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异世界咏叹调 > 第六章 似曾相识

第六章 似曾相识


  “呃……小妹妹……你好,我们…认识?”贝尔嘴角扯起一抹勉强的笑,她不明白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萝莉怎么就突然和他们搭上话了?而且好像还对自己特别凶狠的样子?
  “洁西卡不是小妹妹!按照你们人类的年龄观来说,我和你们是一样大的,我16岁了!只不过我是个半精灵,寿命比你们长而已!”她大声地反驳道。接着又说:
  “黑色的坏家伙!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不然我叫姐姐来收拾你!”小萝莉冲着贝尔喊道。
  一身白绸的连衣裙,外面罩着一件绿色的轻薄外衣。呲牙咧嘴的对着贝尔,漂亮的绿色眸子中充满了对贝尔的不快。
  贝尔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小萝莉,心中满是惊艳。
  这么漂亮的小萝莉,真正长大了还得了?
  但她居然对我这么凶,明明就素不相识好吧……
  贝尔想到这心中满是不快,但又不能和一个小女孩计较,虽说她好像只是看上去像小女孩而已…
  此时伊莉亚已经大概搞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她开口道:
  “小姑娘你误会了哦,我和这个大哥哥是朋友。就算同住一间房他也不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来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呢。”
  “啊!这......是这样子的吗?那....那是我错了,我……”名为洁西卡的小萝莉忽然就蔫了下来,脸上满是不开心,还带有一丝委屈。
  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啊!!!洁西卡委屈的想着。
  明明就是看见这个黑色的家伙强拉着牧师姐姐进来的……
  明明牧师姐姐低着头,好像满脸不愿意的样子……
  明明就以为自己是对的……
  洁西卡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这完全是一个很意外的乌龙。她只不过是好心想要帮助伊莉亚罢了,只不过反倒弄出来误会。
  “发生什么了?洁西卡?”
  一位漂亮的少女站在酒馆的门口,栗色长发及腰,深蓝色正礼装很明显地显现了她的贵族身份,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位棕黑色长发的银甲女剑士,后者同样是个美女,只不过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当贝尔看见这位少女时,呼吸都不由得一滞。
  他恍惚之间有些失神,很莫名其妙,那一霎那,他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
  梦里....还是哪?
  他不由得看呆了,但他忽然就感受到一股实质般的剑意与杀意朝他袭来,贝尔回过神来,迅速的拉开弓步,右手已经伸向背后,握在了夜空上。他摆开迎击的姿态,很清楚的知道,那道剑意是针对他的。此时一道淡淡的波痕机向了贝儿,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挡下,波纹在空气中消散无影。这是剑意之间的碰撞。
  贝尔浑身都紧绷起来,因为他心中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无比的危险。
  “缇娜剑士,请不要这样。”
  “贝尔,快停下来!”
  伊利雅看见贝尔剑拔弩张的样子很紧张,本身不是剑士的她很难清楚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菲尔娜知道,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容貌,这个少年有一丝的失神。缇娜只是警告他而已。她大概这样猜着。
  此时贝尔放松下来,缇娜脸上露出一丝欣赏,微微鞠躬致意,这是对自己所欣赏的剑士的尊重。
  “在下失礼了,阁下的剑意与剑道造诣,在下十分钦佩。”缇娜说道。
  作为皇家剑士近卫团的挂名团长,虽说是挂名,但她的剑道还有剑意肯定是已经站在这个帝国的巅峰了。遇到了能够在第一时间采取以防御姿态当下自己剑意的人,她心中很是吃惊的。单不说贝尔如此年轻,他那迅捷如电的反应就足以碾压绝大多数同龄人了。
  以肢体动作作为载体,被动的使用剑意来防御,虽说十分的被动与初级,但那可是剑意的运用!就算贝尔无法主动运用剑意来做出进攻或反击,就算他现在没有办法感受到自己剑意的存在,也足以令他在绝大多数剑士面前傲然了。他那强有力的被动防御的剑意足以使绝大多数的剑式无效。
  缇娜现在依然很奇怪,这个少年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剑意?为什么他的剑意能够强大到足以挡下自己的剑意?尽管自己那只是警告性的试探,但也不是普通剑士能够挡下的。她这样想着,依旧保持着尊敬的姿态,按照剑道礼仪,贝尔应该鞠躬还礼。
  而此时贝尔却是一脸的尴尬与紧张,他连忙弯腰九十度,大声说道:
  “方才多有冒犯!还望上级剑士原谅!对不起!”
  他现在满头冷汗,刚刚无意间眼神扫过,瞥见了缇娜银色胸甲上的单翼银隼徽章。
  泽尔萨斯帝国皇家剑士近卫团!
  这个剑士团的名称乍一听好像只是隶属于皇家的剑士团,但实际上他还有另外一个响彻大陆的名字:
  银翼圣隼剑士团!
