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圣神之万魇魔棋 > 第十四章 “凝煞”

第十四章 “凝煞”


  青蚨镇,张府。
  张道尘是青蚨镇的镇守,上任已有八载之久,虽不说是什么博才之辈,但也算得上是勤勤恳恳。
  天殊帝国共分七府十二郡,府与郡同属一个级别单位。
  二者虽同一级别,但地方差异却极大。凡府者,必然民丰物阜,皆人杰地灵富饶之所。而郡者,则多是些地广人稀,遍布穷泽恶水的偏僻荒凉之地。
  府、郡之下为城级单位,多少没有一定之规。而城下乡镇,则更是不一而足,相互之间差别也是巨大。
  青蚨镇是“丰天郡”、“胥阳城”辖下三十六个乡镇之一。粘着一个“郡”字,其下辖城镇富裕程度自然可知。
  张道尘也不是什么清明廉洁之辈,这辈子也没有什么大的志向,能在这青蚨镇做一辈子的土皇帝,多收几房小妾,安安稳稳的过完后半生,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点从他府中的设计建造,便可观一二。
  不过此时张无道的这些梦想,却只能如浮华春梦一般,化为泡影,再难实现。
  因为他死了。
  包括他在内的张家二十一口,此刻皆是成为了那些邪修的血祭之物。而凡是被血祭的生命,魂魄都会被拘禁到天空之上那张狰狞的血色巨网中,然后被大阵熔炼,成为“煞灵”的一部分,再难入轮回。
  可谓恶毒之极。
  此刻,位于张家府邸深处,本该是张道尘每天清晨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的广场,三十六根漆黑石柱与中间的那四根血柱,正剧烈的闪烁着黑、红两色光芒。
  天空中的那道已经被侵染为浓郁血红色的,犹如龙旋风一探而下的触手,下方一端已经探入四根血柱中间悬浮着的那件殷红小瓶之中。
  周围狂风呼啸,将下方盘坐在血柱之间,正不断变换法诀,将一道道灵决打入小瓶中的四人吹的丝发飞扬,衣衫猎猎作响。
  在这四人左侧,一片阴暗遮映之处,并排站着七八名人影,透过广场上剧烈闪烁的血光,隐约可以看清这些人年纪不尽相同。有的头发花白,有的则唇红齿白,犹显青稚,但无一例外,这些人均是一身黑衣,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广场上的情景。
  “好了,程小子,下面就看你的了!”
  突然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透着一丝解脱。
  只见广场上,那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在将最后一道灵决打入前方闪烁着诡异血光的小瓶中后,突然将法诀一收,缓缓站了起来。
  他此时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微有汗渍,显然之前的施法,对他的消耗也是不小。
  几乎在他收手的同时,其两侧的另外两名黑衣人,也同时停下了手中法诀,口中轻出了一口气后,起身走向了一旁。
  山羊胡老者没有在意这两名黑衣人青年,向血色小瓶内深深望了一眼,然后又向最后那名黑袍青年看了一眼后,也离开了原地,来到一侧的地面上盘膝打坐恢复起体内灵力来。
  而此刻他最后望了一眼的那名黑袍青年,此时正全身紧绷,神情专注的快速变换着法诀,将一道道奇异灵光打入前方的血色小瓶中,对外界的一切事物恍若未闻。
  只见随着他手中法诀的不断变换,天空中的血线巨网也如沸腾的开水般,剧烈跳动起来。一个个节点血泡,不堪重负的纷纷爆裂开来,从中跃出一只只面相狰狞的血色厉鬼,沿着沸腾的血线向中心漩涡处飞窜而去,然后顺着下探的血色触手,疯了似的钻进了下方的血色长瓶之中。
  而随着血色厉鬼进入血色长瓶的数量越来越多,长瓶之内也俨然变成了一处战场,无数厉鬼相互厮杀吞噬起来。
  片刻功夫儿后,血色长瓶突然一颤,继而血光大放,紧接着,一股凶戾残暴的意念从长瓶内飞掠而出,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无比狰狞的巨型血鬼脸。
  这鬼脸只是大口一张,无数顺着“血色触手”飞驰而下的血色厉鬼,便被其尽数吞入了口中。甚至就连天空中的黑云、血线,和整个“血色触手”,都仿佛受到了这股可怖吸力的影响,扭曲变形的向下方拉伸抽动,仿佛也要进入鬼脸口中。
  “成了!”
  山羊胡老者蓦然睁开了双眼,昂首望向了空中,脸上露出狂喜和激动之色。
  四周的一众黑衣人,此刻也都火热的仰望着天空中的那张巨型鬼脸,面露喜色。不过这些人眼底深处,却也有着一丝恐惧弥漫,似乎有些畏惧天空中的那张血色鬼脸。
  也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兵器碰撞和混乱的嘈杂之声。
  且这股声音由小变大,越来越清晰,即使周围仍有狂风舞动,上面阴云翻滚,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听的一清二楚。
  “怎么回事?”
  墨老神情一变,转首向通往外院的那条小径望了过去,脸色阴沉。
  随后他目光一转,望向了站在角落里里的那一排黑衣人。见到一众黑衣人一副同样不明所以的模样后,随即说道:“去看看!”
