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八百三十三章霸族87

第八百三十三章霸族87

“轰!!!!”
  
  恐怖的轰响声,就像是一颗陨星降落在了地面上一样,刹那之间,整片洞口平台都是一阵剧烈地颤抖,更是激起了一片浓密的烟尘,仿佛经历了一场大地震!
  
  待得烟尘散去,一座几十米高的黑色神殿,就这般呈现在洞口平台之上,好像从天而降一般。
  
  “嗖嗖嗖…………”
  
  风平浪息,刚刚被严岳仁喝进山洞的一众天青卫马上从里面闪身出来,尽数在神殿的下方站定,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撼之色。
  
  “我的天,这………这也太恐怖了吧?副统领大人竟然………竟然把这东西直接丢过来了?!!”
  
  “太强了,副统领大人实在是太强了,如此一座巨大的神殿,竟然就像是沙包一样丢了过来,这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啊?”
  
  “这就是无尽境强者的实力么?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力量!”
  
  “你还是别想了,你以为无尽境强者是什么?天青卫那么多,又有几人能够达到副统领的那等高度?!”
  
  “先别说这些了,还是看看这座神殿吧,也不知道这里面都会有些什么宝贝…………”
  
  一阵惊奇过后,大家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了眼前这座神殿上面,之前由于离得比较远,大家看的还不是很真切,而此时神殿被严岳仁丢了出来,大家总算可以近距离地仔细观察一番了。
  
  “好一座古朴的神殿,看起来应该是有些年月了,加之在地火当中淬炼无数年,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件至宝!!”
  
  纪东的目光,也是在第一时间聚焦在神殿上面,对于严岳仁的实力,他倒是没什么太过惊讶的,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是无尽境强者,这点儿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真正让他不得不关注的,乃是眼前这座神殿的殿身。
  
  之前由于离得较远,而他又不想把精神力靠得太近,所以还没有注意到神殿上面的一些纹路,此时看到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神纹,他这才意识到这神殿究竟是多么的恐怖。
  
  “恩?不对,这些好像并不是神师的神纹神阵,但在精妙程度上,怕是丝毫不比高阶神师的神纹神阵差,甚至犹有过之!!”
  
  目光陡然一凝,他突然发现,神殿殿身上面刻画的纹路,根本就不是神师的神纹神阵,身为一个帝品神师,这一点他当然不可能认错。
  
  “看起来倒是有些熟悉……………”
  
  双眼微眯,他的思绪飞速转动,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这些纹路在哪里见过,亦或是并没有见过,只不过就是在他继承的某些记忆当中出现过罢了。
  
  “嗖!!!”
  
  就在所有人聚精会神地观看神殿之时,破风声从火海上方传来,声音未歇,副统领严岳仁的身影已经从火海深处窜了出来,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大人神功无敌,真是让属下们开了眼界了!!”
  
  见到严岳仁归来,一旁的大队长罗承第一时间上得前来,对着罗承便是躬身一礼,满是奉承地高呼道。
  
  “一点儿小手段罢了,算不得什么!”
  
  见到罗承上前恭维,严岳仁不禁摆了摆手,一副高深莫测地模样道。
  
  只是,虽然他嘴上说得轻松,可明眼人恐怕都看得出来,适才的一番出手,恐怕也让他有所消耗,这一点,单是从他脸上的那一抹苍白就能看得出来。
  
  “行了,其它的暂且不说,大家一齐看看这座神殿吧,本座估计,这座神殿应该留有入口,不过想要将其找出来,怕是还得认真研究一番。”
  
  暗中平复了一下动荡的气血,严岳仁的目光同样投向了眼前的神殿,眼底尽是一片掩饰不住的喜色。
  
  此番找到了这样一座神殿,就算他最终没能找出进入其中的办法,他也大可将神殿上缴城主府,届时一定能够得到不少的赏赐。
  
  因为他看得很清楚,眼前这座神殿,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炼制的,单从炼制材料来看,就算是城主府的幽冥神殿也未必能够与之相较。
  
  当然了,如果他能够找出神殿的破绽,最终进入到神殿内部去的话,说不定此番能够得到的收获会更多,也许,这就是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契机!
  
