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24、大幕拉开

624、大幕拉开

所以转了一圈回来,钱多多自己雷厉风行的洗碗筷收拾东西,让央金带孩子去休息的时候,再给爹妈正儿八经说不要把央金当保姆小妹用,老觉得他们漫不经心:“是朋友把她托付给我,好比爸从乡下出来,朋友把妹妹托付给你,我就有责任……”
  
  钱富贵正色:“对,你田大伯当时就是这样把你妈托付给我的。”
  
  田丽霞鄙视儿子:“夭夭是个主意正的,你要是想搞东搞西,我不得护着你。”
  
  钱多多无语:“要不是这档子事,我还不可能同意央金过来一起住!”
  
  田丽霞阴阳怪气:“那就是在外头养着嘛,我见得多了!”
  
  钱多多想在水槽上撞头以示清白,结果还有什么要跟爹妈说的都忘记了。
  
  孟桃夭也觉得这里住着舒服,想先尝试着住一晚,上楼给她妈解释了一番这个打赏收入的事情以后,就鼓动钱多多回家把自己和她妈的化妆保养品给拿过来,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钱多多叫上她一起:“我刚刚才发现,以前汤汤那辆GTR还停在车库里,不知道是她忘了还是根本就以为我在用,所以现在去开回来,明天早上我送你去上班,顺便就还给她家了。”
  
  孟桃夭今天都没了抓梗的兴趣:“我妈真的沉迷进去了,特别是听说还有钱拿,兴奋得不得了,就像我们刚接触玩游戏还有上网时候那种兴奋,我不去把她的面膜这些拿过来,我看她要熬通宵的!”
  
  钱多多的看法特别:“每个人的个性是不一样的,你妈这种情况到现在也没法改变本性,那么借用个不成熟的比喻,杀一个人是犯罪,杀千百万人就是枭雄,她这不着调的情况对着一个人是卖弄风情,对着很多人可能就算是直播明星网红,只要不滑过底线,那她也乐于做这个,还能找到存在感,可能也不那么容易受伤害吧。”
  
  孟桃夭担心:“那就得防着她网恋了,所以我才把手机都给她收了。”
  
  钱多多摊手:“我们尽可能做到我们能做的,其他就是她自己的选择了,住到一起呢也有好处,有空你可以给她聊聊这个,既然当成职业就别跟人谈感情,对吧?除非真有特别特别靠谱的。”
  
  孟桃夭真是忐忑:“我也不想让她和你爸妈产生矛盾,没有交集最好,所以有央金在也好,每天一日三餐的起码有人给她送上去?啊,我真是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
  
  钱多多伸手过去握住她,让年轻的准妈妈安静下来。
  
  黑仔轿厢里终于有点温馨的感觉。
  
  可温馨不过三秒,孟桃夭忽然嘿嘿:“我看见你带着央金散步了!”
  
  钱多多又想撞方向盘了。
  
  还好孟桃夭自己解释:“她上来找我说了的,把你下午找她谈的全都说了,说很希望我俩幸福,态度很端正呀。”
  
  钱多多不敢松口气:“本来就没什么,她是个希望能改变自己,更愿意去改变别人的好孩子,十六七岁,比我们醒悟得还要早,那就尽量帮着她去实现,这个阶段稍微缓解下,等你妈理顺了,你也生了孩子,我毕业完全踏实下来,她差不多也成年可以独立了。”
  
  孟桃夭看着过江桥面外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沉吟几秒笑:“你幸运的遇见赵晓雅,我遇见你,她和袁媛的原生家庭环境都不好,本来都没有发光发亮的命运,现在我们算是逆天改命了吧?”
  
  曾几何时,去那个科技园区拍人车系列照片的时候,两人坐在黑仔上,就是从这座大桥的经过的,孟桃夭还打了钱多多一耳光,现在居然以夫妻的身份说这些话题。
  
  钱多多都舍不得把手松开了:“这就是我们现在努力的意义。”
  
  孟桃夭静静的嗯。
  
  不过等上楼回家拿东西的时候又承认:“你妈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以前我还觉得她多粗俗个人,看来能呆几十年,还不声不响的囤了房子,都不是简单人物哦。”
  
  钱多多都点头:“我跟你共同重新认识,他们以前从来不跟我说这些,确实没机会让我实施,厨房餐桌上的事情说得多些,我妈一贯都是打骂教育。”
  
  孟桃夭皱眉的是:“但她不让你去当官,是不是太武断了些,你现在的形势真的难得,老姚这么器重你,副市长那边也可以再加强点走动,起点这么高,你不去尝试下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钱多多笑:“我是拿定了主意的,具体有些事情,你有空也可以多跟我妈交流,我觉得她鬼精鬼精一辈子的很多经验教训,我们用新的眼光来学习吸收,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
  
  孟桃夭承认:“这个倒是,婆婆有很多值得我学的地方。”
  
  两口子这么一路闲话,倒也轻松自在,先回家拿了自己的东西,又去孟晓渝住的地儿把她那些化妆品衣服大概收拾成一包,再到那边分出钱多多开上GTR一起回家。
  
  七八个月的停车费交得钱多多有点心疼!
  
