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18、陡峭的解决思路

618、陡峭的解决思路

    设计确实是有魅力的。
  
      没有做什么大动干戈的墙体格局改动,仅仅是把里面原来那些老旧的家居、装饰拆除掉,把大量外墙给换成了玻璃,卫生间厨房重新重点铺装了下,比外观带来的视觉冲击力还要大。
  
      因为只要第一次来看过这里昏暗陈旧的空间,就会对现在通透宽敞简洁的感觉吃惊。
  
      偌大个客厅朝着后花园现在被换成了整面墙都是玻璃,然后客厅里面只有几张没有靠背的沙发座,没有电视墙没有电视柜,就是空荡荡的墙上挂着几张装饰画,然后墙角有几盆植物,大开大合的简洁连钱富贵俩口子这样不懂设计的都觉着不一般,他们好歹也是在大餐厅里面出来的,自己怎么弄或者怎么住没想法,高级样子还是会欣赏的。
  
      其实高级无非就是不在乎面积的空着,寻常小户型哪里舍得这么到处空荡荡,也没那面积。
  
      总而言之,有钱再不要那么暴发户的简约,就显着高级。
  
      二楼也是同样的风格,外面公共的空间空荡荡只有几个沙发座,然后集中到卧室变成单独的一张床,跟很多酒店的感觉差不多,有电视两把椅子和小茶几,但有了大面积的落地玻璃顿时显得高档很多,而且所有地面换上黑色木地板自然也高级了,钱多多还显摆了这些落地玻璃都是有电动窗帘的,可爹妈跟老婆都不关注他这个点,兴冲冲的观察卫生间和衣帽间,都是带有落地玻璃的宽敞空间感觉,毕竟原来总面积都有这么大,之前装修成那样真是明珠暗投,一点设计感都没有。
  
      田丽霞已经开始和儿媳妇相互谦让:“我们老胳膊老腿的不想爬,你们年轻住楼上!”
  
      “您是长辈,您住楼上!”
  
      “而且楼上卧室面积大些,还是尊重您。”
  
      “我们要那么大来做什么,卧室里面带俩房间,一个是衣帽间,一个是什么?书房?我们用不上啊……”
  
      孟桃夭竭力推脱的原因很可能是怕楼上做点什么有节奏感的事情被楼下听见了,田丽霞却在乎二楼有两个小卧室,应该未来就是给孩子的,成天能看见孩子那是多么乐呵的事情啊,赶紧把人撵到楼上去。
  
      钱富贵却一直在一楼的厨房转悠,品评这个猛火灶、集成灶和烤箱都还可以,肯定是儿子选的,没白费他这么多年培养。
  
      钱多多最自豪的二楼出去露台,设计了个硕大的露台门,居然都没人注意。
  
      好不容易把老婆、母亲拉过来欣赏,这扇足有两米多宽的格子木门看着很有古风,其实却是轴在中间,整扇门推两边都能打开,然后像把扇子一样侧立在中间,有趣极了。
  
      可惜除了孟桃夭敷衍的表扬下他:“嗯!有想法……”就跟婆婆去关注床垫什么的了,因为田丽霞听说什么最好的床垫一万多是老挝生产的,她有老乡在卖这个,孟桃夭得劝说婆婆别掉进传销诈骗的坑里。
  
      只留下钱多多讪讪的看着外面极简主义的露台,好像又想起那个高楼顶处狭小却充满温馨的露台,那时候还把厨房放在露台上呢。
  
      想着这个,钱多多发现自己心里不再是酸溜溜的,而是有点缅怀,感觉那已经是很遥远以前的自己了,美好的缅怀,双手肘放在白墙栏杆上,眺望近在咫尺的浩浩荡荡江水,的确比对岸高楼上的江景房值钱多了。
  
      美好的景色确实能改变心境,那些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不都得待在名山大川么,只不过现在越好的景色就意味着越高的经济能力。
  
      好比这临江的别墅。
  
      低头看见钱富贵正打开后院的灌木丛边栅栏门,想探头出去看看距离钓鱼捞鱼的地方到底有多远,再低头点,就是整个后花园的平整草坪上有三分之一做了个凸出地面的泳池,之前不是怕泳池被孩子无意中掉下去,有水没水都是个隐患,后来就改成四周高起来五六十厘米一圈,孩子不长大点,自己根本没法上去,里面也没多深。
  
      但平日里也不能随便放满水。
  
      这些东西哪怕钱多多以前是学设计的,其实也很少关注,他什么时候想过自己会涉足别墅设计之类呢,主要就是借鉴了陆大叔曾经给他的一堆关于美国别墅的设计,这也是未来蛤蟆嘴对面那片观光产业的设计思路,钱多多在尝试。
  
      正在思忖这种细节,就感觉柔柔的手顺着腰揽上来:“雯雯说你是全能型老公,这话还真是懂你哦?”
  
      钱多多悄悄翻个白眼:“306还有什么女生没,一起请来吃个饭,免得说我厚此薄彼。”
  
      孟桃夭轻声:“如果真让妈住过来,能怎么改变?”
  
