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噬天狂尊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月圆之夜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月圆之夜

“怎么了。”唐铭脚踩风云圣步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便是到了后院之中。
  
  唐天宝阁的后院很大,但是此时那后院之中已经沐浴上了成片的花香,龙鳞金石做成的地砖上面有着一个三米多宽厚的木桶,木桶旁边,芭蕉与茴香已经慌张的坐在了地上,看着澡盆之中的少女就像是在看着一只洪水猛兽一样。
  
  “到底怎么了?”唐铭又问了一声。
  
  跟着便是见到茴香颤颤巍巍的手指抬了起来,随后指向了面前硕大的澡盆。
  
  唐铭顺着看了过去,跟着便是看见让其血脉扩张的一幕,只见那澡盆之中丁璐已经褪去了污泥的肮脏,羊脂玉一般的肌肤在花瓣的映照之下显得是那般的红润,白皙,唐铭赶紧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的邪念甩出去。跟着是咽了一口唾沫,赶忙是定了定神,将自己从那泥潭之中拔了出来。
  
  这才发现,澡盆周围那近乎凝结成实质的灵气,以及越发冰冷的温度。
  
  这冷气即为怪异,虽然冰冷到能将人的心神都尽数冻结起来,但是偏偏那丁璐的澡盆之中还有着热气升腾起来。
  
  倒是不像一般的寒气,反而像是,与唐铭体内阴山寒气有些呼应的东西。
  
  “这是?”唐铭的眸子之中闪烁过一丝金色的光芒,随后丁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气息便是出现在了唐铭的脑海之中。
  
  “死气,人心死亡之后,一心求死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与灵气呼应之后,释放出来,灵气修为在先天之下的生灵都将被这死气所影响!”
  
  “而这死气凝聚在一起之后,便是会形成,不生不死之瘴!”
  
  唐铭咽了一口唾沫,不生不死之瘴,记得那是在万妖之冢当中见到的东西,那东西当初的唐铭不过是遇见了最低等级的便是能将尘逸之等一种内门的先天境界修士弄的死去活来的,而现在丁璐直接变成了那种东西产生的源泉,其承受的太痛苦可想而知。
  
  唐铭暗暗的一咬牙在心中骂了一句:“你弟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所谓的金佛玉身还有这种操作,此时丁璐的身上不仅仅是有着死气,更是有着汹涌的灵气喷涌而出。
  
  那灵气当真是纯净的很,只是接触到澡盆旁边的杂草上,便是让已经枯萎了的杂草枯木逢春,再度迎风飘扬起来。
  
  若是现在用这丁璐的正确使用方法的话,想必与之交欢的男子定然是能获得极大的好处。
  
  “好处,交欢?”唐铭像是突然抓住了什么,跟着瞪大眼睛,便是看见天空之中正是一轮皎洁的满月玄关其上。
  
  那无暇的月光照耀在丁璐的身上,每多一分,丁璐身上的灵气便是会越发的浓郁几分,而灵气浓郁起来的代价,却是丁璐的生命力则是会随着这灵气的趋势,越发的虚弱几分。
  
  两者只见呈现了一种此消彼长的姿态。
  
  唐铭突然想到,离开明月山庄之时,那大皇子曾经说过:“这金佛玉身,在月圆之夜下面享用,那效果最好。”
  
  “茴香,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那姑娘穿上衣服,带进来!”唐铭不敢犹豫,一个闪身只见便是飞掠到了那澡盆的后面,随后一巴掌便是将澡盆劈开。
  
  “哗啦!”澡盆之中带着花瓣的水直接撒了一地,却还不等落在地上就被丁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汹涌灵气给蒸发了个干净。
  
  唐铭只能是尽量的避免视觉上的碰撞,右手下意识的向下一抄紧接着就将丁璐那带着幽香的身体便给一只手托举起来,光化如镜的身体就像是上好的美玉,让人生出亵玩之意,但是唐铭的心中却不敢生出任何一丝一毫的邪念。
  
  几乎是闭着眼睛的,扔给一边的茴香!
  
  接着唐铭则是将木盆的残害高举过头顶,将月光隔绝起来,果然,没有了月光的照耀,丁璐身上生机消耗的速度减缓了不少。
  
  茴香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接住丁璐,与一边的芭蕉两人一左一右的便是将丁璐带回了房间当中。
  
  唐铭这边才刚刚将木桶残骸仍在地上,便是听见房间之中,茴香那有些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行啊,公子,这姑娘的生命力流逝的实在太快了,想来是撑不过今晚了!”
  
  唐铭扔下手中的木桶,依然是出现在了房间之中。看着丁璐那越发惨白的脸色,皱了皱眉头!
  
