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本炼炁士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缅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回缅

    第二天公路开工,周庆只去晃了一圈便偷偷溜回了家。
  
      雨季马上就要来临,他得趁这段时间多收点货运到密支那存起来,要不然雨季一到,帕敢到莫岗的那段公路就成了烂泥坑,别说行车,连人走起来都像下田一样。
  
      猴子山他也没去,师父和师兄带着吉生又出山云游去了,一气观一个人都没有,他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还是人丁单薄了点,扩建一气观的念头突然又在周庆心里冒了出来。
  
      扩建道观的钱不成问题,关键还是人,这方面只有两个解决方案,一是一气观自己收徒弟,二是打报告给道协,请他们从其他宫观庙宇或道教学院派人过来。
  
      第二种方法明显不可取,不说一气观有不同于道门的修炼体系,单说外来的道士可不可靠就是个问题,要是人请来了,过几年却发现道观已经被鹊巢鸠占,那可就不好玩了。
  
      而且各大宫观和道教学院的道士都是根正苗红的,人家愿不愿意来这无人知晓的小道观还是回事。
  
      第一种方法想想也非常困难,师父是肯定不会再收徒的了,师兄到五十岁才收一个徒弟,可见对收徒也没有什么兴趣,而周庆——他现在自己都还没出师呢。
  
      周庆想了半天,不得不郁闷地承认一个事实:短时间内扩建道观根本没必要,因为没人。
  
      回到家和父母告别之后,兄弟三人便一起出了家门。
  
      周庆要马上去缅甸,周志要回腾越去找房子、练车,周林则是要去上学。
  
      昨天还热热闹闹的家一下就冷清下来,张翠红的心里很是失落。
  
      周建忠劝她:“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咱们应该高兴才是,难道你想他们一辈子守在家里种田啊?”
  
      “道理老娘难道不懂?想儿子难道有错?倒也是,你以前在外面鬼混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想过儿子,更没有想过家里。”
  
      “你这婆娘,老子这是劝你呢,好话你都听不出来?”
  
      “老娘不稀罕听你说好话……”张翠红将周建忠劈头盖脸一顿骂,最后又给他安排任务:“明天你去联系人,早点把房子修好,过年孩子们回来就有新房子住了。”
  
      …………
  
      在路上,周庆问起了周老三的学业。
  
      “上期期末考试年级第一!”周老三有点小得意,随即便开口讨赏,“二哥,大哥都奖励我五十块钱,你比他钱多,准备奖励我多少?”
  
      “总共就两三个班,还年级第一,矮子里面充高汉罢了。”
  
      说是这样说,周庆觉得还是要奖励一下,于是拿了五百块钱给他。
  
      “再过三个月就是中考,如果考进全县前十,我就奖励你两千块,这两千块随你怎么花,我跟爸妈讲让他们不要管着你。”
  
      “如果能够考进全县前三,那我就给你买一部电脑,同样奖励两千块钱!”
  
      “前三不敢想,不过前十应该有希望。二哥,咱们说好了啊,到时你得跟妈说清楚,要不然钱肯定要被她收走。”
  
      “二哥说话算话!不过老三,你这前十的目标定得也低了点吧?难道你不想自己有个电脑?”
  
      “几千人呢,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周林叹了口气,“咱们乡镇的也考不过人家县城的。”
  
      “县城的也不比乡镇的多个脑袋!你看大哥,进了高中不照样是全年级前十?那可是二十多个班,一千多人!老三,努力点肯定能行!”
  
      其实要论起来,周老三比周志还要聪明,只不过前两年被他两个哥哥给带歪了,好在现在也不晚,还有三个月才中考,拼一拼全县前十还是很有希望的。
  
      全县前十基本上就是一中的年级前十,考取重点大学完全没有问题。
  
      “嗯,我尽力。”
  
      周庆想了想,又拿了五百元钱给周林,“多买点补脑的东西来吃。等年底回来,我教你点功夫,练好了对大脑有好处。”
  
      “二哥,要不你现在就教我?”
  
      周庆练功的事情也给周志和周林透露过一点,所以兄弟俩并不觉得他是故弄玄虚。
  
      “那个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练成的,我现在没时间,回来再教你。”
  
      …………
  
      到了县城,余敏娘俩回家,周庆则和周志一起,先去买了一部手机替换了原来那部古董,然后又打电话联系上次那个“地摊银行”的联络人,准备打款到缅甸。
  
      这一次就要方便得多,可以直接转账,而且这个“地摊银行”在帕敢也有“分行”,可以用多少取多少,这给周庆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想想上次走到哪儿都得带着两大麻袋钞票,周庆觉得这些“地摊银行”对到缅甸做生意的中国人来说,帮助确实不小。
  
      事实上,缅甸长期实行外汇管制,禁止外汇自由出入和自由兑换,就连中国的玉石商人到缅甸去参加翡翠公盘,也得通过地下钱庄将人民币换成欧元,要不然就算去了那儿也没他们什么事。
  
      对于地下钱庄,当地政府其实是默认他们存在的,要不然中缅之间的贸易根本无法正常进行。
  
      马上就要进入雨季,周庆准备在短时间内大量屯货,所以将两张卡内剩余的一千五百多万全部转入了地下钱庄,身上只留下少量现金备用。
  
      周志和地下钱庄代理人互留了电话,以后这边转账过去就由他们俩个来交接。
  
      随后,周庆便会合了拉坤,让他联系回密支那的车子。
  
      虽然他才是腾越本地人,但在腾密这条线上,拉坤却比他要熟得多。
  
      很快就得到了回信,今天下午就有车到密支那去拉大米,搭顺风车每人要收一百元,周庆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别说一百,要是没有门路,五百都找不到车去密支那,除非到旅游公司参团。
  
      临上车之前,周庆又对周志和阿邓才叮嘱:“尽快把房子落实下来,要不然还得欠人家人情,而且知道的人多了也不安全。”
  
      “没事就去那些大的赌石店逛一逛,这种地方赌石的大老板多,而且他们是终端客户,出价更高!你们如果发展到这样的客人,货到了之后就先请他们来看,价格问题到时再打电话沟通。”
  
      “记得每一块石头都要报关,咱们老老实实地做生意,该交的钱一分都不能少!还有,装卸的时候一定要轻拿轻放,要不然起了裂,亏的可不是一点点钱。”
  
      最后这句话周庆是对阿邓才说的,就是怕他仗着地头熟,偷偷地从旁边他们寨子里把毛料运过来,虽然能省一大笔钱,但周庆并不希望他这样做。
  
      而周志的话,恐怕逼他走私,他也是没有那个胆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