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魏厂公 > 第二百三十六章血遁逃走

第二百三十六章血遁逃走


  “诡异身法吗?何惧之有?!”
  眼看着刘现宗瞬间的功夫便是到了面前,锋锐的剑气更是逼迫的脸颊都微微有些生疼,不过,苏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忌惮,反而是有种淡淡的不屑,还有轻蔑!
  论身法,天蚕身法在世间已经算是顶尖级别的身法,与自己相比身法,这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轰!
  苏善的冷笑声传出的同时,他的周身已经是荡漾起了凌厉迅猛之意,而紧接着,脚下便是有剧烈的劲气爆炸了开来,而整个人也是变成了残影!
  不过,他引起的残影数量却是比刘现宗的残影数量多上很多,足足是九道残影,是后者的三倍之多!
  而且每道残影之上的气息,都是凌厉而不弱,让人一时间也分不出真假!
  “好厉害的身法……”
  “嘶……”
  胡令玉等人眼看着苏善施展出如此精妙诡异的身法,那脸庞上的神色都是变的震惊无比,尤其是胡令玉,还有他身边那名贴身死士。
  这二人当初与胡令玉交过手,当时两人还勉强在苏善的手中过下了十来招,这才是落败,两人本来以为,自己的实力和苏善差距不是特别的大!
  而现在来看,那时候,完全是苏善为了给胡令玉留下面子,而手下留情了!
  如果苏善那时候施展同样的身法,他们两人连一招都走不过去!
  “没想到苏督主,这么强!”
  胡令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甚至有种无法置信的感觉。
  “你……”
  刘现宗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九道残影,那脸庞上的森冷也是顿时变成了僵滞,还有无法掩饰的忌惮!
  对方的身法,一下子竟然能施展出九道残影,明显是比自己的身法精妙太多了啊!
  自己恐怕不是对手!
  “啊……”
  心中恍惚的时候,刘现宗已经到了苏善的面前,他目光闪烁,手中的软剑以凌厉无比的速度朝着苏善刺了过去。
  软剑以软为利,到苏善面前的时候,又是如同灵蛇摆动起来,格外的诡异狠辣!
  几乎是让人防不胜防!
  “哼,雕虫小技,以力破之即可!”
  面对这般凌厉招式,苏善却是并没有丝毫的在意,他眉头皱起,手中的息命刀豁然握紧,紧接着,双手凌然而起,直接朝着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光劈砍了过去!
  砰!
  一瞬间的功夫,刀光与那剑光碰撞到了一起,无与伦比的劲气直接是爆炸了开来,而同时,那刘现宗的身子,也是如遭雷击,砰的一声,朝着后方暴退了出去!
  哗啦!
  刘现宗接连装在了两名士兵的身上,这才是缓缓的停了下来,而那面庞也是变的苍白无比,他硬生生的撑了片刻,喉咙一紧,鲜血直接喷溅了出来。
  “噗……”
  殷红飞溅,他的脸色也是变的更加的惨白,而身子也有些站立不稳,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
  “受死!”
  不等他有任何的喘息之机,苏善的第五刀已经再次朝着刘现宗劈砍了过来。
  身法凌厉,转瞬即至,而那刀光更是如龙似虎,有种开天辟地的感觉!
  一时间,刘现宗感觉整个天地都只剩下自己和那一片刀光,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他的眼睛猛地瞪大了起来,有种无与伦比的惊恐!
  “我不能死啊!”
  恍惚了一瞬间,刘现宗脸上爆发出了一阵低沉无比的狰狞,他咆哮一声,将身上所有的气息都爆发了出来!
  噗!
  一瞬之间,他身上的毛孔都是炸裂而开,一道道的细小血柱从皮肤上激荡了出来,甚至连他的脸上,也是喷溅出了不少的血丝!
  他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而身上更是散发着浓郁无比的血腥气息,更主要的是,他的气息,远比刚刚更强大,劲气翻滚,衣衫猎猎,那一头的白发也是恣意舞动张扬!
  轰!
  气息一瞬间的功夫攀升至了巅峰,刘现宗那目光力也是弥漫起了难掩的痛苦,这是他刘家从不外传的血祭之法!
  以混身的气血为引,短暂的世间里,将自身的势力提升,如今他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将近巅峰的境界!
  不过,时间有限!
  “阉贼,老夫日后定会找你报仇!”
  刘现宗不敢再与苏善纠缠,他阴沉无比的咆哮了一句,直接施展了身法,飞快的朝着后方暴退,那速度更是快到了极点,宛如一道黑色流光!
  “拦住他!”
  远处,胡令玉等人见到这一幕,那脸上的神色格外的凝重,急忙是大声吼道。
  随着他们话音的落下,无数的士兵纷纷的朝着刘现宗逃跑的方向围追堵截,甚至还有弓弩手纷纷对准了他的反向,扣动了弓弦!
  咻咻咻!
  刀光剑影,弩箭铺天盖地,不过,刘现宗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这些阻拦都是没有奏效,转眼之间,他已经是掠处去了数十丈之远!
  “想走?!不可能的!”
  这时候,苏善一刀从半空之中掠过,而整个人也是借力掠出去了一丈之远,他手腕翻转,将息命刀贴在了右手的小臂之处,然后目光凌厉森然,施展了天蚕身法!
  轰!
  这一刻,他的身影也是极为迅猛凌厉的掠了出去,几乎让人眼花缭乱,而那周身更是掀起了一阵低沉的狂风。
  呼!
  眨眼间的功夫,他已经是穿过了十几名士兵,然后同样掠出去数十丈,紧紧的跟在了那刘现宗的身后。
  “你……可恶啊!”
  刘现宗朝着大营之外狂奔,而片刻,便是察觉到了身后那一道紧随而至的气息,他扭头看了一眼,正是释重压着自己打的苏善,那脸上的神色变的更加难看了起来!
  这阉贼,当真是阴魂不散啊!
  “既然你不放过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只有你一个人跟着,没人给你帮忙,我要让你有来无回!”
  狠狠的咬了咬牙,刘现宗心里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身形豁然一转,朝着大同府的方向暴掠而去,而那脚下的速度,更是比之前凌厉了许多!
  “大同府?哼!”
  苏善看着刘现宗的身影改变了方向,虽然不明白后者的意图,但也并没有丝毫的忌惮。
  以自己的实力,如今在这整个大梁朝,都没有多少人是自己的对手!
  追过去,杀了便是!
  轰!
  心中这么想着,苏善脚下的速度也是开始加快,而他和刘现宗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