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749、摆脱的勇气

749、摆脱的勇气


  汤云裳马上嗤之以鼻:“卧槽,开什么玩笑,我好不容易把局面做起来,没找你们要钱,全靠自己的力量搞出来场面,你们打算让我跟那……不去,不去,不用再废话了!”
  
  谁知钱多多也是这个意思:“对,我也不认为到什么美国读书就是最佳选择,我们距离美国的差距是很多科研领域,那种是砸锅卖铁都要把人送过去学习,但关于商业、经济或者人文的东西就没必要了,新媒体新经济我们没准儿还走在前面呢,更何况汤汤最大的意义在于榜样,提供一个榜样的力量,可以带动很多大学生改变自己。”
  
  陆大叔坐在旁边吧台上,悠然自得的看着,好像钱多多不是他女婿,也没什么大不了,还找钱富贵倒了杯酒来喝。
  
  汤云裳鄙视钱多多:“我复不复学自己拿主意,别狗拿耗子!”
  
  钱多多真的心无旁骛:“我希望你能尽快回校复学,两个原因,第一你的新媒体成功有偶然的因素,怎么抓住机会延续做大做强,能够带动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这对你的生意有帮助,桃子在经管院学习的文凭虽然帮不上太多忙,但她商学专业科班出身,肯定知道怎么寻找商业案例、商业理论来提高自己的投资成功率,你得从一个玩票的外行撞大运,慢慢转到专业高手,你搞体育的肯定明白这道理。”
  
  如果不是因为父母在旁边,汤云裳没准儿会对钱多多上手,这会儿悻悻的玩指甲,却不抬头看:“第二呢?”
  
  钱多多解释:“第二就是榜样,江大学创中心做得还不错,但这是因为江大的底子好,全江州五十多所高校,江大是独占鳌头的,哪怕放眼全国江大前二十都进不了,但在江州的资源已经是最好的了,只有接触过才知道很多高校的就业、校风、学习氛围有多难看,我想你获得江州社会实践模范的事迹也是个好事情,可以顺势在全市高校推广一波,这个意义很大,大到可能会改变不少人的命运。”
  
  汤云裳抬头,细长的眼角带着揶揄:“榜样?学习**好榜样么,桃子做公司赚钱比我厉害多了,推广她啊。”
  
  钱多多摇头:“学**,是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需要,每个榜样其实都是契合当时的政治社会环境,现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学生在校园里,脑海中能形成多高的眼界和心态,也许就能改变他们走出校门的一生,他们改变才能带来下一代的改变,影响撬动大学生的心态,这是个事半功倍,效率最高的环节,趁着我在做这个高校社会实践管理,我需要你和好几个人来做这个榜样。”
  
  汤云裳斜眼看两下,主要对着孟桃夭撇嘴:“我就回去读一年书哦?”
  
  孟桃夭用闺蜜的甜甜笑容鼓励鼓掌:“好!你也去体验下当先进人物的感觉嘛!”
  
  汤云裳一脸受不了的夸张痛苦样。
  
  她妈有点淡淡的愁思在眉间。
  
  陆大叔才不问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笑着把小杯子给钱富贵敬一下:“多多不错,领悟力和成长非常厉害,我见过的聪明人很多,能够提升改变这么快的,真是很少,来来来,多多来跟我们喝两杯。”
  
  钱富贵不说话,开心的笑着把酒滋下去,快速的把灶台上的蕉叶烤鸡给摆出来,小小的份量,按照川菜风格又融合了东南亚的特点,闻着就很香。
  
  钱多多过来先抿了白酒,赶紧充当打荷,娴熟的帮父亲摆盘清理以后,分别上桌。
  
  陆大叔顺口说的就是养老小镇的事情:“保险公司那边反应很不错,会持续跟我一起投资后续的养老小镇,马上开始第二家,你找来的那两个管理团队都不错,可你得到了什么?”
  
  钱多多想下:“我得到一群榜样,回头我要把他们和汤汤一起放进这个推广里面,持续不断的在江州各大高校猛推,不是开表彰报告会那种,而是进入校园招人、给予机会,把那些愿意改变自己的人拉起来,他们只要能成功,能从周边突围,又能形成榜样带动更多高校学生。”
  
  陆大叔笑:“嗯,我就想不到这些,我很明白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但怎么帮助他们改变,我一直没找到办法,我信奉的是只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有改变自己的可能。”
  
  钱多多摇头:“我在二十岁以前就从来没想过改变自己的命运,因为穷得太久,不光没有能力改变脱离贫困,哪怕有点机会,可能也没有信心去争取了,我很明白穷人的心态是什么样,所以我才竭尽全力的想一点点改变。”
  
  陆大叔后悔:“老子当初真的该把几个孩子都穷养下的。”
  
  钱富贵低头的脸上可能只有得意。
  
  钱多多不解释那错误的穷养,把自己害得有多惨:“所以这一年我打算全力以赴的放在这个工作上,希望能奠定一个基础架构,哪怕以后我不做这块儿了,也能像学创中心那样延续给予大学生更多帮助。”
  
  陆大叔点头:“嗯,需要什么协助你尽管说,人力物力我想都不是问题,只是你这样,得到的恐怕就只有官运亨通了。”
  
  钱多多坚持:“不会的,教育才能改变命运,我会把所有工作上的重心都放在高校,不管耗费多少时间慢慢把高校里面的做好,再往下面的年龄段推,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会越来越好,而且就在这几十年间,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大叔举起小酒杯:“可以的,可以的,感觉在你身上我才看到越来越明晰的希望,瓜瓜和你们在一起,我就觉得比什么洋鬼子的学堂好得多!”
  
  孟桃夭评价图穷匕见的才是这最后一句话。
  
  穗穗有了汤云裳来分担,黏着钱多多的状况果然少了些,甚至被汤云裳最后带着回家去歇息了,因为明天一早汤云裳打算带着穗穗去参加体育运动兴趣体验。
  
  这种柔化的行为,当然也得到她爹妈的大力赞同。
  
  送走这几位,钱多多依旧回到厨房帮父亲收拾洗刷碗碟,还建议钱富贵找两个帮工,这些事情请人做了还能增加两个就业,不然他就只有每天下班过来洗盘子,不洗就是不孝。
  
  钱富贵蹲在旁边抽烟说好,想再给儿子叮嘱几句,却被田丽霞拉着上楼去了。
  
  剩下孟桃夭陪丈夫,她可不会帮忙做家务:“越来越清晰你的方向了?”
  
  钱多多手脚麻利的洗刷刷:“嗯,做官不是我的目的,甚至连在高校里面搞学科学术当领导也不是我的目的,而是通过我在高校能够建立起来的权威,去带动改变,就像现在还得依靠这个职务去影响改变一样,老实说,汤汤被定义为模范代表,我本来是有点抵触的,但前些天那个选美大赛有点触动我,同一件事情就看怎么去运用,老思维还在把美貌当成资源来物化,新思路可以马上变现,引导这些美貌也算是一种天赋的女生,走上另外一种展现自己的道路,关键是有没有人给予她们机会,更好选择的机会,还有摆脱之前状态的勇气,说到底我俩当初不都是这样么?”
  
  孟桃夭的笑容似乎也在回想那些集聚勇气的日子。
  
  最后破天荒的抓了旁边的橡胶手套戴上帮忙:“快点洗了,陪我上街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