      钱多多真是花了心思考虑的:“请她住过来肯定是一个人的情况,如果有爱人,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结婚,那就在我们那边的房单住,免得住到一起膈应,只要她能暂时收心住过来,我有个办法也许能帮她调整状态。”
  
      孟桃夭惊喜:“什么办法?”
  
      钱多多卖关子:“我看她今天这个文艺语言,应该是没得到那边家里的同意吧,你晚点打电话装着不知道问问看,还是得她安全回来再说。”
  
      孟桃夭撒娇:“给我说……”
  
      都有主动献吻了,核武级别枕边风,一定能搞定!
  
      谁知仿佛有心灵感应,知道女儿女婿在说自己,孟晓渝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而且是接通就哭:“哇……”
  
      泣不成声的状态搞得孟桃夭瞬间又有点慌:“怎么怎么?”
  
      钱多多稳定些,摁了免提在老婆耳边:“问她在哪里。”
  
      好在孟晓渝找女儿要钱已经很娴熟了:“给我,给我八百块!我要打车回去,我不在这个鬼地方呆着了,我没有钱……”
  
      能回来就好,孟桃夭赶紧松口气:“行,行行,你让出租车直接到江州,回江大,我们在这等着,有什么回来再说,一路上随时保持联系呀,把出租车车牌拍个照片,再把地图坐标一起发给我。”
  
      孟晓渝哪怕哭哭啼啼,但还是照做了,看得出来就是在个什么乡村集镇上,肯定也没有什么出租车,可能就是当地的黑车,但车牌号之类还是清楚,然后孟晓渝就说已经开车往回走了。
  
      孟桃夭故意发了几段语音让那边能听见她已经知道了车牌号和方位,并且这边在警察局还有熟人亲戚不让孟晓渝受欺负,钱多多在自己的地图上算了下,大概连续六七个小时能开回来,又让孟桃夭提醒注意驾车安全。
  
      放下电话的小两口对视无语,孟桃夭憋了好大口气:“真的像养了个女儿,我肯定是上辈子欠她的。”
  
      钱多多已经放松下来牵着孟桃夭回楼里,上下比较下,确实是三楼有个小卧室比较适合留给孟晓渝,整洁方正梳妆台之类一应俱全,钱多多这几天过来买鱼的时候,也顺便有调整考虑:“你说你妈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自私自利、作风不正、贪图享乐、不动脑筋、爱慕虚荣,这些问题哪个是最严重的。”
  
      孟桃夭叹气:“光是你列出来我就觉得无地自容了。”
  
      想想承认:“从一个女性的角度,我觉得还是作风不正,这简直说得上是放荡了,但是按照某些女权主义的说法是不是放飞自我?”
  
      钱多多点头:“她就没脚踏实地过,这确实是最大的问题,但我们可以利用的缺点又是哪个呢?”
  
      这个孟桃夭就要多想想了:“不动脑筋?贪图享受?总不能是自私自利吧?”
  
      钱多多揭晓:“是爱慕虚荣,从她习惯拿你的名牌包包,到她走在街上你看看她的感觉,我在香港被你们拾掇出来觉得自己还算可以,走在街头被人看的时候感觉很不好意思,你这么漂亮平时走街上也还是知道注意仪态,可她走着是什么样儿?顾盼生姿,到处放电的那种感觉!”
  
      孟桃夭嘟嘴看钱多多,毫不掩饰眼神都有点崇拜了,可能是没想到自己这么痛苦觉得毫无希望的人生悲剧,都能被钱多多理性的分析找解决办法,就像之前分析她和她母亲的不同一样。
  
      哪怕钱多多这种理性的眼光态度是从初恋女友那里学来的,她就当是捡了落地桃子吧。
  
      钱多多抱着老婆靠在落地玻璃前:“街头看你妈的目光也很多,她很享受这种感觉,那么有什么事情是能尽情释放这种感觉,还能让她有成就感呢?假如我们真的把她看成是家里啃老的孩子,不要这么意气用事的愤怒,只想解决办法……”
  
      孟桃夭在丈夫怀里已经不想动脑筋了,所以说爱情让人愚笨呢:“你说……”
  
      钱多多指那边梳妆台:“网络是通了的,给你妈注册个直播号,让她自己在家玩直播……”
  
      孟桃夭噗嗤:“你这叫什么瞎主意!”
  
      钱多多摊手:“你自己考虑吧,在网上显摆快四十岁的阿姨这么年轻漂亮的冻龄我估计还是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她自己玩她自己的,哪怕没人看,我们也能偷偷打赏让她自得其乐,总比去街上这么花痴的好,这直播也算是个职业吧,她其实是没尝试过自己能赚钱,我想的是再慢慢培养兴趣爱好,比如学点跳舞什么的,她有找到自己生活重心的爱好了,可能就没这么成天无聊,她目前这个状态哪怕是沉迷直播,我觉得都比成天瞎胡闹好得多。”
  
      孟桃夭出神:“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又觉得死马当作活马医,那就这么说定了,爸妈先搬过来,我们每周过来一两天,以后看情况再要不要增加住过来的时间。”
  
      说完又警惕:“你跟我妈注意点啊,全能型选手别犯错误!”
  
      钱多多当然是严肃保证,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