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93、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

693、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


  公务员特别是干部非要怎么穿,也没有白纸黑字的给出条令。
  
  那是军队。
  
  但这个就有很明显的不成文规则了,女性还稍微相对自由点,男性干练稳重大方是基本要求,几乎严苛到只有背头、偏分和平头三种发型,然后服装更是面对体制内,西装衬衫别无选择,出门接触群众又夹克和衬衫绝无他想,polo衫最好不要穿,墨镜根本就别想戴,篮球鞋、九分裤这些时尚打扮根本就看不到。
  
  连皮带都有要求,针扣式最为恰当,因为不会有明显的标志,免得被人注意到系条h品牌皮带还笑得乐呵呵的怎么贴近群众啊。
  
  虽然无论是哪级机关,总能看到几个男同志发型与众不同,几乎各个单位都有这种彰显个性的异类,但基本上都是不太在乎升职的家伙。
  
  专业术语就是不积极追求进步。
  
  钱多多这种服装发型,基本也就是这种另类一派了。
  
  反正走进办公室,可把雯雯笑得直呼肚子疼,断断续续的还忍不住问是不是桃子的手笔。
  
  哪怕生了娃那姑娘还是不忘搞怪本色。
  
  老郑有点惨不忍睹,使劲摇头又忍不住抬头看,欲言又止的想进谏还怕惹了上司。
  
  钱多多也够大言不惭的:“我这都是为了部门利益啊,以富二代形象示人,那些套近乎搞关系的老板们就得掂量下,现在这种不挣表现的落后分子打扮,也不会让领导对我们寄予太高的希望,减负啊,都是为了给大家的工作减负……”
  
  沈雯已经笑得哎呀妈哟的叫了。
  
  但玩笑归玩笑,他们俩在办公室坐班,还是把基本工作运转起来,老郑打理执笔,雯雯输入电脑的部门筹建书递上去等待批复以后,除了钱多多之外的四人才有工资津贴,然后雯雯跑腿,老郑整理的关于全市特色小镇的所有文件资料,电子文档这些都要在调研小组建档做起来,还有从特色小镇这个词在华东地区诞生之日起的所有政策、文件、领导批示都要收集归档。
  
  这就是建立专门部门的架构。
  
  调研小组明显只是个过程,未来专门围绕特色小镇管理和完善支持各种平台对接,这都是雏形啊。
  
  钱多多逐渐也有可以整理出来的见解和报告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还得等着徐沐荣他们从各个现有特色小镇里面把第一手资料给送回来。
  
  每天都有电话联系的工作进度还算正常,发现自己被弹性接触了以后,叶落落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跟徐沐荣会合,因为她从小镇办公室能拿到的所有资料信息都跟雯雯在办公室能收集到的一模一样,连标点符号都不带变的,如果想要第一手的现场资料,对不起,我们工作还在完善中,正在忙着找呢。
  
  连钱多多都承认现目前能收集到调研报告,只有徐沐荣的最靠谱。
  
  那几位营地公司业务员收集的信息,在得到徐沐荣的样板指导以后,提高很多,但动脑筋的主观能动性显然不如徐沐荣。
  
  不过说到底,徐沐荣收集信息方法,是一百年前***的方法,现在已经有点不适用了。
  
  百年前的小镇,所有一切都摆在街面上,多少人,多少店铺,多少作坊,用肉眼都能观察到。
  
  现在一家农产品电商,从外观看得出来产销量么,一车车封得严严实实的物流货车能知道里面是多少货物?
  
  号称旅游开发乡村旅游的产业收入实际流水,用看能看得到么?
  
  打着农林牧渔加工各种招牌的特色小镇,经营模式已经和一百年前只能农耕水田晚上点灯的原始农业社会天翻地覆,默默的站在旁边观察,记录到的始终只是些皮毛数据。
  
  虽然能够比较直观的得出,这个小镇经营得好不好,但没法用量化数据来说明问题。
  
  特别是随手翻看一个偏僻到几百公里外的很偏远特色小镇,都能号称自己有五个多亿的年产值,这让转悠在里面的徐沐荣赌咒发誓:“我不相信……”
  
  钱多多也挠头:“几万人的镇,平摊到每人也就一万,江州的人均gdp能有五万呢,这……都特色小镇了,还属于平均线以下五分之一,真好意思说自己是特色小镇?啥特色呢?”
  
  徐沐荣的意思是:“怎么看都不像有五个亿在流转的地方啊,五个亿啊,不是五碗面!”
  
  所以这统计口的事情啊,随便怎么换个角度算算,就对不上号。
  
  钱多多真的没有自命为黑超先锋,非要揭示这个数据弄虚作假的事情,但没有第一手的翔实数据,没法做出调研报告啊。
  
  就像医生现在不要求病人做一系列的验血、心电图、ct之类检查,就没法诊断治病一样。
  
  怎么办?
  
