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重生之大少奶奶不好惹 > 第182章木语花独自离开

第182章木语花独自离开


  站在门口,听着木语花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夜无烟知道,她哭,是因为郑叶熙。而自己心底某处,是很恼怒,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这样呢?
  夜无烟轻叹一声,转身朝楼下走去。房内的木语花坐在地上良久,哭的累了,顶着红肿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某处。
  一个时辰过去后,木语花才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房间的书架上,拿出几张纸,轻轻研着磨。
  木语花还是决定离开了,她不喜欢分离时的哭哭啼啼,那便不要让分离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吧。木语花决定给他们留下信件,明日天不亮,就离开这里,谁也不见,谁也不通知。
  木语花将纸张铺好,拿起毛笔,工工整整的写着每一个字,这封信,是留给自己这辈子自己唯一一个爱上的男子。
  “郑叶熙,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你已经遵守你对我承诺,和孙梦成亲了。首先恭喜你,孙梦我见过了。她是一个美丽温柔善良的女子,更是知书达理,日后定会和你相敬如宾的。
  知道你现在过的很好,我就很知足了。对不起,我骗了你,我说,我会在长安等着你回来,只是为了让你能够安心接下圣旨,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郑叶熙,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你的母亲,她含辛茹苦的看着你长大,你是她唯一的支柱了。想想你的父亲,难道你狠心让你的母亲看着你犯错吗?你奶奶虽然很讨厌,可她终究是为了你们郑家,不要恨她,她年纪大了,你也要好好照顾她。
  郑叶熙,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我不是木语花,木府的大小姐不是我,在这里,我是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我,老夫人怎么会接受呢?
  来到这里,认识了你,我很开心,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幸福快的度过每一天。
  最后,还是想要祝福你和孙小姐,百年恩爱双心结,至此再也不见。木语花。”
  这封信写完,木语花滴下一颗经营的泪水,正巧落在最后的署名上。木语花深吸一口气,将这封写好的信,轻轻吹了吹,小心翼翼的装进信封里,在平铺一张纸,拿起毛笔,写道:
  “丹青,在我的记忆中,你是个可爱单纯的女孩子,很高兴能够有你这样一个好姐妹。我知道,若是我告诉你,我打算离开长安,你肯定会跟着我一起走的。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失去喜欢一个人的权利。不要哭着找我,我希望你能够幸福,章涛能够好好地照顾你,就足够了。
  你成亲那日,我可能看不到了。在杭州,我已经修书一封,让柔儿给你备好了嫁妆,那是你应得的。
  丹青,若是有一天,他负了你,就回杭州去吧,艺姬阁永远是你的家,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在艺姬阁。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木语花。”
  木语花再次换了一张纸,也是最后一封信,写给了香巧和包子,该说的话,木语花也说过了,在纸上,唯留一句话:
  “郑叶熙的那一封信,待到他与孙梦成亲后,命包子寻我之时,才可交给他。”
  木语花从这次就没打算给自己留什么后路,她会做到答应孙府的话,让孙梦嫁到郑府,她离开长安城,让郑叶熙永远找不到自己。
  她能够做到的,就是离开这里,离开杭州,去哪里,木语花自己也不知道。木语花装好所有的信封,将书信全都压在枕头下面,侧躺在床上,一觉睡到第二日寅时。
  木语花睡着的时候,丹青前前后后来到她的房间两次,见木语花睡得正香,也不想打扰她,但又怕她饿着,便将饭菜换了两次送到房间。深夜的时候,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天没亮,木语花起床穿好鞋子,换了一身黑色的男装,将书信平整的放在桌子上,拿上包袱,离开了客栈。
  时间太早,商贩也没有几个摆摊的,木语花只能顺着出城门的路,顺便买点干粮,路上带着。
  天空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城门被缓缓打开,等待出城的人们,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往城外走。木语花顺着人流,回头看了一眼郑府的方向,垂下眼睑,轻叹一声,转头走出了长安城。
  丹青端着早饭轻轻推开木语花的房门,因为昨晚木语花没有吃饭,她今天一早就去楼下买了清粥包子。
  丹青将早饭放在桌子上,直接转头看着木语花落下床幔的床,轻声说道:“小姐,睡了这么久,肯定饿坏了,赶紧起床吃点什么吧?我今天给你买了清粥,香的很呢。”
  丹青轻轻将床幔敛起来,用钩子勾上,扭头看向床上时,惊慌的转身寻着房内四周,哪里还有木语花的身影。
  丹青后退几步,撞在凳子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胳膊肘正好撞在粥碗上,‘啪叽’,粥碗掉在地上,摔成两半。丹青转头看过去,目光停留在那几封信上。
  丹青捂着嘴,慌张的摇着头,她心里有个不好的感觉,那就是,小姐走了?扔下她,走了?
  丹青颤抖着双手,拿起桌上的三封信,有一封上面署名:丹青亲启。
  丹青站起身,使劲儿将三封信扔在桌子上,大声吼道:“我不要亲启,我不要看,为什么?为什么扔下我?不是说好了一起出去游山玩水吗?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不要我?呜呜……”
  章涛和夜无烟听到声音,慌忙跑过来,章涛看到丹青哭的撕心裂肺,赶忙走上前,伸手拉着丹青,柔声问道:“丹青,你怎么了?谁欺负你?”
  “别碰我,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小姐怎么会不要我?若不是你突然出现,小姐怎么会一个人离开!呜呜……”
  “你说什么?木语花走了?”
  夜无烟皱着眉心看着丹青,一个健步走上前,伸手抓住的胳膊,冷声呵斥道:“别哭了!木语花人呢?”
  “你吼她作甚?你没听到她说吗?木语花走了,她已经走了。”
  章涛伸手将丹青拉到身后,皱着眉心看着发怒的夜无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