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VOL.对局
    刀剑闪耀银光。
  
      月色被冷光拖拽,透出清凛又锐利的寒意。
  
      伴着樱花飞舞,乘着夜风,四名剑士各自挥舞着剑刃,战成一团。
  
      冲田总司抽身退开,双手持剑横过脖颈,刀刃上能隐约看见她锐利的眼神。
  
      天才少女剑士深呼吸一口,深刻了解自己肺病会在意外的时候造成影响的她,为了不让自己的挥剑过程中被阻断,往往会这样深吸气。然而实际上,这样只会刺激肺部,导致肺病更容易发作。
  
      深吸,慢吐,在这樱粉色的夜幕下,仿佛连她的呼吸都染上了樱粉色。
  
      指尖稍微用力,双眸眼神越发灵犀,冲田总司脚尖一个点地,整个人离弦之箭似的飞速冲向自己对面的敌人。她身上白色的剑术服在超高的速度下简直像是一条光带,手中拖拽摇曳的银光化为疾驰的蝴蝶。
  
      然而正站在她对面的男人只是垂剑立着,看他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简直像是普通的来赏花弄月的一般。
  
      微眯的眼眸中透出一点浪漫的情怀,青年剑士只是抬着头,眺望着圆月。
  
      冲田总司的剑刃疾驰,正要切在他咽喉的时候,忽然往旁边一拽,突刺化为横扫,快速的横切一下撞上旁边飞驰过来的剑刃。
  
      那是同为武士刀的剑。
  
      身穿飞驰清凉,配着日式大铠特有的编织护肩甲片的黑发少女,身影犹如灵活的狸猫一样,从斜地里飞了过来。
  
      这是四人的乱战场合,不但要对应自己的对手,还要注意周围的情况。
  
      刚刚,这名狸猫一样的少女剑士就是被她的对手给击飞了,一看冲田总司也在,就顺手攻击了她一下。
  
      而在她的对角线上,高举着金银双色骑士剑的蓝衣青年,正带着得意的笑容,重摆架势,向着刚刚冲田总司没有能成功对应的剑士,佐佐木小次郎冲了过去。
  
      这次,是三名日本天才剑士和八木雪斋的混战。
  
      冲田总司,源义经,佐佐木小次郎,都是被冠以天才之名的剑术名家,剑术路子也各不相同,源义经是武士,剑术更偏向于斩杀更多的人,招数要凶狠很多,而且往往顾虑着周围各个方向的攻击。冲田总司的剑则更多的偏向于刺杀,利用自己的速度扰乱敌人,从死角发动必杀的一击。而佐佐木小次郎则充分利用起自己的长刀优势,长度配合技术,融合起来诞生的,就是让人很难应对的特别剑术。
  
      八木雪斋曾经无比崇拜过这三名剑士——毕竟人都有个中二时期,男孩子肯定都有一个时期,会对武器啊战士啊名誉啊什么的特别在乎。然后会疯狂搜集各种武器的传说,各种骑士啊武士啊或者别的战士啊的传闻。
  
      而现在,能作为一介亚从者,能和这三人对局,可以说,算是他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一战了。
  
      而且,以他现在的灵基水平来看,他也确实有和三人对抗的资本。
  
      刚刚掀飞了牛若丸就是很好的例子。
  
      现在他正冲着小次郎冲了过去,和冲田总司类似的身法使出来,脚尖一点,仿佛青色闪电一般碾碎地面。
  
      佐佐木小次郎也不动身,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似的,然而手腕轻轻抬了一下,手里长刀向着八木雪斋的咽喉就是一刺。
  
      这一击的动作实在是过于随意,看上去就好像是要捏住风中飞舞的樱花一般,然而动作缓慢,剑招却急的很,一缓一急带来的是剧烈的不协调感。
  
      八木雪斋一个没拿捏好,喉咙被他狠狠刺了一刀。
  
      然而,剑刃抵在喉结上,没有进入分毫。根本无法切开他的皮肉。
  
      和齐格飞相似的能力,恶龙的血铠。
  
      同样被法弗纳的鲜血侵染了全身的少年,浑身皮肤以及化为了宝具等级的铠甲,想要突破,就需要更加优秀的武器或者是超越他防御力的怪力才行。
  
      可以说,八木和齐格飞,正是这种日式剑豪最大的敌人。
  
      日本刀因为自身的设计原因,刀刃锋利,刀身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固。往往需要寻找一击必杀的空隙。日本刀的流派,往往都是研究如何更有效率的切杀敌人,而不是连人带铠甲一同切开——这样武士刀会先一步被敌人铠甲崩到卷刃的。
  
      小次郎到是也不气恼,仿佛闲庭闲步一般,向着他身边一个侧步,绕开他的攻击,刷刷又是两剑砍在他脚踝。八木正要回身一剑,小次郎已经拖着剑刃又闪到了他的面前,刀刃在他肋下狠狠划了一刀。
  
      不过瞬息的功夫,就在他双脚和肋下各自留下了一条刀痕,切开了靴子和衣甲。
  
      如果他没有血铠,怕不是早就鲜血狂涌了。
  
      八木心里一凉,知道这是小次郎在指导自己,没有认输。
  
      小次郎反正伤不了他,索性就把他当做是试刀石,或者是当做一个不会坏的沙袋,拿他喂招,明明刀身纤长,攻势却迅猛如雨,简直比小太刀的攻势还要迅猛!
  
      雨点一样的攻击从八木的周身各处落下,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八木只要是试着用臂力直接打飞他,小次郎一定先一步利用自己的速度进行规避。
  
      而且,他的剑刃上,仿佛有一种……淡淡的光晕,让人光是盯着看,就觉着头脑发晕,难以捕捉。
  
      之前跟牛若丸对战的时候也是类似的场合,不过单方面被压着打了百十招,八木到是渐渐习惯了她的攻势,找了个机会,把她给撞飞了。
  
      可跟小次郎的战斗,不管怎么认真的眯起眼睛,不管怎么认真的解读剑势,都无法适应他的剑术。
  
      他身上的剑术服都被切得粉碎了,还是无法适应。
  
      只能说,佐佐木小次郎在技术上就有不同的地方?
  
      还是说,是因为天才剑豪和assassin职介相性良好?
  
      这八木雪斋就不得而知了。
  
      樱花之下,四人的乱战持续着,在迦勒底的训练室里,四名从者一直战斗到最后……
  
      没有意外,是八木的获胜。
  
      因为这三人都缺乏击破他铠甲的手段。
  
      就好像游戏里有人开了锁血外挂一样,其他人只有输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