  他话音一落,
  然而还不待有黑衣人走出。一名神情阴厉的黑衣青年便慌里慌张的从他刚才看了一眼的小径中快步走了进来。
  来到山羊胡老者近前后,此黑衣青年急忙说道:“不好了,墨老,修灵院的几名弟子带着七八名修士攻进来了!”
  “修灵院?”
  墨老闻言神情一凝,说道:“修灵院的那几人不是由‘黑尘’、‘薛疤脸’他们去解决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此处?你可看清了?”
  “那几人身穿修灵院的‘雪青衣’,属下万不会看错的!此时阴三他们正在阻挡他们,还请墨老快些派人支援,他们恐怕抵挡不了多久的!”黑衣青年肯定而急切的说道。
  “哼,黑尘他们干什么吃的,这些事都办不好……罢了罢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些事情稍后自有乌骨护法处置……”
  墨老转首向那一排黑衣人看了过去,说道:“罗臻,梦妮子,你们二人留守此地,其他人跟我走。”
  说完,他手一翻,掌中多出了一件阴黑法盘,呢喃道“哼,老夫的这件灵器‘黑冥盘’不知吞噬了多少鲜血,今日怕是要再多几条生命了。”
  他面上一厉,当先一步走了出去。
  “是,谨遵墨老法令。”
  名为‘罗臻’、‘梦妮子’的黑袍男女,同时恭敬的应了一声,站在原地未动。
  其他黑衣人则纷纷快速跟随山羊胡老者而去。
  片刻后,当所有黑衣人都离开这片小广场后,黑袍女子长出了口气,身体似乎放松了许多。
  她将两手放在身后,两根纤指勾在一起,恣意的向前走了两步,左右扫了一眼后,将目光放在了血柱中间那名犹手中掐诀面色庄重的黑袍青年身上,说道:
  “小青子,怎么样了?看你那么凝重的样子,要不要姐姐帮你一下呀?姐姐可是很厉害的呦。”她微微一笑,面带揶揄,如樱花绽放。
  旁边的“罗臻”见到此景,顿时露出了少许痴迷之色。
  血柱中间的那名黑袍青年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过随即收敛心神,双手法诀骤然间一个变换后,凝成了一个奇怪的的印诀。
  却见那印诀一成,一团黑雾缭绕的血色光球便在他双手间形成,接着光球内部一阵剧烈翻滚,蓦然从中激射出了一道小手指粗细的血色光柱,狠狠打在了前方血色长瓶之上。
  血色长瓶顿时一颤,随即一股宏大的气息从中散发而出,如一张巨网般瞬间瞬间笼罩了整个广场。
  此时上方的血色鬼脸犹在吞噬着从“血色触手”疾驰而下的血色厉鬼,只是此时的厉鬼数量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庞大,整个血色巨网与天空中的黑云,也变得暗淡枯揭,犹如失去了大量精元一般。
  被这宏大气息一笼罩,已经极为凝实的血色鬼脸,一下有如见到天敌一般,再也顾不得上方飞驰而下的“血鬼”,一阵哇呀大叫的就想飞掠逃走。
  就在此刻,一束刺目血光几乎同时从下方的血色长瓶中喷射而出,束缚住了血色鬼脸。
  血色鬼脸身形一滞,整张巨脸在这股血光笼罩下开始迅速变小下落起来,须臾间便被重新收进了血色长瓶中。
  进入血色长瓶之后,那血色鬼脸似乎仍不甘心,在瓶中左冲右撞起来,惹得血色长瓶剧烈颤抖。
  黑袍青年见此面色凝重的手中法诀一变,口中默念了几句晦涩的咒语后,就见那瓶口处血光一闪,一下现出了一个刻有古怪符文的血色木塞,将瓶口彻底封闭了起来。
  紧接着,下方“轰”的一声燃起了一片血色焰火,四根血柱之上也隐隐传来婴儿凄厉的啼哭声,接着一道道血线从上方曳下,源源不断的向血色长瓶汇了过来……
  ……
  前院之中,一场激烈的厮杀正在上演。
  只见双方之中一边是清一色的黑色服饰,一方则是服饰颜色各不相同。
  黑色一方双手舞动间阴风阵阵,鬼雾重重,不断有黑色骷髅和飞刀利刃向对面扑去。服饰颜色各异的一方身前则是立着一面厚重火墙,无数攻击与一蓝一白两柄飞剑不时越过火墙砸向对面,引发出剧烈的轰鸣和震荡。
  黑色一方虽然人员众多,攻击也凶猛无比,并且还有那件诡异阴黑罗盘不时发出猛烈攻击,但大多数攻击都被对面的火墙拦了下来,即使有个别漏网之鱼,威力也大大减弱,被轻易拦下。
  反观对面一方,在火墙拦截掉对方多数攻击之后,没有后顾之忧之下,那一蓝一白两柄飞剑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不时飞驰而出,收割掉一条生命,形势上却是大大占了上风,稳稳压了黑衣人一头。
  “啧啧,居然有三件灵器,而且其中两件都远非普通灵器能比的样子。看来薛某人败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