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37、你高兴就好

737、你高兴就好

    估计钱多多是被身边的高颜值家人,洗礼得对美貌没了啥关注度。
  
      看来看去,妖冶不如丈母娘,妩媚机巧差老婆有点多,至于卖萌装可爱,有谁能比得过三岁小萝莉?
  
      当然汤云裳的颜值是另外一种吸引力,明明盛夏,却穿着件银色镶边的运动服配高开叉的运动短裤,明艳又清冷,加上她一贯大气洒脱的五官气质,坐在餐厅一起吃晚餐的时候,孟桃夭都多看几眼。
  
      不过明明下午跟桃子嘻嘻哈哈自在得很,前男友来了就基本保持沉默,目光也没交流的样儿,聚焦点总是漫不经心的到处晃,让孟桃夭心里又暗暗叹气。
  
      所以她就主要挽着汤云裳聊天:“周周在平京很忙?”
  
      汤云裳潇洒的耸耸肩:“忙,拍视频可以赚不少钱的,她却不是很热衷,更喜欢到平京那些高校里面去巡演,带了好几个高校乐团了,这方面倒是都给公司签下来,反正我拿三分之一的股份给周周,她那仨乐队同伴离她差远了。”
  
      孟桃夭轻声凑耳边:“那仨没跟多多谈过恋爱嘛。”
  
      汤云裳哈哈哈的就笑了,脸上放松得多。
  
      她俩在一起,钱多多就主要照顾孩子,小的要喂奶,大的要坐在儿童座椅上把甜品摆过去。
  
      穗穗在他面前果然是旁若无人的开心,抿一口自己在座椅上扭来扭去的享受,还有耸肩眯眼的神魂颠倒样儿。
  
      下一口就盛给钱多多吃,钱多多稍有迟疑,她马上虎脸汪汪叫的威胁。
  
      孟晓渝心情好,看女婿这种儿女奴的样子还调侃:“也行,你这水平就干脆在家带孩子吧,上什么班赚什么钱啊,这回我选美比赛要是赢了,再给你买个车。”
  
      钱多多跟丈母娘计较什么:“嗯嗯嗯……”
  
      只要不惹事儿影响桃子心情,丈母娘说什么都对。
  
      孟桃夭飞快的和汤云裳交换个无奈的眼神,表示钱多多的丰功伟业是不会在家里显摆的。
  
      姑且就让自己的母亲保持心理优越感吧。
  
      汤云裳飞快的把目光扫过,只有零点几秒的停留,讨论平京那边公司的有个小帅哥不检点,惹了一连串破事儿。
  
      孟桃夭讥笑不说话。
  
      唯有穗穗见不得钱多多被欺负,哪怕她不太明白成年人们交流说的什么,就是感觉得到轻蔑。
  
      使劲擦擦嘴,扔了小勺,反身从儿童座椅里面往外爬,钱多多还得赶紧协助她那略显笨拙的动作。
  
      在两位大姐姐的探照灯余光关注下,虎着脸挤到钱多多和她亲妈之间,要钱多多把自己的甜品端过来,然后就守着吃了。
  
      孟晓渝莫名其妙的看几眼小女儿,也不知道她心里还有没有把这个过继出去的女儿当成亲骨肉,刚抬手要指着钱多多说话,穗穗就张开手臂挡着:“不许!”
  
      坚决得很。
  
      面前两支小小的马尾,竟然莫名的让钱多多想起那个遥远的身影,也是这么倔强坚定的挡在自己身前。
  
      可能从那一刻起,善良跟感激就写进了钱多多的骨子里。
  
      伸手从后面抱起穗穗,温和的哄着:“好了好了,开玩笑的,我们再喝点这个鱼汤好不好,明天在家休息,我给你做鱼羹好不好?”
  
      穗穗还鼓着腮帮子,同仇敌忾的把阶级敌人用眼神怼回去,才蜷到钱多多怀里甜甜的说好。
  
      孟桃夭无语。
  
      汤云裳本来静静的坐那看,双手插兜,偶尔轻轻抖下头发,显得很心不在焉,这下突然开口:“穗穗,我给你做干妈好不好?”
  
      孟桃夭刚喝口饮料,差点噗嗤:“占我便宜!”
  
      汤云裳却认真:“我给你做干妈,有天大的事情我都能给你撑腰,谁都不敢欺负你,好不好?”
  
