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快穿系统:国民男神撩回家 >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扶幽番外 7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扶幽番外 7


  
      芈璃被罩在鼎中,却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理会看起来永远笑眯眯的因果,从鼎里面跳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扶幽。
  
      “他呢?人呢?”
  
      芈璃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手脚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血液仿佛被冰雪凝住,慌张到无以复加。
  
      她还是幼崽的时候,便被扶幽收于麾下,扶幽没嫌弃过她爱睡觉,不管她睡成什么模样,他都不计较。
  
      后来她被扶幽拎出了灵谷秘境,她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点儿也不怕扶幽,她本能的觉得扶幽不会欺负她,她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扶幽的掌心。
  
      她疏于修炼,有诅咒术的原因,更多的是天性懒惰,得过且过,从来不曾为了什么拼搏过。
  
      扶幽等了她数万年,她几次下决心勤于修炼,最终还是败给了本性。
  
      她忘不了,化形之日,扶幽高兴的仿佛得了仙丹,大摆宴席,宴请四海八荒十方妖魔,那一日,她是人人盛宠的芈璃仙子。
  
      飞升仙界,扶幽也曾逼迫让她好好修炼,最终却也没狠下心。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和扶幽分离,他们在一起数万年,从来没有厌烦过彼此,她觉得他们还会天长地久下去,包括在秘境中,她也从来不觉得出来会有什么危险。
  
      她相信扶幽,相信有天大的困难扶幽都会撑起来。
  
      然而,她忘了。
  
      这里是仙界,扶幽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绝世大妖,是食物链最低端的存在,即便仙君大圆满,在仙君遍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仙界,也不过是蝼蚁。
  
      扶幽真的消失了。
  
      她觉得心空了。
  
      人长大,只需要一瞬间。
  
      可能失去了,可能得到了,可能顿悟了。
  
      芈璃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容颜,或冷漠,或怜悯,或嘲讽,或麻木,她从来没有将别人的表情看的这样清楚过,扶幽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别人的脸孔是什么样。
  
      扶幽不在了,人情冷暖,汹涌而至,将她淹没了。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像个被拐卖的孩子。
  
      该哭吗?
  
      还是!
  
      该死?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芈璃被罩在鼎中,却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理会看起来永远笑眯眯的因果,从鼎里面跳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扶幽。
  
      “他呢?人呢?”
  
      芈璃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手脚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血液仿佛被冰雪凝住,慌张到无以复加。
  
      她还是幼崽的时候,便被扶幽收于麾下,扶幽没嫌弃过她爱睡觉,不管她睡成什么模样,他都不计较。
  
      后来她被扶幽拎出了灵谷秘境,她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点儿也不怕扶幽,她本能的觉得扶幽不会欺负她,她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扶幽的掌心。
  
      她疏于修炼,有诅咒术的原因,更多的是天性懒惰,得过且过,从来不曾为了什么拼搏过。
  
      扶幽等了她数万年,她几次下决心勤于修炼,最终还是败给了本性。
  
      她忘不了,化形之日,扶幽高兴的仿佛得了仙丹,大摆宴席,宴请四海八荒十方妖魔,那一日,她是人人盛宠的芈璃仙子。
  
      飞升仙界,扶幽也曾逼迫让她好好修炼,最终却也没狠下心。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和扶幽分离,他们在一起数万年,从来没有厌烦过彼此,她觉得他们还会天长地久下去,包括在秘境中,她也从来不觉得出来会有什么危险。
  
      她相信扶幽,相信有天大的困难扶幽都会撑起来。
  
      然而,她忘了。
  
      这里是仙界,扶幽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绝世大妖,是食物链最低端的存在,即便仙君大圆满,在仙君遍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仙界,也不过是蝼蚁。
  
      扶幽真的消失了。
  
      她觉得心空了。
  
      人长大,只需要一瞬间。
  
      可能失去了,可能得到了,可能顿悟了。
  
      芈璃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容颜,或冷漠,或怜悯,或嘲讽,或麻木,她从来没有将别人的表情看的这样清楚过,扶幽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别人的脸孔是什么样。
  
      扶幽不在了,人情冷暖,汹涌而至,将她淹没了。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像个被拐卖的孩子。
  
      该哭吗?
  
      还是!
  
      该死?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芈璃被罩在鼎中,却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理会看起来永远笑眯眯的因果,从鼎里面跳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扶幽。
  
      “他呢?人呢?”
  
      芈璃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手脚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血液仿佛被冰雪凝住,慌张到无以复加。
  
      她还是幼崽的时候,便被扶幽收于麾下,扶幽没嫌弃过她爱睡觉,不管她睡成什么模样,他都不计较。
  
      后来她被扶幽拎出了灵谷秘境,她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点儿也不怕扶幽,她本能的觉得扶幽不会欺负她,她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扶幽的掌心。
  
      她疏于修炼,有诅咒术的原因,更多的是天性懒惰,得过且过,从来不曾为了什么拼搏过。
  
      扶幽等了她数万年,她几次下决心勤于修炼,最终还是败给了本性。
  
      她忘不了,化形之日,扶幽高兴的仿佛得了仙丹,大摆宴席,宴请四海八荒十方妖魔,那一日,她是人人盛宠的芈璃仙子。
  
      飞升仙界,扶幽也曾逼迫让她好好修炼,最终却也没狠下心。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和扶幽分离,他们在一起数万年,从来没有厌烦过彼此,她觉得他们还会天长地久下去,包括在秘境中,她也从来不觉得出来会有什么危险。
  
