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女皇撩夫记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交换

第三百七十五章 交换

    孟夏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道:“应该不是,若是风末不行了,他不会提出换人这个条件的。”
  
      花舞闻言一怔,是这个道理。
  
      灰袍客挥挥手:“你们先看人吧,不过,我先说明,他现在这个状态不是我造成的,是他自己的心魔,反正放你们进去,你们也跑不了。”
  
      东边厢房门口一道光闪过,房间里又传出了咳嗽声。
  
      花舞拉起孟夏就冲了进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窗边有一张床。
  
      红色衣衫的风末躺在床上,正看着他们俩。
  
      “你们来啦,咳咳......”风末说出这句话,就又开始剧烈的咳嗽,眼神里不是欣喜,而是那种淡然的神色。
  
      花舞一瞬有眼泪要涌了出来,她生生地忍了下去。
  
      拉着孟夏的手往床边走去。
  
      边走边给孟夏传音:“他身上也是有灵力波动的,但是很细微,他人怎么瘦成这样啊!”
  
      孟夏默然,并没有回复她。
  
      他伸手搭上风末的脉搏,花舞盯着他们俩来回地看。
  
      风末一直看着她,看的花舞内心一阵惶惶然。
  
      他刚才看向他们俩时是一种淡然的神色,转眼孟夏坐下给他搭脉,他看向花舞的眼神又是炙热的,热的似乎能把人心烫的发疼。
  
      “你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孟夏半晌说道。
  
      风末并不吭声,孟夏伸手从袖口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颗神级培元丹。
  
      他示意风末吃下,风末犹豫起来。
  
      花舞走过来拿起丹药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想死吗?不想死就好好地活下去。”花舞的话,让风末张开了嘴巴。
  
      他听话地咽下去了那粒丹药。
  
      小哪吒在空间里呜呜地哭:“可怜的主人啊,到底是受了多少折磨,凤凰你个二货,你怎没救到我真正的主人啊!”
  
      花舞脑壳痛,这俩就是能添烦。
  
      孟夏把风末扶起来,从他的后背开始输送灵力,主要是把他身体的一切经脉都疏通一遍,也把吃下去的那粒丹药的药性最大化。
  
      花舞把来到这里的事和风末说了一遍,惊心动魄的自然轻描淡写地说。
  
      最终就是告知他把云湘和妖皇他们都抓住了。
  
      但是门外的神使大人却要拿他们来换风末。
  
      花舞相信,风末和妖族的关系绝对还有他们所不知道的内情。
  
      大约有一时辰左右,孟夏收手,风末睁开眼睛。
  
      “你们其实不用来。”
  
      “说的什么话!我们不来,你就在这里等死吗?”花舞有些恼怒,这家伙开口竟然说这句话。
  
      风末呵呵两声,缓慢说道:“风家有个祖传的毛病,就是有多重人格,你知道的,风羽姬当初就是双重人格,她算是风家人里的异数了。”
  
      花舞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难道说妖皇和你和那个傻子也都是多重人格吗?实际上你们是一个人吗?”
  
      风末苦笑道:“你说的对,我们是一个人,在风家也有一条祖训,谁所背负的人格最多,谁就是王者。”
  
      花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啥了?
  
      三重人格已经很匪夷所思了,还有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祖训。
  
      风末叹口气继续说道:“云湘其实没有做错,妖族岌岌可危,很多时候没人做出很有力的决策,你看到的要换个和傻子都是我让云湘从我身体里剥离出去的一部分。”
  
      “云湘找了两具不太有用的身躯,承载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人格,所以,我也就成了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花舞纳闷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说妖族少了你就不行了吗?”
  
      “也不是这样说,和你是长歌大陆的继承者一样,我的命运是要眷顾这里的子民,虽然我出生在长歌大陆,但是终究不是那里的人。”
  
      花舞呃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实际上那个风家的父母和家人也都不是你的血亲吗?”
  
      风末颔首:“是的,只是姓风而已,倒是风羽姬还是妖族的一个不错的血脉,只是她心术不正。”
  
      三个人都默然不说话,花舞还在思索他说的话。
  
      灰袍客走了进来:“怎么样,丫头,我没骗你吧,他是自己的问题,不是说我非要把他囚禁在这里,我这里实际上是他的避风港。”
  
      风末扯了扯唇角:“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
  
      花舞终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手道:“我怎么觉得妖皇和傻子都很不靠谱,为么你自己不去做妖皇呢?”
  
      风末没吭声,孟夏接过了她的话:“他说了半天都是忽悠你的,你也信!”
  
      呃......花舞瞪了风末一眼。
  
      风末勉强勾了勾唇:“他说的你就信他了吗?”
  
      “那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啊!”
  
      灰袍客不耐烦道:“丫头,我和你说,他这个身体在妖族是不行的,妖皇的那个体质很变态,能够压制住很多厉害的大妖,他本人的确是抽出了两种人格,所以,他的这个身体真的不堪大用。”
  
      若说孟夏和风末有可能骗自己,花舞觉得灰袍客说的是对的。
  
      “没关系啊,我们可以再给你找一具身体,你看看娘娘的身体现在多好,又娇又美。”花舞拿古亦瑾来比。
  
      风末苦笑:“像她那样的机缘会有几个人?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呢?”
  
      “哎呀,功夫在于有心人嘛,你怎么就知道找不到呢?”
  
      “不过,说来说去,你们这个朋友啊,他也是自己不乐意做妖皇,是吧,小朋友。”灰袍客嘿嘿两声,风末瞪了他一眼。
  
      “啥意思?”花舞不解。
  
      “嗯,他只要做了妖皇,接受了这个地方的管制和传承,以后他就没有机会再回到你们身边啦,你看看,你们不都为了他找到了这里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花舞默然地看向风末。
  
      “你别听这老头瞎说,我有什么机会回去呢?就我这走也不能走的样子。”风末勉强扯对花舞扯出一个笑容。
  
      灰袍客摇头啧啧两声:“对了,我还听那丫头说,他们要攻打什么地方,这个我都是不管的啦,若是这家伙这种样子,是没办法带队伍攻打什么地方的。”
  
      花舞和孟夏对视了一眼。
  
      “说来说去,云湘把他囚禁在这里,也是为了日后攻打长歌大陆做铺垫的吧。”花舞给孟夏传音。
  
      孟夏颔首,这半天他都没说话,但是他也在分析利弊。
  
      “行了,行了,快把人给我,你们要干嘛就去忙吧。”老头有些不耐烦。
  
      “那神使要保证妖族不会再想着攻打我们那里。”花舞看着灰袍客,她心里想的是怎么把云湘弄残。百镀一下“女皇撩夫记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