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17、敢想才能敢做

717、敢想才能敢做

    不知道徐沐荣老了以后,会不会面对夕阳用那种沧桑的口吻对子孙说:“当我遇见钱多多的那天,我才找到了命运的方向……”
  
      这种带着网络小说吐槽脑洞的桥段,却能形容他跟钱多多的关系。
  
      他家里说不上大富大贵,但父母条件终究是比较好的,能在高中时期把他送到美国去过夏令营,还去欧洲旅游过。
  
      不能跟送出去好几年的唐四方那种家庭比,但也比大多数同龄人好很多。
  
      但更重要的可能就是他父母好像没怎么压制过这个思路跳脱的家伙,反倒是在学校不怎么受待见,据说在江大还挨过点小处分,就像当初开玩笑说他去过斯坦福大学那样,喜欢捣乱调皮是从小到大老师对他的评价。
  
      偏偏跟钱多多契合得很好,他比钱多多更胆大妄为,又思路开阔。
  
      学创中心就独辟蹊径又迎难而上的搞了产学研基地,所以钱多多出来挂职,除了掌管财务的雯雯,就得带上他。
  
      其实连徐沐荣自己都有点摸不着头脑,来体制内这样的机关单位,带上他合适吗,他也没打算在这边长久的待下去。
  
      可钱多多依旧给了他最大限度的自由,任由他到处搞调研。
  
      这会儿也不算太吃惊:“叫你去当老总,你想干嘛?”
  
      徐沐荣一本正经:“农业,农村能够最大挖掘潜力的终究还是农业,我反复考察过的结果就是改变他们的生活模式,真正从农业经济转向农产品服务业,可以说百分之七八十的农村人口,过着跟上千年来没什么区别的生活,种块地打谷子屯起来家里吃,种点菜养头猪,这样就有肉菜吃,老人延续这种生活,年轻人外出打工赚钱盖房子,其实他们进入城镇大多都是社会底层,思想上不能扭转,意识不到农村农业本身就是宝库,就永远没法从低级农产品生产,城乡差距中摆脱出来。”
  
      钱多多乐得给下属倒茶:“桃子给我搞的枸杞茶,喝起来还不错,你也尝尝。”
  
      徐沐荣就是这个意思:“茶叶也是农产品,但从古至今这玩意儿就有很高的附加值,乡村不是一块只能长水果稻米的泥巴,而是一块蕴含无限财富的宝藏,是风景,是文化,能带动环保、旅游、教育!”
  
      钱多多都没办公室,城建大厦那边太招人眼,李孝兰为首的各方老板、经理甚至小镇领导,车水马龙的上门拜访联络感情。
  
      所以钱多多现在把开会的事情全都交给李震去做,办公室由雯雯和濮静等人管理。
  
      蒋巍要的推广,让老婆联系汤云裳接洽。
  
      搭好了台子的各级架构能够自行运转,哪里需要他天天去批示什么内容。
  
      所以大多数时间终于能像个研究生一样,在图书馆和教室上课学习,同学们很难想到这位声名显赫的学长已经在外面又招摇了,还以为他依旧全力以赴的在研读学科,只是显得比大家帅气沉稳些而已。
  
      这会儿坐在教职工阅读区的他,翘着二郎腿别提多自在了,可能还是自己带出来的人手能跟自己话语投机,格外舒畅:“你认识到这个道理,是因为你读过书,农民只把土地当成永远不会亏欠的宝贝,但确实又不会运用发挥到最大效果,你打算怎么做?”
  
      徐沐荣有过调研,当然底气足:“江州是山地,到处都是山地,土地支离破碎很难进行大面积的机械化耕种,所以小农经济的发展非常缓慢,家家户户自己那点田地别说卖给粮食系统,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这是缺点,但反过来就是这样的条件更容易推广经济作物,江州水分足、阳光足,一直以来就是柑桔类水果的产地,品种改良也很多,可以在这上面做文章。”
  
      这并不出奇,钱多多点头:“我们有农学院,我还能联系到这方面的园艺园林学院研究所,可这是农业部技术推广该做的事情吧?”
  
