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虎假警威 > 第91章 那封信被偷了

第91章 那封信被偷了

林威微微一笑,这太子显然得意太久,把医院当成了兰迪夜总会了,虽然话没说全,但很明显那次袭击刘华风后者肯定知情,就算现在没有证据,但能确认这就够了,这时候他故作生气的大喝一声。
  
  “泰迪猪,你说刘华风那小子哪次命大?我虽然躺在床上,但我还是警察,你给我老实交代。”
  
  太子被询问,他没有不回答的道理,这个时候脑子急速的运转,不管他怎么回答好像都会被林威找到破绽继而追问到底,除非能够避开这个话题,就在这时他身旁的贺清影却是微笑着替他解围。
  
  “哥,太子并无恶意,他这人听风就是雨,其实那个事情他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对,对,我听别人说的,小影说的。”
  
  太子这人真是属猴的,听到贺清影叫林威一声哥,立马顺杆往上爬,虽然这会让梦中女神心生反感,但这也是不再去纠缠这个话题最好的办法。
  
  贺清影秀眉微蹙,面带惊慌,正背对着太子,林威却是看到她的面容突然恢复了笑颜,然后抬头冲自己眨眨眼睛。
  
  “难道贺叔叔说的都是真的?清影妹妹是卧底在太子身旁?”林威略微思索了一下,心中大概猜出个所以,既然太子拿贺清影作挡箭牌,他也没办法在这种时候追根究底。
  
  “这次算你这头泰迪猪命大。”
  
  林威冷哼一句,当然他要为他的好兄弟刘华风找回场子来,一个那么优秀的特警被人说成那小子命大这种话,怎么都会觉得不太自在。
  
  他说这话的同时一直在观察这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除了杨雪外,这些人好像都很紧张,这让他觉得很是奇怪,人的表情可以看出很多语言表达不出来的事情,这对他这个老警察来说再容易不过了,就算贺清影是卧底,所表现出来的表情也不该是惊慌。
  
  “看来得抽空找杨雪谈谈了,她这次去X市回来所表现的和以前简直就像自己不认识一般。”
  
  林威心中嘀咕一句,因为他太了解杨雪了,这个女人以前时不时就会调侃他一句,自己这个时候刚好受伤,据他的判断应该怎么着都会帮太子说话的,事实证明,她不仅没有插嘴,而且面色平静,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眉头一皱还很是厌恶。
  
  “啊,哈哈,林警官,这时候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走。”
  
  太子很是果断,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告辞,然后招呼手下人迅速离开病房,这比让林威下逐客令溜的还快。
  
  其实也怪他轻视了林威,这算是他们之间第一场光明正大的试探交锋,很明显他并没有占什么便宜,毕竟他是民,也可以说是匪,自古匪怕警,这不借机溜的话保不准在谈话过程中就会漏出什么破绽。
  
  “这泰迪猪隐藏的可真够深的。”
  
  病房顷刻间恢复了平静,这时候只剩下林威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自言自语,太子来的可真是时候,他由于身体原因,正没有机会和太子碰面聊聊,没想到后者亲自上门挑衅了,也可以说是落井下石来看笑话来了,可那又如何?
  
  林威呢喃一句,平静的脸庞开始变得严肃起来,这太子带着赵通达前来让他突然想明白了一间事情,国庆节前自己为何那么巧合的出了车祸。
  
  他从经侦大队出发的时候,刚好身后有一个疑似起死复生虎子的人,而在天澜大桥发生车祸的时候却是显得更加巧合,当时渣土车前方突然变道,就算自己小蓝车的ABS系统在紧急情况下出现异常,也不至于让自己追尾重伤差点死亡,而主要的关键还是后方高速冲撞过来的黑色奥迪车。
  
  “看来这个布局的人非常了解我啊。”
  
  林威感叹一句,他觉得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一个完全了解他生活方式的人安排,因为他开车的时候会对突然发生的事情认真思考,思考的话就多多少少会分心,而让他分心的关键点就是那个在他出发去L县时单位外挑衅他的摩托车上的人,也就是和虎子长相极为相似的弟弟小虎。
  
  因为虎子吞氰.化钾死亡一直是让他耿耿于怀,当一个突然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出现时,他怎能不震惊,那个时候更不可能全神贯注的去开车,毕竟他是个普通警察,并不能做到任何时候都可以一心两用。
  
  而奥迪车却是出现的太过巧合,他当时看完车身左侧后视镜变道不成时,右视镜明明看到右侧并没有车速极快的车,想到这里他轻拍了一下脑袋,那辆奥迪车就是原本停在三环和天澜大桥白色连接线上的,当时他和侯宗森在通话,只是撇了一眼便自动忽略了。
  
  林威把事情捋顺了,他明白了,这起车祸事件是精心策划,目的就是想让他死,而且这个人或许专门调查过他的处事习惯和生活方式。
  
  想着想着他脑袋开始迷糊起来,他这次伤势太重,并没有完全恢复,加上一个上午都在接待来探望的人,一直靠在床头,确实有些乏了。
  
  就在林威想睡一会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让原本疲倦的他突然来了精神,顺手把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这是他作为警察那么多年养成的习惯。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朋友基本都会微信联系他一下,如果打到他个人手机上的来电,多少都会有些事情发生,当看到来电是他妈妈的号码时,略微一愣便按下接听键。
  
  “妈,您怎么打电话来了?”林威的状态并不好,说话也不像往常那么铿将有力。
  
  “儿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听你话音怎么这么没精神啊。”
  
  林威的妈妈一下就听出了自己儿子似乎不太正常。
  
  “哦,没有,就是最近工作累了点,没休息好。”
  
  林威连忙座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他出车祸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妈妈,儿行千里母担忧,一个警察在外更加会让妈妈挂念,这种大事他可不愿意五十多岁的妈妈提心吊胆。
  
  “那就好,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声,你爸出事前寄回来的那封信被偷了。”
  
  “什么?”
  
  林威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说话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他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那封信被偷了,预示着藏在暗处的人有什么阴谋一直没有太激进,或许关键点就是他爸爸林卫国的那封信,可他现在还在医院里,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