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领主大人,肉跑了! > 0115 看热闹不嫌事大

0115 看热闹不嫌事大


  “灭了旧人类!”人群中,有人叫嚣,“永绝后患。”
  范西东翻了个白眼,“你长没长脑子!”
  太难得了,他有机会骂别人笨蛋。
  “永夜城是什么地方,你难道不清楚?”他一脸鄙视,很享受智商的碾压感,“城外风带里的电磁波是普通级别的吗?是R级!看我口型,R!”
  他漂亮的嘴唇放慢动作,做了个夸张的口型,“以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来说,无法完成过滤射线,又不像旧人类那样可以自身代谢。那怎么办?等着原地爆炸吧。嗯,你们谁有勇气谁去,我在外头等着看人肉烟花。”
  “那我们等在外头,他们出来找补给时,把他们一网打尽!”又有人建议。
  “你们难道没发觉,他们已经很少出来找补给了吗?除非像那个古人类那样的重要‘物资’。”萧瑟接口,“相安无事太久,我们疏忽了。如果他们研制出了代餐类的东西,甚至连原料都能自给自足,我们能如何?”
  “可惜我们卡在进化的关口,再也不能寸进!”有人哀叹。
  这个世界,他们是主宰,这很不错。
  可是如果新世界没有能量,他们再强大,又有什么用呢?
  第一次,事实倒逼着他们思考此类问题。
  “能不能用武器攻击?比如卫星上的杀人射线,电子炮,火烧,水淹,就不信不能把旧人类从耗子洞里赶出来。”
  “你这些玩意能通过风带再说吧。”
  “卫星?我们有个屁的卫星!地球的动行轨道外,到处是死星,那就是太空坟墓。”
  “自我进化无能,那就也发展科技好了。旧人类能在我们手下过几招,还不是靠了那些设备吗?我们是什么大脑构造,难道比不过旧人类。”
  “李小山!李小山!你们第一区不是有个科学家?”
  “别研究生物学了,怎么让旧人类灭种才是正经!”
  轰的一声,没的司马乱的压制,所有人都陷入热烈的讨论。
  怪不得有句话说:共同的敌人,可以使人团结。
  东亚三区一直明争暗斗,萧瑟和范西东也一直和司马乱大别苗头。只不过司马乱不爱理会,所以没真的掐起来。
  现在高阶新人类们发现了旧人类可堪为敌,立即同仇敌忾起来。
  陈月在一边看到,不禁发急的向前蹭了一步。
  今天她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已经没有回头路。
  所以她一咬牙……
  “这不是当务之急!”她忽然大声道。
  会议厅内,本来吵吵嚷嚷。
  但陈月声音的分贝高过了所有人,瞬间就像一个锅盖把燃烧的锅子盖紧,灭掉火焰。
  “这还不急吗?那你要急什么?”范西东讽刺地道。
  哎呀今天真爽,一直发言,压得别人无法反驳。
  他也很聪明的嘛,只是平时懒得动脑罢了。
  嗯,就是这样。范西东自鸣得意。
  “那你说什么急?”保安主管很焦虑,“再不闻不问的,等旧人类打上门吗?”
  “不必紧张,没那么快呢。”萧瑟声调平稳地说,“他们只是构成了很大的威胁,可也只是威胁,先听听你们陈大总管怎么说吧。”
  “你可以在我第一区发号施令了吗?”司马乱冷笑。
  “对不起,阿乱。”萧瑟连忙道歉,因为司马乱就站在他旁边,抬手搭上司马乱的手臂。
  “我只是希望到了这个时候,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消息和建议。”他十分诚恳。
  司马乱略垂下眼睛,看着萧瑟的那只手。
  曾经,他们也是亲如兄弟。
  什么时候却变成了这样,仇人似的。
  可今天这出逼宫戏,有他的份儿吗?
  而看到司马乱的动作,萧瑟怔了怔,很尴尬的把手收回来。
  司马乱就重新坐下,仍旧把手指放在始终没动过的,横在桌上的唐刀的护手上。
  “显然你有很多想法,倒是本座平时忽略了。”他的目光定在陈月的脸上,“即如此,不必再伪装,想说什么便说。”
  陈月双腿打颤,因为她知道,只要那把唐刀一动,她立即就会魂飞魄散。
  可是今天她若不能占了上风,早晚是个死,必须要搏一搏!
  哪怕领主大人放过她,她的冒犯,也会让其他人不能容她。
  不能赢,就完了。
  “我知道找到对付旧人类,或者抑制他们发展的办法很重要,必须找出来。”她舔了舔嘴唇,自进化后第一次感觉到喉咙发干,心都揪起来。
  “可是,若我们有内奸,就算想出一百个办法来也会失败的。”她抛出重磅炸弹。
  内奸?
  谁是内奸?
  三大区有内奸吗?
  陈月知道的话,难不成是第一区的人?
  各位都是高阶进化者,反应快,速度快,忽啦啦的,瞬间闪出合适的距离。
  不偏不倚,把第一区的人孤立在中间。
  “事情大条了啊!”范西东吆喝一声。
  这是大问题,简直是毒瘤一样。
  可是他为什么感到高兴?
  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东亚三大区太没有意思了,他第三区已经算是胡作非为了,可还是没意思啊,需要一点新鲜刺激。
  “都别动!都别!”他“好心”的跳起来维持秩序。
  又转过身问陈月,“你说这话可得有证据,不能随口胡说。你要知道,在咱们新人类之中,奸细是个非常可怕的罪名呀。若是不能服人,诽谤和陷害同类也是很严重的罪。”
  一边的萧瑟却沉了脸,皱紧了眉头,感觉大事不妙。
  这个陈月一向受阿乱重用,假如阿乱不愿意理会,她能在第一区横着走。
  自然,也不会惧怕他们第二区和第三区的人。
  包括这两区的领主,也就是他和小范,她也不放在眼里。
  可自从开始发言到现在,陈月一直很惊恐。
  她试图掩盖内心的紧张,甚至双手抱胸,试图压抑着颤抖。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她能怕谁?
  谁能让她怕成这样?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小范个白痴还在那上蹿下跳,好像给唱戏的搭台一样。
  不管事后证明是不是诬告,阿乱一定不会饶恕。
  那时候他所期望的三区团结合作,只怕难了啊。
  小范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