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周九千岁 > 第二百五十一章承担

第二百五十一章承担

    “住手!”
  
      那汉子的匕首刚到林天玄面前的时候,张溪洞阴沉着脸大喝一声,飞快的跑过来,挡在了林天玄面前,他甩手一剑,直接便是将男子给震退了出去。
  
      林天玄是张溪洞最得意的弟子,他是真真切切当做武当派下一任掌门人培养的,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林天玄心性沉稳,颇有真正的侠义之风,来日定会带领着武当走的更远!
  
      而当年白桦林那件事,根本就是林天玄受了一些奸人的蛊惑,不是他的本意!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后者手臂被废掉!
  
      “养不教父之过!”
  
      “徒弟有错,我这做师父的难辞其咎!”
  
      “一条手臂,我张溪洞还你!”
  
      凝重低沉的声音落下,张溪洞脸上露出难掩的狰狞,直接挥剑朝着左肩砍去,他这动作出现的太突然,人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都呆愣在原地。
  
      “师父!”
  
      林天玄猛地站起来,伸手握住了那柄长剑,鲜血顺着手掌流淌下来,滴落在地上,摔落成了无数瓣,他死死地挺着,咬着牙道,
  
      “徒儿做错了,不能让师父受罚!”
  
      “师父的教诲,从来都是让徒儿侠义为先,是徒儿对不住师父的教诲,辜负了师父,辜负了武当派的栽培!”
  
      “徒儿赔罪!”
  
      林天玄的眼神儿格外决绝,话音落下,不等那张溪洞劝阻,脸庞上顿时涌上了难掩的狰狞,还有沉痛,只听砰的一声,一股极强的内力在他肩膀处断开,鲜血迸射而出,他的左臂直接便是齐肩断裂,飞了出去。
  
      “啊……”
  
      林天玄痛的脸色发白,目光猩红,但盖世咬着牙,跪在了那一对男女面前,他重重的给那二人磕了个头,然后道,
  
      “当年白桦林一事,林天玄一力承担!”
  
      “林天玄自请退出武当派!”
  
      “二位如果还有怨气,可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找林某报仇,林某不皱眉头,不反抗!”
  
      “请!”
  
      论剑峰上的人们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是露出一丝凝重,还有钦佩,这林天玄虽然是做错了事,但丝毫不遮掩,自废一臂承担,让他们动容,这配得上侠义二字。
  
      “此人倒是个人物!”
  
      苏寒云看着这林天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钦佩,这些时日在江湖上行走,他见惯了那些嘴上侠义,背地里却是男盗女娼的江湖败类,像这种光明磊落之人,几乎没有。
  
      虽然他当初做下了恶事,但他却勇于承担!
  
      值得钦佩!
  
      “好!”
  
      “既然你说要承担,那我就成全你!”
  
      沉静了片刻,那握着匕首的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他咬着牙,一步一步来到跪在地上的林天玄面前,咆哮一声,直接挥舞着匕首朝后者心口戳去。
  
      “哥……”
  
      一旁沉默的女子突然冲出来,拦住了汉子,匕首停在了林天玄心脏处三寸,林天玄一动不动,真的没有反抗的意思,那女子悲凉的扫了林天玄一眼,阴声道,
  
      “事已至此,不杀他也罢!”
  
      “就让他背负着这可耻的名声,日日夜夜活在懊悔和自责之中!”
  
      “让天下人都看着他,这位武当大弟子,是何等的卑劣!”
  
      “妹妹……”
  
      那汉子愣了一下,似乎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但他不解气,转身一脚踹在了林天玄胸口,狠狠地吐了口口水,骂道,
  
      “你好好活着!”
  
      “我们兄妹承受的痛苦,你也要好好享受一遍!”
  
      “我们走!”
  
      说完,汉子拉着女子走了比武台,两人看也不看一众目瞪口呆的江湖众人,身影格外萧条的朝着华山论剑峰之下走去,不久之后,两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论剑峰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林天玄对着男女消失的方向磕了个头,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转向张溪洞,武当派诸位弟子,重新跪下,
  
      “武当不肖弟子,林天玄,拜谢师父,武当派培养之恩!”
  
      “自此离开武当派,与武当再无瓜葛!”
  
      “请诸位保重!”
  
      说完,他站起来,转身朝着论剑峰之下走去,在场的江湖人士纷纷让开道路,看着他的眼神儿有鄙夷,也有钦佩,武当派弟子则是满脸的呆滞。
  
      张溪洞脸上的神色最为痛苦,略微沉吟了片刻,他咬了咬牙,没有说什么,直接回了武当派的位置。
  
      林天玄的身影,则是带着一道殷红的血迹,朝着论剑峰山下走去,很快看不到了身影!
  
      “诸位……”
  
      安静了一瞬之后,华山派掌门岳京里重新站了出来,他目光格外沉痛的看了武当派众人一眼,然后沉声道,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这武林盟主的位置,只有……”
  
      “我们支持白少侠!”
  
      “对,支持白少侠做武林盟主!”
  
      “我们一定鼎力支持,听从白少侠的安排,对付东厂阉贼!”
  
      不等岳京里的话音落下,比武台下,一众江湖人士已经纷纷叫喊起来,林天玄出了这种事,只剩下白天祥了,而后者又有华山派,淮南道,昆仑派的支持,也有足够的资格坐上这武林盟主的位置。
  
      “不知张掌门几位,是什么意思?”
  
      岳京里看向张溪洞几人,问道。
  
      “但凭众位安排。”
  
      张溪洞没有说话,那无智师太沉着脸走出来,低声道,
  
      “无论如何,对付东厂阉贼是大,我等必然会竭尽全力。”
  
      “好……”
  
      岳京里脸庞上掠过一抹难以形容的喜色,然后拱手对着目光期待的众位江湖人士,朗声说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便请白天祥做……”
  
      轰!
  
      岳京里的话音还未落下,一道格外强横的气息从比武台的人群之中升腾了起来,佯装成老者的苏寒云,脸庞上带着冷笑,直接飞到了比武台上,他不屑的扫了岳京里一眼,冷声笑道,
  
      “谁说没人有意见?”
  
      “老夫就有意见!”
  
      “难道江湖上没人了?武林盟主,竟然要这么一位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来做?”
  
      “你……”
  
      苏寒云的出现格外突兀,人们都没反应过来,场上呆滞了一瞬间之后,崆峒派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骚乱,一名弟子大声喊道,
  
      “是他!”
  
      “就是他杀了张徐长老……”
  
      哗啦!
  
      此话一出,场上更是哗然,所有的江湖人士纷纷握紧了武器,而六大门派的几位掌门,更是身上升腾起了不弱的气息,其中更有几位江湖中的老前辈!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寒云身上。
  
      煞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