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48、丈夫未可轻年少

648、丈夫未可轻年少

    最后万校长是坐在模型公司,端着老五去食堂端来的饭菜,听钱多多把整个养老地产就着模型给讲了一遍。
  
      实在是这位学者型的领导,很想分辨钱多多到底更适合哪个方向的发展。
  
      这种态度,其实跟当初钱多多深度接触的第一位教授老谷有点类似,纯粹是带着对学生的关爱之心。
  
      而且以钱多多这两年来接触的各级领导,层级越高,智慧就不用说了,理解能力跟洞察力那都是超乎寻常的,至于人品……哪怕有**或者别的什么行为,人家都犯不着跟这么个不搭界的大学生干部泄露半点吧,更何况钱多多体现出来的是价值,各位领导欣赏的价值。
  
      人家就很容易展现出长者风范。
  
      所以,人还是要自己有价值,不然就只有用别的旁门左道的东西来弥补吸引欣赏,也就让自己的道路走入歧途。
  
      钱多多干脆把这也当成了自己对陆大叔的预演。
  
      相比投资方,万校长才是个不相关的,起码近期内不会对这个项目有什么影响的,他就掰开了揉碎了从头讲。
  
      甚至把罗家村对面的蛤蟆嘴营地也作为一个景点来讲述:“投资方肯定是要盈利的,我从尽量压缩成本的角度出发,也要为这个养老度假村吧,构建一定的艺术氛围,所以与其说推翻所有旧建筑搞一系列全新建筑,我更倾向于改建这些农家院子,33号作品只是我们现在做出来的第一件设计样品,我们正在通过建筑学院设计大赛,征集其他所有建筑的设计方案,希望能博采众长,但目前还没有解决的最大问题,还在于用什么来吸引客户,养老的客户凭什么愿意来住在这里。”
  
      钱多多从距离城郊五十多公里的辐射范围,周边山体山貌特征,到整个度假村的医院配套一一论述:“正如您给我说的,怎么才能把我的这种理想最大化,现在捋一捋对我也是有好处的,这个度假村说到底,还是面向中高端老年人,有文化有经济能力,还能够再创造经济价值,住在这里养老的同时还有各种专业技能实施的可能性,毕竟能住得起这样的养老机构,就不是最普通的人民群众,那么这个项目能服务的还是少数,但目前我的思路还是先做出来,只有做出来投入到市场验证,才能知道哪里不合适,毕竟我们考虑到了容错范围,如果不行,就转成商业度假村,当然也同样面临核心吸引点的问题,这个我们还在找。”
  
      老三他们就协助在旁边用投影仪放蛤蟆嘴到罗家村的各种照片,其他工人、学生都没过来打扰钱多多的发挥。
  
      只有孟桃夭来打扰!
  
      午餐时间了,都没看见钱多多谄媚的问老婆吃了没喝了没,整个上午都没听见什么消息,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先问雯雯有什么情况,反正等不到钱多多的问候,就打电话过来,而且是夺命三连环那种,不接就继续打!
  
      视频电话、语音电话轮番骚扰。
  
      搞得钱多多最后点收尾,很不好意思的对万校长示意:“我……爱人的电话。”
  
      老四也是心大,这种时候居然听见钱多多说爱人,哈哈笑出来,孙慧明恨不得堵上他的嘴。
  
      万校长却毫不介意的点点头,趁机吃完午餐,看钱多多三言两语给老婆解释自己在干嘛挂上电话后,擦擦嘴点头起身:“看来你懂我的意思,那就行。”
  
      居然再视察几分钟房车研发中心,就撤了,徐沐荣和钱多多赶紧开车把领导送回办公室去。
  
      曹勇和孙慧明恭送领导离开后,使劲把李砚铎摁在沙发上一阵嬉闹捶打,恨他坏了老二的好事。
  
      老四嘴硬:“桃子不更坏?!”
  
      仨室友就为钱多多可惜的摇头:“狗日的真想不到结婚以后男人这么惨!”
  
      李砚铎都挠头了:“我本来想跟小李也赶着圣诞节把婚礼办了,这有点吓人啊,婚前婚后不一样?”
  
      俩室友顿时变节,一个劲的鼓动:“结!一定要结,以后你跟老二就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了!”
  
      好像看见老四掉进婚姻的坟墓是多么的喜大普奔。
  
      这边万校长没有当着其他人再给钱多多提示什么:“你能思考分析自己未来的定位,并且适时作出调整,这就对了,我等着你的申请书……就把我放在这边吧,我还要到化工学院去看看。”
  
      钱多多还知道下车开门,万校长最后叮嘱一句:“经常跟我沟通,这是我从专业领域向行政管理转变时候做出的最重要调整,你永远不可能是一个人在独立完成,我很明白你那些顾虑和担忧,跟着我学习吧,专业永远是你最重要的制高点,就足够抵御那些等因奉此的事务,记住了。”
  
      徐沐荣坐车里看校长消失在远处的教学楼,才探身感叹:“老大,看起来万总也很欣赏你哦,我们这下一步该怎么走?”
  