  这也提醒他明天还是把那辆帕拉梅拉也停到园子里去,现在放暑假不算什么,等到开学大家注意到这个细节,豪车免费停在学校占便宜,终归又是场口水仗。
  
  新家虽然还不完善,但住起来肯定和闹市区是另外一种感觉,特别是和两人这段时间住的市中心相比,安静得要命,睡觉一贯不怎么安稳的桃子好不容易把她妈拖离战斗岗位,又欣赏了空荡荡的衣帽间跟啥都没有的书房,最后睡得很安稳,睡前对整个卧室提出了不少自己的装饰要求,而且现在太空旷了,都没那种情绪,还好钱多多懂事。
  
  第二天一早钱多多把东瀛战神在车库外面洗了,这地下车库算上门外空地跟下来斜坡,停五辆车都没有问题,一大早就赶到江边去熟悉水情的钱富贵回来给儿子帮忙,决定合伙给桃子妈说这些车都是人家老板的,钱富贵决定重新演绎有钱人家厨子的角色,他都看出来孟晓渝不大动脑筋,别人说什么是什么。
  
  不过他也没问儿子这辆黑乎乎的跑车值多少钱。
  
  钱多多两口子吃了早餐出发时候,还顺路带上了央金去上班,小区外面有公交站,小姑娘说自己要熟悉这种路线把自己放在这里就行了。
  
  孟桃夭回看车站里的单薄身影:“她还是挺有自己主意的。”
  
  钱多多点头:“能成事儿的都挺能坚持的。”
  
  同样挺能坚持的还有陆大叔。
  
  本来孟桃夭笑丈夫可以不用洗车,厚厚一层灰正好证明他没占便宜,根本就没用车。
  
  钱多多说没必要跟聪明人玩小心眼,人家怎么借出来的车,就怎么干干净净的还回去,只庆幸这放了大半年没有被人划伤偷轮胎,开起来好像也没损伤。
  
  送老婆进了电梯,钱多多自己继续去书店看书选书,临近十一点估摸着人家的作息时间,才给陆豆豆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也是昨天才发现这部车一直停在车库趴窝,很抱歉差点弄报废了,现在已经把车停在国立大厦,车钥匙交给了物业管理保安那。
  
  陆豆豆一如既往的豪气,对结了婚的钱多多依旧不见外,遗憾他没去看瓜瓜上月底的香港巡演,简直是镇了那帮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可以看看大陆也有这么劲爆的女子乐队!
  
  更不用说去到抬弯让那些孤陋寡闻的家伙,了解吃不起茶叶蛋的内地,还有这么多元文化的乐队,而不是只有愤怒骂娘的那种什么摇滚。
  
  想着一身花臂的陆豆豆说多元文化,钱多多有点乐,说争取下次能一起去看,现在主要是孟桃夭怀了宝宝就全力以赴照顾家人。
  
  陆豆豆依旧不以为意,还认为GTR确实不方便这个时候用,回头叫人送辆保姆车过去。
  
  钱多多只能理解陆家人真是不把结婚证放在眼里,又有骨子里的江湖气,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可中午他等着老婆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陆大叔两口子跟神仙眷侣似的一块儿。
  
  孟桃夭还悄悄给他做眼色,肯定是刚刚遇见的。
  
  陆大叔比他儿子更爽朗:“刚刚才听说,你们这些天搬到这边来住了?”
  
  钱多多恭敬:“本来打算住到暑假结束或者试着到生宝宝结束,这边确实方便很多,结果我爸妈跟她母亲回来了,可能时不时得回去陪下家人。”
  
  汤妈妈跟孟桃夭并肩就是那种高雅范儿:“本来二人世界是挺好的,但有了孩子确实就需要相互照顾了,中午吃点粤菜吧,清淡些,我有个朋友刚开了家去试试菜。”
  
  孟桃夭很乖巧的让长辈走中间,陆大叔就问钱多多最近在忙什么。
  
  这步行街呢,再大的老板也不用坐车过去吃饭,溜达着正好要走过整栋楼的书店,钱多多指那:“几乎天天泡在那,有用的好看的先研读,然后再买下来,因为房车营地这块我已经给不了孟桃夭太多工作上的建议,这段时间除了建筑设计类的书籍,大部分都是看福祉学科类。”
  
  问清楚这个福祉学科类是什么意思,陆大叔帅气的笑起来:“阿清你看,读书人就是不一样,什么事情都能分门别类的规划出来,需要什么的时候,跟抽签似的从里面拎出来就是了,你觉得这个我们能从中参与到什么?”
  
  汤妈妈一直也听着的:“不就是最近有几家人寿保险公司在跟我们谈的养老社区么,这是找到了国家政策依据的大项目啊!”
  
  这夫妇俩也是善于从别人的思路里面找到怎么能契合到自己的产业里。
  
  不仅仅是只为了赚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