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末日崛起 > 第六百四十六章、必先利其器

第六百四十六章、必先利其器

    当——
  
      当——
  
      当——
  
      ……
  
      每一锤子落下,都有一道闪电钻入被捶打的蓝冰铁里面,以雷电之力猝炼蓝冰铁里面的杂质,所谓千锤百炼,就是如此。
  
      石磨大小的蓝冰铁慢慢的变得如同人头大小,最后又缩小了一圈,越到后面,体积减小的越慢,密度越来越高,刘危安承受的反击之力越越来越大。
  
      汗水从他的背上、脸上、额头上一颗颗滚落,还未滴到地面已经蒸发了,负责熔炼的其他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却不愿意离开,都在边上看着,但是又无法靠的太近,中心处的温度太高,加上刘危安捶打散发的热量,白银级的高手都不敢长时间停留,他们都是黑铁和青铜级,靠的太近会被高温灼伤。
  
      站了三天三夜,五个人的心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材料的精纯度决定了弓的品质,每当他们认为蓝冰铁已经提纯到最佳的时候,几个小时之后,发现蓝冰铁又小了一分,他们不断认为,又不断被现实推翻,就这么一直延续。不过这个过程越来越长,最后的一丝,刘危安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当——
  
      当——
  
      当——
  
      ……
  
      蓝冰铁为主体,配以人面蜘蛛的材料,初步提纯都是有五音不全五个人完成的,他们提升到自认为自己的极限就停下来了,接下来的提升都是由刘危安完成。
  
      “塑形!”五音不全等人都是精神一振,这一步也很关键,弓的准确性、耐力、张力……都和此有关。
  
      雷击木锤一锤一锤落下,比之前更加狂暴和威猛,每一次撞击都充满震慑人心的威压,五音不全五人一退再退,最后退出了一百多米,依然感觉头晕目眩,难受无比。
  
      铁疙瘩慢慢变成长条,然后慢慢弯曲,弓的形状逐渐呈现出来,一股澎湃的力量感仿佛苏醒的野兽,溶洞里面的火焰朝着外面扭曲,五音不全等人又惊又喜,弓未成已经有如此气势,一旦弓成,只怕会出现异变。
  
      作为铁匠,打造出来的装备出现异变是对铁匠的至高奖励,很多铁匠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这种境界。这和等级高低没有太大的关系,只和铁匠本来的感悟和打造装备时候的状态有关,看起来简单,里面涉及的东西确实玄奥无比,非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
  
      造型完成之后就应该结束的,但是五音不全五人惊讶地发现刘危安拿出了一直毛笔,在手臂上一划,柔软的毛笔在这一刻变得比匕首还要锋利,他自己的左臂立刻血液直流。刘危安对此视而不见,用毛边沾了沾,在依然红彤彤的弓上刻画起来。
  
      血液和弓触碰的瞬间燃起来了,化作一股白烟。按照道理,这样的温度下,没有任何液体能够留下痕迹,但是刘危安以高深的修为硬是在弓上刻画出了一个阵纹,而这只是开始。
  
      “寒冰符咒!”
  
      刘危安一直以来用的比较少的符咒,相对于寒冰符咒,火焰符咒的更具有威慑力,但是这张弓的材质是蓝冰铁,火焰符咒是明显不合适,只有寒冰符咒才能如虎添翼。
  
      “寒冰符咒!”
  
      “寒冰符咒!”
  
      “寒冰符咒!”
  
      ……
  
      小小的弓上,刘危安刻画不停,一个接着一个飞符咒完成,换做他没有在黑龙城墙上的实践,他绝对不敢这样做,因为任何一个符咒的失败,不仅仅回让整体的符咒失效,而且会影响整张弓的品质,甚至是毁去。但是刘危安偏偏就这样做了,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会成功,更加重要的是此刻的他完全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身体的本能在支配行为动作。他的思维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似醒非醒!
  
      最后他在弓上刻画了28个‘寒冰符咒’,对应天上二十八星宿,然后就是把28个‘寒冰符咒’串联起来,组成一个阵法。单独的符咒,也是有威力的,但是自然比不上阵法的威力,单独的符咒类似于11=2,而阵法的威力相当于11=3甚至是4或者5
  
      这是最难的一步,刘危安只是用了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一气呵成,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随着最后个符咒相连,阵法成!
  
      一股可怕的寒气从弓上散发,表面的符咒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五音不全五人被光芒刺目,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感觉身体一冷,整个人就动弹不得了,睁开眼睛,惊恐地发现,整个溶洞被一层白色的冰霜覆盖,一刹那有化为白雾升腾,冰霜迅速融化,眨眼消失不见,他们身上的冰霜也融化了,整个人被雾气包围,灼热的高温重新占据溶洞。
  
      “上弦!”
  