  “副统领大人,这座神殿上面的纹路很奇怪,好像并不是神师的神纹,属下觉得,想要找到神殿的入口,十有八九还得从这些纹路上面着手。”
  
  严岳仁话音刚落,队伍当中的阮天穹便是皱着眉头站了出来,一边在神殿周围转着圈,一边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阮天穹在众人当中算是比较特殊的存在,虽然地位不如大队长罗承,但也是严岳仁比较承认的一个得力属下,倒是有他说话的份儿。
  
  “你倒是有些见识。”听到阮天穹之言,严岳仁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些并不是神师的神纹,如果本座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先天神兽墨麒麟的麒麟印,只不过这些印记并不是十分精纯,十有八九是麒麟神兽的血脉后裔留下的。”
  
  严岳仁身为天青卫副统领,见识自然要比旁人广博得多,只一眼,他就已经认出了神殿上面的纹路,至于到底是真是假,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什么?麒麟神兽的印法?这些纹路竟然是麒麟神兽的印法?!”
  
  “好家伙,麒麟神兽可是先天五神兽之一,怪不得这些纹路看起来如此复杂,如果真的是麒麟神兽的印法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着实如此,就算不是麒麟神兽,恐怕也是麒麟神兽的直系血脉,看来咱们这次还真是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先天五神兽,其中就属神兽麒麟最是强横,但那等天地之灵十分罕见,就算是在天启大世界,也很少会有麒麟神兽出没。
  
  眼下,他们若是发现了神兽麒麟的痕迹,这对整个城主府来说,都有可能是一件大事。
  
  “麒麟印?原来这些诡异的纹路,竟然是麒麟神兽的麒麟印?怪不得我乍一看之下感觉有些熟悉,原来是麒麟神兽留下的东西!”
  
  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凛然之色,心下则是有些了然。
  
  他之前就觉得这些纹路有些熟悉,只不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罢了,而现在被严岳仁这么一提醒,他脑海当中有关神兽朱雀的传承记忆立马变得清晰了一些。
  
  在神兽朱雀的传承记忆当中,的确有关于其他神兽的诸多手段,而麒麟印,正是神兽麒麟的一种特殊手段。
  
  据说,麒麟印有着无数神妙的用法,就算是神师的神纹神阵都难以比拟,甚至有人猜测,神师的神纹神阵,有可能就是仿照麒麟印而来的,但这些究竟是真是假,如今早已经无从考证。
  
  “麒麟印么?好像还差了那么一点儿,看来,这些印纹并非真正的麒麟神兽所留,十有八九是麒麟神兽的直系血脉留下的。”
  
  对于麒麟印,他虽然记住得并不多,但他相信,眼前的这些印纹,那是铁定不是纯正的麒麟印就是了,毕竟,如果麒麟印只是这种货色,那神兽麒麟也不可能成为先天五神兽当中最强的存在。
  
  “大人,麒麟神兽可不是一般之物,既然这座神殿上面有麒麟神兽的印纹,哪怕只是麒麟神兽的直系血脉留下的,怕也很难将之破开啊!”
  
  这时,大队长罗承在观察了一阵子之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对着严岳仁提醒道。
  
  他的实力不弱,可惜的是,在观察了一番之后,他感觉眼前的这座神殿简直就是浑然天成,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存在,反正他是绝对破不开的。
  
  另外,既然这座神殿跟麒麟神兽有关系,那这件事可着实非同寻常了,他担心,如果严岳仁真的把这座神殿打开,届时若是有什么变故的话,他们这些人未必能够镇得住。
  
  当然了,这些话绝对不能直说,但他相信严岳仁应该能够明白他的用意。
  
  “这的确是一根难啃的骨头,不过,既然我们大家跟它有缘,若是不尝试一番的话,着实有些说不过去,另外,这座神殿里面也不知道都有些什么,如果真的有大危险的话,我们在此将其打开,也免得把它弄回城主府之后造成更大的损伤。”
  
  面色变幻数次,严岳仁显然是听出了罗承的言外之意,只不过,如果就这般把这座神殿运回城主府的话,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修为到了他如今的境界,想要更进一步实在是太过困难,也只有遇到天大的机缘,他才有希望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
  
  诚然,眼前的这座神殿若是打开的话,很有可能会有他应付不了的麻烦,但大麻烦往往意味着大机缘,他必须要冒险一试。
  
  话说回来,眼下还有这么多小喽啰在此,如果真的遇到难以应付的危险的话,他大可让这些小喽啰去当炮灰,届时就算有危险,他也可以找机会遁走。
  
  等回到城主府,他把此间的情况一说,照样可以得到上面的赏赐。
  
  “还是大人想得周到,属下受教了!”
  
  听到严岳仁的回应,罗承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心悦诚服的表情,只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不禁闪过一丝隐隐的忧虑。
  
  他跟随严岳仁这么多年,自然了解这位副统领的心性,看都不用看,他都猜得出对方是什么想法。
  
  可惜,眼下做主的人是人家,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冲,然后自求多福了。
  
  “所有人听令,给我仔细的探查这座神殿,谁若是能够找出神殿的破绽,本座重重有赏!!”
  
