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异世界咏叹调 > 第四十二章 深林

第四十二章 深林


  卡斯神情凝重的看着面前巨大的凹痕。
  凹痕附近的土地与灌木照痕迹来看都是近期被破坏的,新翻出来的泥土散发着清香,灌木丛断裂处正滴着露水。
  看来应该是早晨,什么东西经过这里造成的。那东西体型至少接近十米特,而且附近并没有看见其他的凹痕,也就是说这东西的巨大步伐接近五米左右。要么这是只爬行类的巨兽,要么这只巨兽就是双足的,并且下盘很大。
  但看凹痕接近一人的深度,这只巨兽或许正在奔跑。
  卡斯凭借着长久以来的冒险经验判断。
  这种情况其实在祁木之森很常见,祁木之森深处生活着各种巨大的魔兽与灵兽,当他们出巢觅食的时候,经常会留下这些痕迹,对大多数冒险者团队来说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了。
  但不知怎的,卡斯心里像是有什么堵住似地,憋得慌。他总觉得这不是平常的痕迹。
  “团长,怎么了?”杰文从后面走过来询问。他走到卡斯身边,看到那巨大的地面凹痕,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不知道,确保安全起见,我先叫克罗去侦察了。”卡斯凝视着凹痕说。
  “那我先去叫大伙儿先停下修正一番。”杰文转身就走。
  卡斯紧皱眉头,心中很是焦急。
  他急着走出祁木之森的深处,早点抵达森林外围,也会安全很多。
  现在距离克罗前去侦察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左右,但克罗却还没有回来。
  按理说凭借克罗化形阶巅峰的实力与速度,此刻应该已经回来汇报侦查结果了。就算碰上了什么危险,现在也应该回到他面前。
  但是,并没有。
  他在原地走来走去,额前的淡蓝色刘海有几缕被汗水与林间的露水沾湿搭了下来,卡斯有些焦急。
  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这种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否则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慌张带来的结果也许就是整个团队六人团灭的结果。
  忽然,面前的高高的草丛忽然晃动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卡斯刚硬的脸上神色凝重,左手抓住身后的小圆盾,右手握在了腰间的剑柄处。地灵境初期的灵力充盈在盾片与长剑中,泛着光。
  这时,草丛停止晃动,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
  卡斯脸色一变,
  “克罗,怎么回事?”
  克罗此时浑身鲜血,身上的轻甲大片的破损,他的一条胳膊无力的下垂,臂膀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咬过那样,伤口狰狞血腥,鲜血源源不断的淌在地上,将灌木丛染红,断裂的肌腱与血管暴露在外面,血腥至极。
  克罗努力的向前迈出步伐,嘴唇微微蠕动,像是在喊什么。
  卡斯瞪大了眼睛,极度的恐惧在心中爆炸,他看清了克罗的嘴形。
  他在说,救我。
  卡斯眼神中充满惊惧。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此时克罗身后的灌木丛再次剧烈晃动起来,几道矮小的黑影窜出。卡斯看清那黑影的姿态后,瞳孔猛然一缩。
  矮小的身材,外表长着类似钢铁的外骨骼,泛着冰冷的光。本该有着眼瞳的眼眶里赫然只有眼白,尖锐的獠牙露在嘴唇外,细小的双爪握着不知哪来的轻斧,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嘶吼。
  卡斯骇然的望着那十几只怪物,嘴里喃喃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吧.....怎么会.....”他双腿发颤,握着圆盾的手也在轻微发抖。
  就在他在原地颤抖时,那十几只怪物中有一只猛然跃起,手中的轻斧高高扬过头顶。
  兹啦———
  一颗圆滚滚的东西应声落下,掉到了地面的凹痕中,克罗的头被直接斩了下来,他无头的身躯因为惯性一下子扑倒在原地,脖子喷溅出大篷的鲜血,洒在了他被斩落的脑袋上,那张死不瞑目的脸上,嘴唇微微张开,仿佛还在说着救我。
  卡斯完全被吓懵了,愣在原地,浑身都在发抖。
  那十几只怪物在克罗死后立马扑向了他的尸体开始撕咬起来,牙齿撕扯肌肉组织的声响在他耳边清晰可闻。场景如同人间炼狱。
  卡斯此刻脑海中完全被恐惧所支配,他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逃!逃得越远越好!
