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12、前狼后虎,桃子叫苦

612、前狼后虎,桃子叫苦

    桃子刻意要求生活简朴点,可能也有这种淡化自己嫁给富二代的感觉,她心里好像始终有根刺。
  
      如此完美的爱情到婚姻,她似乎容不得半点瑕疵。
  
      有点强迫症的洁癖感觉了,就好像她回家就把孟晓渝穿过的那些衣服全都给扔了一样!
  
      钱多多本意是想带着她去飙个车,在附近的高速路上体验下这种大型GT跑车的感觉,结果成了两口子聊天谈心的绝佳场所,不得不承认这一代帕拉梅拉的噪音控制做得极为出色,即便钱多多把车速在高速路上提高到120公里,车内依旧可以轻松交流。
  
      只是孟桃夭要他还是把车速降下来,慢慢开着回去,而且是回去把黑仔换回来:“慢点,慢点才安全,这也是我对我俩现在家庭跟工作的期望,房车营地不要发展太快,你那可能会沾上政途的发展也不要太快,明明我们春节前才确立关系,五月结婚,六月就怀孕,七月办婚礼,明年初就要生孩子,太快了!我心里很慌你知道嘛,我生怕这种高速快进的局面隐藏祸根,更怕好景不常在。”
  
      钱多多深以为然:“那我就趁着暑假,调整这个速度。”
  
      毕竟那么大的一摊子事情,不可能像汽车这样,随便踩了刹车就能慢下来。
  
      好在临近暑假,他的事情无论怎么都还是要轻松很多,毕竟暑假很多孵化小组也暂停下来了,更没有报名的新团队,也就保持基本小范围工作就行,很多跟校方联动的工作也都停顿下来。
  
      譬如暑假期间基本上就没有各级教育部门官员还有院校领导来学创中心、打印餐厅参观。
  
      哪怕钱多多已经不算是普通学生,但各级教育部门还是缺省的认定在暑假期间不用联络学生干部,所以连市里面各级机关的会议之类都基本没了。
  
      难得空闲些,除了每次陪同孟桃夭去做孕检,就开始全面梳理自己在学创中心的所有工作,但对于孟桃夭视为事业价值的营地公司,反而没有去插手打扰。
  
      孟桃夭就更变本加厉要把公司做好,绝不因为自己怀孕就放松对公司的管控。
  
      在成立华东分公司以后,又成立了日本海外分部,接下来规划是在今年内再成立五到七家全国各地省级分公司,把旅游营地有质量的发展起来。
  
      但小两口干劲冲天的工作日程,还是被当妈的稍微打断了下。
  
      实在是孟晓渝这么个活生生的丈母娘在那也不可能完全忽视啊。
  
      用孟桃夭的话来说,这位做母亲的但凡有一点点为女儿和其他人考虑的心思,也不会让她压力这么大。
  
      如果不是钱多多,她真是觉得连喘息片刻的放松都没有,之前还不断努力沟通交涉,希望她能够有所改变,可现在是越发失望。
  
      不过钱多多和孟桃夭几乎不需要讨论,都不约而同的认定,不可能因为家里经济条件的司机情况,就放纵孟晓渝重新回到以前那种大肆挥霍的无脑生活。
  
      那才会把孟晓渝彻底废掉。
  
      坚决不能让她知道家里有钱。
  
      说是不管她了,还是得尽量想办法怎么约束帮助她的生活吧。
  
      于是孟桃夭每天又多了项早晚发消息询问母亲有什么安排,最后做了什么的交流,希望能找出点规律。
  
      工作学习不都是这样找寻规律,然后再策划方案解决问题么。
  
      接着到几天后孟桃夭的生日。
  
      本来孟桃夭自己是没啥兴趣过生日的,就像钱多多也从来没庆祝过什么特别的日子,但在家感觉难得安生了几天的孟晓渝强烈要求过生日,还说孩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
  
      这句话出来孟桃夭就没什么可反驳的了,那就过个生日吧。
  
      公公婆婆还在平京没回来,据说一直在按照孟桃夭提供的那套淡雅装修设计进行简单的统一装饰,这才走了二十天不到的日子,真不知道他们在同时装饰多少房子。
  
      那就把穗穗和央金也叫上,孟桃夭她爹就算了,免得碰头发生矛盾,不是非得一家人齐齐整整,那叫自讨没趣。
  
      真的,一直到这时候,孟晓渝都没有半点表现出来对小女儿的眷恋。
  
      她只在乎自己好玩,全程还拿手机拍摄直播。
  
      顺应她的希望,在星辰天地旁边的步行街找了家西餐厅,钱多多两口子确实有低调富豪的风范,日常开着黑仔穿着打扮都普通寻常,连下馆子都是在周围随便找地方凑合,可能还是孟桃夭被钱多多带着也抠门了。
  
      但这会儿看着孟晓渝对穗穗丝毫没有亲热举动,小两口有点相顾苦笑,所以对孟晓渝热烈要求吹蜡烛切蛋糕都兴致缺缺,而是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穗穗身上。
  
