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异世界咏叹调 > 第十一章 你可以叫我阿狸

第十一章 你可以叫我阿狸


  “胡诺莉丝·丽狸,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阿狸。”
  望着斗篷的阴影下,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贝尔现在陷入了混乱状态。但他很快就搞清楚了现在自己要干什么。
  他刷的一下站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眸子。
  “所以说.....”
  “究竟为什么会想到要找我当你日后冒险的搭档啊?你不感到尴尬与奇怪的吗?还有啊,你......是不是认识过我?呃...那个...斗篷小姐……”
  “那种感觉,没有吗?”
  斗篷小姐……不对,应该是漂亮的斗篷少女,被贝尔盯着,也没有胆怯的意思,就那样直声反问。
  这下贝尔有点无语......
  确实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很熟悉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已。
  “...这个......,确实没办法解释...但是啊……”
  “那不就解决了吗?你无法解释,我也无法解释,那就把它当一个秘密好了。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她硬声反驳,很是强硬。
  “呃...这个......”贝尔有些说不出话。
  “嗯?你们人类男性难道不都想和漂亮的女性定下什么约定的吗?”她的眼神忽然间有些玩味,看向贝尔漆黑的眸子。
  贝尔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慌了神,说实话没有哪一个男性没有憧憬幻想过这种事情,更何况她还这么漂亮,那种天然的可爱的感觉,令人想要呵护的感觉……
  贝尔别过头,脸有些红:
  “这...这种事情当然有啊……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不是让人很措手不及的吗!好歹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喂......”他嘟哝着。
  “哦~~,看来你还有可能是变态属性的啊剑士先生?怎么?看到我之后就有些按耐不住心里的欲望了吗?恶心的人。”
  “说...说什么啊!不是你先提出来的吗?!我只是回答而已,不要随便给人下定论啊!真是...”贝尔很是尴尬的回答,但他忽然就想起了什么事情:
  “对了对了,你...难道不是人类吗?刚刚我听到你说.......”
  “我是克斯西亚兽人,狐人。”
  她将斗篷的帽子微微向后翻,露出了粉白色的兽耳和同样为粉白色的长发。
  贝尔不禁看的有些呆,刚刚她将帽子翻下一部分时,他大概看清楚了她全部容貌。
  粉白色的狐狸耳朵和粉白色的长发,清澈美丽的双瞳是淡粉色的,小巧的鼻子,略带性感的娇唇,眉宇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与魅惑感,与普通的狐人女性不一样,她仿佛天生就带有一种高贵的,超凡脱俗的气质,但她言语之间又是那么的平淡平易近人。
  贝尔失神了。但阿狸忽然就开口,让他万分尴尬。
  “啊呀啊呀,变态兽娘控吗?看到我的耳朵就丢了魂一样还真是失态啊剑士先生,但是以后我们就要搭档了,你不想我介绍一下你自己吗?难道以后我就叫你剑士先生就行了吗?我倒是不在意。”丽狸脸上很是平淡都说出这些话,带着一些调侃的语调,听着叫人不禁有些发笑。贝尔听到了她说的话,窘迫的无地自容,自己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很失态。
  “........失....失礼了,在下名为伊艾古斯·利贝尔,叫我贝尔就行.....”他很是无奈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哦,对了,那个...丽狸小姐……”
  “叫我丽狸就可以了。难道你没有觉得丽狸小姐这个称呼很奇怪吗?笨。”
  “如果你想亲热一点的话,也可以叫我阿狸呢……”她忽然语气暧昧。
  贝尔心里顿时一阵抽搐。
  别搞的好像全是我的错啊喂...
  你这调戏的太明显了吧!
  “......好吧,丽狸。”
  “有什么问题吗?”
  “很多问题,首先我想问,我们曾经认识吗?”
  “我敢确定,我们从未见过面。”
  “那么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相遇的时候会感觉彼此相识了很久呢?”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的事情非要费尽心思弄懂做什么呢?把它当作命运的安排不就好了?”
  丽狸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贝尔有些抓狂,敢情你也不知道啊?
  “......好吧……那么第二个疑问,我们偶遇了两次的吧?为什么你要躲着我?你不是想找我和你一起搭档的吗?”
  贝尔再次发问
  “真是够笨啊你,当然是为了等到今天确认你的实力啊!唉.....看来以后组队我少不了多为你动脑子了,笨得可以。”她颇是无奈的说。
  再一次被丽狸所嘲讽呛声,贝尔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
  怎么会有这么天然呆这么直白一丁点都不委婉的......狐人美女啊!
  嗯,而且还喜欢调侃。
  但贝尔还是缓住心情,接着问:
  “......好吧……第三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嗯?为什么是你吗?你想知道啊?这样子吗~”
  丽狸忽然就把脸贴近贝尔,弄的他有些窘。但他还是带有一丝期待的说:
  “肯.....肯定啊!”
