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双生游梦 > 前言

  一个异瞳少年,身世隐藏的秘密,两颗不同的心脏,两种不同的人格
  遁入空门,还是沉迷妖魔,主宰身体是哥哥的嗜血,还是弟弟的善良
  陆家村
  位于天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受着天山的灵气影响,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绿树荫楠,暖阳依旧,温柔的看着这座被松树灵掩蔽的村庄,一片片草舍和一座座砖瓦小院,炊烟袅袅,村口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刻着陆家村。
  走进村后,还不时能看孩童嬉笑玩耍和溪水边洗衣的妇人,村里的成年男子大部分都出去打猎,少部分的被村长派去村后守着一块平淡无奇的石头,出奇的是石头上插着一把铁剑,被铁链一圈圈的锁在一起,融为一体。
  经过长时间的雨水浸泡,连剑的形状都看不出来,也不知是何人何时留下的,好像比陆家村的老者所说的年份还要久远。自然而然成为陆家村的象征,有时老村长路过石剑台会叩拜一下,祈求着村里风调雨顺。嘴里还会轻声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不过大部分时间都被小孩当作玩耍的地方。
  今天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能看到村里的成年男子到后山一起扛着猎物,吆喝着孩子看自己的战利品。
  “小天,过来,看我今天给你打了一头野猪,给你补补身体”。
  一位中年男子大声的喊着。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小天的养父陆大海,从小天有记忆起,都是在他家度过每个春夏秋冬。今年已是十六个年头。
  呆头呆脑的少年正被一群同年纪的孩子压在身下,并没有反抗的能力,呼救的声音很快被调皮嬉笑声掩盖。
  一个胖呼呼的男生陆六正压在小天身上
  脸上的油脂中露出讥笑着说
  “小天,你就是个野孩子!连亲爹亲娘都没有,你这个怪物!”
  被压在下面的小天已经没有力气做什么反抗
  愤怒的说道
  “我才不是野孩子!我不是!”
  “小天?”
  陆大海把猎物一放,赶紧把自己的孩子从一群村里的爱闹事的孩子中抱出来,看着小天身上沾满着灰尘,弯下腰帮他拍干净后,眼中满是可怜,转头对着欺负孩子的调皮鬼怒斥到
  “滚!”
  “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这群将欺负小天成了打发平时闲暇时光的乐趣,看到陆大海便马上灰头土脑的溜回自己家中,毕竟陆大海也是村里有经验的猎户,在别人看来陆大海还是有些威慑力的,眼睛打猎的时候被山中恶兽赤焰虎所伤,明显的疤痕成为他脸上的印记。
  正午的眼光格外刺眼,照在小天留有淤青的脸上,大海手上残留动物的血迹擦拭着小天嘴角的鲜血,也分不清是谁的血了,血腥味道又更加的浓郁了,整个没有气色的脸显得更加阴暗。
  小天看着养父问
  “我是怪物吗?”
  “我的爹娘呢?”
  我。。我
  这个问题小天问了很多次了,但还是想有一天大海能告诉他的身世,可以见到自己的爹娘,不想做一个没有爹娘的野孩子。
  陆大海并没有怎么回答
  回忆到、、、
  16年前在远郊打猎的时候,天色昏暗,阴雨绵绵,看天气不对准备回家,突然听到婴儿啼哭声,便走到树林深处。
  看到一只三尾赤焰虎准备扑向血泊中的婴儿,大海没有犹豫便抡起手中的斧头向赤焰虎砍去,大半个脑袋被一下削了下来,血浆大溅,喷的陆大海的身上,也溅到婴儿的脸上,赤焰虎倒下之后。
  大海收起斧头看着婴儿,连忙去擦拭着婴儿脸上的血,发现这孩子双眼异瞳,沾到鲜血的眼睛格外通红。
  正当大海看着这婴儿时,还未断气的三尾赤焰虎准备最后的反击,锋利的爪子如刀锋向着这个婴儿,大海没有犹豫便用身体挡了下面,爪子正好把大海的脸划的血肉翻腾,陆大海强忍着疼痛捡起地上的斧头,上去就是一顿乱砍,直到三眼赤焰虎头颅变成一滩烂泥方才停下。
  休息片刻已是一片漆黑的夜晚,大海便一手扛着猎物,一手小心翼翼的抱着这个婴儿回家。一养就是16年、、、
  回到简陋的家中,陆大海为他换上虎皮做的新裤子,这虎皮可是从当年的三眼赤焰虎身上扒下来的,一直都是这个家唯一最值钱的东西,大海不舍得卖也不舍得自己用。前几天特地将它做成虎皮裤给小天。
  陆大海简单为小天擦洗过血迹后便又出门了,嘱咐着小天在家好好待着。
  挨伤的小天,身体恢复的极快,轻松的爬上门前这颗有些年头的老树。
  躺着望着夕阳,风吹起乱糟糟的头发,灰色的刘海虽挡住了大部分眼睛,那双与正常小孩不一样的眼睛,一只暗淡无光的的深蓝色右眼,另一只则是血红色的左眼,仿佛是被鲜血浸泡过。还有被写满经文的布包住的左手,衣因为身体不一样,陆家村并不是很喜欢小天,小天并不是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喜欢与人交谈,他静静躺在树杈上,想着自己的亲生爹娘,腰间刻着游字的玉佩可能是唯一能找到爹娘的信物,握着玉佩心中不断想着,觉得有些疲倦就闭眼睡了……
  梦里仿佛隐隐约约的看到女子一身白衣,琵琶骨被写满禁令的符文锁着,嘴里轻吟着,听的非常模糊。
  “她是谁?”
