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16、眼界决定境界

716、眼界决定境界


  所幸钱多多还有父母帮他挡住了热情洋溢的亲戚。
  
  深谙规则的田姑甚至都不敢在乡下摆流水席,请到房车营地那个餐厅去,钱富贵亲自下厨,田姑重操旧业端盘子,好酒好肉的伺候着给亲戚们解释,真的只是去挂职,什么叫挂职。
  
  唉,儿子当官还这么辛苦的父母,可能也就他们了。
  
  还好这个戏路是他们最熟悉的,哭穷嘛。
  
  提到儿子开来的奔驰越野车,那是以前陆冠军那个女儿送的!
  
  现在搞的房车营地,都是儿媳妇家有钱做的生意!
  
  为什么能做上官?
  
  啊,嗯,哦,最早那个开奥迪的姑娘还记得吗,家里是当官的!
  
  一概推到儿子那丰富的恋爱史上面去。
  
  别人是想方设法的吹牛逼,这家人是千方百计的隐瞒.
  
  甚至不惜自黑,哪怕亲戚们眼里带着噫,原来都是靠老婆女朋友的异样眼神,这夫妇俩却偏偏觉得甘之若饴。
  
  少了多少麻烦!
  
  又省了多少的钱啊。
  
  好处落到自己兜里才是最实在的。
  
  几十年来他们都把各种虚名看做浮云了!
  
  钱多多回过头想约父母出来安慰那个餐馆的事情,都约了好几天,两口子才算是腾出手来。
  
  见面看到的却是穗穗一脸泪花的抱在钱多多头上,那粉嫩脸蛋上眼圈都红透了,田丽霞心疼得连忙伸手:“怎么了,怎么了嘛……叫你带个妹妹都带不好!”
  
  佯装伸手要打钱多多,当然又被穗穗挡住了,小姑奶奶一改一个多月前那种成年化拨发丝的动作,就是伤心告状:“姐姐,姐姐不许粑粑接我……哇!”
  
  孟桃夭好气又好笑的抱着儿子坐旁边,这会儿自然被钱富贵接过去。
  
  说老实话,相比快三岁的穗穗,几个月大的旺旺似乎就显得憨直傻乎许多,只会呵呵呵的笑。
  
  钱富贵抱着充满溺爱的看看,再看那个儿子头上的小不点,很难分辨到底喜欢哪个多些。
  
  穗穗太吸引好感了,唇红齿白长睫毛,这段时间被孟桃夭收拾成了羊角辫薄刘海,也许斗争得有点辛苦,脸蛋都没有那么婴儿肥,俊秀了些。
  
  可把田丽霞心疼了,当初穗穗还是她喂肥的呢。
  
  但是又不敢怪儿媳妇,只能拿钱多多出气:“生你有什么用啊!这些天把我跟你爸累得够呛!叫你不要去当官,这下好了,全都知道你在当官,看你以后还怎么回家过年祭祖,压岁钱都要多包好多!”
  
  穗穗赶紧摆手:“不要,不要……”
  
  田姑那点装出来的生气马上化为乌有,乐得跟孩子似的申请抱一下。
  
  看着靠在婆婆怀里的妹妹,眼里流露出来的得意神情。
  
  孟桃夭在旁边看得都面色凝重了,这个妹妹呀,真是不一般。
  
  反正这个月把她折腾得也够呛,见面就吵吵,八字不合似的,唯有回了家看钱多多炒菜做饭才喜滋滋,所以旺旺也跟着看,饭后一定要缠着钱多多玩会儿,两口子的锻炼运动时间都不得不带上这拖油瓶。
  
  从散步到健身房,穗穗都全程当灯泡,直到瞌睡来临才消停。
  
  现在更是见面就告状,还很有说服力的加上哭泣,来的时候怎么一点泪花都没看见?
  
  想到这还忍不住侧眼看看央金,老老实实坐在旁边的姑娘简直莫名其妙,啥意思啊?
  
  顺带公公婆婆听钱多多说起餐馆的事情都漫不经心了:“不搞就不搞,我们……到城里来找个小门脸开餐馆好了,对,这些日子就是想孩子,住得近点,就在那别墅区附近找个门脸开餐馆,挂套房子卖出去,这边重新买套门脸房。”
  
  听着多心酸啊,买套别墅给儿女住,自己在外面还要卖房凑钱开餐馆,孟桃夭连忙:“不用吧,我这边还有现金……”
  
  田丽霞给儿媳妇传授经验:“不暴涨了,这种政策性涨价就这一波,两三年之内都不会暴涨了,趁着这会儿还有冤大头过来买房,把之前收的拿一两套出来趁行情好卖掉,这叫长短线同时操作,留一些当长远的,现钱也要先赚,总之不要全都一起进一起出。”
  
