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25、有些事总要有人做

625、有些事总要有人做


  富二代,真的是个贬义词。
  
  哪怕很多人口头鄙夷狗日的富二代不过是投胎小能手,但内心还是极度渴望自己也能成为富二代,尽享唾手可得的富贵繁华,不管父辈是用什么样的手段积累下来的财富,自己能坐享其成就是了。
  
  就算做不成富二代,也希望能抱着富二代的腿叫爸爸叫老公。
  
  所以富二代们自然也富而恃骄、锦衣玉食、光环加身。
  
  但钱多多显然是个另类的富二代。
  
  特别是在陆大叔的眼中,这个富二代让他太惋惜自己的儿女没能教成这样。
  
  一顿饭的功夫,基本就把蛤蟆嘴对面的地产项目敲定了。
  
  原本陆大叔的思路是做民宿景观地产,但汤妈妈说的就是一个苗头,老龄化社会这种提法不光是钱多多这么个大四学生、学创中心主任在说,很多人都在提。
  
  只是大多数人只是写论文、演讲稿,有些人却会投入实施。
  
  所谓福祉学科,在日本搞得正儿八经是个门类,国内还比较模糊,这跟国家太大有点关系,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往往都是一慢二看三通过,容不得像小国家那么错了再来的成本没那么大。
  
  所以各种方向的试探都在做。
  
  目前国内做得最落地就是人寿保险系统有人在搞养老地产,简而言之就是人寿保险金用来搞地产开发,一方面地产在国内基本稳赚不赔,一方面这种带有养老院福利性质的地产,未来就是投保人的养老地。
  
  这就好比保险业实际上就是预先收了保险费,然后把钱拿去投资盈利,反哺保额兑现,算是跟银行类似的金融业做法,很多人已经把保单也作为投资的一种。
  
  这种养老地产就进一步把资金投资给固定下来,算是一条龙产业。
  
  陆家有资格有人脉能参与这种金融地产投资,但这种地产目前往往都在中心区,也就是地产容易升值的地方。
  
  这也是国内一个特点,就好像以前那些所谓的房车营地的醉翁之意不在酒,都不是为了搞房车,而是为了拿地做产业一样。
  
  现在不少这种地产也是顶着个福祉名头做最赚钱的地产,谁会愿意到偏远的地方去真的搞养老地产?
  
  万一没有升值没有人住,这投资不就打水漂了?
  
  而且这种地产回报几十年才能把投保人住进去的话,回本儿也太慢了。
  
  既然有能赚快钱的办法,为什么还要老老实实做什么养老地产呢?
  
  顶这个名儿,就是为了拿地,特别是便宜的拿地。
  
  所以陆大叔本来有点嗤之以鼻的。
  
  他丢不起这人!
  
  在餐桌边说起来的时候,他那种潇洒劲儿,让孟桃夭都觉得心醉,钱多度还没这种中年大叔的云淡风轻劲儿,功力差得远。
  
  明明可以获利几千万的地产,一句丢不起这人,就不愿去挂羊头卖狗肉。
  
  钱多多连鼓掌都觉得是在阿谀奉承,衬不起这种他景仰的派头,只能连连点头。
  
  但显然钱多多这边考虑的事情已经逐渐浮出水面,一条真是两年多来慢慢积累起的点滴线索。
  
  老年人们住在闹市区的高楼大厦养老院里面,真的很方便养老吗?真的很适合他们的身体状况吗?
  
  青山绿水的怎么都要更适宜身体机能吧。
  
  相比单独的小养老院没有足够医疗保障机构,足够规模的养老地产确实可以配备够格的医院。
  
  那么钱多多曾经着手营造过的逆城镇化建设小区,那三项基本原则就可以跟这个对应起来。
  
  接着钱多多关于老年人群体在零工经济上的特点,这可是得了刘副市长认可的思路。
  
  只有活在神话世界的人,才以为到了退休年龄,所有人都该享清福。
  
  也只有老实人,才以为一切都能靠国家。
  
  实际情况是国家根本负担不起这种巨大的人数体量,两三亿的老年人啊。
  
  现实就是很多老年人还得自己养活自己。
  
  愤青会喷体制,喷社会,真正的栋梁则是在现实中找寻解决办法。
  
  好比钱多多孟桃夭在日本看到的那种老年设计师,作为老龄化社会走在前面的日本,其实已经给国内趟出些经验教训。
  
  大力发展老龄化的零工经济,绝对能够有效缓解老龄化社会的经济问题。
  
  这种高度,已经是国家政策层面的东西了。
  
  钱多多没想那么高,他的思路是先试着做出来看看。
  
  但具体怎么做,他还在思考。
  
  陆大叔在春节前就听他说过,今天听了他在福祉学科方面投入更大的精力在思考。
  
  索性拍板下来。
  
  蛤蟆嘴对面那块地,他拿到是可以做地产的,现在改变使用性质用来做养老地产,因为本来就拿得便宜倒省不了多少钱,但肯定能够得到一系列的政策倾斜。
  
  别人担心的能不能赚钱,陆大叔先不考虑,就当给钱多多练手。
  
  呃……
  
  上回在华东听见唐四方家里让他被骗四百万,都故意让他经历教训,钱多多已经觉得很土豪了。
  
  后来搞分公司也是全力支持的让唐四方练手。
  
  这片地产搞起来起码也是几千万上亿的项目,非亲非故的就只是拿给钱多多练手?
  
