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西域奇侠传 > 第二百四十九回 秉烛学武功 一次两妃子

第二百四十九回 秉烛学武功 一次两妃子

    “林老师,那我们在这陪您翻译书吧。m.”程曦禾公主说道。
  
      “好的。那你们就在这坐一会儿吧。”林梧老先生说道。
  
      这时老仆人拿着一盏油灯进来了。
  
      “把灯放下后,你就去休息吧。”林梧老先生对老仆人说道。
  
      “嗯,老爷。”老仆人应道。
  
      林梧老先生写字特别认真,一笔一划的像是雕琢一件艺术品一样。
  
      “好了,呵呵,这一本书,翻译完了。”林梧老先生笑的跟一个孩子一样。
  
      “林老师,这书上说的是怎样的武功啊?厉害不厉害?”程曦禾问道。
  
      “呵呵。你知道我不会武功的。我只知道这是一本武功方面的书,并不知道它讲的是怎样的武功,更不知道它厉害不厉害。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本书还没有完,它应该是第一册,应该还有其他几册书,和它是一个完整的系列。”林梧老先生说道。
  
      “谢谢林老先生帮助我们翻译书。”无敌说道。
  
      “你客气了。我这老朽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替公主和她的朋友们做点事,高兴还来不及呢。翻译出来的这本书呢,你们现在看不看?看的话,就先拿去看。”林老先生说道。
  
      “林老先生,那我们就先把这本书拿去看了。”无敌说道。
  
      “嗯,原书和翻译出来的书都拿上。”林老先生说道。
  
      “你这么刻苦呢?天都黑了,难道你要炳烛夜读吗?”有去问道。
  
      “学习一定要在当下学,绝不可放到明天,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炳烛夜读是应该提倡的,因为如果放到明天,明天还会有许多其他事儿出现。这样就会一再耽误学习。”林梧老先生说道。
  
      “林老师说的太对了。无敌,有去,我们今晚一起秉烛看这本书吧,边看边学武功。”程曦禾说道。
  
      “好啊,没问题。”有去说道。
  
      三个年轻人兴致勃勃地去看新翻译出来的武学书了。
  
      ……
  
      此时的骆必达正在纠结是去练功呢,还是去临幸妃子呢。
  
      自从上次选秀,选了五百多妃子后,他就很少去练功了。这五百多妃子耗费了他的许多精力。目前还有大多数妃子未曾临幸过一次。
  
      “还是去过生活吧。武功以后慢慢再练。”骆必达想道。
  
      可是骆必达又开始纠结了。
  
      “是让之前已经侍寝过的来呢,还是让从来没有侍寝过的来呢?妈的,这妃子越多,越不好选择啊,头疼!要不一次来俩,一个旧人,一个新人。哈哈,这样好。聪敏如我啊。”骆必达想道。
  
      很快骆必达来到了自己的寝宫,两位美女妃子已经等在那了。
  
      一位是之前曾经和吴美琪一起侍寝的孟亚茹,一位是第一次侍寝的桑伊美。
  
      ……
  
      大家可能会问吴美琪这会儿在哪?吴美琪已经不在人世了。
  
      自从那次侍寝之后,吴美琪有点骄傲了,以为成为国王的女人了,在宫里就有地位了。
  
      一天,吴美琪在宫里的花园里游玩。这时骆必达的一个妃子过来了。这个妃子,名叫刘璐。刘璐入宫已经好几年了,算是宫中的老人了。
  
      “你是新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啊?”刘璐问吴美琪道。
  
      “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呢。”吴美琪说道。
  
      刘璐本来是笑着问话的,听到吴美琪这样一说脸立马阴沉了下来。
  
      “你知道这是谁吗?”刘璐的丫鬟大声说道。
  
      “我管她是谁呢。”吴美琪说完就自顾自地走了。
  
      这下可惹恼了刘璐。本来骆必达选秀选了五百多美女进宫后,就再没有找过刘璐了。刘璐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呢。这下可好,现在又受了吴美琪的气。
  
      “你个小妮子,敢惹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刘璐心里暗暗地想道。
  
      很快刘璐打听到了吴美琪的有关信息。知道吴美琪的家里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也不是什么富商巨贾。
  
      一天,刘璐打听到吴美琪感冒了。
  
      “哈哈,机会来了。吴美琪,看我怎么弄死你!”刘璐心里想道。
  
      刘璐找来了宫里的大夫。这位大夫姓叶。
  
      “叶大夫,我有一事相求。”刘璐说道。
  
      “求字不敢当,王妃,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就是。”叶大夫说道。
  
      “那吴美琪是不是病了?”刘璐问道。
  
      “王妃,我不知道吴美琪是谁?不过最近确实有几个妃子病了。一个是感冒,两个是肚子疼,还有一个是脚崴了。”叶大夫说道。
  
      “就是感冒的那个。那个就是吴美琪。我想让你毒死她!”刘璐说道。
  
      那叶大夫吓了一跳!
  
      “我不敢!再者医者仁心,作为行医的人,应该是救人,而不是害人!”叶大夫说道。
  
      “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刘璐拿出来了一小袋金子。
  
      “王妃,我真不敢!”叶大夫仍然在拒绝。
  
      刘璐又拿出来了一袋金子,比刚才那一袋大一些。
  
      “你放心,这事没人知道。神不知鬼不觉的。你就说吴美琪是暴病而亡!肯定没人怀疑你。”刘璐说完就把两袋金子塞到了叶大夫手中。
  
      叶大夫这一次没有拒绝。真正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就这样吴美琪被毒死了,仅仅是因为几句话!祸从口入,此言不虚!
  
      吴美琪死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宫里的妃子们大多都在窃喜,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骆必达也没有多过问,毕竟那么多妃子他想管也管不过来呢。叶大夫良心不安了几天,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大家都把吴美琪淡忘了,好像她根本不曾存在一样!
  
      ……
  
      骆必达此时看着两位美女,心里美滋滋的!
  
      “每天都有美女相伴,此生无憾呢。”骆必达想道。
  
      孟亚茹因为曾侍寝过,算是有经验吧。她主动过来给骆必达宽衣解带!桑伊美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们俩都脱了。”骆必达说道。
  
      孟亚茹和桑伊美两个人急忙除去了自身的衣服。
  
      ……
  
      “啊……痛……”桑伊美说道。不过很快她就不喊痛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