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42、庆祝
活着的感觉真是美好。
  
  医生和仪器检测的结果都证明伤者只要醒过来,那就是最大的喜讯。
  
  身体机能的缺失都只是因为缺乏生命力的驱动,这都是能想办法恢复的小问题。
  
  生命力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到现在这个人工智能的时代,还是没法解释生命的本源到底是什么,到底那被称为灵魂的精粹在哪里。
  
  反正袁媛就像奄奄一息的花朵,虽然还无法自如的行动,但已经有了灵魂的注入。
  
  不再是毫无动静的躯壳。
  
  特别是她的脸上,哪怕身体只能浑身无力的靠躺,可眼眸亮亮,表情平和安静,洋溢着谁都能看出来的生机。
  
  连医生护士见面,都笑着一个劲安慰:“会好的,你这状态一定会很快好起来!”
  
  只是勉强能说话的袁媛强调要回家去。
  
  钱多多自然什么都顺着她,开了一堆营养品和收集医嘱以后,才兴高采烈的回家。
  
  这次,袁媛只把手动动,央金就知道抬起来放在排挡杆上。
  
  袁媛却是把手顺着排挡杆握着,勉力挤出来声音:“通知……车队,我……还要去打,打比赛!”
  
  低沉而坚决。
  
  换钱多多轻拍她的手背:“好,但要遵循科学规律,一点点恢复健身,刚才医生也说了,你最大的问题是各个肌肉组织萎缩得恢复,我帮你请人做专业指导……”
  
  哪里用请,闻讯赶过来的汤云裳哈哈大笑:“我来!健身我才是专业的,包你活蹦乱跳的重新回到赛场!”
  
  孟桃夭满脸喜色中又有点叹息,嘴都动了动,没说话。
  
  袁媛用眼神表达了笑意,而且要陪着大家一起吃晚饭。
  
  除了上次朋友们过来,这回家里算是最热闹的。
  
  钱富贵利用房车上的厨房搞了几个菜,主要是弄了个营养汤,孟桃夭回来时经过门口就顺便拿了,婆婆叮嘱她的时候,汤云裳就站在旁边伸长手抓食盒,还顺便偷吃了点钱富贵餐台上的山里老腊肉,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
  
  钱多多来不及出去买菜,就随便做了点凑一桌,大家都看着坐靠在折叠轮椅里面的袁媛笑,二哈都好奇的蹲在旁边观察。
  
  唐四方的眼圈都有点红,却不多说话,年轻人里面他是最年长的,能控制自己的言行,但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汤云裳自然是建议喝点,这屋里没有,她早就去自己那边提了两瓶红酒过来,甚至还怂恿刚苏醒的伤员喝两杯:“软化血管的!有好处!”
  
  袁媛没反应,但是看眼神,如果灌她肯定还是愿意喝点。
  
  唐四方赶紧举杯子承担火力,还晃晃凑鼻子嗅了嗅示意很不错。
  
  最近一直在跟各种医疗专业人员打交道的钱多多,终于没忍住开口:“假的,喝酒除了麻痹神经没什么好处,更不能给袁媛喝。”
  
  轮椅上的袁媛带着眼眉笑意小声嗯。
  
  能开口,但很容易疲倦,说话都费力。
  
  汤云裳斜眼看下钱多多,眼底不知道透出什么王之藐视的气势,反正钱多多就低头还是照顾儿子吧。
  
  因为天杀的汤云裳居然拿筷子头蘸点那琥珀红晕的液体,给穗穗和旺旺都分享下!
  
  孟桃夭反而不说话了,一脸老子看你能做什么的表情,慢悠悠给自己倒点品尝。
  
  央金把最后拿的菜肴端上来,按照她的盛宴标准,准备不声不响的把小咩给杀了做烤羊排庆祝下!
  
  只是牵到门外刚举刀,穗穗跟着孟桃夭回来,欢喜的扑到羊背上制止了杀戮。
  
  小咩都哭了。
  
  草原女儿这会儿很瞧不起青菜豆腐汤的清淡,捏捏耳朵守着袁媛身边坐下,还得拉邹妈也过来坐。
  
  孟晓渝坐女儿和袁媛中间,更喜欢赛车手,一直在打量她削瘦的脸蛋,看样子居然有点羡慕!
  
  可能因为最近经常在搞派对,汤云裳还没喝就开始有点嗨:“约了约了,晚上美女过来,我打算把老三他们几个都喊过来,明说是拍照,有资源还是要给兄弟们共享嘛,再说他跟老徐也算是绩优股,值得推荐。”
  
  孟桃夭眉毛都抖了两下,敢情这连做媒的爱好都抢了去,而且可是选美大赛的选手啊,个个貌美如花,身材又好,这谁顶得住。
  
  简直能收买一大片直男的心吧!
  
