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生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 生了

    受到惊吓的周氏脚下一崴,差点摔倒地上。
  
      还是眼尖儿的苏渠山把热给扶起来了。
  
      一只手没有办法把人给带回卧房。
  
      苏渠山喊了几声:“沫儿沫儿,你娘摔倒了,快出来帮忙。”
  
      听见苏渠山的声音,苏沫儿跟苏柒都跑了出来。
  
      两人把是周氏抬到床上。
  
      喘口气的时候。
  
      苏沫儿的手背周氏给抓了起来。
  
      “要生了,去找接生婆。”
  
      “我知道!”苏沫儿点点头,看一眼苏柒交代一声:“快下雨了,你去穿上蓑衣,把稳婆叫来,我的守在这里,防止意外。”
  
      “我知道这就去。”
  
      夏天的天气变化无常。
  
      苏柒刚走出家门,大滴大滴的雨水就落在地上。
  
      如果是往常时间,苏柒转身就回家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苏柒怎么敢回家。
  
      接生婆不是柳家屯的。
  
      得去隔壁村子找人。
  
      雨后的路很难走。
  
      苏柒深一脚浅一脚,即使穿着厚重的蓑衣,身上依旧被水滴打湿了。
  
      走到隔壁村子的时候,天都变成黑色的。
  
      明明是白天,因为雨水太大,天色都受到影响。
  
      如果不是身体比较好,苏柒就走不动路了。
  
      只是……
  
      该走的还是得走,生孩子可等不了人。
  
      苏柒咬着牙,看一眼前方的路。
  
      ……
  
      忽然电闪雷鸣,一棵大树被雷击到,直接断了,同时空气里多了木炭焦糊的味道。
  
      这种天气,一点儿也不想出门的。
  
      只是……
  
      不出门是不可能的。
  
      咬着继续赶路。
  
      柳家屯里。
  
      苏渠山被苏沫儿指挥着烧水去了。
  
      “娘,您这几天一直都在锻炼,身子好了很多,放心就是,不会有事儿的。”
  
      “我,我知道,有你在不会有事的。”
  
      周氏额头上全是汗水,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苏沫儿拿着剪刀把周氏身上的衣服给剪开了。
  
      往外看一眼……
  
      老天不作美,这种天气还下雨。
  
      稳婆年纪又大,怕是来的不及时啊!
  
      苏渠山那边烧水烧的很快。
  
      一会儿就烧开一锅热水。
  
      “沫儿,水烧开了,怎么办?”
  
      “去找几个有经验的老人过来,稳婆怕是来不及,还有别去找奶。”
  
      苏沫儿最后一句,让苏渠山脚步顿了一下。
  
      苏渠山回头看了一眼。
  
      没说什么,往外走去。
  
      把村里名声比较好的,平日里不打人不骂人的婆子请来之后,又往老苏家走去。
  
      苏渠山这会儿知道赵氏指望不住。
  
      但是……
  
      在怎么赵氏都是他的母亲。
  
      这会儿媳妇儿生孩子,给老娘说一声,本就是应该的。
  
      而且,周氏生的孩子是苏家的。
  
      母亲那个人,再不好,也不能对苏家的子孙不好?
  
      走到大门,完好的手在门上拍了几下。
  
      苏璃儿作为家里最没有那么,被指出来开门。
  
      看清楚外面站着的人以后,苏璃儿愣了一下:“二叔,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奶在家没?”
  
      “在呢,刚吃饭,屋子里坐着呢。”
  
      “我去找你奶。”苏渠山说着,推开苏璃儿往堂屋走去。
  
      走进堂屋。
  
      里面黑漆漆的。
  
      下雨天,外面天都给黑压压的云层挡住了。
  
      即使外面,黑的都差点儿看不清楚人。
  
      屋里就更黑了。
  
      加上,赵氏是个小气的,这个小气可不是对外人才有的,对她自己依旧抠门。
  
      又不是吃饭,又不看书刺绣的,点蜡烛就是浪费。
  
      下雨天什么也做不了, 那就在房间里坐着呗,等雨停了天自然就亮了完全用不着去点蜡烛。
  
      “娘,我是老二,您在屋子里吗?”苏渠山走到门口,伸手把脸上的水摸掉。
  
      “呵……老二啊,你那边三层小楼住的不舒服吗?怎么跑到这边了?”赵氏声音从屋子里传出。
  
      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话里的恶意不用光明都能够感受到。
  
      苏渠山心里着急,也没有在意这些。
  
      说道:“娘,周氏要生了,您过去看看,您生了这么多孩子,有经验,下雨天的稳婆过不来。”
  
      听见苏渠山的话,赵氏笑了起来:“那她怎么还没死。”
  
      ……
  
      外面一阵雷生。
  
      轰隆隆的。
  
      然而,在苏渠山看来,雷声给他的轰动还不容赵氏的一句话。
  
      这可是他亲娘了。
  
      就算有些偏颇,也不能偏颇这么多。
  
      打他骂他那是可以的,他忍着就好,但是周氏不一样啊!
  
      那是他媳妇儿。
  
      正在生孩子的媳妇儿,怎么可以这么恶毒的指骂。
  
      “娘……”
  
      “娘什么娘,你还没有断奶吗?”
  
