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锦绣凰荣 > 第245章 秘辛往事

第245章 秘辛往事

云紫莹没来由地恐惧,颤着声音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可我有!”云蘅欺近一步,盯着她。
  
  “你,你要和我说什么?”
  
  说什么?
  
  说她上一辈子是如何同凌希烨暗度陈仓,又如何算计她将她出卖给皇甫越人?
  
  说她如何不顾及姐妹之情,背叛她加害她,伙同凌希烨那个畜生一起断她手筋脚筋,最后……杀了她腹中的孩子……
  
  恨意如同一杯酵酿了许久的苦酒,咽不下去,反逼出心头的血气。
  
  云蘅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却问道:“我的父亲究竟是谁?”
  
  她没有忘记,前世云紫莹曾告诉她那个所谓的秘密,“你并不姓云……”
  
  云紫莹一震,表情惊惶无比,却偏偏没有困惑不解,这说明她的确是知道些内情的。
  
  “你说什么?”云紫莹恼恨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如今你成了郡主了,眼见着我云家都成了阶下囚,正好趁机摆脱了我们?哼,休想!”
  
  云蘅弯腰凑近她,眯着一双眼,眸中掠过一丝嗜血的杀意,骇得云紫莹浑身发抖。
  
  云蘅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狠狠道:“云紫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你敢!我可是云家嫡女,是你的长姐,啊——”云紫莹痛得浑身痉挛起来,两只手腕上被狠狠划过一刀,鲜血迸溅到云蘅带着笑意的脸上,可怕极了!
  
  “贱人,你竟敢如此对我!”云紫莹撕心裂肺地吼叫。
  
  “痛了吗?你还觉得我不敢是吗?你这一双手手筋已断,算是废了!若还是不说,我便再划了你的双脚,叫你永世做个废人!”云蘅的声音很轻,可这一回云紫莹再不会怀疑她的说到做到,这双眼睛燃烧着无边的仇恨似乎要将她吞噬。
  
  云紫莹是真的怕了,她呻吟着,愤怒着,眼看那白刃一闪,就要落到她的双脚之上,终不得已道:“我曾听爹和娘说道,当年卿娘重伤昏死在眠花江畔,被琉璃坊的人捡了回去,救活后便成了琉璃坊的花魁。当年圣上血气方刚一时兴起曾带着我爹一同微服逛窑子,哪知见到卿娘后一发不可收拾三天两头便往琉璃坊跑,此事最后被太后知晓,为保皇上清誉我爹只好替圣上遮丑,说是自己看上了烟花女子,还硬着头皮将卿娘娶回家。”
  
  云蘅没想到这段往事竟会是这样,一时眉头皱得紧紧。
  
  “……可是卿娘入府后才被发现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可是我爹之前压根就没有……”云紫莹说到这里有些不甘心:“云蘅,你真是好命!”
  
  云蘅知道她的意有所指,若真是像云紫莹所说的那样,她云蘅弄不好还是皇上的私生女?!
  
  太过荒谬了!
  
  “胡说,我娘难道没有过解释吗?”
  
  云紫莹讥笑道:“你可别不信!你娘当年重伤被救后时前尘尽忘神志不清,前几年空有美貌却痴痴傻傻,要不然怎么会平白给琉璃坊弄去做了花魁呢?便是她自己都说不出来你究竟是谁的种!我爹把你娘和你留下来,就是怕圣上哪一日又想起了卿娘追究起来没法交差。可是没想到皇上身边美女如云,一代新人换旧人,早就把当初琉璃坊的往事忘得干净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娘当年是妓子,相好过的不知凡几,你究竟是谁的种谁也不确定呢,便是你如今向皇上去认亲,皇上都记不起来呢!”
  
  “住口!”云蘅扬起手甩了过去,云紫莹娇美的脸上立即浮起一道红印子。
  
  云紫莹猛地抬头却敢怒不敢言,她知道此时的云蘅不再是她印象中那个唯唯诺诺的三妹了。
  
  她的手已经残了,双脚若再废了便没有活路了,所以云紫莹并不敢再继续惹恼云蘅,只能紧咬着嘴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