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53、这样是没法神功大成的

653、这样是没法神功大成的

    看到杨智,钱多多就能确认自己当初和桃子跟这情形完全不同。
  
      孟桃夭是多么自立自强啊,哪怕有点傲娇的口嫌体正直,她一直在竭尽全力的成长,就算钱多多在给她打钱,这姑娘也想方设法的在“还债”,她在尽可能的扭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眼前这个女生呢,明明自己有男朋友,还心安理得的接受其他男生殷勤,甚至连她的男友能同样泰然处之,都是在把杨智当傻子看。
  
      只能说学业上的优等生,在感情上却被别人遛骡子。
  
      相比这些纯粹的大学生,钱多多各方面经验都太丰富了,而且他就是擅长替别人着想啊。
  
      看似不经意的过去:“上午在那边罗家村测量的时候,我有个手持测距仪谁看见了?”
  
      果然一直对钱多多挺专注的杨智,在一片七嘴八舌中,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提醒:“你应该是放在那个台阶上了,临走休息的时候我看见你是放在了那个27号建筑边的台阶。”
  
      钱多多疑惑:“有吗?”
  
      其他学生都七嘴八舌,表示收场的时候经过没看见,测距仪都是标准的电子设备,塑料外壳很醒目,怎么会走的时候没看见呢?
  
      杨智还是坚持:“如果回来没有找到,那就肯定是在那个台阶周围,可能是谁不小心踢到旁边……”
  
      钱多多只好抱歉:“那你陪我去找找?可能你的印象更深一些。”
  
      两三百块的测绘工具对学生还是觉得挺重要的,杨智连忙跳起来跟着钱多多一起走了,其他大学生也没觉得异样,只有那女生不习惯的撇头看了眼。
  
      钱多多开了车就开诚布公:“我看见你跟那个晓婷的情况,你觉得正常吗?”
  
      杨智本来略显兴奋的表情立刻扭头低落,不回话。
  
      钱多多摆学长老资格:“你的设计作品非常不错,但就凭这个毕业你也很难找到很好的设计院之类工作,因为你的能力还没有好到能够填补你那些家庭、人脉、经济差距的地步,你应该清楚你家不能为你在工作方面提供任何帮助,无论是父母关系还是钱,那么你就只能从最基本收入最少的低级别工作做起,你意识到这点没……”
  
      杨智明显还没有到愤世嫉俗的地步,迟疑下:“赚……得少点就少点呗,穷人还能被尿憋死啊。”
  
      钱多多扎心:“你考虑过家里含辛茹苦把你送到大学,怎么回报家里没?考虑过你这些年努力学习的未来没?最后你跟那位晓婷同学呢?她会陪你过苦日子吗?”
  
      杨智又不说话了,继续扭着头看外面,就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面一样。
  
      钱多多直接:“我想帮你,但前提是你得像戒毒一样,把这件事给戒掉,我把你派到香格里拉去工作一个月到三个月,学校这边我帮你请假办理手续,去看看更辽阔的天地,有兴趣吗?”
  
      杨智吃惊的回头看眼学长,竟然像被晃了眼睛似的,赶紧又收回去,有点畏畏缩缩的靠在G55那豪华座椅上,他个子不高,但动作非常灵活,头发有点蓬乱,慌乱的眼神都不知道能放在哪里。
  
      钱多多不会觉得交浅言深,但这时候也不再推动施加压力,专注驾驶白色的G55在山路上疾驰。
  
      就像秦老爷子、李院长、姚校长、万校长这些领导长辈,从他们的高度对钱多多引导培养提携,钱多多现在觉得自己也有这种责任,去带动一个个可造之材。
  
      但前提是对方值得带动,能抗衡自己内心的折磨。
  
      提高,本来就是从一场场磨砺中来的。
  
      可杨智一直到抵达罗家村,都没再说话,好像有点倔强的样子。
  
      聪明又艰苦穷困的孩子,能走到今天,考进江大这种重点大学里面来的,多半都有股倔强的劲头维护自己的尊严,他甚至比当初那个打死不申请贫困补助的胖子还要倔强。
  
      所以钱多多有点失望,倔强过头,就容易钻牛角尖走极端,把自尊变成自卑,拉都拉不回来。
  
      白妈推上村口的土坡刹停。
  
      钱多多推开门,杨智已经敏捷的从那边跳下车,山豹子似的往上跑,钱多多无声的把扶手箱里测距仪给揣兜里,锁上车门慢慢走上去。
  
      这么一比较,沉稳的钱多多不再是当年那个傻白胖了。
  
      几十步台阶走上去,杨智正在台阶山坡上转得跟热锅上蚂蚁似的:“我……记得在这里……”
  
      钱多多走到他旁边的树荫下好整以暇:“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杨智愣神:“你……很好!对,你很好,我从进校没多久,就收到了助学补贴,每个月都会预存到我的饭卡里面,感谢你!”
  