  就因为他是女儿的前男友?
  
  反正孟桃夭拿着筷子,又是那种横着很好看的指尖,肩头有点耸起的似笑非笑看丈夫。
  
  汤妈妈更有趣的观察孟桃夭表情:“不要管这种事情,你陆大叔有私房钱的,绝对不会调用营地公司这边的资金,你这边现在的现金存量有点大,怎么考虑的?”
  
  孟桃夭只好收回目光,轻言细语的解释:“疯狂扩张我认为这个阶段并不是最合适的,华东分公司的成立不到两个月,现在十七家营地建成投入,算是我们对全国市场的试探,必须要到明年春季,才敢这样复制到其他区域分公司,但下半年到年底,我们准备在滇南、西疆、晋西、琼海、桂西、黔州还有藏北这几个省份分别实验性的建设三到五个营地,既考察未来分公司的合作者,也考察市场接受度,更主要是短时间先铺得到处都有点,让客户满意,而这下半年到明年春节,就主要是夯实内部,公司内部,各营地的管理员内部,反复杜绝安全隐患,这也是多多提出来的,我主要是实施。”
  
  汤妈妈瞟了眼曾经的女婿:“你俩很完美,相互组合得我都羡慕,他沉稳有眼界,你细致有魄力,唉……瓜瓜就只知道玩,难道真的玩一辈子?”
  
  孟桃夭连忙:“她已经很棒了!我跟多多是成长过程中相互影响,还有原生家庭的影响,让我们对于做企业、做实体,还有眼界什么的比较本分,瓜瓜成长在你们这样的家庭,那肯定对物质的渴求没有我们这么明显,她这不算玩……嗯,其实是也有点受到多多影响,她在文娱类方面带动不少大学生,没准儿以后我们还能又交叉上呢。”
  
  汤妈妈眼睛亮亮:“怎么交叉上?”
  
  孟桃夭挖空心思的瞎吹捧,其实知道个屁:“现在还看不出来……总之,唉,不瞒您说,这段时间我妈回来,我简直是焦头烂额,那才叫玩一辈子……”
  
  为了抵御老公前女友妈妈的强大攻势,桃子都不惜自爆了。
  
  钱多多则猛然感到了巨大压力。
  
  几千万上亿的投资,上次在整个营地公司的建设中,他已经体会过了一次。
  
  但实际上最后因为孟桃夭的资金结构设计,让公司在初期的几百万资金运用,堪堪过了千万级的支持以后,就开始回本儿产生造血机能,虽然这些使用权资金还不能完全说是利润,陆家投入的资金还没抽回去,但实际上丰厚的回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是看接下来怎么合理规划资金而已。
  
  换做贪婪的合作伙伴,或许这个时候早就忙着喊分钱了。
  
  陆家却从来没提过这个,虽然所有资金都汇入他们的财务账户,孟桃夭却能完全不受限制的调用。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
  
  营地建设看似总投资几千万过亿,那是好些年把全国营地网络全都建设起来的总投资吧,平时都是零零碎碎的建设资金,一旦投入一片营地就能揽一波使用权资金,根本不需要投入那么多。
  
  而一大片地产建设投资就真的要全砸进去。
  
  按照陆大叔的说法,那些地产商不过是高负债吃银行,高套利吃公众,玩的是金融机构的钱搞杠杆,都是骗人的把戏。
  
  既然他丢不起这个人,那就真金白银的自己掏钱把这片地产做起来。
  
  全都做起来,才能知道能不能盈利的问题。
  
  要是到时候没有人来住,怎么办?
  
  要是整个养老地产不能形成合理的盈利模式,怎么办?
  
  钱多多从来都不认为慈善就是把自己的钱直接捐出去,福祉学科也不是为了简单的养老骗国家资金。
  
  就像打印餐厅一样,得让运营的每个人赚到工资,甚至餐厅所有者也能赚到钱,然后才有合理的一部分作为助学基金。
  
  得合理合法的赚钱运转起来的模式,才是健康长远的模式。
  
  他还只是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
  
  又没什么重生穿越的金手指,更没有那些什么脑残的外星人系统。
  
  怎么办?
  
  富二代还真是不好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