  “为什么被锁在此?”
  正想走过去便被一团黑影推了一把,感觉身体坠入深渊,背后一阵阵发寒出奇的冷!
  听到村里的动静,加上噩梦的原因,小天从树上摔了下面,没顾身体的疼痛,心中一直在想着,她是谁?为什么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
  咦?
  怎么感觉今天村里这么喧闹,看着天空月亮已经爬上半空,平时这个时候养父应该回来了,没多想其它,便带着这些疑问便出门寻找着养父。
  还没走几步,看到村头火花四起,把漆黑的陆家村照的格外亮,看到村里王妈带着自己的孩子逃命,小天刚想开口问情况,王妈早就跑走了。
  小天觉得不太对劲,加快了脚步走向村中的石剑台,放到平时看到的一切肯定会躲起来,本来从小就胆小怕事的他,今天却出奇的勇敢。
  看到地上躺着一堆尸体,腿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懦弱的他又想以前一样选择的逃避,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刚想转头调查原因,身后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袍,手里握着长镰,没等小天做出反应就被打晕过去了……
  醒醒,小天
  这声音正是陆大海在唤醒着小天
  勉强的睁开了眼睛,脖子一阵剧痛让小天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绳子绑在火堆旁,身边有陆大海和村长,还有总是欺负他的陆六,陆川,陆云,和村头不常走动的几家人。大部分的成年男子都被锁在石剑台上。
  都给我老实点,不然全部都得死
  绿衣使者大声的喊到
  小天,别怕,没事的,大海安慰着说
  怂包,尿裤子了吧,陆六看到没有说话的小天,便开始像往常一样的羞耻着说。
  陆川,陆云两个跟屁虫也跟着一起
  我没事,小天低声的回答陆大海并没有去理会那三个
  开始慢慢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被火烧了一半的村子,平时早晨喜欢发呆的地方也被破坏,原本无忧无虑的陆家村仿佛沦落一场灾难,但没有任何人能挽救的灾难。
  死老头,快把村里的东西交出来
  一个绿衣使者一把把村长举了起来,村长在他面前犹如一只毫无反抗的兔子,等待着被宰割
  村里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的,要给的话也就我这条老命。村长斩钉截铁的说着
  好,不交出来是吧,我就把你村里的人一个个的给杀。
  还没等话音落下,一把长镰就唰的一声下来,村长的大儿子的脑袋就掉了下来,刚好滚到一旁小天的面前,小天看着这脑袋,鲜血还冒着热气,眼睛直直的看着小天,顿时头发一阵发麻呆了过去。
  旁边的陆六,陆川几人看到这情况,裤子都湿了,真正的被吓尿了,尿随着草地流向了头颅的方向,与血液流通在一起。
  我的儿,你们,你们这帮畜生不得好死!
  村长咬着牙对着面前几个穿着绿衣长袍,眼睛被急的血丝爆烈,原本性格温和的村长,看到自己的儿子惨死,准备与面前的魔鬼拼命,却被陆大海压制住了。
  我再给你一柱香的时间考虑,否则村里的人都会因你而死。
  绿衣使者的头目对着村长说完便走开了。
  等村长平息之后,陆大海问村长
  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人是谁?
