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83、世上本无难事

683、世上本无难事

可能田丽霞两口子当初非要强行把儿子送去读建筑学院,为的是让他能够当上他们以为最赚钱的房地产老板。
  
  谁知道却兜兜转转的让钱多多沾着建筑规划的边,走进体制官场里面来了。
  
  城镇化建设规划办公室嘛,七个字里面大多都跟建筑学院沾边。
  
  发展委所处的地方也不在传统政府办公区域,而是相当高大上,颇有点财大气粗的那种宏伟办公楼,灰色方正的建筑风格一看就是水很深的地方,名曰城建大厦。
  
  一听又很像建筑行业相关的地方了。
  
  所以来自江大建筑学院的优秀学生干部过来挂职,显得是多么理所当然,也不怎么起眼,更没有什么欢迎介绍,只是看到江州市政府发展委网站上悄无声息的多了条消息,介绍由江州市政府和江州大学合作,成立特色小镇调研工作小组,暂时拟定由钱多多同志担任这个工作小组组长,相关职能就是全面开展特色小镇建设情况调查评估,组织制定特色小镇标准体系,协调推进各相关部门之间的工作开展云云。
  
  然后把钱多多的履历简单罗列了下,果然相比前面玄机深重的部门职能介绍,钱多多那金光闪闪的履历一拿出来,可能所有人都是卧槽,这特么妥妥的先进代表人物啊,才二十出头就得了多次国家级部委表彰奖项,光是江州发展委去年和前年都曾经给江大学创中心发过表彰。
  
  简直就是官运亨通的那种官二代做派!
  
  可能有人都会去查一下他爹妈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真的很难相信仅仅大学本科期间,就能干出这样的业绩来。
  
  所以钱组长这个挂职学生干部,还是迅速被发展委各个部门特别是行政办公大厅里面的各级公务员们传播介绍了。
  
  羡慕感叹,后生可畏啊。
  
  建筑学院研究生到城建规划办公室下面也理所当然的专业对口。
  
  只是一般来挂职的都是副职,他这直接享受副处级待遇挂正职的,确实罕见。
  
  当然,钱组长是来自于刘副市长亲点的兵,那就完全能解释缘由了。
  
  所有人都是心领神会的恍然大悟。
  
  怪不得啊怪不得。
  
  发展委的一位副主任和钱多多见面谈话也是这样的,叮嘱钱多多这方面的工作向副市长直接汇报,接下来先出席一系列会议熟悉工作环境和对接方向。
  
  既没说工资待遇,也没说上下班打卡制度,除了在十多层的城建大厦里面给分了个巴掌大的办公室,就是从城镇化规划办公室这边搬出来一堆相关最近的会议安排,每天都有,钱多多要是全都跟着参加的话,估计研究生也别想读下去了。
  
  没回自己那还什么都没有的办公室,钱多多就像个来办事的小老百姓似的,蹭着上级办公室的长椅把这一堆文件跟会议安排挨着看了,钱多多才逐渐有点清晰自己这个什么工作小组的用途。
  
  好比他想要搞个养老地产,只要跟陆大叔谈好了拍板,最多再拉点人寿保险公司进来做部分投资方,他负责设计规划,投资方给钱,雇佣设计师跟施工团队,慢慢培养工作经营人员,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但在政府里面不是这样,领导或者政策想做这件事,财政拨款,谁来做事呢?
  
  官僚体系和施工团队、管理团队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没有必须要把事情做好的源动力,上班敲钟无功无过是大多数,整个运行的模式和钱多多之前的商业体系都完全不同。
  
  哪怕具体做事要招投标到外面找专业团队来做,这中间权力寻租,以权谋私的猫腻也就太多了。
  
  所以国家体制的效率永远都比不过商业化运营团队。
  
  好比这个特色小镇的事情,国家也是很清楚的,三令五申要求必须是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也就是政府只协助指导不参与具体运作,可实际上政府的影子就没法消除在各种特色小镇项目中,很多还是政府拿钱当冤大头。
  
  更麻烦的是,特色小镇这个东西说起来利国利民,可牵涉到的部门也太多太多了,从发展委起步出政策,得要土地吧,那就是国土部门的事情,得要建筑吧,那就是住房建设部门的事情,因为都在农村那就和农林渔业部门有关,是通过这个来发展商业,所以又有商务部门的事情,文化旅游部门、体育局、林草部门全都有相关的政策!
  
  就好比房车营地刚刚搞起来的时候,到底归什么管,钱多多和孟桃夭他们也是懵的。
  
  算农家乐还是体育户外项目基地,又或者旅游星级营地,这些全凭关系能不能攀上哪条线,不然就是非法营运。
  
  特色小镇调研工作小组就是先调研摸底,再协调这种乱象中的工作展开。
  
  听起来目前没什么权力,只是到处摸排情况,但如果未来能够清理出来行之有效的工作方式,管理协调好江州市现有的十余个特色小镇,未来还有可能大力发展出更多特色小镇的话。
  
  这个工作小组随时可能升级。
  
  光是想想能够协调这么多部门之间的权力,那就很让人趋之若鹜了。
  
  所以这个新成立的小组,有点像是空降兵,也像是商业公司里面的鲶鱼效应,如果按部就班的各部门不动起来,很有可能以后就被这种主观能动性更强的新部门给分权甚至替代了。
  
  可能钱多多这个资历光鲜亮眼,背景强硬的新人到来,几乎各方都不怎么待见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谁还没点关系呢?
  
