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九零军嫂撩夫记 > 第264章 飞扬而灿烂

第264章 飞扬而灿烂

    言学奕听到沈妈妈说话,也笑了笑“嗯,开会晚了,食堂都没有吃的了,就想过来尝尝你的手艺,方便吗?”
  
      说话的时候言学奕也看到了沈初,沈初的样貌其实和叶凡蕴并不是完全的相似,她的五官更像沈俊伟一些。
  
      可是第一眼看上去,却又和叶凡蕴很神似。
  
      否则也不会当时叶凡葶第一次见到沈初差点认错了,当初叶凡蕴私奔的时候正好就是沈初现在的年纪呢。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沈初的样貌比起叶凡蕴要更精致漂亮一点。
  
      沈俊伟的确是个坑货,还是个卑鄙小人,但是相貌也的确是做不得一点假的,沈初这幅好皮囊,沈俊伟还是有点作用的。
  
      言学奕一看就知道沈初就是叶凡蕴的女儿了,自从那天见过叶凡蕴之后,言学奕也没有经常过来。
  
      但是隔着一天两天的,就会悄悄的过来问问她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然后吃上一碗面,有时候面也不吃,就帮着搬一下蜂窝煤什么的。
  
      叶凡蕴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帮忙,不说年轻时候两人还有那么一桩姻缘,现在两人都这个岁数了,各自也有孩子了。
  
      她自己离婚还带着孩子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不是么。
  
      上次她就和言学奕说了不要他再来了,哪知道言学奕那天才告诉叶凡蕴,他也离婚几年了,倒是也没有说别的,闹的叶凡蕴一个大红脸。
  
      那天之后言学奕好几天没过来,叶凡蕴也不愿意多想这些,哪知道都几天不过来了,今天他居然来了,还正好碰到沈初也在店里,就碰上了。
  
      沈初则是有些诧异看着眼前这个相貌平庸却气质优雅的男人,常年与书本打交道的人很是清雅,温和又不显得太有攻击性。
  
      显然是知道自己突然过来撞上自己,所以才会很尊重的询问沈妈妈是不是方便。
  
      “方便,你坐吧!”人都进门了,叶凡蕴哪能说什么不方便,那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招呼言学奕坐下。
  
      还给沈初介绍“小初过来,这是你言叔叔,妈妈年轻的时候的朋友。”
  
      沈初听到这个身份介绍,微微一笑“言叔叔!”声音脆生生的。
  
      言学奕看着女孩子这样漂亮又可爱,和叶凡蕴年轻的时候虽然不同,少了几分任性,又多了几分机灵可爱,也笑
  
      “我听你妈妈总提起你,果然又漂亮又聪明。”
  
      叶凡蕴看着女儿和言学奕说话,也没怎么样,就过去煮面去了。
  
      倒是沈初听到言学奕这么夸自己,眨眨眼“那言叔叔觉得是我好看,还是妈妈年轻的时候漂亮呀?”
  
      言学奕夸沈初自然不是做的虚伪,但是也想不到沈初居然这么古灵精怪的问自己这个。
  
      他素来性情温和,脾气最好的,这次知道叶凡蕴现在也是一个人了,才会多了几分心思。
  
      虽说如此,也没有逼迫或者趁虚而入的意思,反正他们都是离婚的人,他有心追求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么。
  
      只是他也没想到会这么早就遇到沈初,偏偏他又正好知道叶凡蕴的这个女儿聪明又古灵精怪,已经知道和叶家的关系,还安排了不少事情。
  
      所以这个问题要是换成一般的女孩子问,言学奕也就糊弄过去了。
  
      可是现在他可知道,这小姑娘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回答的不好甚至可能影响很大的那种。
  
      言学奕看着沈初,见到小姑娘眸子里干干净净的,真是特别好看。
  
      就是你知道她好像在套路你,你也不忍心说什么的感觉。
  
      “我……”言学奕想了一下,准备回答。
  
      哪知道切完面条准备煮的沈妈妈正好也听到女儿的提问了,她不同意的出来看着沈初
  
      “小初,怎么这么和长辈说话呢。”
  
      说完以后不好意思的对言学奕说“她年纪小,不懂事,你不用理会她。”
  
      听到妈妈这么说自己,沈初又是眨眨眼“抱歉,我只是好奇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
  
      言学奕可不信这精怪的丫头真的只是为了这个,但他从不是尖锐的人,所以听到沈初这么说之后,也看了一眼正在忙着煮面的叶凡蕴,才道
  
      “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和你现在一样,飞扬而灿烂!”
  
      只是这样简单的两个词汇而已,言学奕甚至没有再多看一眼,可是那眼尾和唇角都浅浅的透着几分缱绻。
  
      似乎刚才那一眼看到的不是已经受尽了男人背叛,生活折磨,历经沧桑的中年妇人,而是还在看那个曾经光彩飞扬的公主般的少女一样。
  
      果然,文人的浪漫呀,沈初承认她被这样的形容给寸到了,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我就替我妈妈也给我自己,多谢言叔叔的夸赞了。”
  
      虽然如此,沈初还是稳稳当当的,好像自己问的问题没有别的意思,认真的道谢。
  
      言学奕只是性情温和,他并不是智商傻。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装模作样的,反而真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叶凡蕴年轻时候的样子,曾经的叶凡蕴也是这样的鲜活又漂亮的呀。
  
      “不用谢,不用谢,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咱们海城大学公认的校花,我可是给你投过票呢!”
  
      言学奕开玩笑的这样和沈初说话,也就把刚才的话题给错开了。
  
      沈初心里微微诧异,看着温和老实的样子,说话做事倒是很有分寸,不是书呆子,比她之前那个亲爹好多了。
  
      沈初还不知道当年叶凡蕴是抛弃了这个男人选择了沈俊伟呢,知道了估计会吐血,沈俊伟除了外表,哪里比得上眼前这个优雅大叔,差远了好吧。
  
      果然没有受过苦的小公主都会犯蠢的被沈俊伟这样的渣男骗么,好在现在沈初不知道,以后知道了再心塞还不迟。
  
      沈初显然对言学奕这个人很感兴趣,赶在沈妈妈做面条的时候就想和言学奕多谈谈呢。
  
      言学奕似乎也知道沈初的意思,也是安安静静的等着和沈初聊,不会避讳自己的心思,可是也不会说表现的过于殷勤。
  
      到底是大家族出身的男人,从容优雅和温和完全就是刻在骨子里,越是相处,越是能感受到这种沉静的魅力。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