      刘危安第一次上弓弦,但是他从进入《魔兽世界》以来就弓不离身,弓对他来说就是身体的一部分,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所以虽然第一次上弓弦,却没有半点陌生。
  
      森林外面,平安战队紧张而焦急地等候着,他们是负责保护这里的,防止有魔兽意外闯入,导致炼制失败,也担心心怀不轨的人。
  
      “天怎么突然黑了!”
  
      众人抬头,不知何时,附近的一片天空被黑云笼罩,远处的天空依然晴空,诡异的一幕,让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了不安。
  
      轰隆——
  
      一道天雷落下,击穿了山体直接劈入了溶洞,落在了刚好调试好了的弓上。
  
      弓刹那间绽放出耀眼无比的光芒,有人发光的灯泡,和之前的散发出的光芒不同,之前的光芒虽然刺眼,但是只是亮度高,而这次的光芒不仅刺眼而且充满毁灭性。五音不全五人被光芒扫过,一声不吭直挺挺倒下,魂魄在一瞬间被击碎了。
  
      刘危安浑身巨震,毁灭的力量在毁灭他的魂魄之时脑海突然变成了浩瀚的宇宙,毁灭的力量重新变成闪电,但是可怕的闪电在浩瀚的宇宙星空里面,就好比一根头发丝那么细微,飘着飘着,就消散了。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刘危安看着手上乌漆麻黑的弓,欲哭无泪,本来是冰蓝色的弓,通体半透明,虽然是金属,看起来更像是宝石,散发着夺目的光彩,但是被天雷击中之后,就好比一个美人脸上长着一块难看的胎记,破坏了整体形象。
  
      溶洞里面,熔炉、铁墩,还有一些起的材料全部
  
      被天雷击毁,不能用了,唯有雷击木锤闪闪发亮,吸收了一丝雷电之力,威能提升了一倍。不过,这对五音不全未必是好事,他的境界太低,雷击木锤威能太强,他未必驾驭的了。
  
      走出外面,天空中的乌云在降下雷电之后就消散了,天空恢复了光明。
  
      “公子!”冲上来的平安战队见到刘危安完好无损,都松了一口气,只怪刚才的天雷降世太恐怖了。
  
      刘危安让人把五音不全五个人身上的东西收起来,以便他们复活之后还给他们,自己则走到以便开始试弓。
  
      弓在手上,他感觉这弓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不需要试,他都清楚弓的每一个细胞,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平安战队以为他要感悟的时候,他突然抽出了一支箭。
  
      一支最普通的铁箭。
  
      上弦、开弓、满月、瞄准、射击,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一道电光射向演出,快的像天边的流星。
  
      哆!
  
      箭矢命中了八十多米外的一株大树,四人合抱的大树刹那间被白色覆盖,仔细一看,那白色赫然是冰霜,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下降十几度。
  
      咔嚓,咔嚓,咔嚓……
  
      细微的声音由小变大,肉眼可见的裂缝冲大树的表面浮现,三角的时间不到,大树轰隆倒下。
  
      碰——
  
      大树碎成千百块碎片,平安战队的成员冲上去捡起一块碎片,触手冰冷,叶子都是硬邦邦的。他们回望箭矢掠过的痕迹,所有靠的比较近的枝叶表面都被一层薄薄的冰霜覆盖,久久没有融化。
  
      可怕!
  
      符箭能够拥有这样的威力都十分了不起,而这只是普通的箭矢。
  
      没人注意,大树中箭的位置有一丝焦黑,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是雷电造成的。刘危安睁开了眼睛,弓的射程在150米以内,150-200米威力会下降,超过200米,准头和威力都会大幅度下降。
  
      “公子,这弓取名了吗?”聂破虎羡慕地看着这把弓,能够自动凝聚寒气注入箭矢里面,这样的弓,他还是首次见到。
  
      “冬雷!”
  
      ‘冬雷震震,夏雨雪。’化不可能为可能,就是这把弓的宗旨。
  
      林中忽然传来动静,伴随着还有一声猪叫,充满暴戾。树枝折断的声音迅速朝着这边靠近。
  
      “是鬣齿巨猪!”平安战队猎杀鬣齿巨猪没有五百也有四百五,对它的叫声十分熟悉,话落,一头体型巨大的魔兽冲出来了,獠牙锋利,浑身黑毛,长相狰狞丑陋,不是鬣齿巨猪还有谁?
  
      平安战队的成员还未来得及动手,便看见一道溜光划破虚空,弓弦震动之音传入耳中之时,鬣齿巨猪已经化作了一个冰疙瘩。因为惯性的原因前冲了十几米才停下,身体慢慢龟裂,最大的口子可以伸进去一个拳头,却没有鲜血流出来。
  
      鬣齿巨猪的生机迅速减小,平安战队的成员冲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刚好看见它的眼睛失去光芒。
  
      一箭射杀!
  
      “用你里祭弓,正好!”刘危安很满意,猪肉代表食物,好兆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