  但他却死死的盯着那灌木丛,脚步纹丝不动。
  地面开始震动,周围的树木与灌木都在簌簌发抖。
  有什么更大的东西,来了。
  “呜呃啦———”
  一声类似于犬类的低吼从那后面传来。
  一道巨大的阴影在卡斯眼里出现。此时此刻,他看清楚那东西的样子之后,心里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欲望。
  浑身皮肤如同岩浆般赤红,狰狞的脑袋是犬类的,但却叫不出名字。它的鼻孔里呼出白气,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叫人窒息,它身上套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铠甲,巨大的下盘肌肉一块块隆起,强健无比的双臂各持着两柄泛着致命光泽的大刀。最令人感到绝望的,是它的眼眶。
  诡异的只有眼白。
  “呜呃啦!———”
  那只凶兽再次发出一声巨吼,大刀凶猛的劈下。。
  卡斯心底的绝望已经彻底弥漫,他浑身冰冷,只是目光呆滞。
  已经....没有办法了……
  祁木之森深处的上空,一群鸟儿被惊起,在空中扑腾着翅膀。散落的羽翼飘飘扬扬的坠入林中,漂浮在鲜红色的温热液体中。
  ———
  此时此刻,布莱城中
  冒险者之家酒馆
  “头儿,已经布置完毕了,效果很显著,只等试验品进行测试。”一个身披黑袍的人站在豪华的包房里,声音冰冷。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背对着他的人,身穿墨绿色的老旧制式军衣。
  “很好,你先下去吧。”那人站起身来,嘴角咬着一根劣质香烟,脸上狰狞的巨大疤痕随着他面部的表情蠕动,甚是可怖。
  “是。”黑衣人退下。
  “等等,别忘了通知那个人。”他从嘴里喷出一阵青烟,满脸惬意的享受着烟草带来的快感。
  “是。”黑衣人微微弯腰,退出包房。
  他从怀中摸出一个闪着光的手环,手指轻轻触碰。
  “实验很快开始,准备好叫人来接货。”他对着那手环说。
  但手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他说完之后再次闪动了一下。
  他嘴角上扬,无声的笑着,脸上的疤痕蠕动着,异常诡异。
  ———
  贝尔此刻站在街上,看着那巨大的招牌,下定了决心,跨进了酒馆。
  他此时在心中默默演练着准备好的话语,闭上眼,不断地深呼吸。
  迎面走来一道丽影,低着头,怀里抱着几本厚厚的书,一下子和贝尔撞在了一起。书掉在了地上。
  “啊啊....抱歉抱歉,我没看路,我帮你捡。”贝尔连忙蹲下开始捡书。
  “贝尔......贝尔?”那人轻声道,有些不敢确认。
  “嗯....?”贝尔听到那人叫自己,不禁疑惑地抬头。
  他忽然就愣住了,嘴唇微张,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
  “伊...伊莉亚啊,是你啊,这么巧....”他吞吞吐吐的说,把书都捡起来递给她。
  伊莉亚低着头,脸有些红,接过书本。
  “你来找我吗?”她眼帘低垂,轻声问。
  “啊啊...这个.....嗯,是的。”贝尔挠挠头。
  “你找我干什么,和你的狐人朋友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她像是有些赌气的说。
  “别老是纠结她吧,我和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啊,你别误会了,我们只是在任务中认识的,具体情况有些复杂,过后我再和你解释吧,今天来找你主要不是为了这些事情,嗯,其实今天来我是想要......”他顿住了,犹豫着开口。
  “想要什么?”伊莉亚问。
  “呃.....嗯.....想要.....”贝尔支支吾吾的。
  “想要.....和你.....道....道....”
  “什么?道什么?”伊莉亚抬起头满脸疑惑。
  “道....道个歉啦……”贝尔把头别开,看向一边。
  伊莉亚再次低下头,心里有些复杂。
  道歉啊,贝尔,你才想到要和我道歉啊……
  她默默在心里说。
  “然后呢?”沉默片刻,她再次开口。盯着贝尔的眼睛。
  “然后....然后就是希望你原谅啦……原谅我之前没有来找你。”贝尔被盯的有些脸红。
  “贝尔你啊,总是什么都装作稀里糊涂的样子,永远不明白女孩子在想什么,永远不明白女孩子什么意思呢。”伊莉亚轻轻叹息。
  “啊...?什么...意思?”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伊莉亚丢下这句话,绕开贝尔就走。
  “那就好....你能接受的话我们还是......哈啊?!伊莉亚你....等等!伊莉亚!”贝尔瞬间不知所措,目瞪口呆。
  不...不接受?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伊莉亚消失在酒馆门口的背影。
  别玩我了好吧……
  他一脸沮丧的垂下头。
  到底为什么啊伊莉亚.......
  他在心中长叹。
  ————
  酒馆门口
  伊莉亚靠在门口,她感觉有些累。
  贝尔啊贝尔,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真是个.....笨蛋.....”
  她的语气中,失落无法掩饰。
  她转身走在街道上,速度很慢很慢,背影在夕阳中逐渐拉长,说不出的感觉。
  还要去公会交还资料,她不想走太快。即使晚上还要抓紧时间冥想。
  也许就像她自己所感觉到的,她累了,她现在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