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星际之逃离地球 > 第四百零七章 公子白贤

第四百零七章 公子白贤

    边立国回头看了看说话的白玉东,苦笑了一下,然后满脸的失落,悠悠地说到
  
      “希望如此吧!”
  
      就在这支狩猎队伍极速前进的时候,安冬背着那名神秘女子从后面赶了上来。
  
      “什么人?”
  
      边立国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对着后面极速而来的安冬大喝了一声。
  
      此时,安冬为看见了对方,可是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大声喊到
  
      “各位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难道,你还是好人不成?”
  
      “在下的的确确就是郝仁啊!”
  
      说话之间,安冬背着神秘女子就已经到了那些人的跟前。
  
      边立国上下打量了安冬一番,心中倍感奇怪。
  
      一名金刚境后期的年轻人,却背着一名毫无修为的女子,这个组合本身就有些奇怪。
  
      而更让边立国感到奇怪的是,这名毫无修为的女子,就像八爪鱼一般,死死的缠着对方,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慌。
  
      按道理来说,无论是身后的汹涌兽潮,还是他们这些陌生面孔,都应该让她这样一个毫无修为之人感到恐慌才对吧?
  
      可即便是边立国表情凝重,眼神犀利的打量他们之时,那名长相漂亮的让人快要窒息的女子,她依旧是神情自若,没有任何变化。
  
      “你们是谁,到底是干什么的?”
  
      边立国神识外放,将入圣境中期的修为表露无遗,双眼死死地盯着安冬他们。
  
      “诸位壮士千万不要动怒啊,在下姓郝名仁,家住天霜城。身后背着的是在下的表妹,名叫瑛英英,也是住在天霜城的。”
  
      安冬一边解释,心中一边暗道
  
      “我让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嘤嘤嘤的,这回就如了你的愿,免费送你一个瑛英英的名字!”
  
      “你们是天霜城出来的?”
  
      “千真万确啊,不信的话,我这里有身份牌,你们看看便知我说的都是实话了!”
  
      说着,安冬取出了那块身份玉牌,递到了边立国的近前。
  
      边立国并没有伸手去接安冬递过来的身份牌,而是眯着眼睛看着安冬。
  
      他可不管安冬所说的是真是假,出现在这里真的就只是巧合吗?
  
      这一次他们准备了大半年之久,本以为可以活捉火玲珑,可哪曾想刚进万兽山就遇到了兽潮。
  
      眼前这对奇怪组合,他们所来的方向,可正是兽潮爆发的方向,同时也是火玲珑活动的方向。
  
      看上去,这对亡命鸳鸯的表兄妹是无辜受到了牵连,可仔细琢磨了一下,却让边立国品出了一点其他味道。
  
      如果,这二人也是冲着火玲珑而来的呢?
  
      如果,这场规模浩大的兽潮就是他们二人引起的呢?
  
      如果,他们二人是其他人派过来故意搅局的呢?
  
      如果,他们……
  
      短短的一瞬间,边立国就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眼前这二人都不能留活口!
  
      毕竟火玲珑的事情,所牵扯的实在是太过巨大,他不能抱有一丝的侥幸心理!
  
      就在边立国想要动手,杀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亡命鸳鸯时,一名长相清秀的年轻公子哥忽然走出了对于,来到了他的身旁。
  
      年轻公子哥不露痕迹的用手按住了边立国的肩头,然后一脸谄媚的看着瑛英英,道
  
      “还请二位不要介意,我这些属下做事谨慎了一些,可不是有意针对二位,实在是因为这场兽潮来的太过突然,让他们有些紧张了而已。”
  
      “公子此话言重了!”
  
      安冬悄悄的松开了紧握着的双拳,笑着对这名入圣境初期修为的公子哥说到。
  
      安冬刚刚就注意到了此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入圣境的修为,如果说对方不是拥有身后的背景,那就绝对是修炼天才。
  
      但不管是那种可能,他都不像是一名普通的猎户!
  
      这些人虽然全都是猎户的装束,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他们这支队伍可不是什么进山打猎的猎户,倒像是出来历练的王公贵族。
  
      就在安冬上下打量着对方之时,这名公子哥接着说到
  
      “郝兄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跟着我们一起吧,大家在一起也能相互照顾一二,如何?”
  
      “求之不得!”
  
      安冬考虑了片刻,就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此时要是执意离开,反倒会引起对方的猜疑,倒不如将计就计,跟着这支队伍的好。
  
      加入到狩猎队伍后,在交谈当中,安冬这名年轻的公子哥名叫白贤,据他自己所说,他的家世极其普通,只是王城内一个小门小户而已。
  
      安冬对白贤的话却将信将疑,一个小门小户怎么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子弟?
  
      再说了,就他的这些个跟班,除了为首的边立国这位入圣境中期的高手以外,还有三人都是入圣境初期。
  
      其余的那二十多人之中,除了一名十五六岁的金刚境前期的小厮以外,让他但人清一水的都是金刚境后期的修为。
  
      这些人的动作整齐划一,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再看他们身上所背负的精良装备,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猎户,更像是出身行武的士兵。
  
      “郝兄,你们兄妹二人怎么会跑到这万兽山来了呢?”
  
      白贤一直跟在安冬的旁边,不停地和他交谈着。
  
      “白公子啊,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啊!”
  
      安冬长叹一声,满脸的无奈,和对方说到。
  
      “话长才好呢,要不然这一路该多枯燥乏味了啊!”
  
      “如果白公子不嫌在下啰嗦,那我就跟你说道说道吧!”
  
      “不嫌啰嗦,不嫌啰嗦!”
  
      “唉,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前些天,我和舍妹二人本来是要前往王城的,途径山门镇时,遇到了强盗。
  
      当时,我的家奴随从拼死抵抗,我和舍妹才侥幸逃脱。
  
      慌乱之际,我也没辨清路径,就逃进了万兽山内。
  
      那伙强盗将我的家奴随从全部杀害后,便追赶了上来。
  
      之后,我就更加的慌不择路了,一口气就逃了一天一夜。
  
      再后来,那些强盗似乎害怕什么,便放弃了追杀,我们兄妹二人这才活了下来。
  
      本以为甩开了强盗,就万事大吉了,可没想到的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万兽山内的凶兽忽然受到了惊扰,逐渐形成了兽潮。
  
      我们二人那是兽潮的对手,所以就只能拼命奔逃。
  
      逃了将近三天的时间,我已经筋疲力尽,这就遇到了你们。
  
      这就是我们这些天来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还让人心有余悸冷汗直流呢!”
  
      安冬真真假假,将以往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听得白贤目瞪口呆,不住的大呼安冬他们好运,竟然躲过了兽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