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都市植卡师 > 第三十二章回家种田

第三十二章回家种田


  炮果可是赚钱利器,所以李逸并不打算卖种子,而是打算卖炮果。
  李逸自己心里清楚,靠卖种子撑不了多久,慢慢就会进入亏损状态。
  因为李逸要收购晶卡币和魔纹卡,现在不明显是因为学习魔纹卡的人还不是太多。
  但是从昨天潇颖寄来5个魔纹卡,可以看出,学习魔纹卡的人已经有5个人了。
  当自己把钱寄过去时,相信下一次寄过来的魔纹卡会更多。
  但是李逸是不会关掉植物都市网店的,虽然卖种子没有自己种赚钱,但是却是打响和传播特殊植物的很好途径。
  但是李逸将要面临资金不足的情况,所以他要自己种炮果,来补充资金。
  种植的地点也选好了。
  就在他的老家大槐村。
  李逸的父母也在老家住着,李逸的老爸是退伍军人,老妈是退休老师,两人都有退休金,所以李逸的家庭也能算是小康家庭,吃喝不愁。
  还可以供应李逸兄妹两人上完学。
  平时李逸的父母两人就在村里和那些邻居,同乡聊聊天,喝喝酒,下下棋,打打麻将,生活让李逸羡慕不已。
  第二天,李逸就坐上回老家的火车,之后再转几个公交车,才到村门口。
  之后步行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次李逸回老家并没有通知父母,因为如果通知,他们肯定不同意,所以李逸就悄悄回来,给他们一个“惊喜”。
  刚走没几步,李逸就看见一个人在地里挖坑,仔细一看还是熟人“嘿,王叔。”
  正在挖坑的王叔听到李逸的叫声,转过头,看见李逸后,脸上露出笑容“小逸啊,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不是在城里工作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逸也是十分高兴“我回来有些事要办,你这是干什么呢?”
  “俺家的狗,被该死的偷狗贼毒死了,幸好我及时赶到,把那些偷狗贼给吓跑了,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现在只好挖个坑把它埋了。连上我的这只狗,我们村已经死了十几条狗。”说着王叔脸上充满着愤怒,同时伤心的看着身边一动不动的狗。
  李逸听完,看了一下王叔的脚边,,立刻就发现,一条黄黑相间的土狗张着嘴,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
  土狗看样子已经不小了,应该是王叔看着长大的,怪不得王叔那么生气。
  看到这一幕李逸也是非常的恼怒,一条活生生的狗,竟然直接被毒死,而且谁都知道偷狗贼杀狗是为了卖给那些狗肉店,让人吃。
  就算是城市里也有很多偷狗贼。
  严重点说他们就是在谋财害命。
  李逸在愤怒的同时,也不禁为这些土狗惋惜。
  至少城市里的防护措施比农村好,那些狗也更安全,生活的也更舒适。
  不过城市里的狗都是一些外国进口的其他国家的狗。
  而有华夏五千年历史,一直是华夏人忠诚的看家狗的中华田园犬,却被抛弃。
  李逸灵光突然一闪,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炼制后,和动物有关的植物,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炼制一个和动物有关的植物,这是一个赚钱的植物,因为不仅是农村,城里养宠物的也是数不胜数。
  有些人甚至可以不要孩子,也要要宠物。
  因为宠物可爱,听话,不会闹人,养起来不麻烦,不会说人话,但是可以听懂主人在讲什么,可以当心灵寄托。
  再炼制一个保护植物,因为偷狗贼和普通的贼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保护不当。
  普通的家庭买不起高档的锁,更别说农村了。
  而自己可以炼制一个有看家护院能力的植物,可以完全取代锁,那样一定会大卖,价格定的让大部分人都能接受就行。
  不过按照李逸的设想,这两种植物至少也是三级植物。
  李逸离三级绘纹师还有一些距离,但是差距也不算大,李逸估计,如果努力一下,一个星期内就可以到三级绘纹师。
  李逸在脑子里想了一下,把全部的想法先放在一边,继续问王叔“那就没有人报警吗?”十几条狗,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听李逸谈起这个,王叔一脸气愤“报了,可是警察来了之后,那伙偷狗贼就不见了,几天后继续来偷,警察不能一直呆在这,所以也没办法,只好让我们做好防护措施。”
  李逸听了后,也明白了应该是大槐村里有他们的内应,所以他们才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来。
  “那我爸呢?”李逸问道。
  李逸的老爸以前就逮到过一伙小偷,他当兵几十年可不是白当的。
  王叔叹了口气说道“你爸这几天有事不在家,要不然那伙偷狗贼怎么敢来。”
  自从李逸的老爸逮到一伙偷狗贼后,大槐村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丢狗事件。
  这也让李逸确认大槐村里有他们的内应,不然怎么可能连他老爸不在家都知道。
  “没事的,王叔,我相信那伙偷狗贼一定会被抓住的。”
  “好了,小逸,你先回家吧,我先把狗埋了,再到你家好好和你说话。”
  “那好,王叔,我先走了。”
  李逸接着往家里的方向走,途中不免遇到一些熟人,都是些长辈和小孩。
  年轻人都到城里打拼,有的一年回来一次,有的几年都不回来一趟。
  李逸这还没过年就回家,着实很稀罕。
  李遇到长辈简单的聊聊天,遇到小孩笑一笑。
  不远的路,竟然花了半个小时才到家。
  李逸到家门口,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绕到后门。
  李逸知道老爸老妈喜欢和其他人在他们家院子里打麻将,所以经常把前门锁上,后门经常不锁,老爸老妈两个人都到后院打麻将。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牌友都知道的。
  因为后院有两棵百年槐花树,所以两人把两张桌子放在两棵槐花树下,一人一桌打麻将,谁也不干扰谁。
  两棵槐花树枝繁叶茂,夏天往底下一站,太阳都照不到,非常凉快。
  甚至下雨下雪时,都没有一滴雨滴到树下。
  所以两棵槐花树就像是李逸家的两个宝。就像是四周没有墙壁的房子。
  开花时,十里飘香。
  城里有个富商愿意出高价来买他们的房子,李逸的父母都没有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