      其实穗穗已经有点美人胚子雏形,歪歪倒倒的能自己走路,胖嘟嘟的脸上随时都带着纯净的笑容,看到钱多多就热烈的扑过来喊粑粑,对孟桃夭这个麻麻都不是很在意,那个亲生妈妈就更不认识了。
  
      这么叫呢,实在是在以前没有考虑过孟晓渝会来到这个家庭生活,现在叫着就略显尴尬了。
  
      好在孟晓渝看都不看,钱多多也就没往心里去,本来拉了儿童座椅给穗穗,但一直对他伸手的娃娃让钱多多干脆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然后跟央金讨论她的学业问题。
  
      有时候就怕比较,才满十七岁的少女一边小心的护住穗穗可能摔到的角落,一边细细品尝从没吃过的西餐,说话也细声细气:“我跟那两位姐姐讨论过,她们答应给我寄福祉专业方面的书,我准备到旁边外语学院去报个日语班,学会看日语教材日语书,就不用去日本读书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专门去一趟浪费时间也浪费钱。”
  
      孟桃夭笑:“没事,出去学习几年就是海归留学生了,回来眼界都不一样。”
  
      央金沉稳踏实的抬头面对:“跟着哥和嫂子,已经学到很多,也能看到很多眼界,还是先把现在学到的都做好,才不浪费,再说嫂子要生了,我也希望能帮着分担照顾嫂子,哥才有时间做大事。”
  
      孟桃夭拖长音:“噫,那我们那房子真的有点小了哦。”
  
      钱多多考量的是:“你真的了解到福祉学科的意义了?”
  
      央金对他就低头说话:“我跟郭姐一起在学习,她说很有意义,我还不太懂,但哥让我学,我就认真学。”
  
      孟桃夭很想换过去坐央金身边方便她动手:“你在家不是很欢脱嘛,这个时候就特别淑女!我发现你越来越多变了!”
  
      边说还边伸餐刀过去打小姑娘的叉子,因为央金把最好的蜗牛肉偷偷推到钱多多那盘子去。
  
      孟晓渝一直在玩手机,主要享受那种拿着红酒杯装高贵的范儿,还不停自拍,但只要想拉着孟桃夭一起拍就会被拒绝,天晓得她会把照片用到哪里,孟桃夭还偏头要求检查她的相册,谁知道她有没有偷拍呢,就为了这顿饭,她还特别戴了副黑框眼镜,真是没法信任这个当妈的。
  
      可就是这么一偏头,穗穗居然咿咿呀呀的伸手推开孟桃夭的餐刀,口中声音清晰而着急:“粑粑的,粑粑的……不许……”
  
      不晓得是说奶油蜗牛是爸爸的,还是央金阿姨是爸爸的,让孟桃夭愣一下转头看自己妹妹吃惊:“哎呀,你这个叛徒!”
  
      穗穗就在钱多多大腿上站起来,使劲抱钱多多的脖子撒娇:“粑粑,粑粑……”
  
      粉雕玉琢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时候的小孩子,除开孟晓渝这样的奇葩,哪怕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甚至连人家餐厅端菜的服务员、大堂经理看见都会欣喜的逗这小小萝莉说好好看。
  
      现在睁大的眼睛更是连眼白都看不到,漆黑得好像能融化所有对视的心灵,可爱极了。
  
      这样的女儿让刚当上准爸爸的钱多多怎么可能不心软,赶紧抱在手臂上:“好好好!待会儿买衣服!”
  
      央金带孩子还是挺有经验的,就是有点不修边幅,身上都是挺随便的衣服看着还有点洗得发白的感觉,估计是换洗太勤的缘故,但越是这样原生态带法,可能才让穗穗有一头油亮的黑发,发量充足得孟桃夭都羡慕,刚才也是她说吃完饭给妹妹买新衣服的。
  
      结果穗穗不管听不听得懂买衣服,就从钱多多肩头探出点眼眉,笑嘻嘻的对孟桃夭摇头晃脑得意。
  
      孟桃夭简直泄气:“我说什么来着!比我小二十岁的在这里等着呢,这买一赠一的日子没法过了!”
  
      央金只低头偷偷笑。
  
      孟桃夭更牙痒痒:“你这年纪别的女生不都是在偷偷谈恋爱么,你也去谈个呀,这么上进全都带孩子、练舞、学习,简直荒废人生,不要过了年龄才惊醒我特么都在浪费青春啊!”
  
      央金对她简直应对自如:“嫂子,我年纪还小……”
  
      结果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孟晓渝竟然插嘴:“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个小帅哥?”
  
      央金连忙:“谢谢阿姨,不用了。”
  
      本来孟桃夭根本没注意的,听了这句忽然有点皱眉,假装伸手逗穗穗,斜眼用余光观察自己母亲。
  
      钱多多一眼就看出来,自然是继续若无其事的聊天。
  
      连央金都能配合上。
  
      结果埋头在手机上快速打字的孟晓渝,没注意到桌上气氛变化脸上表情自然就没法控制,竟然流露出那种满心喜悦的甜蜜气息来。
  
      我勒个去,连央金都悄悄碰钱多多,用眼神询问这位阿姨是恋爱了么?
  
      感觉只要跟这两口子生活一两年,当初那个山里的淳朴小妹,都变得这么刁钻了。
  
      也就这位当妈的智商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