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的次元聊天室 > 第174章 棒球投手

第174章 棒球投手

    第174章棒球投手
  
      白阳斜射入球场,晃耀人的眼睛,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焦躁和压抑。五月的天气还算有些凉爽,焦距了全场视野的投手额头滑下一滴热流。
  
      投手的兴趣不是棒球,最起码一开始不是。只是有一天被老师发现了天赋。说起来也不是那么戏剧,说是“发现天赋”,其实只是嫌麻烦隔空往垃圾堆里投空易拉罐,本以为会被狠狠训斥一番,却被拍着肩膀说“投的很准嘛”,然后不知怎么就加入了棒球社。
  
      也许真的是天赋,无论是投球的速度还是准度,只要经过一番训练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超过久经训练的前辈们。
  
      所以,在规矩森严、前后辈分明的棒球社团,作为后辈的自己才能站在这个位置,带领学校进军甲子园。
  
      一年的努力与汗水,日复一日的早起和训练,一场又一场付出与拼搏,棒球是不是兴趣已经不重要了,它已经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与理念中。
  
      比赛已经到了塞点,他手中紧握的希望与荣耀,这一球,决对不容有失。
  
      阳光在投手眼中变得炽热起来,额头上的汗滴顺着脸颊滑倒下巴,滴落到赛场,打湿了黄土。
  
      “叶悠,你说哪个学校能赢?”
  
      埋头看书的叶悠抬起眼睛,扫了一眼场内。
  
      “投手明显心率不齐,呼吸紊乱,肌肉紧绷,眼睛虽然静盯着球棒,但毫无光泽,显然脑袋空空,思维僵硬。他太,这一球,很有可能会失误。”
  
      叶悠右手边的霞之丘摸着下巴,注视着场中犹如绿豆大小的人影:“还真能编,您看得清吗?”
  
      “那要打赌吗?”接话的是穹,她坐在叶悠的左手边。三人特意选了较为空旷的位置,毕竟只是名不见经传的预选赛,还有很多座位没有卖出去,来的大多数是本校学生和家长。
  
      “赌什么?”
  
      轻小说家对于有起伏的发展永远保持充沛的精力。
  
      “如果那位投手输了的话,就在社团活动教室挂一幅字,「即使离群索居,我们也并不孤独」。”
  
      斯拉。
  
      正在翻着书本的叶悠,手一抖,把书页撕下一角。
  
      “怎么了?”霞之丘望过来。
  
      叶悠嘴角咧了咧,看了穹一眼,女孩纯真的大眼睛无辜眨呀眨。
  
      然后说道:“真是糟糕,这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三倍偿还就行了。”霞之丘不以为意。
  
      “不是这个问题,是信誉度,我的积分马上就要累计到第一了。”
  
      “马上就要投球了哦。”穹插入进来,“前辈,赌吗?”
  
      穹加入文学部的时候就提出过,但终究还是没有实行。首先要找到写字的人,然后装裱起来,太麻烦。
  
      霞之丘狐疑的看了叶悠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接下穹的赌约。
  
      “好呀,如果他输了的话,姆嗯……就想办法让你哥哥也加入社团吧。”
  
      “干嘛扯上我,再说就算加入社团我也是幽灵成员啊。”叶悠合上书本,虽然可以从闹市中取静,但这两位实在无法让人静心。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只是大家在同一个社团不是更有意思吗?这可是你组建后宫的绝佳机会哦?”
  
      霞之丘饱满的胸脯前倾,诱惑的说道。
  
      “投球了。”叶悠高声说道,将两人的视线引向球场。
  
      嗖的一声,球棒挥空了。
  
      但白色的棒球也没有飞向捕手,它以偏离超过15°的斜线飞向场外。
  
      “投歪了!差这么多?”
  
      然后霞之丘就看到投手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空来一般双膝跪倒在地,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场中穿着白色球服的队员高高向上丢起球棒和手套,奔跑着拥抱在一起,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黑色制服的成员,他们像是游魂一般漫无目的的飘荡在球场,又或者直直的站在原地。
  
      输了。
  
      似乎有一种悲伤的颜色透出来。
  
      那股透出来的伤感和另一队溢出来的喜悦让霞之丘深深受到感动,她猛的站起来,张开双手。
  
      “这就是青春啊,青春!大家为了同一件事情而努力,为了同一件事情而高兴,为了同一件事情而流泪!啊啊啊,对!对!就是这种感觉,不行了。要溢出来了,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
  
      叶悠看着兴奋的霞之丘,虽然理解她的心情,当灵感枯竭又文思泉涌的时候大概都是这种感觉,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但还是不能对黑丝学姐的举动表示赞同啊。还好周围没有人,否则自己肯定会被打上“和痴女一起的奇怪的人”标签。
  
      “那个,你先坐下来好吗?”叶悠摁住她的肩膀。
  
      “嗯,还是先想好找哪家设计公司吧,那句话我要挂在活动室最显眼的地方。”穹拨弄着头发,轻声说道。
  
      “当然没问题,我们先下去吧。”
  
      霞之丘又站起来,超场下走去。
  
      “你想要干什么?”叶悠拉着穹无奈的跟在后面。
  
      “当然是取材啊,我要更近距离的观察,叶悠,你们快来。”
  
      霞之丘面对叶悠时有时候总是很任性,似乎不知道“给人添麻烦”是什么意思。
  
      “喂,你慢点,走丢了我可就直接回去了。”叶悠在后面喊到。
  
      场内球员都陆陆续续去更衣室换衣服,相互鼓励也好,畅销未来也好,那里都是队员们交流的好地方。
  
      霞之丘带着叶悠来到了场下的走廊,朝更衣室走去。
  
      “原来工作人员不会阻拦的吗?”宽阔走廊光滑的地板映着白炽灯,穹好奇伸着脖子。
  
      “又不是什么大型比赛。说到底,这也只是高中生的娱乐活动而已,就算是真正甲子园也不能代表就能成为职业队员。”叶悠笑着说道。
  
      三人在空旷的走廊前进,就在离更衣室只有数部距离的时候,从门缝里传来嘲笑声和闷响声。
  
      “什么全社最有潜力的投手啊,简直就是一坨狗屎!”
  
      “靠着向老师卖乖,恬不知耻的将浩田大哥挤下来,居然就投出这种球!”
  
      “你这只右手,我看还是不要的好。”
  
      (这几天在三亚,15号回去。手机码字,思绪不连贯,而且也不习惯,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