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混元是非录之源启 > 7 金蝶,柔奴

7 金蝶,柔奴


  蝴蝶女一步一步走过去,每一个步伐都伴随着颠倒众生的魅惑眼神。而那位粉色的小云彩,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看这位姐姐一眼。
  “我都看到啦。”蝴蝶女边走边说,“你不知拒绝了多少希望与你同行的公子。所以,你是尚未得到中意之选,还是想独自完成这场战争?若是后者,那要给师兄们添麻烦的啊。若是前者——小妹妹,真的不肯考虑一下我吗?”
  蝴蝶女说着,向背对着她的小云彩伸出一只纤纤玉手。然而尚未触及,小云彩轻巧地扬起衣袖,一个旋转,躲开了蝴蝶女的手。
  没有碰到,蝴蝶女微微一笑:“调皮,怎么,姐姐又不会对你怎么样,让姐姐碰一下都不行的吗?”
  说着,蝴蝶女又靠了过去。小云彩仍然是一个轻盈的旋转,闪开了:“姐姐别这样。”
  周围所有的人都被这云霞一般的朦胧美人简单的两次转身吸引了所有的注意。美人全身上下都是流苏与飘带,轻轻旋转,飘带流苏环绕周身,如同云雾一般,神秘而优雅,就这两步,就仿佛已经是最世上最为美妙的舞姿。凡是观视这般云霞身影之人,无不为之一时神魂颠倒。小云霞美人的旋转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是不紧不慢,即便如此,走位却十分刁钻,刚刚好每一次都躲开了金蝴蝶的手,金蝴蝶两次尝试,甚至都没有触碰到飘带或流苏。
  见云霞美人躲闪,金蝴蝶不禁更想要戏谑一番:
  “姐姐我没怎么样啊,不过是邀请而以罢了。我看这么久了,周围相邀的公子也是一个接一个,看你拒绝这么多次也是辛苦,不如就跟姐姐我一起吧?”
  “姐姐说笑了,姐姐不也是同样?想来是喜爱独来独往,才不愿接受邀请。小妹我怎敢扰了姐姐雅兴。”云霞美人声音也如云霞一般轻柔缥缈,但凡听见,都只觉得如同坠身仙境。
  “独来独往?呵呵,这位小妹,我可不是什么冰山美人,生平最怕的不过孤独二字。只恨为何前来相邀的都是男人,这要我一介弱女子真能放下戒心?男人啊,是最具欺骗性的生物。公子们,你们说,是么?”
  周围的公子见媚眼流华,不禁面红心跳,哪有心思去想金蝴蝶所言之语,只是当即连连点头而已,甚至连声音,也不敢随意发出,生怕扰了这位美人的兴致。
  云霞美人见状,低头细想一番,却没有应声。金蝴蝶见状,更是欺身上前再次伸出手:“所以啊,我们既然都是一样,何不结伴而行?”
  “啊——”云霞美人再次旋转闪避,但这一次,金蝴蝶却不是一步便收手,而是连续挪动身形,甚至是陪着云霞美人一同旋转。云霞美人无奈,闪避更加迅速,最后在金蝴蝶停下之时,云霞美人无奈道:“姐姐莫在为难小妹了,明明知道规矩的。”
  “姐姐我当然知道规矩啊。”金蝴蝶手指轻抚面颊,“可我不是男人,你同样也不是。那里的规矩,又能约束什么?”
  “哎——”见金蝴蝶又走过来,云霞美人连忙又是一个转身,“小妹是怕姐姐成了习惯。若是日后姐姐有兴致来小妹住所做客,又这样动手动脚——毕竟,那里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女人啊。若是姐姐因此而被责难,小妹如何过意的去。”
  “哎,”金蝴蝶摇头叹息,“真是不可爱。原本以为这么漂亮,定然有趣。看来漂亮的妹妹仍然不相信我啊。枉费我一片真心。还是刚才这位小弟弟更可爱一些。可惜啊,是个男孩子,如果是女孩,该多好啊。”
  金蝴蝶的视线又回到了蓝池渊的身上。但是这次,她的余光落在了刚才一直被蓝池渊藏在身后的煞星,小澜,以及阿哑身上。
  “你看你,长得如此水灵灵粉嫩嫩,若是与这位妹妹一样穿戴,想必也是绝代佳人模样吧。若不是怕你介意,我还真想称呼你为小妹呢。”
  金蝴蝶说着,就缓步走向了蓝池渊。蓝池渊没有回应,但是,他十分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十分强大的气场正在向自己靠近。下意识,他退后一步,但又强迫自己停下了。而原本与小澜阿哑平行站立的煞星,也本能向前了一小步挡在了小澜和阿哑身前。这下,刚刚好和蓝池渊齐平了。而金蝴蝶的视线,也自然而然被突然冒出来的煞星吸引过去,嘴角上扬:“这位小弟弟也是好生俊俏啊,特意向前一步,是想和姐姐做朋友吗?”
  煞星突然发现金蝴蝶的瞳孔竟然直盯着自己,不禁有些胆怯,后退一步的同时脱口而出:“不,不,不是——”
  “哦?小弟弟你就这么不喜欢姐姐,不想和姐姐做朋友?姐姐哪里有得罪你吗?”