  村长还停留在失去儿子的悲伤中,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开始说起今天发生事情。
  这些绿袍使者是万毒宗的,万毒宗以练毒,制毒为主,主要抓成年男子练毒,作为万毒宗的实验品。万毒宗一向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在他们手中长镰杀害的冤魂不计其数。
  万毒宗的宗主其实是村长的弟弟陆泣,陆家村的传承到了村长手上,自然村里的秘密也只有村长知道。陆泣知道之后一怒之下便离开了村子,十几年都从未回过陆家村,也没人过多去问他的存在。一向性格古怪的他却进了万毒宗,因为野心和嗜血的他杀死了原来的宗主,自己当上了万毒宗的宗主,带着宗门无恶不作。这次回陆家村也是要拿走陆家村的秘密。
  村长望着周围的一切,觉得愧对村里的人,看着自己死去的儿子,心中便没有多活下去的念头,便开始讲出村里的秘密,好让村里的其他人去接替他守护这个秘密。
  村长看着石剑台,神情十分的严肃的讲着他父辈传承下来的秘密
  这个要从村长爷爷的爷爷开始说起,原本陆家村这地方是块荒凉之地,陆家的祖辈为了躲避战争逃到了此处,那时石剑就已经存在了,陆家祖辈就开始在这定居下来。石剑的秘密大概也就只有祖辈才知道,代代相传都是切勿拔出此剑,在里面封锁着一只嗜血的魔物。可是村里的人带着好奇都去拔过,却没人拔的起来,仿佛此石剑与大地连在一起。
  等村长说完之后,刚好也是一柱香的时间
  那个绿袍宗主向村长走了过来
  可怜的兄长,你是要带着你的秘密下黄泉吗?
  村长并没回答他,骨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硬气
  陆泣的手一挥,手下的绿袍使者又将两头颅割下,对于他们来说这好比杀鸡一样简单。
  啊,啊,啊
  看着这些瞬间掉落的头颅,村里的其他人开始慌了,感觉下一个就是自己,害怕死亡,变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村长,快把秘密告诉他吧。我不想死
  村长,我还有妻儿
  村长,你不想活我还想活,你这老不死的
  小天静静的看着村里人的嘴脸,平时表面都是多么的和谐,一到了生死关头就开始露出人的本性。原本一度恐怖的场面再小天发出笑声之后变的更加的恐怖,好像笑声如同冬日的寒风拍打到每个人的脸上。
  小鬼,找死啊
  旁边的宗门弟子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上滚了几圈
  小天真的被吓傻了吧
  村里其他人开始议论到,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
  小天,小天,你怎么了
  陆大海担心的问道,由于身上被绑着,只能用着身体一点点的娜到小天的身旁,确定小天着小天是否没事。
  陆泣被小天的笑声一下激怒了
  一脚把村长踩到脚下说
  真是个硬骨头,那你就看着所有人都死吧
  这次陆泣亲自动手,一掌打向陆云头上,幽暗的绿色气体将陆云包围,身体血液全部涌向头部,涨红的脸,发出弱弱嘶哑的求救声音,没等陆云喊出救命二字,瞬间融为一趟血水炸裂开来,全部的落在陆六身上。此刻的陆六早已被吓尿了,加上这满身的血浆在肥胖的身体,已经分不出陆六原本的面貌,看起来像一个没有煮熟的血浆肉丸。陆六开始神智不清,在万毒宗的面前没有平时半点威风的气息,变成一只被驯服的小狗。随着陆泣的脚步一步步靠近,陆六嗅到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眼中仅有绝望。
  我知道村里的秘密,我全部都说,别杀我,别杀我!陆六跪在陆泣的脚下,不断的用头大力的叩在地上,每一叩都非常的卖力。
  陆六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儿子既然做出这些的举动,便破口大骂,丢尽陆家的脸。村长用着他微弱的声音想去制止他说出陆家村的秘密
  。
  陆六的像只哈巴狗似的被放了,正准备带着万毒宗走向石剑台去。这时陆大海见情况不妙,便连忙起身冲向了这个叛徒,用尽全身力气撞向他,陆六由于猛烈的撞击,脚一下没有站稳,肥胖的身体犹如一个肉球滚向了石剑台,一头磕到石台的边缘,脑袋开嫖就这样死了。可能真的是报应,原以为有了活下来的希望做了叛徒,得到了短暂的生存便还是死亡。看到陆六的死亡,村里人并没有过多的感觉,反而有些喜悦。可能经过这一折腾,自然给他们留下的时间有多了几分。
  小天躺倒在地上,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一个强者生存的世道,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原本善良的心悄悄的开始发生了变化。
  
  看到陆六的就这样死在了石剑台,眼看秘密就这样被陆大海给阻止了,万毒宗陆泣彻彻底底的被激怒了,深邃的双眼冒出幽幽绿光,嘴角的寮牙也出来了,原本墨绿的长袍被他一下撕裂,手掌和手肘的骨头出肉中穿出,身体的颜色也发生了改变,如同一只绿色的野兽。村长看到当年的弟弟变成如此模样,心里一怔。这头绿色的野兽对着村长咆哮着说
  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失去的东西我会一点一点的拿回来,而你也要感受下失去所有的滋味。
  还没等看清,瞬间到了陆大海的面前,准备亲手杀了陆大海解气,手中锋利的骨头对着大海的头部准备刺下来,大海并没有任何畏惧之意,没有半点屈服之意!