  钱多多自己都是从乡下出来的,在基层做干部的亲戚好几个,无比清楚自己拿着尚方宝剑下去要求各方配合提供数据的不现实,真以为市里面省里面来的调查组,就能让他们把所有数据一清二楚的报出来?
  
  那是做梦。
  
  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管理起来的难度,真以为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钱多多开始有点懂为什么副市长对现有的特色小镇不满意了。
  
  明明要求的是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特色小镇,看看徐沐荣去面对的是什么小镇,就是个妥妥的普通建制镇啊,行政划分的建制镇,有几万人口的建制镇。
  
  几万人都是什么样的企业了,这样的镇能产生什么样的经济效益?
  
  看看全国模范示范的特色小镇,譬如华东的乌镇、周庄,这些镇都是把旅游的那一块划分出去独立运营,然后周边建制镇的人口为这些旅游小镇提供从人力资源到配套服务。
  
  这些动不动就是几万人的建制镇,就是来蹭名额的吧,而且还是江州市下面每个县平均分配一个名额。
  
  这不是发展特色小镇经济,是平均分配补贴资源的吧?
  
  实际上那点本来希望能驱动发展的补贴资金,散发到几万人的镇子里,每人能分一丁点。
  
  这就好比本来应该是灌进汽车里面带大家摆脱困境的汽油,却被大家在冰雪天里先围在车旁边点燃烤火了,短暂的一点点温暖之后呢?
  
  只剩下更加严酷的现实。
  
  钱多多只能请各调研人员,在乡镇呆够一周时间。
  
  起码能够从周一到周日,完整的观察到每个特色小镇的基本情况,万一人家是周末特别火热呢。
  
  最终还是要考虑如何获得最真实的第一手深度资料。
  
  钱多多只能准备这一周最终的数据总结下来,先拿出个大概能看的东西,汇报给副市长表明还是在做事,然后再请教下该怎么办?
  
  一方面觉得这么认怂,有点混日子的感觉,和自己瞧不起的尸位素餐有什么区别,另一方面又怀疑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所公务员大学,这种事情难道都要自己摸索怎么办么?
  
  孟桃夭都分析丈夫应该还是坐火箭飞得太快。
  
  人家普通公务员从基层做起,一点点积累经验和工作能力,哪有他这样当空降兵的。
  
  脑海里面带着累觉不爱的反复思考捣浆糊,顶着蓬头,钱多多已经有点习以为常的走进会议厅。
  
  每天回去都会稍微修一下,这是孟桃夭最近除了健身之外的娱乐项目之一,不是说夸张的烫发不可取吗,那就修得不夸张就好了。
  
  今年不是正好有世界杯嘛,到处都能看见有宣传,钱多多就有点像那个巴西足球队的内马尔。
  
  街头少年似的,哪里是国家干部嘛。
  
  好在他脸皮厚的顶了三四天,其他人也看习惯了,再没开始到处都有人在偷偷拍照的盛况。
  
  现在面对钱处长打招呼都能不笑了,刚开始那一两天真是个个面对他都想打招呼,又忍俊不禁的样子,就像憋了泡屎一样!
  
  钱多多单手插兜顺着墙根走到自己差不多比较固定的第二排座位那。
  
  他现在也比较固定工作日程,每天来发展委主要就是开一两个会,然后就赶回江大上课。
  
  忽然感觉跟前有人挡路,一般情况下谁敢挡着风头正劲的钱处长啊,除非是领导!
  
  诧异的一抬头,不是陆升还有谁!
  
  他才是憋得好像有泡屎,挤眉弄眼的想严肃都严肃不起来:“钱,钱,钱处长……好,哈哈哈……嘿!”
  
  笑声压抑得好痛苦哦。
  
  钱多多乍喜没好气:“钱钱钱,命相连!你……”
  
  抬头就看见会议厅主席台上的电子显示横幅上标着:江州市城镇建设信息化推进工作会。
  
  这倒是符合陆升带领的城市信息化公司的工作内容,况且陆升带队去的市勘测院不也属于发展委城建规划办公室能够指挥管辖的单位么。
  
  只要是花钱的单位,就没有不仰仗发展委的,连财政部都得听发展委要求怎么花钱。
  
  所以钱多多竟然又飞速跳跃成了陆升的上级主管部门之一!
  
  但来不及得意,脑子里面立刻亮起灯泡来:“那你们对下面各级乡镇的数据掌控了多少?”
  
  陆升有点懵的指会场:“航空遥感测量跟大数据管理库建立起来了,全息影像还在做,这次工作推进会就是希望得到发展委城镇规划办公室的推动,让我们能获得更多实地勘测数据啊。”
  
  钱多多表达的是:“我指定某个镇你们能做全方位的调查测量么。”
  
  陆升摊开手:“我们现在花了两千多万,就是在建立全方位的数据采集能力啊,领导,指哪打哪!”
  
  上阵还得亲兄弟!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