  抱着孩子的钱多多没抬头:“你玩你的,但不要拉小团体,徐沐荣他们已经涉及到体制内背景,如果再有这种联络感情抱团的行为,那就是违规,我已经打算完全放开他们自己单飞了。”
  
  汤云裳的理解方式完全是江湖思路:“不是吧,你这做老大的自己爬上去就要把弟兄们全都甩开?”
  
  钱多多终于面对面:“时代在不断改变前进,很多人总是埋头看见自己那一点点天地,就像去那些深山老林里面的村镇,几十年上百年都没什么变化,其实他们手里的手机、路上的汽车都已经在证明这个时代早就变了,你爸就是希望你们能往前改变,你比你大哥做得好,你的弟弟又比你做得好,所以你要加油啊。”
  
  一贯表情洒脱大气的汤云裳,居然瘪瘪嘴鄙视:“你才当多大的官儿,就开始摆谱,唉……”
  
  转头把杯子凑给穗穗:“你惨了,以后成天都有得念叨……”
  
  穗穗坐在自己的儿童座椅上,沾了点红酒就一脸好像被果酸刺激到的排斥。
  
  主要是拿着小勺子环视好像有点与往日不同的家里场面,对这个格外青睐自己的干妈更着重观察。
  
  钱多多得防着童言无忌,给她盛点喜欢的甜点堵住嘴:“还是庆祝袁媛的身体状况有了大转变,刚才我跟汽联那边联络,他们也很高兴,叮嘱好好调养恢复,不着急重新回赛场,他们会尽快安排人过来慰问,袁媛有这种继续战斗的心肯定是好事,但慢慢来,我们所有家人朋友都有耐心……”
  
  唐四方赶紧捧场举杯,大家都举杯了,央金还握着袁媛的手也举了一点点。
  
  确实是高兴。
  
  但最高兴的显然还是汤云裳,很淡定的跟大家挨着都喝两杯,钱多多也有,但主要找旁边的孟桃夭,顺手剥着白灼虾放她碗里低声:“哈哈,我们家有时候吃饭就这样,一大桌!”
  
  孟桃夭甩个妩媚的眼神转守为攻:“然后呢?”
  
  汤云裳眯眼,她眼角长嘛,也妩媚:“就这样挺好啊,你知道我要你幸福快乐,然后这样不嗨吗,我有数不尽的美女,又有个家,还有女儿……”
  
  孟桃夭没脾气了,目光柔柔的看着闺蜜。
  
  汤云裳趁机探头亲上去,动作可比钱多多娴熟多了。
  
  孟晓渝居然鼓掌叫好!
  
  袁媛那恹恹坐躺的都差点弹起来,要不是力不从心,差点跟着央金起哄,唐四方就完全是吃瓜群众探头嘴都合不拢的表情,你们玩得这么嗨么?
  
  正在低头给儿子擦嘴的钱多多闻声抬头:“哎哎哎……”
  
  其实汤云裳动作极快的,孟桃夭跟个呆头鹅似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非礼,汤云裳还有体贴的抹嘴服务,虾子味的。
  
  剩下桃子一阵呸呸呸的悲愤:“汤汤!你个流氓……”
  
  汤云裳别提多开心了,哈哈哈举杯子认错:“哎呀,没忍住没忍住,实在是你刚才那样儿太勾人,你的错!”
  
  孟桃夭瞪大眼,满脸长得漂亮我还有错的错愕感!
  
  穗穗在旁边鼓掌!
  
  大力鼓掌!
  
  比她妈鼓掌还积极高兴,好像看见孟桃夭终于被治住了。
  
  汤云裳更高兴的咕嘟嘟喝了这杯红酒,抱着穗穗又亲一口脸蛋,小不点咯咯咯的笑着抱紧她头,确实亲近了不少。
  
  孟桃夭看着叹口气,居然觉得没话说,她对汤云裳的心情还有不懂的吗。
  
  喝杯酒浇愁吧。
  
  但主力还是央金陪汤云裳把两瓶红酒都收拾了。
  
  连钱多多都忍不住喝了好几杯,等汤云裳那些呼啸而来的美女们过来开派对,他才乐滋滋的收了桌子上的一堆东西到厨房去自己慢慢洗,邹妈想帮忙,都被央金悄悄拉走去照顾袁媛和孩子。
  
  孟桃夭诧异的发现她妈居然对聚会派对不感兴趣,非常敬业的要去持续自己今天的直播,而且要把自己赛车手朋友醒过来的好消息传递给直播间的网友们,要知道这段时间,袁媛的直播间也是她在帮忙打理的。
  
  谁能想到孟晓渝居然如此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呢,也许只能说是她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才找到自己有存在感的事情吧。
  
  送母亲上楼去专注到直播事业中,剩下孟桃夭靠在厨房边,看着忙碌的丈夫,嘴动了动,啥都没说。
  
  只无声的过去抱住钱多多的腰,靠在那宽厚的背上好像把所有情绪都传递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