  严岳仁显然主意已定,说话之间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可以开动了。
  
  “遵命!!!”
  
  一众天青卫自然不敢有违,回了一声之后,大家便是纷纷飘然而起,围绕着整座神殿细心地探查起来,恨不得把神殿的每一个纹路都看个清楚。
  
  在所有人看来,这座神殿在地火当中淬炼了这么多年,按道理来说,应该会有一些薄弱之处才是,毕竟,地火的温度那么高,就算是再好的材料,估计也经不住长年累月的洗礼吧!
  
  “不错,真是不错,虽然这些印纹没有真正的麒麟印纹那般精妙,但也或多或少有了一丝麒麟印纹的神韵,看来刻画这些印纹的,应该传承了麒麟一族很多的记忆,而且实力绝对不会太差。”
  
  纪东混在众人当中,同样围绕着整座神殿在细细探查。
  
  在场的众人当中,绝对要属他对麒麟印纹的了解最多,不过,他眼下并没有急着去找这些麒麟印纹的破绽,而是通过这些印纹,努力深刻着自己对麒麟印纹的一些记忆。
  
  虽然朱雀法相让他得到了不少神兽朱雀的传承记忆,但有关麒麟印纹的记忆实在是太过模糊,他需要通过眼前这些奇异的纹路,跟自己神魂当中的一些记忆相互印证,从而让那些记忆深处的东西更加清晰起来。
  
  他不管麒麟印纹跟神师的神纹神阵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他只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把麒麟印纹掌握的话,那么他对于神纹神阵的理解,必然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多出一项更加强大的手段。
  
  麒麟印纹包罗万象,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麒麟印纹甚至能够召唤出麒麟神兽的始祖投影,如果他能够做到的话,那么就算是遇到超级强者,却也可以自保无虞了。
  
  心里想着这些,他也不再去管其他人,干脆就这般一边查看,一边在神魂当中认真地理顺起来。
  
  对于别人来说,只有神殿里面可能存在的宝贝才是对他们最有吸引力的,可对于他来说,眼前的这些麒麟印纹,有可能就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
  
  整个洞口平台气氛火热,二十几个天青卫热火朝天的忙碌着,就连副统领严岳仁也没有闲着,看来,这位天青卫的副统领大人,却是铁了心要有所斩获了。
  
  想要从麒麟印纹当中找出破绽来,这可绝对不是一件轻松之事,哪怕只是麒麟神兽的血脉后裔留下的麒麟印纹,那也不是一群洞天境、乾坤镜之人所能轻易破除的。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二十几个天青卫成员已经把整座神殿上上下下研究了个遍,可惜的是,就算是强如严岳仁,也没能找出麒麟印纹的破绽来。
  
  “大人,看来这麒麟印纹果然精妙,就算是在地火当中放了这么久,却也并没有任何的破损,我看咱们还是放弃吧!”
  
  大队长罗承也竭尽全力地去探查了,可惜同样没有任何的收获,到了这会儿,他相信,就算大家再怎么努力,恐怕也很难找出这些印文的漏洞,而不破除麒麟印纹,他们根本连用强都不敢,毕竟,天知道这些麒麟印纹被激发之后,会出现怎样的危险情况。
  
  “再找找吧,我说过,这座神殿可能充满危险,稳妥起见,本座还是希望能够将它破开。”
  
  严岳仁这会儿似乎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虽然听说过麒麟印纹,可他也不知道这些印纹的破绽在哪里,但让他就这般放弃,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大家莫要灰心,本座相信,这些印纹一定有破绽可循,只要我等足够细心,就一定能够将破绽找出来!”
  
  面色一凝,严岳仁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同时对着在场的众人高声呼道。
  
  “谨遵大人教诲!!”
  
