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无忧刀 > 第八百零八章 也先来到 3

第八百零八章 也先来到 3

景泰帝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于谦接着道:“城外的那两处据点,乃拱卫京师的要地,若被也先夺取,就切断了京师同外界的联系,所以老臣以为,在那里加强兵力进行防守,是正确的。至于武林盟和玉空道长,他们都是了不起的高手,是防守那两处要地的最佳人选,这点老臣还是很赞同陛下的。”
  
  景泰帝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
  
  随后他又转向柳随风,询问起了京师的守卫情况,柳随风向他及群臣做了详细的汇报,最后道:“只要那两处据点可以牢牢守住,也先就无法合围京师,京师固若金汤。”
  
  众人听后频频点头,挑起了大拇指。
  
  也先率领骑兵,在崇山峻岭间翻越,翻过了无数的山头,趟过了无数的河流,离京师越来越近了。
  
  沿途他们也曾碰上明军的城池,只要防守严密,他们就不去攻打,若防守松懈,兵力不足,就乘势夺取,因此一路赫赫扬扬,传出的声望越来越响。
  
  众百姓听到也先的大名,无不放声痛哭,而明军则紧守城池,不敢出来与也先在野外作战,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部队在眼前往来自如的奔走。
  
  也先没有经过大战斗,就来到了距离京师二百里的处县城,迅速将其攻下。
  
  也先大军盘踞在城里城外,密密麻麻,也不知多少,他们在这里停了下来,开始休整。
  
  也先将中军大帐扎在城下,当晚便聚集了瓦剌众文武在中军大帐,商讨情况。
  
  半个篮球场大小的中军大帐,挤得满满当当,无立足之地,人头攒动,也先高居正中太师椅,左右两边分别是孔雀夫人、阿鲁巴图及秃鲁火得儿等人。
  
  也先坐在太师椅上,环顾四周,点了点头,冲众人道:“诸位,我们已接近了大明京师,大家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秃鲁火得儿猛地拍了下面前的案几,道:“立即进攻,夺取大明京师!”
  
  帐内其它文武频频点头。
  
  阿鲁巴图却连连摇头道:“接到线报,京师的防卫是越来越严密了,我们强攻硬打恐不能得手。”
  
  也先拍了下额头道:“好,还是老办法,先派人同大明议和,看看他们的反应!”他又沉思了片刻道:“如果大明肯议和,我们就将被俘的正统皇帝,交还给他们!”
  
  秃鲁火得儿“腾”地站起来,连连摇头道:“大帅,那怎么行?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将大明皇帝俘虏,怎么能说归还就归还?”
  
  其它将领也是频频点头,连声道:“万万不可!”
  
  也先低头沉思片刻道:“这一路走下来,大家也见到了,我们将大明皇帝俘虏,并没有取得多少成果。那些明军边关守将,根本不理这茬。如果如此,将大明皇帝交还,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要提出好的议和条件!”
  
  众人思考了下,连连点头,“如此甚好!不过条件要高!毕竟他是大明皇帝,怎么也得多报些要求。”
  
  众人频频点头,开始商讨起来。
  
  有人道:“首先,要他们将整个北方交给我们管理!”
  
  还有人道:“还要每年给我们大量绢纱布匹和银两。”
  
  他们叽叽喳喳,鸟雀似的说起来,足足说了几柱香时间,方才将议和条件拟定,写满了满满两张羊皮纸。
  
  也先将议和条件写好,用绳子捆起来,派人去给大明朝廷送信。
  
  第二天清晨,也先的使者,向京师方向跑来,他跑到京师城下,通报了身份,要求守军开城门迎接。
  
  柳随风见状,连连摇头,冷笑道:“也先自来送死,竟来谈议和条件?”他没有放这名使者入城,而是飞步跑向皇宫,向景泰帝禀报了事情的经过。
  
  景泰帝一听这个消息,“呼”地站起身道:“也先来了!他真的来了!”他额头冷汗直冒。
  
  他环顾群臣,道:“诸位爱卿,如之奈何?”
  
  柳随风愣了下,道:“陛下何必担忧,我们早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于谦点点头道:“不错,不过既然他派人来议和,我们不妨把使者招入,看看他究竟说些什么?”
  
  众文武频频点头。
  
  景泰帝道:“准奏!传也先使者晋见!”
  
  柳随风飞步跑出皇宫,来到北城门城楼上,向下望去,下令将城门打开,放入使者。
  
  也先使者骑着枣红马,昂首挺胸走入城池,众人站在街道两边,看着他,指指点点。
  
  他进入皇宫后,送上了也先的议和书。
  
  景泰帝首先翻看了遍,越看眉头越拧成疙瘩,最后将书信往地下一摔道:“诸位爱卿去看看吧,这样的条件我们能答应吗?”
  
  于谦上前拾起了书信,从上到下打量起来,看着也是连连摇头。
  
  其它文武互相传阅了番,均道:“陛下,这怎么行?万万不可答应!”
  
  也先使者昂首站在阶下道:“可是如果你们答应,大帅将释放你们的皇帝!”
  
  有官员上前唾了口道:“我们已经有皇帝了,不需要再来一个皇帝,你们只管带着太上皇去西北狩猎,勿再打扰我们!”
  
  众官员频频点头。
  
  景泰帝更是冷汗直冒,牙齿咬得“咔咔”直响道:“这太上皇若是放回,朕往哪里摆?”他双手摇得拨郎鼓似的,连连道:“不许!”
  
  于谦点点头道:“陛下,可先派人与之商谈,不过他们提出的条件,我们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如果他们肯放回太上皇,那当然是好了,如果不肯,那也没辙。”
  
  众文武愣了下,细细思索了下,连连点头道:“于大人所言不错!”
  
  景泰帝点头道:“准奏!”
  
  经众人商讨,他们派了位从六品的官员去和也先商谈。
  
  这名官员到了也先的大营后,同也先谈起了议和条件,对于也先提出的条件,他是一条也不答应,又提出自己的新的条件。
  
  也先眉毛胡子直跳,他蹦起半人多高道:“难道你们不怕本帅大兵压境?”
  
  这名官员拱手道:“议和欢迎,但是打仗我们也不怕。”
  
  也先嘴唇青紫,蜜蜂的翅膀似的抖个不停,站起身来,甩了下袖子,扬长而去。
  
  他走到外面时,正碰上名被俘的太监,正在那儿弯腰拱手打理行装,他不由上前道:“这位大明的公公,本帅不明白了,难道你们大明不是皇帝最重要吗?怎么对本帅提出的议和条件,全盘否定,不怕本帅扣住皇帝不发?”
  
  这名太监,也略略听到了些风声,说是也先有可能释放皇帝,因此激动的几天几夜没歇好,忙不不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