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斗罗大陆之冰凰斗罗 > 第二百十八章 修剑日常

第二百十八章 修剑日常


  穷山恶水,剑峰之上。
  雪泪寒盘膝坐在巅峰,已他的位置,可以纵览整座剑城。
  但是这个位置也非常危险,原石十分润滑,稍有不慎就会摔下山涧,成为一具无名尸骨。
  如今雪泪寒的魂力已经到达了七十四级,他没有可以的去修炼魂力,而是将自己的重心,再度转移到了剑上。
  雪山剑,雪杀剑,杀伐之剑,红尘剑,逍遥剑。
  还有他还未学会的,那来自于裁决神传承的,裁决之剑。
  雪泪寒吹着冷风,心底不泛一丝波澜,思考着他着一生为止,自创,或是学习道的剑法。
  这代表了五个自创魂技。
  越走到高处,雪泪寒才明白到魂技对一个魂师的重要性。
  他能够越级急败魂斗罗,除了和他人联手之外,除了动用了来自冰神的力量外,他那极致之冰上的四个闪烁的魂环功不可没。
  看来是时候修炼修炼魂技了。
  雪泪寒呼出一口冰凉的口气,看着天边的云彩,对于未来不禁感到一阵迷茫。
  虽然说现在正是喘息,然后将自己变强的良好时机,但是雪泪寒却不禁的感到了茫然。
  自己做的事,大多都是对的吗?
  而雪泪寒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这一番迷茫。
  在宗门,老师,学生,弟子,朋友,兄弟,甚至是敌人心中。
  雪泪寒就是带着平淡微笑的,拥有剑武魂的天才青年。
  而那一丝丝迷茫,则是永远不该泄露的。
  他转了转头,随即回过神来,脸上挂着一丝潇洒的笑意。
  短暂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是时候继续修炼了。
  想到这里,他从高峰一跃而下!
  感受着自由落体的爽快感,雪泪寒哈哈一笑,接着冰凰的翅膀随即显现。
  双翅一挥,雪泪寒顺着风滑翔着,不一会儿就飞入了属于他自己的修炼场。
  看着那满室带着明显冰冻或是剑痕的裂口,雪泪寒抽了抽嘴角,看来又需要修一次了。
  那前来维修的工人也不是第一次冲他吐槽了。
  “今日的训练开始吧。”他喃喃自语道。
  随即,他站在原地,第一魂环微微闪烁。
  “寒冰斩!”
  。。。。。。
  太阳已经西沉,照耀着剑峰,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雪泪寒使用了最后一便魂技,将整个修炼场摆放着的训练用稻草人尽皆斩了个干净。
  不得不说,开启了青蔷薇领域后,他的魂技都被微微增幅了。
  虽说没有七宝琉璃塔或是九宝琉璃塔辅助的厉害,但是也有一定的提升。
  雪泪寒喘出一口浊气,接着收心,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眼前漂浮的剑上。
  “。。。”
  他看着青蔷薇之剑,接着再次使用魂力开始使用剑。
  不过这次,他没有使用魂技。
  对于他的训练,可以说是项目种类繁杂极多,既要完成原本魂技的修炼,又要精进自己的剑道修为。
  可以说是一天下来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训练弟子。
  他们几位高层和长老乃是两人教导一天,剩下的时间则交给弟子们自己去发掘自己剑中的奥妙了。
  那被魂力驱使的剑回到他的面前,雪泪寒睁开双眼,望向修炼场的大门。
  他听见了来人。
  剑无痕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又惊又喜的神情。
  雪泪寒见对方有这神情,便心中知道肯定是好事。
  “无痕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脸喜色?”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距离我们最近的武魂殿势力下的中等宗门日月门最近准备张开收弟子的大会。他们是武魂殿势力,但是在那一块势力的名声很大,所以很多人也会前往日月门拜师。”
  “所以呢。。。无痕大哥你难道还想抢强弟子不成?”
  雪泪寒看着有些兴奋的剑无痕,无力的吐槽道。
  “日月门我听说过,虽然投靠了武魂殿,但是在民众之间名声相对要好些,我们就这样贸然的前去拉人,搞得像我们是恶人一般。”
  “所以以后做事都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出发,让平民的心中知道我们是善,不是恶。”
  剑无痕脸色有些尴尬,抓了抓头,“额,我只是有些兴奋,毕竟能够挖个角也是不错的事情。”
  “还有五个月时间,我们的名声就响彻整个大陆了,在此之前不用拘泥于这种小事。”
  雪泪寒平和的笑了笑,“保持一个平静的心才是我剑的道路,虽然无痕大哥的剑和我的剑不同,但是还是静心为妙。”
  剑无痕被雪泪寒说的微微脸红,但是却没有任何不服。
  虽说在魂力的境界上,剑无痕比雪泪寒强大的多。
  但是单纯的在剑道造诣上,剑无痕远远不如雪泪寒。
  毕竟当时年仅六岁的雪泪寒对于剑学习程度之快就连剑斗罗尘心都赞叹不已。
  “过一周我就要去带弟子修炼了,顺便看看你们和长老们到底教导的如何。”
  雪泪寒露出一丝微笑,让剑无痕不禁抹了抹鼻子。
  “那宗主,我先去修炼了,明日轮到我来教导弟子们。”剑无痕微微拱了拱手,在雪泪寒平静的注视下,走出了雪泪寒的修炼室。
  他刚才略微被雪泪寒一点拨,感觉自己的剑似乎动摇了起来,再这样不去修炼,有可能错过一个很大的,剑道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雪泪寒看着剑无痕宛如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笑了笑。
  接着将双目合上,那柄青蔷薇之剑则继续灵动的漂浮着。
  。。。。。。
  午夜,当雪泪寒再度睁开双眼时,门外已是一片寂静。
  他结束了一日的修炼,站起身来,揉了揉饿着的肚子,推门而出。
  雪泪寒的修炼室和他的石屋紧紧靠在一起,而两座建筑几乎都在剑峰的顶端,从窗外望去就只能看见白云的那种高度。
  他一溜烟的走下山,去膳食堂看看那些弟子从村民的手中到底买回来什么好菜。
  在这里他不得不夸奖一声血浪的管理能力。
  从村子里找了几个做饭那手的妇女,专门负责膳食堂。
  原本鬼冥剑派门下弟子有时候也会去帮一把手。
  “希望能有点能填饱肚子的。”
  雪泪寒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