  曾在帕斯克山脉参与过对残狼群的围剿。
  在东方失落森林与同样出色的伯里尔恩帝国的“雷霆之惩”共同消灭过亡灵天灾。
  东方天堑长城。哥仑石人族,即将破城时,他们与斯尔特洛帝国的“神月光辉”,还有“雷霆之惩”,共同浴血,将石人族击退。
  近代星历的每一次大型且著名的战役上都可以看见银翼圣隼剑士团的身影,他们是泽尔萨斯帝国的王牌,每一名的剑士入团,都一定是经过万里挑一的,拥有强大剑技与剑意的剑士。品德与精神层次,他们恪守,且贯彻“公正,仁爱,友善,正义,奉献,坚强。”的六大剑士精神。
  他们是帝国的高端武力根基,是帝国最锋利的利刃!
  然而......
  自己刚刚居然要对这样一位荣誉负身的剑士拔剑!
  贝尔啊贝尔,你这是要拔剑砍向荣耀的化身啊!真是......
  他心里碎碎念着,忐忑不安。
  缇娜有些疑惑,并且很好奇。难不成,这个少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对银翼团报有敬意吧。她想。
  “好了,好了,这些事大概就是一场误会吧。洁西卡?”菲尔娜说道
  “唔,对不起,是我弄错了,洁西卡对您致以最诚挚的歉意,黑发先生。”洁西卡微微弯腰向贝尔拘了一躬,粉嫩的脸蛋上带有一丝尴尬与歉意。
  “喔……没…没关系,嗯,那么这位小姐你是……”贝尔倒没有过多的计较,只不过他对眼前这个分外眼熟的女孩有些好奇。
  总感觉,先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好像曾经发生过。
  就像他的梦。
  菲尔娜那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
  “我出自艾尔城的提利修斯家族,名为提利修斯·菲尔娜·涅特,叫我菲尔娜就好了。”
  贝尔这才注意到她蓝色正礼服上的图案:金色的盾剑标识。
  他再一次鞠躬:
  “向泽尔萨斯皇室守护家族致敬。菲尔娜小姐,在下伊艾古斯·利贝尔,职业是剑士,见到您万分荣幸!”
  贝尔他知道的,这个家族是伴随泽尔萨斯帝国一同出现的,历史久远,一直以来为了守护帝国与皇室做出了无数的牺牲。这是个不同于其他只知贪图利益的贵族,他们值得每一个泽尔萨斯帝国人的尊重。
  可以说,泽尔萨斯帝国史上,若是没有提利修斯家族的存在,那么泽尔萨斯恐怕早已名存实亡了。
  此时,提利修斯家族的大小姐站在他的面前,恍惚间,他突兀的感觉到意识的深处,某些记忆碎片被牵动了。
  在一栋装饰豪华的,类似酒馆的建筑中,同样是在接待台的面前,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年带着他的朋友,与一位大家族的千金相遇,于是两人互相吸引,相互交谈起来,分别之时少年偶然碰到的披着斗篷风衣的奇怪女孩。
  这些画面在贝尔眼前快速闪过,他忽然就有些头晕,眼前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那我就叫你贝尔吧!正好快到就餐时间了,不如和我们一同进餐吧,就当是为了之前洁西卡的冒犯赔礼吧,如何?”
  贝尔从迷糊中强制脱离开来,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画面。
  “喔……麻烦您了,菲尔娜小姐,您真的是个很善良的人呢。”贝尔有些拘谨的回答到,一旁的伊莉亚有些紧张,毕竟面前的可是这个帝国顶级家族的大小姐。
  “那就请跟我来吧,缇娜姐姐,麻烦去吩咐后厨,做我平常吃的菜就好了,这次多加两人份的。”菲尔娜对缇娜嘱托道。
  缇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仍抱有许多疑惑,她转身走进了酒馆内的后厨,菲尔娜则走在前面带着路。
  贝尔与伊莉亚跟在她的身后,而洁西卡则低下头,乖乖的跟在三人后面。
  菲尔娜转身上楼,进入了酒馆二楼的一号包厢。
  异乡人酒馆的格局就是这样的,一共八层楼,一楼是接待冒险者等散客还有酒客的地方,到了晚上会十分热闹,人多了,嘴也杂,所以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公认的打探情报的地方。二楼则是大手笔客人或贵族官员等用来接待成批客人的豪华包厢,每一间包厢的装饰格调都各有特色与情调,可以说这里是专门供有名望的冒险者与贵族的高消费地。
  二楼以上按楼层来分,都是高档的客房,楼层越高收费越高,服务越好,房间越奢华。
  贝尔坐在包厢中,右手边坐着伊莉亚,正对面的是菲尔娜与一脸乖巧的洁西卡,他心中有些茫然。
  提利修斯家的大小姐,会这样无缘无故请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吃饭?他胡思乱想着。
  等等!好像……最后一间客房还没订啊?
  他连忙站起身,向菲尔娜说明缘由,接着退出房门飞奔下楼。
  贝尔转角走下木质的楼梯,楼梯上,一个披着斗篷的人缓步上着楼。贝尔一下子从那人身旁跑过,两人错开。他猛然顿在原地。
  脑海记忆碎片中的风衣女孩,不知为何在贝尔眼中与刚刚那个斗篷人逐渐重合。但当他再回过头望去,斗篷人已不见身影。
  他的头再次眩晕起来,贝尔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用痛感强制自己清醒,他甩了甩头,放慢了脚步,朝着楼下的接待台走去。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个斗篷人……究竟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