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32、哪一个都比我好

632、哪一个都比我好

    其实对于离开学创中心,钱多多最大的难点恐怕就在姚校长这里。
  
      曾经去年他就应该给姚校长表达过态度,自己对于学创中心绝对只是个开创过渡性的角色,最多等到自己毕业,就会交出这个职务让更多同学得到锻炼,尽量还是能把这个职务传递在学生干部中间,而不是变成个冠冕堂皇捞好处的官职。
  
      当时姚校长好像就不置可否。
  
      要强行辞职下海不是不可能,但确实有点对不起姚校长的提拔知遇之恩,哪怕这其中的起点还有些秦老爷子的因素,对,也有点辜负秦老爷子的点拨,所以要离开学创中心,钱多多肯定是要得到姚校长认可的,他希望说明白自己的抱负,能得到理解。
  
      所以今天这样的局面,钱多多顿时觉得轻松了,而且老姚也离开了江大,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被他如此看重破格提拔,后来争夺学创中心主任的那些人全都是被老姚挡回去的,现在自己的保护伞走了,还留在这里等着当枪靶子不是傻么?
  
      走出校领导的住宅区时候,钱多多差点轻快得都要跳着小明步了,然后猛的想起家里的破事儿,唉,人生就没有十全十美的时候啊。
  
      赶紧开车回家处理吧。
  
      说起来校领导虽然都住在一片儿小山上的单独小楼里,非要用建筑学院的评定,也算是别墅了。
  
      但那巴掌大的民国时代建筑,木头楼梯虽然充满古韵,真住起来还不如自己家那别墅呢,起码从房里出来还得顺着山坡上下台阶才能去开车。
  
      可惜眼瞅着大别墅是住不了了,钱多多怎么也得跟老婆共进退,带着祸国殃民的丈母娘搬出去,接下来是不是得买个跟汤汤那房子类似的大平房来住到一起呢?
  
      现在丈母娘能赚钱了,要是不盯着,她没准儿更变出幺蛾子来,那时候才想哭都哭不出来。
  
      要不厚着脸皮去问汤妈妈那房子卖不卖,空着真是浪费,想想那几万块的皮沙发,唉,钱多多发自内心的感到可惜,他始终都还没有那种富豪把财产视若无物的挥霍劲儿。
  
      但提到买房,钱多多又有点忐忑,爸妈这事儿一闹,要是牵连怪罪到桃子,老妈对桃子的印象落到低处,说不定就会限制自家财产,不是动不动都威胁要断掉自己的银行财产么,说不定等自己一回去,就不再是富二代了。
  
      起码也要花很多时间去重新弥补,这本来就不够亲密的家庭关系刚刚有点好转……
  
      唉,钱多多只能再唉一下。
  
      所以等钱多多开着黑仔到家,还没转进车库,前面的车灯就照着门廊前面台阶上坐着桃子那孤零零的身影,心里马上就是一咯噔,不是让她暂时带着丈母娘住回去么,这是怎么了?
  
      心疼得他停稳车猛拉手刹跳下去,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孟桃夭已经撑着膝盖站起来,车灯映射下满脸泪水都在反光:“妈……妈,走了……”
  
      钱多多心里再咯噔下,孟晓渝能去哪里?
  
      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激烈争吵的后果,以田姑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居高临下,再有孟晓渝自以为漂亮就能藐视所有黄脸婆的傲慢,绝对的火星撞地球!
  
      夹在中间的孟桃夭天晓得吃了多少苦头,他心疼的是自己老婆,一把抱住了孟桃夭,夏日的轻薄衣衫下,桃子显得是那么无助和柔弱,钱多多赶紧抱紧些:“没事没事,我回来了,慢慢解决,一点点来,妈去哪里了?”
  
      谁知道孟桃夭泣声抽抽:“妈和爸要我开车把他们送到,送到餐厅那边,开了那辆房车走了,妈说要好好冷静想想,爸说他陪着一起去想,我已经让网络部把所有营地坐标发给爸了……”
  
      钱多多才反应过来走的是自己爹妈:“他们就这么走了?”
  
      孟桃夭哭得满是歉意:“妈说不让我们为难,我……哇……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对,对不起……”
  
      让孟桃夭能艰难的挤出来对不起,她这背负的心理压力也挺大的、
  
      钱多多内心其实吃惊的是父母态度,应该说他习以为常的还是爹妈不怎么在乎自己的那种二十年印象,感情再好也跟那种从小长大在一起的亲昵不一样,他内心满以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幺蛾子以后,爹妈会迁怒到自己,或者桃子,再不然起码也是要把狐狸精赶出家门,没想到可怜天下父母心,花了几百万买了别墅,现在出事,首先就是腾出来不让孩子为难。
  
      被穷养的钱多多,居然有点不习惯父母的恩情!
  