  “秘密。”
  此刻贝尔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做郁闷的想吐血。很服气的对着丽狸鞠了一躬,很是郑重其事的说:
  “是在下输了,丽狸小姐。”
  丽狸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笑,但很快就消失,她忽然就扭头向考核场那边看去。
  一道人影正向着他们走来,身上用破旧的布裹着,身下是有些寒酸的收身裤,脚下是一双沾满灰尘的马靴。那人肩上扛着一把很普通的长剑,容貌有些普通,棕金交杂的刘海吹过眉毛,看上去很是正经,但是他的那招牌式贱兮兮的笑容却是将他正经的气质毁的一干二净。他一边招手一边笑着走来,不算高大健壮的体型隔远了看给人很是普通的感觉。
  “哟!贝尔剑士!还有那个斗篷小子,在干什么呢?”
  怀特走到贝尔和丽狸面前,挺开心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喔,你好,那个....诺欧...卢乌·本威尔剑士。有什么事吗?”贝尔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回了他一句。
  “不用叫我那个名字啦!怀特·弗埃伍·乌开,这是我的本名,你可以叫我怀特,报名考核的那个名字不用去在意他了。”
  “怀特·弗埃伍......乌开...么?有一点耳熟啊……好想在哪里听过一样...”贝尔有些疑惑的说,这时一道冷冽但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银翼圣隼剑士团副团长,怀特·弗埃伍·乌开,上级剑士,在这里碰到你还真的是很凑巧啊……你说是不是啊?”
  “哈哈哈,没想到在这种沿海的边镇都有人知道我的名号,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呃.....”
  忽然就有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号,怀特很是高兴的转过头去问问是谁,然而面前的那张美丽的,面带怒气的面孔却是让他陡然失声。
  “缇缇缇...缇娜剑士啊,哈哈,很巧啊很巧,你也在这里啊……我,呃,那个....有任务执行所以....受人之托顺路来这里看看.....所以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
  缇娜狠狠的揪起怀特的耳朵,声音里的怒气完全无法掩饰。
  “哈?还有那么多理由啊?任务?什么任务我看看?受人委托?谁委托的你叫来我和他讲!又偷懒到处乱跑?我就问你剑士团事务怎么办呐?啊?别又和我说交给了弗莱那家伙!你们两个一个样子以为我还不明白吗?弗埃伍啊弗埃伍,你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啊?”
  怀特的脸因为耳朵的疼痛而有些扭曲,他疼的直咧嘴。
  贝尔和丽狸在一旁看的有些呆,他们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最强剑士团副团长...?
  到底什么情况……
  敢情这个其貌不扬的奇葩脱线剑士来头这么大么……
  也难怪会把我的剑击全部挡下来......
  贝尔心想。
  真是鬼畜......
  而怀特则是一脸痛苦的表情解释道:
  “缇娜团长你听我说听我说啊!我是真的有任务在身才来奈诺肯斯行省的啊!”
  “什么任务?你都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能不能先松手...耳朵都要断了......”
  缇娜才发现自己还死死的攥着怀特的耳朵,那可怜的耳朵已经有些红肿了。她有些尴尬的松开手:
  “.....说吧,什么任务我都不知道的?”
  怀特揉着他那可怜的又红又肿的耳朵,嘟哝着:
  “你个挂名团长知道才怪……”
  “......嗯?你说了些什么啊怀特?耳朵不痛的吗?”
  “咳咳,没什么,关于那个任务.....”他神色忽然就正经起来,看了丽狸和贝尔一眼,又看了缇娜一眼,似乎是确认了什么。
  贝尔和丽狸都明白了,正想转过头,却被怀特叫住。
  “贝尔剑士,如果你认为可以的话,关于这件任务,你和你的斗篷朋友都可以知道。”
  贝尔微微一愣,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还是抱有一些好奇的想知道。
  “那个.....尊敬的上级剑士,怀特副团长,如果你允许的话,我们决不会泄密。初级剑士,伊艾古斯·利贝尔,以剑士道起誓。”他很是认真的说着,神色肃穆,左手用力锤在右胸轻甲上,发出一阵轻响。
  “如果允许的话,下级法术师,胡诺莉斯·丽狸,以魔法之源,水晶之痕起誓。”丽狸也将左手轻放在胸前,神态虔诚。
  怀特似乎很是满意,微微点头,扛在肩上的剑忽然就重重的顿在了地上,发出一阵闷响。贝尔和丽狸看到,一道淡淡的无痕涟漪在空气中散开,那是怀特外放的剑意隔音屏障。
  他的神色不复先前种种的脱线,哪怕本身的气质不算正经,但他现在的表情却是无比的认真,其他三人也跟着有些严肃,气氛有些紧张。
  街道上人来人往,演武台的比试已经过了很多轮,不少行人经过他们四人,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看起来似乎剑意屏障的作用应该不止隔音这一个作用。
  怀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还有要说的话,开口道:
  “现在我要说的事情,关系到这个国家,关系到中土五国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