      她相信扶幽,相信有天大的困难扶幽都会撑起来。
  
      然而,她忘了。
  
      这里是仙界,扶幽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绝世大妖,是食物链最低端的存在,即便仙君大圆满,在仙君遍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仙界,也不过是蝼蚁。
  
      扶幽真的消失了。
  
      她觉得心空了。
  
      人长大,只需要一瞬间。
  
      可能失去了,可能得到了,可能顿悟了。
  
      芈璃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容颜,或冷漠,或怜悯,或嘲讽,或麻木,她从来没有将别人的表情看的这样清楚过,扶幽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别人的脸孔是什么样。
  
      扶幽不在了,人情冷暖,汹涌而至,将她淹没了。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像个被拐卖的孩子。
  
      该哭吗?
  
      还是!
  
      该死?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芈璃被罩在鼎中,却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理会看起来永远笑眯眯的因果,从鼎里面跳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扶幽。
  
      “他呢?人呢?”
  
      芈璃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手脚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血液仿佛被冰雪凝住,慌张到无以复加。
  
      她还是幼崽的时候,便被扶幽收于麾下,扶幽没嫌弃过她爱睡觉,不管她睡成什么模样,他都不计较。
  
      后来她被扶幽拎出了灵谷秘境,她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点儿也不怕扶幽,她本能的觉得扶幽不会欺负她,她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扶幽的掌心。
  
      她疏于修炼,有诅咒术的原因,更多的是天性懒惰,得过且过,从来不曾为了什么拼搏过。
  
      扶幽等了她数万年,她几次下决心勤于修炼,最终还是败给了本性。
  
      她忘不了,化形之日,扶幽高兴的仿佛得了仙丹,大摆宴席,宴请四海八荒十方妖魔,那一日,她是人人盛宠的芈璃仙子。
  
      飞升仙界,扶幽也曾逼迫让她好好修炼,最终却也没狠下心。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和扶幽分离,他们在一起数万年,从来没有厌烦过彼此,她觉得他们还会天长地久下去,包括在秘境中,她也从来不觉得出来会有什么危险。
  
      她相信扶幽,相信有天大的困难扶幽都会撑起来。
  
      然而,她忘了。
  
      这里是仙界,扶幽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绝世大妖,是食物链最低端的存在,即便仙君大圆满,在仙君遍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仙界,也不过是蝼蚁。
  
      扶幽真的消失了。
  
      她觉得心空了。
  
      人长大,只需要一瞬间。
  
      可能失去了,可能得到了,可能顿悟了。
  
      芈璃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容颜,或冷漠,或怜悯,或嘲讽,或麻木,她从来没有将别人的表情看的这样清楚过,扶幽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别人的脸孔是什么样。
  
      扶幽不在了,人情冷暖,汹涌而至,将她淹没了。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像个被拐卖的孩子。
  
      该哭吗?
  
      还是!
  
      该死?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
  
      芈璃被罩在鼎中,却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理会看起来永远笑眯眯的因果,从鼎里面跳出来,四处张望着寻找扶幽。
  
      “他呢?人呢?”
  
      芈璃的声音有一些发颤,手脚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血液仿佛被冰雪凝住,慌张到无以复加。
  
      她还是幼崽的时候,便被扶幽收于麾下,扶幽没嫌弃过她爱睡觉,不管她睡成什么模样,他都不计较。
  
      后来她被扶幽拎出了灵谷秘境,她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点儿也不怕扶幽,她本能的觉得扶幽不会欺负她,她最安全的地方永远是扶幽的掌心。
  
      她疏于修炼,有诅咒术的原因,更多的是天性懒惰,得过且过,从来不曾为了什么拼搏过。
  
      扶幽等了她数万年,她几次下决心勤于修炼,最终还是败给了本性。
  
      她忘不了,化形之日,扶幽高兴的仿佛得了仙丹,大摆宴席,宴请四海八荒十方妖魔,那一日,她是人人盛宠的芈璃仙子。
  
      飞升仙界,扶幽也曾逼迫让她好好修炼,最终却也没狠下心。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和扶幽分离,他们在一起数万年,从来没有厌烦过彼此,她觉得他们还会天长地久下去,包括在秘境中,她也从来不觉得出来会有什么危险。
  
      她相信扶幽,相信有天大的困难扶幽都会撑起来。
  
      然而,她忘了。
  
      这里是仙界,扶幽不再是至高无上的绝世大妖,是食物链最低端的存在,即便仙君大圆满,在仙君遍地走,仙王多如狗的仙界,也不过是蝼蚁。
  
      扶幽真的消失了。
  
      她觉得心空了。
  
      人长大,只需要一瞬间。
  
      可能失去了,可能得到了,可能顿悟了。
  
      芈璃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容颜,或冷漠,或怜悯,或嘲讽,或麻木,她从来没有将别人的表情看的这样清楚过,扶幽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别人的脸孔是什么样。
  
      扶幽不在了,人情冷暖,汹涌而至,将她淹没了。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像个被拐卖的孩子。
  
      该哭吗?
  
      还是!
  
      该死?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
  
      因果目光怜悯的看着芈璃,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跟我走吧!”
  
      “扶幽呢?”
  
      芈璃的眼睛亮了起来,眼前人救了扶幽,他一定知道扶幽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