      所以深吸口气,算是清楚了现实,更清晰现在首先照顾好老婆的情绪,扶着孟桃夭上黑仔:“待会儿我再给我妈打电话说感谢,也许是我们真的长大成家立业了,父母可以竭尽所能的放心,这事儿虽然有点难堪,但现在这种处理方式未尝不是最好的一种,都冷静下,旅游也是两个人最好的交流方式,我爸看似这把年纪,其实整个生活圈子很窄,被惊艳下我觉得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
  
      孟桃夭又泣声:“我……我真的有点绝望了,是不是我简直成了你的负担,她还破坏你父母的家庭,我这要怎么面对婆婆跟公公,我真的对她完全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钱多多准备以身饲虎:“负担?你才是家里赚钱的顶梁柱吧,好好好,这个阶段我待在家里,我跟你说我今天去跟老姚谈了什么……”
  
      孟桃夭吃惊得眼泪都凝固成箭:“你留在家里跟她?!”
  
      钱多多点头:“我跟漂亮的丈母娘又不是没有的单独待过,我说就像孩子需要管教,顺便我也在家带穗穗,就当是为未来我们的宝宝出生以后带孩子做练习,还有二十来天新学期开学,我正好可以潜心把设计项目以及关于学创中心接班队伍的交接程序考察流程,都做出来,再说我有车,随时都能出去办事走走,主要就是防范她跟外面有超出界限的联系,简单说就是避免网友奔现!”
  
      这几句话时间,钱多多已经把黑仔挪进车库道上,豪车霸占了车库,再怎么喜欢这第一辆车,也必须承认人家晒伤点皮毛都能买辆黑仔了,钱多多只能酝酿在车库外的空地是不是要搭建个遮阳蓬。
  
      孟桃夭默不作声,都不像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桃子了,对钱多多故意提到交接的话头都不接茬。
  
      钱多多也继承了钱富贵逗老婆的能力,赶紧把自己和姚校长谈论的事情拿来分散老婆的注意力。
  
      孟桃夭终于稍微关注,然后眉头又有点耷拉眼见着要出泪,可把钱多多意外吃惊的抱紧些从车库上楼,这种别墅车库背后一般都有两三间地下室,有做佣人房、娱乐室、工具间或者视听室的,好比唐四方家就是用来洗脚看电影,这里当然是空着的,啥都没有,这都七八十个平方能抵一套房了。
  
      所以现阶段最适合即将生宝宝小两口的当然就是这种大房子。
  
      但孟桃夭的思路显然诠释了什么叫男女有别:“我……是不是彻底给你带来了厄运,从我们在一起你就丢掉汤汤这个最适合你的女生,又得罪破坏了你的父母关系,现在还连你最大的靠山都走了,我们八字不合,我是不是克夫啊……哇……你什么时候该跟我离婚了……”
  
      钱多多简直哭笑不得,顺着台阶把又开始莫名流泪的太太扶上客厅,央金探头赶紧关了门上小窗,显然刚才孟桃夭坐在外面,她就躲在门后看着的,这会儿更是用手势表明那位罪魁祸首在楼上忙自个儿完全不在乎外面变化,而穗穗已经睡了,最后伶俐的表情还在询问钱多多有什么需要她做的。
  
      十几岁的孩子这么懂事,那几十岁的更是被对比得像活到猪屁股上了,钱多多摇头,把孟桃夭抱着坐到中岛橱柜边的高脚凳上,自己动手搞点吃的:“都没吃吧?”
  
      央金才小声开口:“阿姨吃了。”
  
      孟桃夭再次代母受过的羞愧而哭。
  
      钱多多对她这些胡思乱想,都归咎于怀孕的正常反应:“你这个阶段专注在工作上也是挺好的……要不央金你跟着嫂子到公司那边上班,除了学习很多公司里面的东西,也能顺便照顾你嫂子。”
  
      忙着给钱多多打下手的央金赶紧说好的接过了灶台,钱多多才有机会拿着纸巾坐过去哄老婆。
  
      这时候就觉得少了央金还真是不行,加热各种食物汤菜的间隙,她都能泡杯牛奶给放到钱多多手边。
  
      孟桃夭毫不抵抗的端了牛奶杯,小口小口抿着,情绪还是低落。
  
      钱多多轻声谈了自己在工作上的轻松感受:“这个阶段其实我觉得这样对我是最好的,终于可以从学创中心的行政事务中间摆脱出来,特别是校长都换了,我要做的就是尽量把这种结构局面传递下去就行了,把主要精力放到养老地产跟家里照顾你,你说我俩的感情真的受到了什么影响吗?我只想更加倍对你好,发自内心的这么想……”
  
      可能意识到夫妻俩在说悄悄话,央金居然盛了两碗什锦饭放到台子上,自己再端了一碗就悄悄上楼去了。
  
      孟桃夭这才出声:“老爷,纳妾不?你忙着我帮你办了吧?”
  
      钱多多忽然觉得这句话怎么这么熟呢?<(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