两位出校门,挠着头刚在寻觅老婆去了哪里,就看见女生们簇拥着白色婚纱,还有浑身**的汤云裳回来!
  
      汤汤觉得郁闷极了!
  
      孟桃夭懂她,远远的挥手示意下就牵着先上房车换衣服吧。
  
      而且汤云裳那白衬衫泡了水,这会儿就跟透明似的,不给钱多多故地重游的机会!
  
      可两人刚走过停车场的那辆改装的点心咖啡售卖车,就听见背后阴影里面传来把声音:“夭夭……你怎么不接电话?”
  
      孟桃夭娇躯剧震,转头差点没摔地上去,还全靠汤云裳托住了,而且这姑娘真是本能的一把就挡在了孟桃夭身前,然后难以置信的左右看,跟看见鬼似的。
  
      钱多多没听见这喊,孟桃夭带汤云裳走,他就乖乖的站在这边抱着穗穗目送了,但老婆的表情还是看见了,后面雯雯、玲玲她们几个跟着探头过去的动作也瞥见,连忙跟着跳过去。
  
      下巴都快掉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那售卖车后面站着个暗红色长袖t恤跟黑色长裤的身影。
  
      桃心领口露出来的雪白肌肤就跟孟桃夭如出一辙了,那盘起头发的脸蛋真的和孟桃夭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甚至在暗色中,还妖艳些!
  
      钱多多一激灵,果然听见孟桃夭虚弱的开口:“妈……”
  
      原来这就是自己那久闻大名的丈母娘!
  
      汤云裳的表情都极怪,在忍俊不禁和流里流气之间徘徊,偷偷摸摸把挡在孟桃夭身前的手脚退回来,然后蹑手蹑脚的想离开,又明显舍不得八卦的样子。
  
      玲玲她们肯定也没见过孟桃夭这位母亲,但都不会怀疑跟她的关系,只是这像姐姐……甚至于妹妹都有可能吧,怎么是母亲?
  
      因为这里围着的大学生,似乎都能看出来这位阿姨的眼神,那种好像孩子般简单扫视周围的目光,说得好听叫纯真简单,难听点就是不动脑筋,对自己女儿,被钱多多抱在怀里那个襁褓中的女儿都毫不在意。
  
      大学生对这种没啥文化的眼神,现在特别清晰。
  
      好像片刻之前婚纱在身那种意气风发,瞬间都不见了,委屈得有点嘟嘴的孟桃夭只是把目光下意识朝着丈夫一看,钱多多就点点头迎上去:“阿姨……不,应该称呼您妈,我叫钱多多,是孟桃夭的丈夫,今天正在举办婚礼,您怎么来之前没有给我们说一声呢?”
  
      汤云裳听见这丈夫二字,也有点撇嘴,但忍住了,反而转头吩咐玲玲、雯雯:“你们帮忙去给那边招呼下,我送他们上车自己谈,桃子待会儿还要露面吧……”
  
      孟桃夭只要被钱多多撑起来,就有了勇气似的,使劲定住神先叫住室友:“叫央金过来……”
  
      然后转头对闺蜜:“你也赶紧去换衣服,我那车上有多的衬衫t恤,那辆车接了水管的,你干脆洗个热水澡,不要着凉。”
  
      谁知道她母亲听了马上:“啊?能洗澡,我要洗,一路过来脏死了,我要洗澡……”
  
      孟桃夭只能无奈的看眼母亲,你那不过是稍微有点风尘仆仆,人家这是浑身湿漉漉要生病的!
  
      汤云裳不等她说话就点头:“好好好,伯母您去……我拿点衣服去餐厅后面洗,我知道二楼有个淋浴间!你们自己谈。”
  
      谈什么谈?孟桃夭把那只顾她自己的母亲送上房车,孟晓渝居然还漫不经心的欣赏了车上挂着的那些更换婚纱衣服,钱多多只能帮忙把口大箱子使劲给提上车,然后站在车门台阶下。
  
      孟桃夭送母亲进了卫生间,还听见她不停的在抱怨狭窄,这种房车能解决有无功能问题就不错了,户外哪里还讲究宽敞?
  
      有些无奈又疲惫的靠在车门上低头对丈夫低声:“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她回来又有什么事情。”
  
      钱多多却笑,仰头温暖的笑:“好看!这身婚纱真好看,买的还是租的,留在家里吧,我想每年都看你穿穿。”边说还边摸手机出来拍照。
  
      这会儿隔着打印餐厅那边就是整个派对现场,舞台上突然砰砰的打出几颗婚礼彩蛋,抛洒出好多红色纸片,在空中洋洋洒洒的飘落,更提醒到有些男生找到本来婚礼前准备的礼花弹来,也砰砰砰的到处打,整个现场的音乐都更加欢快了,艺术学院找来的女dj越发嗨起来。
  
      可就在咫尺之外,这边就变得冷清甚至有点孤寂的感觉。
  
      新郎新娘居然躲在这里,孟桃夭看着钱多多这样,眼睛都亮了,摆出更优美高傲的造型。
  
      对,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不能克服的。
  
      永远不再孤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是个富二代》,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