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的土味青春 > 040 她是我的新同桌

040 她是我的新同桌


  新学期是新课表,周一上午前两节就是数学课。
  开了半节课班会,换了半节课座位,发了一节课新书。
  汇报了上学期咱们班的具体排名,期末平均分是年级第四名,总体还可以。
  因为,年级第一在我们班上——李玲。
  叙叙家常,是我的错觉吗?感觉老班没有去年那么凶了。
  很有可能是我过年肉吃多了,竟然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但他,确实是一直带着笑意和我们说话的。
  新年,确实应该有新气象嘛。
  希望我这学期别挨打,身体健康,成绩进步。
  等老班叨叨完,他叫我们站成两队,排在教室外面。
  刚过完冬天,春天还没有回暖。
  我们都穿着厚厚的棉袄,圆圆滚滚、挨挨挤挤的,站好队,东张西望,等着贺大人宣读到自己的名字。
  他站在教室前面旁边,阳光下,带着半框眼镜,穿着黑色长袄子,手举着排名表,宛如一个教父一般,大声地宣读着序号和名字。
  “第一个,李玲。”
  李玲笑着走进教室,在第一组第四排靠里的座位,坐了下来。
  “第二个,朱雅。”
  朱雅一脸淡然地走进教室,在第四组第二排坐好。
  “第三个,王泽明。”
  王泽明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轻快地走进教室,在第一组第六排靠后窗的位置坐好。
  嗯?坐去年一模一样的座位?
  “第四个,凌玥。”
  我蹦跶着走进教室,选了第二组第三排靠里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看黑板的视野最好。
  “第五个,陈涛。”
  陈涛站在讲台上,环视了一下四周,挑了第三组第二排的位置坐下。
  “第六个,王琴。”
  原来王琴是第六,去年看的排名表,心里早就模糊了。
  这丫头也是开心地蹦跶着走进教室,随便看了看,径直走到我旁边,一屁股坐下。
  我笑着伸出手:“你好呀,新同桌。”
  她也伸出手,笑着说道:“你好你好。”
  教室里坐着的其他四个人都朝我们这边看,被我们两个幼稚的行径都笑了。
  “第七个,祝晓琪。”
  祝晓琪做到第四组的第五排,看样子,她是个低调的女孩。
  ……
  等报完前十,后面的同学老班就直接喊名字了,不报序号了。
  二十分钟左右时间,座位排好了。
  “铃铃铃……”
  刚好到课间休息时间。
  但老班把我们几个班干支到办公室里搬书,一沓一沓的抬到教室,再放到教室桌子上。
  把书皮拆开,一本本崭新的课本就这样裸露在我们面前。
  老班示意我们几个回到座位,然后说道:“现在从第一组和第四组开始,两边按照从前到后的座位顺序,每本书拿一本。等前面的人拿完,后面的同学再上来。”
  有序才不乱。
  只要不出错,就能很好的完成发书这个工程量大的工作。
  大家开开心心的上去领新书,那高兴的表情,和过年在家里领压岁钱的时候不相上下。
  这书虽然是自己花钱买的,但拿新书的时候,总有一种收到礼物的喜悦。
  等到书都发完了,老班示意大家检查一下,从数量上来确认一下有没有少拿。
  再检查一下有没有破损。
  曹雷举手说道:“老师,我这本政治书破了。”
  大家把目光聚焦到他那里,老板也连忙凑过去看,拿起来翻了一下,说道:“嗯,是破了一些封皮,皱了点,这书也没有多的了,不影响阅读,你就将就着看吧。”
  曹雷有些不高兴地嘀咕道:“凭什么救我的书破了,真倒霉。”
  朱雅拿起自己的政治书,举手说道:“老师,要不我和他换一下吧。我的没有破,还没有写名字。”
  老班点点头,说道:“你愿意就行。”
  曹雷站着,没有拿起桌子上的政治书,脸好像红了,低着头。
  朱雅饶了一个大弯,跑到他的跟前来,笑着将两个人的书互换。
  曹雷换到了新书,也就默默地坐下了。
  朱雅回到座位上,拿出透明胶卷,将封皮破了的地方,拿胶卷仔细粘好。
  皱了的边角也用力压平整了,再摊开封面,拿起笔,写上自己的名字。
  我在心里暗暗佩服:她真的是个好女孩,换做是我,我是不愿意用破书的。而且,这件事,就算非得有个人跟他换书,也该班长出面才对。不过,换个角度来想,这曹雷也有些小气了,像个女孩子,喜欢较真。
  我认真地在每一本书的扉页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并注明年级和班级。
  老班发完书就离去了,留下十几分钟让我们自习。
  我写完名字,将这崭新的课本分类堆好,不常用的收到抽屉里。
  旁边的王琴掏出几个精美的透明书封,一本本的仔细包好。
  看着她这么注意,我在心里感叹:真是个精致的女孩,要不,我待会下课也出去买几个包包书?
  我比较在意价格,便指着她的书皮问道:“这个多少钱一个呀,看上去真好看。”
  王琴正在包着语文书,笑着说道:“不贵,大的一块,小的五毛。”
  我摸了摸书封的质感,很结实的样子,便随口说了一句:“挺便宜的,哪家店买的呀?”
  王琴包好了语文书,正在包英语书,很有耐心地说道:“就校门口正对门的那家书店。要不待会中午我给你一起去?”
  我笑着说道:“好呀,那吃完午饭就过去呗。”
  王琴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我看她还有好多本要包的样子,便主动说道:“我来帮你吧,来,给几本给我。”
  王琴递给我几个书封还有几本书,感谢道:“就知道你最好啦。喏,这些你帮我,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搞定。”
  我接过她的东西,学着她的样子,认真地帮她包着书封。
  凑近一闻,还有股淡淡的清香。
  看着这粉粉的透明书封,还有自己昨天新买的笔袋,上面那只粉粉的小兔子……整个人都感觉粉粉的。
  我决定,中午还要出去买一张防水的桌面纸,把这黄黄的木板桌也包一下。
  是春天到了的原因吗?
  我最近越来越喜欢粉色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