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杀剑诀 > 第五十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五十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箭矢破空之声再次袭来。
  燕山展开身形,朝着一个方向极速掠去。
  这时,一青一绿两道身影从西边杀入弓弩手中。剑光闪过,鲜血飞溅,数人横死当场。弓弩手连忙后撤,同时,一队杀手迎了上来。这一青一绿两道身影哪肯甘休,快如鬼魅,如影随形,一路掩杀,弓弩手伤亡惨重。
  另一边,燕山也杀入弓弩手中。黑色剑影闪动,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如地狱镰刀,不断地收割着生命。
  片刻之后,手持各种兵刃的杀手也加入了战圈。霎时间,刀光剑影,暗箭频发。
  李若仙和马步遥神色凝重,身形飘忽,不断在人群中来回冲杀,不敢丝毫停留。
  燕山沿着奇异的轨迹在人群中游走,如闲庭信步,谈笑之间,取人性命。
  不知不觉中,鲜血染红了荒草,浸湿了土地。不断有人冲杀,不断有人倒下,前仆后继。
  三十丈外,数百杀手神色冷漠,严阵以待。阵形中央,一个锦袍男子和四个紫衣人静静观望,目光平静,泛不起一丝波澜。
  时间流逝,鲜血飞溅,已有四十七人死在了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之下,燕山额角渗出了汗水。如此情形之下,体力、内力和精力的消耗都极为严重。燕山神色淡然,体内战意汹涌,一往无前。突然,两道凌厉的杀气袭来,两柄长剑迅如疾风,分别刺向燕山的背心和咽喉。两道寒光闪过,燕山从原地消失,只留下一道残影。两柄剑不屈不挠,如附骨之蛆,紧随其后。瞬息之间,战局逆转。两个杀手强者加入战圈之后,燕山身形受制,险象环生。
  李若仙和马步遥联手对敌,已有六十六人倒在她们脚下。体力与内力消耗极大,二人在招式变换间出现了一丝破绽。短时间内,这一丝破绽可凭借身法和步法来弥补。但面对两个杀手强者和茫茫多的杀手,二人已觉力不从心。
  这时,任家三兄弟和李仁道杀出,去相助李若仙和马步遥。四人展开三才归一阵,如下山猛虎,势如破竹。
  另一边,石中玉和石中天带领几个好手杀出,去相助燕山。
  战圈之内,燕山、马步遥和李若仙压力稍减,短时间内不至于落败。
  锦袍男子冷笑一声,淡淡道:“有劳天猛、天勇两位堂主,去斩下那几人首级。”
  两个紫衣人领命而去。
  忽然,一道人影倏然而至。北宫暮歌挡在了两个紫衣人面前。
  两个紫衣人目露寒光,二话不说,直接出手。一把大刀凶猛霸道,力劈而下,直取北宫暮歌头颅。一对流星锤快如闪电,寒光闪过,直取北宫暮歌前胸。
  北宫暮歌漠然一笑,精气神瞬间提升至巅峰状态,灰色长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他神情孤傲,目空一切,茫茫天地间,唯我而已。刹那间,他身上散发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气势,四下蔓延,直入两个紫衣人的内心深处。
  两个紫衣人心神一凛,动作出现了一丝停滞。
  北宫暮歌神态威严,一剑刺出,势如惊雷。
  一道寒光闪过,两颗头颅斩落,鲜血喷涌而出。“当啷”几声,大刀和流星锤都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一阵尘土。
  残剑两位堂主被一招斩杀,令人匪夷所思。所有杀手不觉脊背发寒,心生怯意。锦袍男子和其余两名紫衣人望着北宫暮歌,脸色骤变。
  锦袍男子沉声道:“放箭!”
  霎时间,数百根箭矢飞向了北宫暮歌。箭矢射入泥土,溅起了一阵尘土。片刻之后,尘埃落定,北宫暮歌已不知去向。
  忽然,一阵猛烈的箭矢破空之声响彻云霄。
  锦袍男子心下大骇,沉声喝道:“举!”
  霎时间,数百盾牌举起,在杀手阵列上方形成了一层防护。箭矢落在盾牌上,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
  紧接着,又是一阵猛烈的箭矢破空之声传来。
  锦袍男子大喝道:“散!”
  这一次,箭矢从四面八方射来。随着一阵惨叫,数十人中箭倒地。
  锦袍男子怒不可遏,面目狰狞,沉声喝道:“突!”
  霎时间,数百杀手四下冲杀,如洪水猛兽,声势骇人。
  一阵阵猛烈的箭矢破空之声此起彼伏,不断有杀手倒下。但是,他们毫不畏惧,一往无前,视死如归。
  终于,短兵相接。杀手与兵士交上了手。兵士英勇,杀手狠辣,俱是以死相拼的打法。
  兵士如潮水般涌来,对燕山三人的合围之势瞬间冲散。
  燕山淡然一笑,黑色剑影闪过,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划过了一个杀手强者的咽喉。
  另一个杀手强者急忙后掠,燕山如影随形。追出三丈,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刺入了杀手强者背心,穿胸而出。
  燕山盯着锦袍男子,暗自调息。马步遥和李若仙也已斩杀两个杀手强者,掠到了燕山身旁。
  一个紫衣人沉声道:“护法,大势已去,撤吧!”
  锦袍男子轻叹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这时,完颜兄妹一路掩杀而来,挡住了锦袍男子的后路。
  “护法,我们拦住他们,你先走。”话音未落,两个紫衣人杀向了完颜兄妹。
  锦袍男子最后望了一眼燕山,便极速掠去。
  马步遥和李若仙刚要去追,却被燕山拦住了。
  燕山轻声道:“徒劳而已。”
  李若仙和马步遥同时白了燕山一眼,轻笑道:“谁说我们要去追的?我们是去帮完颜兄妹。”
  燕山莞尔一笑,也杀向了两个紫衣人。
  两个紫衣人以二敌五,对手又有兵士助阵。二人苦苦支撑了一刻钟,终究是死在了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之下。
  战场之上,杀手与兵士拼死搏杀。不断有杀手倒下,也不断有兵士倒下,血流成河,惨烈异常。
  见状,燕山一声长啸,拖着疲惫的身体又杀向了战场。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如地狱屠刀,所过之处,头颅肢体斩落,血腥残忍。
  其余四人也不甘落后,挥剑杀入了阵中。
  此刻,大局已定,胜负已分。不过,每一场战役并非只有胜负这么简单。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是一种无奈。每一个兵士都有血有肉,曾同生共死。沙场之上,一个素不相识的同袍甚至比亲人还要可贵。
  不知过了多久,杀手尽数剿灭。战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声音在山间回荡,响彻云霄,久久未绝。
  燕山淡然一笑,倒在了血泊中,意识渐渐模糊。
  完颜亮瘫坐在地上,神色激动。
  李若仙、马步遥和完颜雪儿相互靠在一起,已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