  听到严岳仁之言,在场的众人赶忙打起精神,好像一下子又充满了干劲儿一样,只有大队长罗承,以及阮天穹等几个小队长目露忧色,显然是预感到了一些事情。
  
  “这次真是大有收获,根据这些印纹,我已经把有关麒麟印纹的记忆梳理得差不多,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麒麟印纹的威力。”
  
  神殿的最顶端,纪东此时目光闪烁,眼底尽是一片欣喜之色。
  
  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之后,他已经把有关麒麟印纹的一些记忆梳理通畅,这会儿,他感觉自己对神纹神阵的理解,无形中变得更加深刻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神纹和神阵真的就是出自麒麟印纹一样,就算不是,二者之间恐怕也有着很深的联系。
  
  “嘿嘿,差不多了,看来这位副统领大人已经按奈不住要用强了啊,既然如此,我还是帮他一把好了,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余光扫了严岳仁一眼,他也已经看出来,对方绝对是想孤注一掷了,可事实上,如果对方直接攻击神殿上的麒麟印纹的话,那么在场的这些人,恐怕除了严岳仁和罗承以及阮天穹之外,其他人都得死在这里。
  
  别人不知道,可他却是已经弄明白,眼前刻画在神殿上的麒麟印纹,正是一种反杀印纹,如果这些人贸然出手,直接攻击印纹本身,那就跟自己找死没什么区别。
  
  “大人,这里似乎有些不一样,还请大人上前一观!!”
  
  心里想着,他却也不再迟疑,对着不远处的副统领严岳仁便是高声呼道,脸上还摆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恩?!”
  
  严岳仁这会儿正在纠结要不要赌一把,此刻听到纪东的喊声,他不禁微微一惊,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喜色。
  
  “怎么回事?你可是发现了什么异样?!”
  
  闪身来到纪东近前,严岳仁先是打量了纪东一眼,这才颇为急切地询问道。
  
  看得出来,他似乎是发现了纪东比较眼熟,但这会儿的他心系眼前的神殿,倒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别的。
  
  “大人请看,这里的印纹颜色要比其它地方暗淡不少,而且属下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里好像是这些印纹最终归落之处,而刻画这些印纹之人,手法怕是还有些生疏,致使这里明显有些杂乱,属下猜测,想要破除这些印纹,这里应该就是最佳之处!!”
  
  纪东侃侃而谈,每一句话都说得十分肯定,无形当中给人一种信服感。
  
  事实上,眼前的这一处位置,其实是他适才暗中做了手脚,故意弄出来的一点儿破绽罢了,以他的精神力强度,加上他对麒麟印纹的理解,想要在此做一些文章,还真的没有人能够发现什么!
  
  至少眼前的这些人,却是不可能察觉到就是了。
  
  “大人,这小子说得好像有那么一些道理,不过事关重大,还望大人能够多加验探,免得被这小子误导。”
  
  罗承这会儿也带着几个小队长来到了近前,在听了纪东的介绍之后,他的眉头不由得皱紧了一些,略作思忖之后,这才对着严岳仁道。
  
  对于眼前的这一处破绽,他也觉得这有可能是一处突破口,可惜的是,之前的他在探查之时并没有发现问题,这会儿被纪东抢了功劳,他的心下难免有些不爽。
  
  倒是阮天穹,他的目光在纪东的身上扫了一眼,似乎是若有所思。
  
  “哈哈哈,好,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根本没有去看罗承等人,在观察了一番纪东指点的位置之后,严岳仁却是突然间放声长笑起来,旋即对着一旁的纪东问道。
  
  “回副统领大人,属下纪东,乃是刚刚加入天青卫不久的新人,不知副统领大人是否还记得,当日在天青卫选拔的第二轮,只拿到九十九块令牌信物的倒霉蛋就是属下了。”
  
  听到严岳仁亲口询问自己的姓名,纪东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受宠若惊之色,这才满是恭敬地回道。
  
  “纪东?选拔战第二轮的倒霉蛋?!”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严岳仁的眼底顿时闪过一丝精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哈哈哈,好,纪东是吧,从今日起,你就跟随在本座的身边做近卫好了,等回到城主府之后,本座定会重重赏你!!”
  
  到了这会儿,他自然是已经记起了纪东来,要说第二轮的倒霉蛋,他的印象却是算不得深刻,但纪东在最后一轮登上了登天梯的顶端,此事他可是记得十分清楚的。
  
  别人不知道,可他却是明白能够登上登天梯之巅究竟有多难得,原本,他就想着要观察纪东一阵子,如果纪东表现出过人的天赋的话,他会把纪东当成亲信来培养。
  
  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纪东竟然主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当真展现出了非同寻常的一面。
  
  这么多人都没能找出麒麟印纹的破绽,可偏偏纪东找到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纪东的天赋非凡么?
  
  “属下多谢大人!!”
  
  听到严岳仁要提自己做亲卫,纪东顿时大喜过望,对着严岳仁便是躬身一礼,十分真诚地谢道。
  
  “免了,你先退到一旁,本座要先研究一番这处破绽,看看要如何将其破除!”
  
  摆了摆手,严岳仁这会儿的注意力早已经放到了麒麟印纹上面,眼底尽是一片的兴奋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