  爹,不准杀我爹
  小天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虽然陆大海是他的养父,对于小天来说,陆大海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把脚上的鞋子踢到这种绿色野兽的脑门,成功的吸引到了注意。
  好一个父子情深,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桥段,小鬼,既然你找死,我便先送你上路!
  陆泣把大海重重的摔在地上,走向了小天,顿时感觉空气变的越来越凝重,小天站直了腰来迎接着这一切的到来。陆泣一拳打向小天的肚子,小天的小身板哪承受的了这一拳,胃中翻腾,强忍着把鲜血咽回去了。并没倒下,强撑着身体用头撞向这只绿色的野兽。又接着一掌劈了下来,只听到清脆的胸腔骨折声音,小天还是依然的伫立着,从小练就了一副耐打的本事。一拳一掌一脚,绿色的野兽发了疯的打在小天的身上,身体感觉到了极限,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倒了下来。
  这头绿色的野兽正准备结束小天的性命,手上的骨刺朝着小天袭来,小天觉得命差不多
  到头了,便闭上了双眼去迎接死亡的到来。
  爹!
  长长的骨刺将陆大海的心脏刺穿,骨刺的尖头差一点就到小天的左眼。这一幕似曾相识,16年前陆大海挡下了三尾赤焰虎,今天挡下了这骨刺。原本就应该他自己承受的,陆大海却帮他承受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陆大海没那么好运,依旧笑着对着小天说,孩子替我好好活下去,说完便离开了离开人世,永远的离开小天。看着养父倒在自己的腿上,鲜血把身上的赤焰虎皮裤彻底的染了颜色。
  为什么?
  为什么爱我的人都离我远去?
  啊,啊,爹
  小天抱着死去的陆大海痛苦着,抱怨着自己的没用,连自己唯一的亲人都保护不了,在一声声的呐喊中,原本异瞳左眼开始慢慢变的十分的通红,仿佛一只凶残嗜血的鬼眼被安在了人类的身体。小天渐渐的感觉到体内的碎裂的骨头在重新愈合,伤痛慢慢减少,原本被经文缠住的左手愈渐滚烫,这一切都非常异样,由于失去亲人的感觉令小天感觉愤怒,他想报仇,想去摧毁眼前一切……
  
  小天站了起来,这另陆泣感到非常的疑惑,受了这么伤还能像没事人站了起来。开始对这个普通的小男孩感到有些兴趣。
  不对,这气息不像是普通人能发出来的!
  仔细一看,这孩子那血红的左眼,对视一段时间,陆泣打了一冷颤,虽杀人无数,还没见过今天的这种情形。心中想着,此子绝不能留,必须趁早结束,以防以后多出事端。
  说时迟,那时快
  陆泣幻出自己的武器青月弯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朝着小天砍了过去,小天见势不对,身体一个后翻完美的躲了过去,青月弯镰硬生生的将脚下的地劈开了两半,可见这武器的杀伤力极大。
  还没人能从万毒宗的青月弯镰下捡回性命,陆泣这一招没能将小天一击毙命,便马上开始发动第二招嗜骨掌,这次小天并没有躲,还是用左手稳稳的接下了一掌。陆泣见到小天接下这一掌心中暗笑,嗜骨掌可是他的毕生绝学,中了此掌不出半刻就会融为血水。
  噗,一口鲜血吐出
  陆泣这一掌,自己却受了严重的内伤,使出嗜血掌的右手震的筋脉全断。
  不可能,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何人?
  我是谁?
  小天看着自己的左手,嘴里自问自答着,接着陆泣这一掌并没有任何影响,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
  杀了他
  我需要他痛苦的死去
  小天迈开步伐走向陆泣,他第一次感受到强者俯看一切的感觉。陆泣开始反击,小天接下了反击的每一招。
  砰,砰,砰
  心跳不断的加快,消耗的能量越多,身体开始有点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这一倒让陆泣高兴不已,以为是自己将他打死,虽右手被震碎,倒是体力还在。看了看这个不普通的孩子,踩了几脚就带着手下走向了村长。
  见到发生的一切,死去了那么多的人,村长早已心灰意冷,就把秘密说了出来……
  我可怜的傻弟弟,醒醒吧!一个磁性的声音将小天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