      徐沐荣眯眼笑:“这两年每到某种水果成熟季,你有没有发现市里面都有打广告的,什么葡萄、草莓、柑橘、西瓜,打广告请市民到乡下去自己采摘,生意都很好,但我们把这个事情利用我们的优势做到极致,就会变成农业旅游小镇。”
  
      钱多多就知道这家伙有内容:“说细致点。”
  
      徐沐荣拍拍手:“很简单,我们种一大片果林,有十几种水果,保证一年四季都有果子可以摘,然后不卖水果,只收门票,自己采摘带走。”
  
      钱多多笑:“我妈要是知道了,能带着人直接给你摘亏本。”
  
      徐沐荣不以为意:“规矩我们定,只能带个筐进去,有本事你自己全身挂着出来,现摘现吃不浪费,掉地上都算钱,这就跟吃自助餐一个道理,顺带房车营地就开在旁边各种住宿、餐饮配套,这个生态圈就形成了,能让参与其中的农民最大限度获利,最主要是改变他们思维,原来钱可以这么赚!”
  
      钱多多略意外:“就这么简单?”
  
      徐沐荣点头:“简单有效的办法才是好办法,那些打着农产品文旅旗号的特色小镇里面,缺的就是这种正儿八经的项目,我们来做,你当老板出钱……”
  
      钱多多苦恼:“这事儿,让桃子那边出钱来做才是最好的,可是她是我老婆啊,要避嫌……”
  
      徐沐荣没他那么敏感:“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些事情我做起来你放心,知根知底的资金用起来放心,不可能完全摆脱这些内在关系,大不了我们把关系一层层洗掉,孟总那边的资金我也知道有富余,那么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对外做项目投资,出钱要收益就行了,我做一家运营管理公司,先试行做一个,成了,就推广开连锁到处搞,从属于你领导下的公司目的不是赚钱,有盈利保证运转就行,重点是让农民致富,学会这种商业化的农耕服务意识,老大你的政绩就有了。”
  
      说得好像钱多多有多想当官出政绩似的,不过他摸摸自己刮了胡子的下巴:“那……下午你自己去营地公司那边和桃子谈,好歹你在营地公司还有点股份呢。”
  
      徐沐荣嘿嘿笑:“就是没见分红……你在罗家村温泉养老小镇的表态,还是影响了一些以前特色小镇,我在下面接触到都有点紧迫感,好几次有问我是不是会取消建制镇的特色小镇资格,所以他们这种紧迫感可以利用下,尽快推动这种休闲农业发展。”
  
      所以坐在办公室或者教室还得要有眼线才能获得第一线讯息,徐沐荣在各处考察调研,现在多少也会接触下各级官员,自然听说了钱多多在罗家村对周边村乡镇官员的交流态度。
  
      其中对建制镇、非市场化模式、地产化的反对态度,已经如投了块石头到湖泊里,荡漾开来谁都知道了。
  
      找徐沐荣打听求证的很多:“跟我称兄道弟的更多,我不吃饭不喝酒,就只是个小办事员,也影响不到大领导的态度,可我想这些建制镇要怎么改变,这部分的思路就要展开来,几十万的农村人口,我们有这个责任教会他们靠天吃饭之外的另一种可能。”
  
      钱多多不能再满意了,但也学着老婆的口嫌体正直:“我还跟建设部的副部长提过很反对千篇一律,特色小镇就应该各有特色,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都摘果子,大家相互之间搞竞争杀价么,既然你想做这块,那就把眼光再放高些,尽量做得丰富些。”
  
      徐沐荣点头:“这是你带着我逐渐明白的道理意义,可老蒋也跟我谈过,我对你那个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定位,略微疑惑,自由市场经济才能更加繁荣,你这是在打压商人的积极性啊。”
  
      钱多多摇头:“自由经济的发展就是趋利的,商人逐利,富人愈富,强者愈强,这是必然的结果,你我条件好点,选择就更多,成功几率更大,站在大多数有钱人、高水平高文化阶层的角度,当然是想他们能控制这种局面,一统江山千秋万代,但结果就是阶级固化,穷人底层越来越难出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西方政府受精英阶层影响不敢动,我们敢,某些时候不讲道理的都要砍掉这种情况保证均衡,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实质。”
  
      徐沐荣眼皮有点跳:“不是都鼓励人们致富成功吗?”
  
      钱多多合上手边的经济著作:“对普通人要鼓励奋斗,可对于大富大贵,富可敌国的就要控制,因为人有钱了心态会变的,控制垄断获取更大的利益,财富地位传承下去,甚至希望影响改变更多适合他们的规则,大多数人还是自私的,社会的公平性、财富代际流动、国家社会长期发展的感召力和凝聚力,都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富家子弟因为能坐享其成而不愿奋斗,寒门子弟因为地位提升无望而拒绝奋斗,这个社会还怎么发展?”
  
      徐沐荣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老大,你这思考水平又把我拉开距离了,得赶紧跟上!”
  
      所以钱多多身边的人都得不停成长,稍微懈怠就赶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