      这时候都不会用个学长或者主任来称呼拍马屁,浓厚的地方口音更显得憨直,感觉那作品中蕴含的灵气就被包裹在这种憨直和土气中,拼命挣扎着想要破壳而出,却又被妖风吹得的火苗摇曳一样随时可能泯灭。
  
      钱多多再次调整,没把兜里的测距仪拿出来而是指着上面不远处的33号建筑:“看到这个和我设计的方案,有什么想法?”
  
      肉眼可见,刚才要奄奄一息的火苗立刻能火光大盛,说起建筑设计,杨智之前的憨直木讷都不见踪影:“你……其实这种半透明材质的叠加手法,在意大利热那亚有家公司已经做出了不少成品,图书馆里面能查到2013年他们就有很标志性的建筑推出,可以说你的方案还只是初级阶段,也说明你没有看过他们的作品,他们已经在考虑用这些半透明材质通过层层叠加,展现出来传统建筑的轮廓,虚实反差……你知道吗?”
  
      钱多多吃惊,之前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灵光乍现,谁知道在别人眼里不过是拾人牙慧?
  
      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杨智的专业功底是极为扎实的,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枯燥的学习中,自己这两年眼界见闻涨了不少,但扎实的基本功却没有跟上,也就是俗称的眼高手低。
  
      当初赵晓雅好像也这么形容过她自己的,和钱多多比起来的话。
  
      现在钱多多在杨智面前就有这种感觉:“那你给我解释他们的高阶做法是什么样的?”
  
      杨智确实是滔滔不绝,就指着面前的建筑开始:“首先是用半透明材质构建成一个巨大的立方体,把这些建筑包含在其中的立方体,然后再从中间把我们想体现的外轮廓掏空,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好比一块方石头,我们在内部把要的空间挖出来,而且挖出古代建筑的轮廓,就像是古代建筑的灵魂,漂浮在这种现代材质的空间里,人在其中周,仿佛被幽灵般的建筑吞没……所以他们这个派别被称为幽灵派,每件作品都是在致敬逝去的建筑。”
  
      他说得兴起,钱多多却站在这空荡荡的废弃山村里面,正午过后的阳光下,居然觉得有点阴风阵阵。
  
      卧槽,这位的艺术天赋是能跟郭梦霖匹配的,钱多多自问自己都差点。
  
      也许同样是贫困成长,山野里面的杨智,和城市贫民钱多多,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熏陶。
  
      再无之前居高临下的态度,却又更多了几分把天赋拉扯出来的心思,笑着背了手往山村上面慢慢走,信口跟杨智谈起这个养老项目的来龙去脉。
  
      语调平稳,表情轻松,钱多多却没注意到自己这番做派,隐约有点万校长背着手教导他的样子。
  
      杨智还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周围沟渠、石阶,不解的赶紧跟上。
  
      等走到村子高处那石栏杆旁边时候,钱多多已经把项目介绍完毕:“建筑师如果只关注建筑本身,那也就是个工匠,只有跟社会、人文、经济都结合起来,才能称之为师,同样的心胸、眼界、世界观、价值观都应该缺一不可,你在专业上比我努力得多,有非常好的前景,但这段明显不健康的恋情……准确的说是单恋,会极大的损害你的心胸、眼界和价值观,让你修炼之路没法成功,你明白吗?”
  
      作为一个外人,去废话人家的恋情,真的挺无聊,只是爱才心切,这特么狗屁恋情又太虐了点,钱多多才忍不住废话。
  
      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的单独谈话,杨智的倔强要松动了些:“我……我觉得她很好。”
  
      钱多多苦笑,桃子在女生中间的眼光多毒,奶茶婊这个词送得真是实至名归,时不时给点小甜头,让杨智这种从来没体验过女生恋情的单纯家伙就以为这是爱情。
  
      怪不得杨智怎么都没法摆脱出来,就像那么多人明知道奶茶是垃圾饮料,却依旧乐此不疲。
  
      所以钱多多还是自己那句问话:“你觉得我怎么样?”
  
      这时候的杨智就要活络轻松得多:“进了江大就听说你的名字,知道助学基金是你创立的,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偶像,所以……所以听见你关心我的事情,我,我也不晓得该怎么说,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命,肯定是我上辈子欠她的来还她了,谢谢,谢谢师兄关心,我,我真是很想跟着你做事,但是又不想离开她,我知道没结果,但我就想远远的看着她,所以,所以我……我还是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只要你能给我个作图画图的工作,我就肯定会拼命好好干活,我画图很认真的,一直都是高分!”
  
      钱多多把那测距仪摸出来:“喏,我对你没有坏心思,但为了把你叫出来单独谈谈话,得骗一下你和大家,你不能说我是坏人吧?”
  
      杨智恍然大悟又松口气的使劲摇头摆手:“不是不是!你是好心,我知道,我知道!”
  
      钱多多真的像个师兄那么循循善诱:“同样的道理反过来,她有男朋友,却一直用点小恩小惠小甜蜜诱惑你围着她团团转,让你帮她做作业、画图、干各种杂活儿。你觉得这能说她是善良美好吗?”
  
      杨智目光复杂痛苦。
  
      在专业上头头是道的男生,论到感情,就完全对不起他的名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