  谁都会在这个时候先袖手旁观的看看他到底能做出什么样,才能决定接下来的态度,只有毫无社会经验的小白才会以为你好我好大家好,又或者谁会傻不拉几跳出来给他什么下马威。
  
  有时候背景太强横也挺挠头的,钱多多总不能眼前这屁大点事情就去找副市长询问该怎么办吧。
  
  他能够勉强搞懂的就是自己这个组长头衔后面有括号(拟建),也就是整个工作小组也是处于筹建试验阶段,什么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都不如,更不用谈编制问题。
  
  甚至都不属于应该由组织部带着来上任的官员,就类似于临时借调过来的人手,包括整个小组其他人手都是借调的。
  
  没配备助手,没人提报酬福利,甚至也没有具体的工作安排。
  
  如果都有现成的工作内容了,还要他来搞什么调研?
  
  整个特色小镇的工作提法,在全国都才两三年的时间,华东地区几个省,以及后来的旅游大省是这方面的领头羊,江州本来就是直辖市面积比较小算搞得慢的,哪怕有搞得风风火火的特色小镇,全国也没多少成系统的经验,江州政府更没管理经验啊。
  
  本来这属于城镇建设办公室下面的工作内容,但相比城乡规划的那些动不动多少亿的大发展大项目,特色小镇真的不够看也没那么多精力去关注。
  
  可谁都想不到这个部分竟然年年提,年年涨!
  
  在国家级别的政策里面越来越提高重点要求态度。
  
  最后钱多多带了一堆不涉及到保密级别的文件跟会议安排回家。
  
  黑仔还在房车研发中心被拆得七零八落,帕萨特又折价卖给了学创中心,今天特别低调的坐公交车去报到。
  
  走的时候大厦门口就是公交车站,钱多多脚下自然而然的又踱过去了,也没想过背后大厦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目光在注视自己。
  
  不过说起来别墅到这边还不到十公里,又都是发展新区,自驾车倒是蛮方便的,钱多多琢磨着如果不跟丈母娘抢商务车的话,自己还得又买个低调的小车?
  
  拎着个随便找来的什么博览会纸袋,钱多多还怕质量不好压破了漏一地,只好抱在怀里,搭配他那一身普通到掉渣的黑色防寒服跟白衬衫休闲裤,就像个更普通的街头业务员。
  
  如果把围绕钱多多的那些业绩光环去掉,他也最多是个能让年轻女孩儿多看两眼的比较帅气男生,主要是这两年健身塑造了外形,各种历练沉淀了气质,仅此而已。
  
  其他狂拽吊炸天的富二代风范一点都看不到。
  
  刷了早上专门找央金借的城市交通卡,坐到比较空的车厢座位上,钱多多还是在思考自己怎么就突然变成个政府官员了。
  
  再小的芝麻官,也是官。
  
  这事儿他还没有给爹妈说,自己已经是成年人,都有儿子了,肯定不会像唐四方那样随时把妈妈说挂在嘴边。
  
  最重要的是钱多多心里很清楚自己不会一直在这样的体制内走下去,就像他一开始就清楚自己不会在学创中心待下去一样。
  
  今天上午这短短的三四个小时,坐在充满行政意味的办公楼里面的体会,钱多多绝对没有那种强烈往上走的升迁意愿,他愿意来这里,仅仅是为了更靠近自己的理想,能够更深刻的明白这种社会福祉的来龙去脉。
  
  所以这应该就是自己人生的一段体验,更加淬炼打磨自己的过程而已。
  
  好比眼前这样毫无头绪的空白工作领域,这份自己在学生身份之外得到的第一次正式工作,应该怎么做呢?
  
  无人售票公交车不断的到站、上人、下车,看着匆忙来去的身影,钱多多忽然想起那个潇洒挥手离开的身影。
  
  虽然从来在妻子面前不会主动提到赵晓雅,甚至在跟朋友伙伴们讨论工作、谈天说地的时候也不会提到这个名字,但其实始终镌刻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从来没有蒙尘。
  
  就好像现在不经意的想起,对,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她的面前,她会怎么去做?
  
  那个女孩儿不光手把手的教会了钱多多很多东西,更重要的是教会他抬头勇敢的面对。
  
  再复杂的事情,也可以分解成无数琐碎的小事来一点点构建接近。
  
  钱多多忽然就笑起来,抱着那纸袋在去往江大的车站下车。
  
  他不再是那个喜欢躲在家里安安稳稳的小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