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重生之魏氏庶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雇人 一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雇人 一

    刘大走了,魏楚欣拿出张一百两的银票,和柜台里的伙计兑了五十贯铜钱,又兑了三十八两散碎的银子,余下十二两,有五两要留底子报给税课司上税,五两充兑换费,剩下的二两是所需的脚力费。
  
      因那五十贯铜钱,三十八两碎银子着实装了满满一箩筐,魏楚欣交了二两脚力费,银号里的的伙计给联系了县里的短途镖局,载着魏楚欣和石榴两人,奔程家村程凌儿家去了。
  
      马车停在门口,程五儿见来了人,迎了出来,见下来的是魏楚欣和石榴,倒也不意外,帮着镖局里的汉子抬那满满一大篓的银子。
  
      因和程凌儿熟了,也就不再公子公子那般客气板着的叫了,只问那程五儿道“程凌儿呢?”
  
      这时在屋子里收拾的王氏也走了出来,笑说“小叔去临村找人去了,临走时说了姑娘一会要过来,姑娘快进屋坐吧,已经沏好了茶水了!”
  
      魏楚欣应声,这里镖局里的两汉子在程五儿的指挥下,将一篓的钱放在了下屋“可看好了,姑娘没别的吩咐我俩就回了!”两人都是阔朗豪爽的声音。
  
      程五儿先时看两人抬得那篓子抬得忒是吃力,一时好奇里面装了什么,波了波上面铺着的麦糠,上一层白花花的银子就露了出来。
  
      程五儿吓了一跳,当即进屋问魏楚欣道“姑娘放下屋里的可是满满一竹篓银子?”
  
      魏楚欣点点头,这里王氏见程五儿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推了推他道“银子便银子,魏姑娘连一千亩的田都买得下来,还没有这一竹篓银子了不成!”
  
      “是了,是了!”程五儿本是老实厚道的人,赞同王氏的应着,实在的道“只是那下屋未免就是个好地方,我倒是怕村里的谁眼尖,手不干净的,将那银子拿去,到时候招来嫌隙,反弄的不美!”
  
      魏楚欣听了,笑着解释说“没事,一会就都给人发下去了。”
  
      才说完,程凌儿就进了屋,眼见着魏楚欣和石榴正在屋里坐着呢,有点惊讶的道“姑娘竟来的这么早!”
  
      奔波了一上午,将魏楚欣交待的事算是在三个村子都宣传完了。程凌儿累得嗓子发紧,嘴里又渴,说了好些话,嘴唇干得都起了白皮。
  
      石榴见了,笑说“我替我们小姐给你倒一杯茶喝喝!”说着,便站在身来,在案几上拿着茶壶,利落的倒了杯茶,递给程凌儿“你喝吧,解解渴!”
  
      长到十五岁,还从来没从个姑娘手里接过一杯茶,程凌儿那偏黑的脸便一下子窜的绯红,黑里透着红,还带着几分自己没查觉出来的羞赧“多谢姑娘了!”
  
      “谢什么,都说是替我们姑娘倒给你喝的了!”石榴倒是大方,完全不以为意。
  
      程凌儿听了,一口将里面半温的茶喝光,拿袖子擦了擦嘴,“我知道。”
  
      也不知道程凌儿就知道什么了。
  
      这里王氏见了两人这般,噗嗤一下的笑了出来,才要说后话,但见程凌儿起身躲了出去。
  
      魏楚欣见了这般,也禁不住笑了。
  
      这里石榴站在屋中央,看了看王氏,又看了看魏楚欣,不明白的问“你们都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事么,也说给我听听!”
  
      *
  
      在程凌儿家稍做了一会,王氏便要去厨下准备,留魏楚欣和石榴吃饭。
  
      魏楚欣见时辰差不多了,笑着拒绝道“还有事情,大嫂不必忙,就不吃饭了。”
  
      说着程凌儿在外面站够了回来,征求魏楚欣的意见道“和乡亲们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姑娘是不是得提早去一会。”
  
      魏楚欣点头,然后请程凌儿和程五儿两兄弟抬上那一竹篓的钱。
  
      王氏见几人要走,赶紧从柜里翻出程凌儿昨天便买好了的纸笔和按手押的红印泥递给石榴。
  
      四人便往程家村房后的一片平日里打秋粮的场院走。
  
      那场院实属简陋,占地一亩二,四周有三面墙围着,南面有一天然小树林做屏障。
  
      到了地方,那地上还残存着厚厚的没收净的麦秆,踩在上面松软非常。
  
      程凌儿早已经在北面墙跟处摆了一掉了一条腿用红砖倚着的木案,两边摆着两个供人坐的不算干净的木椅。
  
      魏楚欣环顾了下这里,虽然简陋,但够宽敞,便也满意。让程凌儿和程五儿将抬着的竹篓钱放在木案旁边。她则掏出手绢,擦了擦落满灰尘的案面,让石榴把怀里抱着的东西放了下。
  
      赶在人没来之前,魏楚欣招呼程凌儿三人,低低的各交待给每人几句话。
  
      不到未时,便陆续有人赶了过来。先来的是程家村子的里几个佃户,平日里都和程凌儿处的挺好。
  
      程凌儿上前去和十几个人打招呼,这个叫叔伯,那个叫二哥三哥,一一打到招呼。
  
      因程凌儿刚才已经在私底下提了,程家村这十三户人家,有他给打包票,个个都是信得过的,别说魏楚欣承诺的是既让人吃饱饭又给余钱花,就没有后面的,只要是程凌儿开口,他们也都支持,并且保准到时候不会偷奸耍滑。
  
      程凌儿敢下这样的保证,魏楚欣便也信这样的保证。
  
      魏楚欣站了起来,走了过去,程凌儿给十几个人介绍道“这就是我昨日和你们说的魏姑娘,大前天那一千亩地就是魏姑娘出钱买下来的,大家只要跟着魏姑娘好好干,必是比租乔四的地强!”
  
      十几个人当中有年过四十岁了的,也有二十一二岁刚满弱冠之年的。
  
      顺来县民风淳朴,百姓亲善和睦。虽昨晚上一起坐着闲说,程凌儿已经详细和他们讲过村南面一千亩地实际上是个姑娘暗中出资让他买下的了,但此时真见着是个比程凌儿还小,长得天仙一般出奇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在心里也都是打鼓。
  
      这也在意料之中。先时分别和三人交代的话到现在便是派上了用场。
  
      石榴按照魏楚欣的话,将竹篓上面一层麦糠捧了下去,露出上一层白花花的碎银子,两手各抓了满满一把,绕开众人走到魏楚欣身边说“姑娘,你责罚我吧,你交代给我让我拿的秤银子的小秤我忘拿了!”
  
      魏楚欣听了,便收回了脸上温和的笑意,正色厉声道“怎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没有秤怎么给众位叔伯兄长秤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