  这姑娘怕是落入大皇子手之前,以及之后么,都受到了不少非人的待遇,若是就这么死了,唐铭都会自责的。
  
  “你们先去,这里交给我就好。”唐铭沉声说道,他已经决定了要救这个丁璐了既然如此,便是不能任由这丁璐半途死在他的面前。
  
  芭蕉与茴香点了点头,作为三皇子手下的侍女,他们自然是知道,唐铭带回来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俏脸上闪烁过一抹绯红,随后赶忙出了唐铭的房间,随后将房门关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公子当真是厉害的很,这么强悍的金佛玉身,还是第一见到啊。”茴香靠在门上,冲芭蕉说道。
  
  芭蕉点了点头:“不过这姑娘怕是当真活不过今晚了真可怜,看这年级轻轻的便是被人抓去做了金佛玉身,不过今晚之后,或许对她来说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吧!”
  
  房间之中,丁璐依然没有被穿上衣服,只是象征性的盖了一个毯子,闭着眼睛,晶莹的脚趾暴露在空气之中,显得即为诱人。
  
  此时的丁璐尽管承受着上以及心灵是上的双重痛苦,但却是没有昏厥过去,少女闭着眼睛,眼角已经有着泪珠低落下来。
  
  “爹,娘,弟弟,这般,便是能得到解脱去见你们了!”
  
  丁璐不敢出声,他已经猜测到,接下来这个男人要干什么了,她等了太久,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了,等今晚之后,体内的灵气尽数消散而去,跟着他的生命也将会走到终点,这便是所谓的金佛玉身的宿命她的宿命。
  
  一念至此,丁璐身上的灵气波动更加的猛烈了起来,金佛玉身便是如此,她越是放弃生的希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灵气便是越发的厚重。
  
  那与之交合欢之后的男子所获得的好处便是会越发的巨大,此乃金佛玉身的悲哀。
  
  唐铭的眼眸之中有着金色的华光闪烁了起来,随后金光之中,此时,丁璐的身体状况便是出现在了唐铭的脑海之中。
  
  “月光与金佛玉身的灵气相互呼应,本体已经释放出了巨大的灵气,此时与之交欢便是可获得最大限度的好处。”
  
  唐铭当下是一脑门子的黑线,什么时候这修罗之眼也变得调皮了起来。
  
  “我要知道的不是怎么样我能获得好处,而是怎么样能够保住这女人的性命!”唐铭自言自语啊的问道。
  
  “解析,死气属阴,正与阴山寒气相辅相成,若是想要拯救此人,需要用不灭修罗将其体内的死气于下阴之出吸出!”
  
  “等待死气被尽数吸出之后,再度使用无形之火,封锁十三下阴穴位,再用不灭修罗将其体能庞大的灵气能量引渡到丹田的位置。写与封印。方可暂时留下性命!”
  
  唐铭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方法怕是不妥吧,对方虽然是金佛玉身,但若是放在唐铭的那个时代,那可就是还未出嫁的黄花大姑娘,这救人的方士,那不是开玩笑么?
  
  “喂喂,这还有没有别种的救人方法啊,我们再商量一下啊!”
  
  然而脑海之中那修罗之眼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大有一种你想救便是救不想就拉倒的意味。
  
  唐铭一时之间有些犹豫,这究竟是救还是不救啊。
  
  下一刻,房间之中的灵气便是更加的厚重了几分,取而代之的则是丁璐的脸色更加惨败了几分。
  
  唐铭当下是一咬牙,随后一把将丁璐身上盖着的毯子掀开,闭上眼睛,左手已经按压在了丁璐的小腹之上。
  
  “得罪了!”
  
  跟着唐铭的左手上面便是爆发出来了即为强横的吸力,将丁璐体内的死气尽数都引渡在了下阴的地方,又用左手二指吸入体内。
  
  随着那死气吸体内,唐铭顿时只见便是感觉到一阵的神台清明,这死气或许放在丁璐的体内当真要命的东西,但放在唐铭这里,却是大补之物,毕竟后者体内有着阴山寒气,这东西进入了唐铭的体内,顿时便是被阴山寒气吞噬同化,吸收了去。与此同时,阴山寒气则是变得更加的强横了几分。
  
  “能行!”唐铭的嘴角漏出了一抹笑容。
  
  丁璐这边正感觉到肉身上面的痛处少了几分,微微睁开眼睛,随后便是看见了唐铭脸上的那一抹狞笑。
  
  当即是万念俱灰,在心中想着:“爹,娘,女儿这便是下来陪你们!”
  
  一念至此,丁璐身上的死气竟然成倍的增长了起来,那增值的速度,竟然比唐铭使用不灭修罗吸收的还要快上几分。
  
  这倒不是说,唐铭的不灭修罗当真是弱了,而是,这般吸收当真是受到了诸多的限制,纵使是不灭修罗也没有办法发挥最大的效果。
  
  感受着丁璐身上那越发庞大起来的死气,以及逐渐消弭的生机,唐铭的额头之上更是有着汗珠滴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