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鸿运 > 第八十九章 吕和平悔不当初

第八十九章 吕和平悔不当初

上次,高鸿飞加入125专案组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因为破坏了这丫头跟男朋友的约会,所以处处跟高鸿飞作对。
  
  刁蛮的小丫头脾气不大好,说话也呛人,但人品不错,倒是一点也不让人讨厌,这次又见到高鸿飞,小嘴一撅,显然还是很不待见他。
  
  “小敏,怎么不欢迎我?”
  
  高鸿飞笑了笑,对于这样的小丫头,要是跟她一般见识,真的会气死。
  
  “哼,三头六臂的家伙又来了?上次有人跳楼,这次会不会有人上吊呀?”
  
  小敏翻了个白眼,模样挺周正的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很有些下不来台,高鸿飞苦笑了一下,看来这位姑奶奶是把他记恨上了。
  
  纪雨萍沉着脸,说了小敏一句,然后招招手,让高鸿飞跟她进屋。
  
  关上门后,没等纪雨萍说话,高鸿飞就把纪雨萍给抱住了,纪雨萍脸一红,抬头在他嘴唇上挨了一下,然后向外努努嘴。
  
  高鸿飞笑了笑,把纪雨萍放开,然后两个人开始商讨案情。
  
  这次成立调查组,十分机密,办案地点不在原野大酒店,也不在县里,而是在郊区找了个房子,从加入调查组的那一刻开始,大家使用通讯工具就都受到了限制。
  
  这里是一处农家小院,看布置情况,应该是反贪局的一个秘密吧弄地点。
  
  给高鸿飞交代完一些事项之后,纪雨萍召开了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
  
  调查组的构成可以说十分精干,虽然只有六七个人,但是分别来自纪委、检察院反贪局和公安口,只有高鸿飞一个算是外行。
  
  不过,因为高鸿飞和提供了很多线索,而且他上次进入125专案组,也是做出了一些成绩的,所以,大家并没有用有色眼光看她,除了那个刁蛮小敏。
  
  高鸿飞是有苦自己知,上次,他在屋里换衣服,只裹着一条浴巾,估计小敏还耿耿于怀,作为个大男人,他还真不好跟小民一般见识。
  
  纪雨萍特意强调了要保证调查组内的团结,说这话的时候,还一直盯着小敏吗,很显然,这是在敲打她,小敏吐了吐舌头,倒也没说什么。
  
  高鸿飞的任务是落实线索,他跟江凯关系不睦,这是很不错的机会,在纪雨萍看来,完全可以通过他们之间的矛盾,让江凯在不经意间露出马脚。
  
  说实话,江凯现在实在是太膨胀了,甚至有了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感觉。
  
  就在高鸿飞到调查组报道的这一天,江凯被吕和平约了出来,他们见面的地点不是办公室,而是县城一处隐蔽的茶楼。
  
  “吕县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儿,您打电话跟我说就是了,何必非得这样大张旗鼓啊的?”
  
  以前,江凯在吕和平面前虽然说不会连大气都不敢出,但也不敢这样轻佻的说话。
  
  吕和平转动追自己手中的茶杯,表情淡漠,他沉默好久,才张嘴说道:“江凯,跟着李书记,十分快活吧?”
  
  江凯一愣,随即点点头,说:“这还要谢谢吕县长的再批,否则,我也不会入李书记的法眼。”
  
  吕和平笑了笑,“你翅膀硬了,敢跟我这样说话,江凯,你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三姓家奴,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江凯脸色一变,眼中闪过怒火,张张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你以为你绑上了李国平这棵大树,就能为所欲为了,小子,你还太嫩了些,咱们看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说完,吕和平把杯中茶一口喝干,淡淡一笑,然后起身离去。
  
  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是如火山般暴烈,巨浪般汹涌的怒火,在他眼里,江凯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还算是个听话的好下属,好帮手,这也是他能够容忍江凯在其他人面前骄横一些的原因,在它看来,他吕和平的狗,狂一点又何妨?
  
  但,他没想到,自己寄予厚望,百分之百新人的得力助手、下属,竟然是罗国平的人。
  
  关于这个人问题,他其实早就听到风声,但他选择回避和怀疑,他不认为自己的眼光这么差,竟然会选择一个卑鄙小人,他甚至还幻想着改天把姜书海、高鸿飞等人叫到一起,由他调解大家之间的“矛盾”。
  
  当姜书海被下放到开发区做副主任,几开被李国平强势推上党委书记宝座,吕和平这才如梦方醒,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这简直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得他头晕目眩,以至于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江凯已经在李国平的安排下,完成了洪山镇党政班子的重建,有了江凯这个叛徒,结果可想而知。
  
  吕和平后悔,但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可吃,他想起了姜书海的无奈出走,想起了高鸿飞的一撸到底,更想起了对他颇为失望的高雄州……
  
  他一边走一边琢磨,突然发现,李国平几乎已经把他的羽翼剪除干净了!
  
  “唉!”
  
  重重叹了口气,他竟发现自己颇有悔意。
  
  上了车,他拿出手机打给了姜书海。
  
  最近这段时间,姜书海明显跟他的沟通明年少了许多,一开始传言他要去政协做副主席,姜书海曾跟他见过一面,当时,他蛮有把握的说,洪山镇在姜书海和江凯的领导下,是钢铁堡垒,很快就呢鞥打造成他吕派的基地。
  
  言犹在耳,将姜书海调往开发区任副主任的凋零就下来了,他也去找过县长李勇,但李勇说这是上级的意思,根本无力反驳,那时候,吕和平就觉得不好,但也只是当作一时之得失,并没有人这检讨自己。
  
  吕和平做的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没有第一时间把姜书海浙源爱将召唤到身边,好生安慰一下,想来,姜书海也有满肚子牢骚吧。
  
  “唉!”
  
  吕和平又重重叹了一口,姜书海竟然把他的电话挂断了。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除非手机不在身边,否则,姜书海从来没有拒接的时候,而现在他这样做了,很明显,这是一种离心离德的信号。
  
  吕和平并不是自负的暴君,他并没有去找姜书海的问题,而是先思考自己做的不对的地方。
  
  没错,姜黄素还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是他亲手把大家的希望一点点扼杀,怪谁呢?
  
  吕和平没有在给姜书海打电话,他一打方向盘,直接开往管委会,作为常务副,许多人都认识他,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下面人一阵手忙脚乱,等他上了二楼,管委会主任刘文生已经急匆匆的跑过来。
  
  “吕县长,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