      孟桃夭眯眯眼,好像在辨别闺蜜的真实用心。
  
      可穗穗闻言,只睁大眼看看对面的短发姐姐,还是谨慎又坚定的站起来在钱多多腿上,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摇头。
  
      也许在她心里,只有这个身边宽厚的肩膀,才最可靠。
  
      汤云裳还是不由分说的把这个关系确定了,合影拍照留念:“等你长大就知道叫我干妈了。”
  
      然后潇洒的把手腕上一只看着就不便宜的什么亮闪闪手镯摘下来,试试箍到小孩子的脚踝上,转头抱着孟桃夭亲吻下,在她耳边轻声:“等她长大就知道依靠我,而不是他了,对你好吧?”
  
      居然自顾自的走了。
  
      留下有点凌乱的桃子好一会儿才撇嘴,哼哼哼的指指丈夫,意思是回家看我好好收拾你!
  
      穗穗马上:“干嘛!你又要干嘛!”
  
      孟桃夭只能做出温柔娴静的样子:“不干嘛,你随便,你高兴就好!”
  
      她接下来回家一路都被妹妹严密监视,哪怕有丁点想跟钱多多聊什么,都会被霸气十足的截断,司机又不能抱着穗穗,只好请姐妹俩休战。
  
      好不容易晚上把俩孩子都哄着,孟桃夭才坐在梳妆台前熟练的做护理:“我对汤汤真的只有愧疚,一年半时间,我想她对你的感情,不亚于你当初一个人逃到香格里拉那么痛苦,可我的婚姻跟感情,我又要保卫,不可能分给她,这是底线。”
  
      钱多多过来接手了老婆的头发护理,娴熟轻柔:“我也愧疚,但更多是愧疚我自信心不够的将就心态,觉得有女生喜欢那就好好对待,却没想过是不是能够全心对待别人,这点对周师姐也是愧疚的,当时听见你有什么情况,我就想起你到香格里拉找我的样子,心里慌得要命,我该坚定些,那时就下定决心追你,也许就没有后面的阴差阳错。”
  
      孟桃夭已经不由自主的靠在丈夫腰间:“可我那会儿自己心态都是乱的,直到做出营地公司来,我才慢慢有了独立自信的心情啊。”
  
      钱多多也回想:“好像也是,我如果那时候铁了心的追求你,跟李大少有什么区别,反过来我也没有变到最好,前几天去医科大讲话的时候,有个瞬间我都觉得,我下意识的在模仿汤汤有些大气的动作态度,那是我自己原生家庭没法培养出来的样子,可能还是应该承认每段经历都不会白费,我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想不到比我俩现在这样更好的状态了。”
  
      站在直男的角度,可能觉得这番话多殷勤,多讨好了。
  
      女性的视角却总是不一样:“哦,你的每段感情那当然都很珍贵了!历经沧桑后收收心现在淡看云卷云舒,你当然很满意。”
  
      钱多多听着老婆尽量刻意充满醋意的揶揄,差点憋出内伤,只能抱上床去好好哄。
  
      不过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对着洗脸镜,穗穗才好像反应过来:“昨天那个姐姐说要做我妈妈?”
  
      钱多多对待小妹妹也是娴熟的,直接把兔子发带箍在穗穗脸上往后面一抹,就把整张白里透红的脸蛋露出来,抹点什么霜啊一阵西里呼噜的洗干净,再把牙刷牙膏塞进穗穗嘴里,那张嫩得能挤出水来的白里透红小脸蛋就像个寿桃面团捏来捏去,可都堵不住她的嘴,还翻起踩在小板凳上的脚丫子给钱多多看镯子:“这个你喜欢吗?”
  
      说这话的时候,乌溜溜的大眼睛都没离开过镜子里的自己,偶尔往上瞟看身后钱多多表情,眼睛都在笑,语气则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家常口吻。
  
      钱多多看眼:“有点贵,你戴着还是不合适,拆下来放在枕头下面吧,就当个玩具,别让人看见了。”
  
      谁知道这三岁的小小萝莉居然问:“她喜欢你吗?”
  
      钱多多哭笑不得:“你懂什么叫喜欢。”
  
      穗穗坚决:“你就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钱多多无奈:“这是不一样的,我是你大哥,喜欢你照顾你是亲人之间的,也对也对,你高兴就好。”
  
      穗穗居然也学汤云裳那个抖头发的小动作:“我觉得她比大姐好,对我好,对你好。”
  
      钱多多只能叹气:“明天上学我问问你们刘老师,你都学了些什么呀……”
  
      穗穗赶紧转身踮起脚尖撒娇:“没有,我表现可好了!”
  
      正好孟桃夭抱了儿子从门外经过,探头看见这亲密状态撇嘴,穗穗伸长脖子过去虎脸,当姐姐的还得赶紧顺着墙根走。
  
      连宣示主权的行为都做不到,孟桃夭这当老婆的也够憋屈了。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