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南诏二三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南诏二三事

一个时辰后。
  
  南诏国都。
  
  一间唐人开的客栈里。
  
  李逍遥一行人围坐一桌,四人四方,恰到好处。
  
  桌上酒菜丰盛,可是除了项凡尘却没有大胜后的喜悦气氛,因为一个皮青脸肿,一个满脸怒容,还有一个闷闷不乐,只有项凡尘一人全程乐呵呵的看戏。
  
  “酒剑仙前辈,你为什么打我啊?”
  
  李逍遥鼻青脸肿,第一百二十八次问出这个问题。
  
  先前项大哥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自己就被揍,李逍遥只觉得自己一头雾水。
  
  辈分低,没人权,被揍了还不能还手。
  
  可是话又不是我说的,为啥光揍我一个人啊?李逍遥委屈巴巴。
  
  “哼,别叫我前辈,我不是你前辈。”
  
  玛德,我家白菜还没成年呢,你就想拱?没打断你五肢都算客气了。
  
  酒剑仙脸色难看,将杯中的酒饮下。
  
  心情不佳,五毒泡的药酒都不香了。
  
  “好的,师傅!”
  
  李逍遥从善如流。
  
  “闭嘴,我不是你师父!”
  
  酒剑仙怒上心头。
  
  “是的,前辈!”
  
  李逍遥从心。
  
  “我说了别叫我前辈!”
  
  酒剑仙怒不可遏。
  
  “酒剑仙!”
  
  李逍遥怕案而起。
  
  “锵!”
  
  回应他的是长剑出鞘的清脆鸣音,利剑寒光闪闪架在他脖子边。
  
  “说!”
  
  “酒剑仙真是个好名字!嘿嘿!”
  
  李逍遥抹了一把虚汗,讪讪的坐下。
  
  看着两个活宝,林月如一头黑线,以前就知道两人不靠谱,没想到程度如此严重,难怪最近总觉得智商下降得厉害,一定是被连累了,唉,前途无亮啊。
  
  “酒剑仙不是名字,莫一兮才是道友的本名。”
  
  项凡尘则看得嘿嘿直乐,开口补充,这小剧场演得,有意思。
  
  或许剑圣就是受不了两人如此沙雕才匆匆离去,免得坏了上善若水的道心。
  
  酒剑仙:“……”
  
  ……
  
  “这南诏目前看似平和,但是拜月死亡带来的洪流很快会席卷整个南诏。”
  
  放下杯子,酒剑仙酒没足,饭未饱,看了一眼酒楼下来往的人群开口道。
  
  酒对他而言,酒是个无底洞,永远喝不够,至于吃饭,自家白菜被人惦记,没心情吃。
  
  此刻南诏国都人来人往,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在古代,能成为一国之都,一般都是经济和政治的中心,哪怕只是大唐周围的边陲小国。
  
  但是这还算繁华的都城很快便会迎来冲击,因为他的实际掌控者拜月刚刚死亡。
  
  “是的,巫王懦弱,拜月势大,即使拜月教群龙无首,但也不是巫王可以掌控的,南诏动荡不可避免。”
  
  项凡尘夹了一筷子菜,慢悠悠的吃着,这一桌子菜,就自己吃得较多,真是浪费。
  
  酒剑仙没胃口,精神状态上的,他心情抑郁,李逍遥也没胃口,物理意义上的,他皮青脸肿。至于林月如,胃口不大,三两下就吃饱了。
  
  蛇无头不行,封建王朝的君主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君不见,始皇在时,天威远播,四夷臣服,八荒静默,无人敢逆祖龙天威,就连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也只有在角落里玩泥巴的份。
  
  但是一旦祖龙薨,则天下乱,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如今的南诏就如同失去始皇的大秦,已经摇摇欲坠。
  
  “南诏民众愚昧,为拜月蛊惑,视其为神,十年前逼死了青儿,如今也算自食恶果。”
  
  酒剑仙语气听不出喜怒,拜月已死,青儿这段恩怨也算有个了结,至于南诏民众,他不想多做理会。
  
  他不想报复,也无意搭救。
  
  他酒剑仙行事恣意,不为恶,但也不愿无底线的善良。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场动荡不可避免,他们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可是还有许多无辜之人将在这场动乱中颠沛流离。”
  
  项凡尘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酒剑仙:“……”
  
  这是你的台词吗?
  
  和拜月战斗之时,你那一身煞气之重,都快突破天际了,难怪剑圣师兄要离开。
  
  显然项凡尘和酒剑仙都认为剑圣离开是对方的锅。
  
  “所以道友准备管管这南诏局势?”
  
  酒剑仙有些意外,对方绝对不是那种心善手慈之人,现在竟然要收拾南诏的烂摊子?
  
  “不是我,是道友你!”
  
  项凡尘擦了擦嘴,这顿饭自己吃好了。
  
  “我?不可??……”
  
  酒剑仙刚想反驳,但是想到心里的两个影子,沉默了下来。
  
  “这片土地,阿奴和圣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面对动荡,他们不会无动于衷,也无法置身事外。”
  
  项凡尘开口点破。
  
  酒剑仙:“……”
  
  看破不说破,咱们还是道友。
  
  这些事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酒剑仙不明觉厉。
  
  【我好像听到说阿奴?难道剑仙前辈居然……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酒剑仙。】
  
  【麻蛋,难怪我会被揍,呸,关我什么事啊,我都不认识阿奴,我真是冤枉。】
  
  李逍遥和林月如在一旁竖着耳朵偷听,房费思绪。
  
  “所以,道友你的目的是什么?”
  
  酒剑仙沉默半晌,他看不透项凡尘的目的,但是他却不能不在意。
  
  “巫王不是一个明君,南诏到了改天换日的时候了。”
  
  “巫王?”
  
  对方的目的是王位?不对,王位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难度。
  
  “是为了那个小姑凉?”
  
  赵灵儿没有跟在项凡尘身边,酒剑仙一时没有想起她来。
  
  “灵儿乃是女娲后人,又是巫王的唯一血脉,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她的。”
  
  项凡尘只说赵灵儿有继位的资格,并没说能力,其实赵灵儿生性善良,并不适合坐上帝位。
  
  但是小姑凉太善良了也不好,很容易就被骗了,比如李逍遥这种混蛋小白脸,所以项凡尘准备以帝位让她成长成长。
  
  “行,此事我应下了,我会帮助巫王处理拜月的势力。”
  
  对方的目的与自己并不冲突,对阿奴她们日后在南诏的生活也有好处。
  
  “那就拜托道友了,我过些日子就带灵儿回南诏。”
  
  酒剑仙的能力毋庸置疑,只要答应下来,想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对了,逍遥根基尚浅,此次南诏之事将是一个很好的历练机会,道友可将逍遥留下,一起处理南诏之事。”
  
  项凡尘看了一眼竖起耳朵偷听的两人说道。之前不大不小的坑了李逍遥一把,这次让酒剑仙带着他历练,算是补偿回来。
  
  “他?”
  
  酒剑仙看了看李逍遥,对方天赋过人,但实力一般,确实还需要历练。
  
  但是他要是真的惦记自家白菜怎么办?
  
  “也行,我会让他成长起来的。”
  
  哼,后头警告下这小子,再盯紧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李逍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