  “没有,不是——”煞星仿佛突然之间不会说话了,随着金蝴蝶的靠近不断后退,心中的恐惧与紧张越来越深,额上开始渗出冷汗。所有的人都不出声,仿佛偌大的在水一方,只剩下了金蝴蝶与煞星两个人而已。金蝴蝶就这样走过来蓝池渊的身边,而煞星早已不知后退了多少距离,身后不远处,就是一颗千年古木。小澜见煞星遇到状况,慌乱之下就要帮忙,但是偏偏在金蝴蝶面前就是开不了口。刚想移动过去帮一帮煞星,就被蓝池渊一把紧紧抓住,随后带着阿哑朝他自己身后一扯,顺势转过来继续看金蝴蝶与煞星的情况,也有意将小澜和阿哑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煞星真想说你别再过来了,但是此时他却无论如何开不了口,只能任凭自己后退。眼前美艳的金蝴蝶笑靥如花,但是煞星却觉得她比匕首更加锋利,一旦靠近,就有被划伤的危险。冷汗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
  “怎么一直后退啊,怕姐姐不成?姐姐是好人,不会吃了你,听话,别再退了。”金蝴蝶一面笑着一面说,脚下还是不断朝着煞星的方向移动。煞星也不想动的,但是这位金蝴蝶仿佛有魔力一般,煞星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脚,现在已经不算是自己后退了,倒像是被金蝴蝶推着朝后面跌过去。
  “怎么这么不听话,这样可就不乖了啊。来啊,道姐姐这里来,难道你不相信姐姐么?”
  煞星满身冷汗,仍然是不断后退。
  “再退,可是会有危险啊。”
  煞星一听此言,仿佛蓦然惊醒,脚下一软就朝着后面倒下去,谁知自己正后方就是那颗古木了,刚刚好倚在了古木上。而就在那一瞬间,金蝴蝶眼神突然之间变得凌厉,左手迅速一掷,一道带着寒意的风伴随着破风之音叮一声脆响在煞星的左耳边炸开,随后,一切又归于寂静。
  煞星被吓到了,倚在古木之上一动也不敢动,瞳孔之中写满了恐惧,仿佛全身都失去了知觉。
  “哎,不听话。”金蝴蝶叹息道,“不是说了,再后退会有危险么?姐姐我可是提醒过你了啊。”
  煞星的手心全部都是冷汗,刚刚如同火炽一般,现在却如此潮湿冰凉。金蝴蝶微微一笑,转过身来说:“别害怕,这么俊俏可爱的小娃娃,姐姐不会伤害你,更也不会让别的东西伤害你。现在,帮姐姐将金蝴蝶捡回来好不好?”
  煞星见金蝴蝶不再靠近,而是转身离开,心中着实是大大松了一口气,急促而猛烈的心跳也终于渐趋平稳。他扶着树干,转头一看,不禁被吓得连退了三四步险些瘫倒在地。
  自己刚刚做耳边的树干上,扎着一枚金灿灿的蝴蝶镖,而那枚蝴蝶镖,正钉在一只张开嘴巴露出毒牙的蛇头之上。这蛇虽小,但看着显眼的颜色和明显的毒牙,想来也是剧毒之蛇。若不是这枚蝴蝶镖,只怕煞星也要命丧蛇口。
  “别害怕,已经死了,伤不到你的。”金蝴蝶柔声道,“姐姐不喜欢脏,这枚金蝴蝶沾了蛇血,小弟弟在路上帮我找个地方洗一洗,等到了沉云落照再还给姐姐,好不好?”
  煞星已经说不话来了。好在金蝴蝶也并非想要得到煞星的回应。调戏过煞星之后,她自顾自回头,走向了云霞美人的方向:“如何,这位妹妹,现在觉得——姐姐够格了么?”
  云霞美人沉默片刻,很快答复道:“既然姐姐如此坚持,妹妹也不便再推辞。这一路,还请姐姐多多指教。”
  “啊,”蓝池渊突然插嘴道,“还未曾请教两位姐姐如何称呼。”
  “傻孩子,”金蝴蝶抿嘴一笑,“叫姐姐不好吗?”
  “姐姐说的有理,但是池渊两位若是都叫姐姐,岂不是分不清楚?”
  “这样啊——”金蝴蝶道,“既然如此,便唤姐姐金蝶吧。聪明如你,当明白金蝶所指是那两个字。”
  “啊,池渊明白,金蝶姐姐。”
  “啊,真乖,小嘴儿真是甜啊。”金蝶嫣然一笑,随后向曛微微颔首,“至于各位小哥哥嘛,唤小妹金蝶便可。”
  “那——”蓝池渊想云霞美人行礼道,“不知这位姐姐又要如何称呼呢?”
  “啊,姐姐二字不敢当。”云霞美人连忙回礼,“小女子名唤柔奴。”
  金蝶微微一笑:“柔奴二字,与妹妹可是真贴切啊。不知这可是妹妹真名?”
  “姐姐认为是,自然就是了。”柔奴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