  天晓得她这些理论是怎么来的,经济管理学院的毕业生都觉得可以去试着做个计算模型了。
  
  钱富贵则给儿子也这么说:“你这个考量是对的,确实要避嫌,我们家必须得低调,割韭菜杀年猪的事情千万别落我们头上,就在你们那小区外面搞套门脸,以后你们买菜做饭也方便,下班顺便提回去就是了,我们是做了一辈子,放不下。”
  
  看来也知道儿子在家当厨房房长,曲线解决。
  
  钱多多有点惭愧:“要不……我们这边已经在开始准备捣鼓下一家养老村落,你们在那边预定个……”
  
  说曹操曹操到,蒋巍这时候就把电话打到钱多多这里来,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激动:“卧槽,真的有个长寿村!真的有个长寿村……”
  
  钱多多还疑惑:“没有吧,我老家就在那附近,从来没……”
  
  蒋巍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在大笑:“是第二处选址,上次顺着这个思路让勘测人员在现场那边了解了下,那个村旁边真有个长寿村,百岁老人十年来出了六个,那一片就是**十岁的老年人太多,才逐渐少了青壮年比例,慢慢荒废了村子集中到一起方便生活。”
  
  在农村这样的医疗卫生条件下,这种事情已经可以上《走近科学》之类的玄学栏目。
  
  钱多多也笑起来,更想劝说父母到那边去颐养天年,不过他们才五十左右的年纪,早早去那样的偏远地方养老好像又有点不科学,就当是避暑胜地吧:“那应该把宣传推广炒作起来。”
  
  蒋巍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这个:“我这边肯定想炒作,一来需要联络专业的团队,小郭说你那边也有这样人手,二来这块地还没拿下来,如果我们炒作了,怕当地政府漫天要价啊。”
  
  这种深山老林里面的废弃村庄,拿起来地价是非常便宜的,关键在于手续合规,反正之前陆大叔拿罗家村的地就很便宜。
  
  本来在商议三方合作养老小镇管理公司的时候,是有人提出特色小镇管理公司入股,就应该拿地来入股,不然凭什么在这家商业公司里面占股份。
  
  钱多多却觉得如果免费拿地入股,难免给人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他太在意这条瓜田李下的底线了,不光是自己个人,连现在自己搭建的平台都要避嫌。
  
  特色小镇管理公司靠的是政策入股,没有这一系列的政策红利,现在一句话就能完全封杀所有涉及农村用地的项目。
  
  不知不觉间,钱多多自己可能都没发现身上已经带着官威,根本不允许商业公司凌驾在国家利益或者民众利益之上。
  
  这就是西方经济政治学,跟中国政治经济学的差别。
  
  在中国,经济是为政治服务的,唯有政府控制了经济,才能保证商人逐利的天性被抑制。
  
  譬如俄罗斯就是个被金融寡头控制,病入膏肓的重病号。
  
  言简意赅的把自己这点思路和出发点,给蒋巍解释了下:“总而言之我的态度是适当的保证商业利益,但不是血赚,得利的应该是大局,更多周边民众受惠,国家得利,不认可我这种底线的合作方可以退出,这也算是我试点的核心,未来面对其他更多特色小镇企业方的时候,我才能知道分寸在哪里。”
  
  换做其他商业公司老总,估计都要拍桌子了,都上下贯通了还不大赚特赚,老子凭什么搞投资商业利益,真当老子是活**做好事?
  
  但蒋巍只是稍微沉吟下就回应:“好的,我明白了。”
  
  钱多多挂上电话,才发现一家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连穗穗和旺旺都看。
  
  央金连忙收回目光顾左右,忙着帮穗穗把围兜整理下。
  
  孟桃夭偷看公公婆婆的态度,也没掩饰脸上的骄傲神色。
  
  田丽霞两口子应该是第一次看见儿子跟别人谈公事,特别是对下属谈,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田丽霞才转头对丈夫:“我说不出来为什么,好像……普通的小官都不会有他这种调调,有些大官才有吧?”
  
  她看得确实是太多,赚钱买房炒股方面的信息很直白不难懂,但想要看懂听懂更深的却只能受限于眼界,能分辨出来就已经算是很精明了。
  
  也许只能说钱多多的起点太高。
  
  从赵晓雅那么高的眼界开始指导,紧接着就是老姚这样的层次培养带路,后面更是再也没低过这条线。
  
  好比一直都是博士导师在指点,自然就高屋建瓴了。
  
  他要做的不是照顾自己的亲戚乡亲,而是还利于民,引导一条正确的致富道路。
  
  在这种思路下,整个特色小镇办公室被全力开动,要求初见规模的三级管理架构运转起来冲刺。
  
  钱多多心里也明白,若有若无的那个十年大庆放在那,赶上了就是顺东风。
  
  有些东西就是得看运气看命看时机,不然怎么会有官场七上八下、运动员奥运周期的说法。
  
  可本应该作为三级架构管理方的徐沐荣,这时候却跳出来:“我不做这个管理公司总经理,有个新点子……”
  
  他总是有点不按理出牌的跳脱。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