      “……”赵氏这会儿心里舒坦的很。
  
      这种天气生产,又没有接生婆,加上周氏最近身子不好,病病歪歪的。
  
      说不准就一尸两命了。
  
      想想心情舒坦的不得了。
  
      一道闪电,打下来。
  
      哭着一脸鼻子眼泪的苏渠山在闪电的作用下看见赵氏的脸。
  
      阴测测,笑的极为恶毒。
  
      跟他做梦的时候,在梦里见到的娘一点儿也不一样。
  
      惊吓了的苏渠山往后退了一步。
  
      转身安静的离开。
  
      回到自家,站在院子里能够听见屋子里周氏的哭声,想要进去看看,但是自己身上都是水,寒气太重,传给周氏就不好了。
  
      哭着的苏渠山推门走进温十郎住过的房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用毛巾擦拭一下身上的水。
  
      一只手拧干衣服上的水。
  
      虽然有些费尽,不过把衣服拴在门上一只手也能操作的。
  
      衣服水分拧干,还是湿溻溻的。
  
      不过要比刚才好多了。
  
      穿在身上往灶房走去。
  
      继续烧水。
  
      生孩子的时候,热水是越多越好。
  
      苏渠山六神无主,整个人恍恍惚惚。
  
      屋子里也不太平。
  
      被苏渠山请来的婆子也给人接生过。
  
      不过并没有在肖家遇见的婆子的本事。
  
      加上周氏生起来有些困难,一直干嚎,孩子却怎么也生不出来。
  
      雨水从早上下到晚上。
  
      苏柒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担心苏柒,担心周氏,即使苏沫儿现在心情也难平静.
  
      强行让自己理智下来。
  
      苏沫儿一遍一遍的帮着周氏把呼吸给调节好。
  
      婆子也在周氏耳边说着一些鼓励的话。
  
      没有人比苏沫儿更知道周氏对肚子里的孩子是如何的看重。
  
      所以,这种言语上的故意,对于周氏还是很有作用的。
  
      夜色降临。
  
      苏柒终于回来了。
  
      在苏柒身后跟着婆子。
  
      苏柒身上湿透了,头发上也有泥巴,也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过来了。
  
      稳婆走到卧房,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换了一件周氏的衣服,洗干净手。
  
      在周氏肚子上摸了几下。
  
      察觉到稳婆手法不对。
  
      苏沫儿伸手阻住稳婆、
  
      “我是大夫,你想耍什么花样?”
  
      “……我是过来接生啊,你妹子说给我双倍的价格我才过来的,不然下着这么大的雨水,我才不过来呢。”
  
      “是吗?”
  
      苏沫儿看向稳婆,一脸的怀疑。
  
      稳婆碰触周氏的肚子的瞬间,周氏脉搏瞬间就变了。
  
      而且……
  
      这手法,她是见过的。
  
      苏沫儿额头冒出冷汗来。
  
      她有理由怀疑,周灵月生孩子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是脚先出来的。
  
      说不准是眼前这个手上功夫不错的人干的好事儿。
  
      ……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自然是因为这样会有响亮的名声。
  
      谁谁家孩子差点生不下来,还是谁谁谁手法好,经验足,只要去了,就不会生下来。
  
      上次去肖家的时候。
  
      去的比较晚,没有看见将稳婆所有的行为看在眼里。
  
      所以说不准那个时候发生过什么。
  
      “你,你这个小丫头什么意思,这大下雨天的我能过来就已经是不错了,你竟然还怀疑我,信不信我……”
  
      “你既然能够把胎位掉正,自然也能够反过来,刚才那手法,我是见过的。”
  
      苏沫儿脸色难看的很。
  
      周氏还在生孩子,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些。
  
      但是不说的话,眼前的稳婆指不定会做出一些丧尽天良的事儿。
  
      周氏经不起稳婆这么折腾。
  
      “小柒,给娘切一个参片。”
  
      “哦,知道了。”
  
      正在和姜汤的苏柒推门走到苏沫儿房间里。
  
      切了一片人参,打算走进产房。
  
      不过,村里名声极好的婆婆没有让苏柒进产房。
  
      这种生产的画面,不能够让年轻小姑娘看见的。
  
      如果小姑娘看见了,以后不敢生孩子了,可怎么办呢?
  
      这种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生孩子是件脏兮兮的事儿。
  
      院子里的雨停下来。
  
      苏柒跟苏渠山两人守在院子里。
  
      夜半三更,虫鸣声音不断。
  
      青蛙呱呱声也在凑热闹。
  
      嘴里含着参片,周氏觉得自己浑身又充满了力气。
  
      稳婆的小动作被苏沫儿看清之后脸都青了。
  
      蹑手蹑脚,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活了几十年的经历告诉她,这事不能承认。
  
      如果承认了,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想都不敢想的。
  
      “我没有,都这个时候,苏小大夫要跟我争论这些?”
  
      “那你最好保证我娘这一胎顺利生下来,不然……”
  
      “……”稳婆脸色更臭了。
  
      周氏的怀相不好。
  
      而且,身子也不像健康的人。
  
      都往嘴里含了参片,又能有多健康。
  
      一般的孕妇生孩子,都是泥腿子,身子壮的跟牛一样,生孩子的时候虽说有意外,但是意外算不上很多。
  
      尤其是生过一次孩子的女人。