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异世界咏叹调 > 第四章 黑剑?陌生又熟悉

第四章 黑剑?陌生又熟悉


  贝尔昏昏沉沉的睁开无比沉重打眼皮,眼前仍旧是朦朦地黑蓝色,就像一整片夜空将你包裹起来那样,让人感到安心与惬意的同时,也体会到了一丝几乎令人窒息的冰冷孤寂感。
  他倦顿的晃晃脑袋,忽然之间,脑子中糅在一起的记忆碎片猛地在他大脑里散开,那种痛苦让他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破开。
  眼前不停的闪过眼花缭乱的场景,一如自己昏迷时做的梦一样。
  夜幕中,偶然间在山中捡到一柄黑剑的小孩子
  夕阳下,在爷爷的教导下刻苦练剑的少年
  剑法大成,开始追逐梦想的青年背影
  怪兽开始肆虐的时代
  与伙伴,还有自己的黑白双刃一同战斗
  .............
  “呃啊啊......”
  贝尔低声哀嚎着,巨大的信息量与记忆碎片快要将他脑袋挤爆了。
  忽然间,眼前一阵清明的白光绽开,那些纷杂的记忆迅速消退在眼前,慢慢的潜入了大脑的深层意识中。眼前的白光有些耀眼,也有些温暖,他现在感觉夜晚山洞给他带来的寒冷与刚刚凌杂的记忆碎片带给他的痛苦都几乎消散了。
  渐渐的,白光之中,一柄剑的轮廓开始由模糊到清晰,慢慢的,白光消散,贝尔吃力的撑开眼睛,在他眼前,一柄黑剑直直的插入泥土中。
  “这......是......”他挣扎着爬起来,捂着困顿无比的头开始打量这把剑。
  剑身通体漆黑,由剑柄处向上逐渐收窄,大概有七十多塞特米特(相当于现实中的厘米),没有任何的杂色,剑刃也并没有那种利刃的锋锐反光。正相反,他带给贝尔的感觉并不像什么绝世利剑,反而一如他的外表,普通,内敛,稳重。他隐隐感觉得到,剑中,有什么在呼唤着他,就像有了生命那样。黑剑剑柄处同样是漆黑,但与剑身不同,剑柄被一种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白点所布满,就像是夜空中闪耀的星星那样。
  普通中所蕴含的神秘
  这是贝尔的直觉
  他稍稍缓了缓身子,接着把手伸向剑柄。
  他握住剑,微微用力。
  细微泥土翻动的声响中,就那样被拔了出来,贝尔右手握着布满星辰纹路的剑柄,左手在剑身上轻抚着,对这柄剑爱不释手。
  “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属于我的东西么?”
  他自语道。
  “真的很棒啊,太帅了!”贝尔兴奋地赞叹道,仿佛之前的痛苦与困顿都不曾存在过那样。但偏偏他又想起来了。
  “好奇怪的感觉啊,真的好奇怪......为什么?明明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柄剑,但我总感觉我很熟悉他。”他**着黑剑,喃喃自语道。
  贝尔正烦恼着那些事,忽然又回到现实中,眼前要立即解决的事……那就是……
  这柄剑没有剑鞘该怎么携带啊?!
  贝尔望着手中的黑剑,嘴角有些抽搐。但他又晃晃脑袋。
  “不管了,先回去吧,我这一次到底过了多久啊……”
  他将黑剑往肩上一扛,强撑着体内的困倦感,走出了这个山洞。
  刚一走出山洞,一阵有些凉意的风吹过,贝尔动了动身子,他忽然就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那一股酸臭味。
  “哇…不是吧?该不会已经昏了两天了吧?身上这么臭的吗……”他有些欲哭无泪,谁知道一进山洞就昏迷了呢?而且还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碎片。
  “啊啊啊!死定了啊!今天要和伊莉雅一起去镇上考核的啊。”贝尔大叫着,扛着黑剑,飞一般朝着小屋赶去。
  终于回到小屋,此时天边的太阳已经露出了一角,贝尔站在客厅内想了想,决定还是好好去纳拉维亚之谷的河流那里洗个澡先。
  “希望不要有谁这么勤劳,这么早就在山谷里劳作了吧……”被儿子顾自的说着,扛起黑剑在哪上装有轻甲的木箱,他一路小跑在清晨村子的路上,清晨的秋风有些凉,贝尔的思绪就像天上淡淡的云,纷飞飘荡。
  “对了对了,我的剑好像还没有名字啊,还有师傅送我的短匕,那这样的话应该给他们取个名字才好吧?要叫什么呢…”
  “其实也挺奇怪的呢,为什么会突然就有一把这样的剑出现?连师傅他老人家也不知道,真的很奇怪啊…”走在路上,仰着头看着淡蓝色的天。
  “到底要叫什么好呢…”
  “夜空。”
  “诶??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贝尔一头雾水,刚刚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就把这两个字念了出来,他自己也完全没法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总感觉这些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但是这个名字还真的挺不错的呢,挺好的,也比较符合这柄剑。还好吧?”他语气放轻松的说着,对于他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个名字,他倒是一点也没再去想了。他还记得师傅曾经和他说过,一时间没有办法搞定或者明白的事情,那就不要再去多想了,你需要知道或者应该知道的时候,答案自然会浮出水面。
  想到这里,贝尔嘴角牵起一抹微笑。他忽然就想起了这段话的下半句:但是,你内心所真正在意的事情,一定不能放弃对他们的追寻。
  “师傅他……总是会带给我很多东西啊,不论是剑技,还是一些道理。”他轻声说道。
  再次走过那个拐角,有些急促的爬下老旧的木梯,贝尔飞快地解开身上的衣服,把箱子和剑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都丢在岸边,一下子跳进有些冷的河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啊…得快点了,哦!对了,匕首好像还没有取名字……”他一边洗去身上的污垢,一边想着。
  “突袭者?不行,太笼统了。”
  “强刺者?太奇怪了吧。”
  “临别之刃?好傻……”
  “黑色的统御者!哎呀太中二了吧?”