      钱多多使劲揉自己眉心,他也想问,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现在自己的确不是一个人,任何决定都要牵一发动全身,从这帮跟随的伙伴到家人家庭,都要考虑。
  
      摆摆手给徐沐荣:“学创中心肯定会迎来新的大发展,你要做的反而最简单,不就是校长说的,有没有必要把产学研基地扩大调整,如果有必要,怎么调整的方案,这一系列表述,我希望到时候能你自己给他和校领导表述,抓住这个机会。”
  
      徐沐荣调皮的对钱多多敬个美式军礼:“噎死儿,老大等着看吧。”
  
      钱多多就挥手:“你去忙吧,我满脑袋浆糊,得好好想一下。”
  
      目送小POLO消失,钱多多随意的找个树荫下的台阶坐了,然后屁股立刻被烫得跳起来,只好慢慢走回学术会议中心那边去开黑仔,之前都不敢邀请万校长上那么奇葩的改装车。
  
      但这个校长确实有点与众不同,专家学者型的领导。
  
      相比之下,老姚更像个官员。
  
      不过算算年龄,也许这就是年青一代拥有更多类型和可能性的必然规律。
  
      国家持续发展,每一代人都有新的想法跟变化,领导这个职务也同样。
  
      万总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让钱多多以他为榜样,走上这条学者型领导的道路。
  
      也许终其一生都在高校这样的领域,一边以自己的专业学术为本,一边利用行政影响力,把自己的思路推行下去。
  
      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高校这么自成体系,来改变年轻人的人生轨迹呢?
  
      21岁的大学生处长,钱多多已经以为自己够牛逼了,人家是26岁的系副主任,同时还在读博士研究生跟留学美国。
  
      那才是人生赢家。
  
      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而活?
  
      在问学创中心的大学生们这句话时,钱多多说自己是想能尽量帮助更多人改变命运,可有什么地方能比高校更能够做到这点呢?
  
      接触社会越多,钱多多越发现成年人的思想是很难改变的,孟晓渝这么没脑子的都很难改,但年轻人可以,特别是已经具备了思考能力跟学习能力的大学生,恰好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他们就像刚出壳嗷嗷待哺的雏鸟,对校园外展开的世界充满好奇跟渴求的探知欲,影响他们可以说是事半功倍。
  
      嗯,这恐怕也是古今中外为什么学生运动,学生革命总是特别多的类似原因吧。
  
      想着这些,钱多多顺手摸出两三个小时没有打开的手机,却首先就看见孟桃夭发来一大堆用户,现在时刻是2017年9月28日中午11点47分,您已经有4小时37分钟没有联系过您的小可爱了,请抓紧时间充值并拨打热线号码,否则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将由您全面承担……”
  
      后面就是12点,12点过了每一两分钟发一条,而且越来越短:
  
      “亲,这边建议您还是抓紧时间负荆请罪的比较好哦。”
  
      “最后一次警告!您的黄钻头像即将到期,马上续费充值!”
  
      “想死咩?还敢不说话?”
  
      “快点!老娘脾气不好!要去买键盘还是体重计,你选一个!”
  
      “买个包!一个包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
  
      钱多多忽然就笑起来,有这样的老婆还犹豫那么多干嘛,立刻把电话拨打过去:“小可爱?”
  
      孟桃夭却在那边牙疼的倒吸口气:“呃,算了!你还是不要这么开口喊,我突然又有点想孕吐了,你还是放过我吧,听雯雯说,这位严肃的领导来了个大翻脸?你妈说得真是没错,这些当领导的就是翻脸跟翻书似的,你吃了没,中午吃的什么?雯雯说你上午在迎新大会上很轰动了下,我这边有看到几张辗转几十公里传到我手机上的大一女生聊天群截图,你又去发浪了?钱多多,你是不是觉得马上就要毕业,即将告别这些青春美少女就忍不住露出原形了,你说你穿得跟个下乡支边挂职干部似的,还能撩妹,是不是太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你倒是说话呀,不耐烦是不是,有人说女人生孩子的过程就是看清男人的最佳方式……”
  
      听着老婆精力十足的碎碎念,钱多多舍不得打断,满心舒坦又欢喜的聆听,脸上还带着难以表述的不要脸笑容。
  
      直到桃子真的凝神倾听提高音量质问:“卧槽,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钱多多才满是宠溺的回应:“桃子,我爱你……”
  
      孟桃夭马上紧张:“干嘛?出什么事情了,你这什么语气,要告别还是干嘛?”
  
      钱多多哈哈哈:“这点默契都没有了么?小同志要不断提高进步啊!”
  
      孟桃夭最引以为豪的夫妻卖点,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咦!我发现你敢插嘴了……”
  
      钱多多就拿定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