  “黑色…黑色星痕!”忽然就很有头绪的说出了一个比较炫的名字。
  “哦!!不错啊,就这个吧,感觉很棒喔!”贝尔开心地在水里手舞足蹈,不一会儿他搞定洗浴,十分开心地哼着不知哪听来的调子,换上崭新的轻甲和干净的衣服,很是开心。
  他拿起夜空,把黑色星痕插入腰后特制的短匕剑鞘,这才发现夜空好像只能拿在手上。
  他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看一看木箱底部的黑布,再看看手中的夜空。
  于是夜空就这样只露出剑柄的被贝尔背在了背上,用黑布完全缠绕住夜空,再把它绑在身上,真是完美。
  在贝尔用黑布缠夜空的时候,意外地从黑布中发现了一颗掌心大小的上等紫水晶。这倒是让贝尔吃了一惊,因为在他印象中师傅是那种很清贫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钱才对……
  但是现在……
  “哇,师傅难不成是个隐藏的富二代吗?为什么会有紫水晶这种上等的货色?”贝尔这样想着,觉得师傅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他把水晶放进了胸甲的夹层里。
  “话说回来,这大概是师傅特意留给我的路费吧!”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
  “夜空的来历…应该需要保密吧,这些事情……太离奇了。”
  “那这样的话差不多该走了。”贝尔像一只活力满满的哈士奇那样飞奔起来,湿漉漉的头发甩动着,一些水珠被洒在了沿路的树叶上。
  今天,应该是一个挺重要的日子。
  因为,这是少年走向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
  托卡斯普镇
  异乡人酒馆,顶级客房内
  “菲尔娜小姐,考核的报名六个小时后才开始,您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劳累的。”
  “不,缇娜姐,这是父亲交代给我的任务,我必须要完美地做好才行,不能让父亲失望啊……”
  “……尊重您的选择,但还请要注意身体。”
  装饰豪华的客房内,一名身着银灰色剑士轻甲的女性剑士,正微微弯腰,面前是一名正在阅读文案的美丽少女。
  少女身着深蓝色的正礼装,纯白色的衣领上绣着金色的提利修斯家族的重剑盾徽章,深蓝色的上衣,袖口半圈蕾丝的衬衣,将她那刚刚开始发育的胸脯青涩的衬显出。红色的领花完美的搭配了这一身正装,栗色长发及腰了过,雨之发色相同的眼瞳中满是认真。脖子上带有提利修斯家的秘银重剑盾吊坠。漂亮到无以复加的容颜,几乎能站在以美女众多而出名的艾尔都城的顶峰。
  一旁的女剑士与之相比略有逊色,她的身材平平,但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场确实叫人惊异,美丽的脸庞上似乎曾从不曾带笑。冷漠,且强硬,是她带给人的第一感觉,冰山美人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女人吧。
  她此时再次开口说道:
  “菲尔娜小姐,中午有和那个女孩的午餐约定,到时请准点。”
  女剑士弓着腰,右手握在腰间,闪烁着银光的细剑上。
  被称为飞人,那的少女依旧翻阅着文案,头也不抬地回道:
  “嗯,我知道了,缇娜姐,我会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小姐。只要我还活着。”缇娜郑重其事的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缇娜姐,我只是感觉,今天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
  “…………”
  菲尔娜文案中抬起头,望向天空,清晨的阳光刚刚好,通过房间的窗户洒在了文案上,蓝色的天让人感觉祥和与宁静,街上的行人开始逐渐多了起来,今天不过刚刚开始。
  空气中透露着宁静与美好,提娜剑士没有说话,只是和菲尔纳一样,望着巨大的窗户外那蔚蓝的天,和她一起享受着这个早晨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